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潭轩!我们在开会!你怎么能在这时候开小差?!”

我赶忙起立解释道:“团、团长,我没有开小差。我在想一个计划。”

“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计划不能和我们商量啊!我们是在开会,讨论的就是计划!”显然余怒未消。

“不,不是。只是我还没想好。”

“说出来大家可以一起商量。”

“我在想既然我们不可能甩掉他们,那我们可不可以诱杀他们呢?”从大家的眼神中我就知道大家都很感兴趣。我指着地图说:“大家看这个无名山,在演习前我到过这个地方上山只有一条路就是从山东面,山的另一面是峭壁根本上不去。如果我们把团部建在上山的必经之路上,守住要害大家说怎么样?”

很显然大家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怎么诱杀呀?”“唯一上山的路被卡住了,我们是减少了防守区域,可是仅仅凭着够吗?”

“以一个连的兵力守卫如此狭长的区域,我们只要层层设卡就可以了。”说到这我笑了,“如果他们敢来,这几道防线必然使他们损失惨重。最后的猎杀就在这儿,我的思路是把炮放到山上去,万一他们攻到团部我就给他们来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当时的笑容一定很恐怖,因为有几个人看着我的连居然显现出了惧意。

“亏你想得出来,为了几个特种侦察兵居然连团部都不要了。”参谋长首先来否决。

“不是一个,是半个。”我还是那么诡异的笑着。

“你的意思是不是叫我来做这个诱饵?”团长好像明白我的意思了。

“那另一个指挥所在哪?”听了团长的问话参谋长好像也明白了。

“备用指挥所应该在最安全的地方,同时那里应该通信设施完善。”

“你指的是师部吧。”

我点点头,“我觉得就是那里最安全,如果师部也被端了的话演习也就结束了。有没有什么团部也就不重要了。”我肯定的说。

“你一直考虑的是不是如何隐藏这两门炮?”

“炮好隐藏,主要是人,不过人我打算不隐藏。”

“不隐藏?”大家不明白了。

“在山上放炮我们可以提前测量好角度,到时候只要填弹就能打了,所以不需要太多的人。主要是人员的问题,我想了好久觉得隐藏不如不藏。第一,不论你如何隐藏都有被发现的危险,而且这种可能还很大,特种兵可以用热感仪器,观察上下岗等方式,我们防不胜防。第二,虽然山的另一面是绝壁不过我还是担心他们会上来,所以有人把守可以叫他们死了从绝壁上来的心。”

大家觉得有理,“那你一直琢磨什么呢?”

“团部的通信以及后勤保障。这里比较偏僻,电话线长容易遭到破坏,一旦被破坏了我们失去同营的联系就只能启用备用指挥所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就全玩了。当然,后期补给线延长了遭破坏的可能性也增加了。”

“没关系我们可以用密码联系。”一个参谋建议道。

“那会不会被破译呢?”我知道任何密码都是会被破译的。

想了想:“短时期应该不会。再说了我们可以自动更换密码本。”

好新鲜的说法呀,从来没听过。趁着大家还在忙的分析我的计划,于是忙问:“怎么个换法?”

“这个简单,比如说这本书吧,我们一天用一页,发送的信息就是字在书页上的行和列。”

我不由得钦佩道:“这办法好,亏你想得出来。”

“这办法早就有了,二战的时候是一个日本间谍首先使用的。”没想到自己这么无知,几十年前的东西还当新鲜货呢。不过谁叫我对通信这方面了解的少呢。

大家讨论的差不多了,团长最后总结:“这个办法虽然冒险,不过也够狠的。居然想到用我来作诱饵。唉!敌强我弱怎能不使险招呢?把团部固定下来也好,省得大家休息不好到处转移。小潭选得地点不错,有好几条道路能够选择这样也就不怕他们搞埋伏了。我基本同意。”看了看政委和参谋长,没有疑义便对他俩说:“那你们带着几个参谋就去师部吧。”

政委说话了:“团长,还是我留下吧。我阵亡了损失还小点。”

“哈哈,谁说我就一定会阵亡的?别忘了你们仅仅是备用指挥部,我怎么能去备用指挥部呢?”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当晚政委和参谋长带着几个参谋就去了师部。我们为了继续吸引敌人也为了保护指挥部还是狠下了一番功夫。我把我们炮连化整为零分散到了营指挥所,毕竟炮阵地还是被打击的目标,所以还是有个防御得好。我又从一排抽调了半个班,这可是我们一排的精华啊!三个班的班长加上狼崽子还有另一个二班的战士算上我一共六个人,先把炮悄悄的运上了山。等待着团部的到来。这时候的团部还向平常一样频繁转移,只不过如果你细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在慢慢的渐进的向着山这边靠近。团部现在可谓重兵把守,不仅有原来的机步连、警卫排,就连开始时候派出去的侦察连都回来警卫团部了。等到团部过来了我才发现,他们居然连吉利服、夜视仪等先进装备都用上了。也许正是这些原因团部才能顺利的到达这里吧。

刚一见面团长就兴奋的给了我一拳:“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们一排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侦察兵偷袭,居然反击成功消灭了对方两个人,自己只损失了三个。”

王平带一排。很明显是我们藏在卡车里的伏击手起作用了,“是那帮特种兵吗?”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兴奋起来,焦急的问。

“不是。”看我有点失望。“炮兵能打死侦察兵,你还不满意?”

我挺着胸膛道:“您好像忽视了,您讨论的可是战争之神——炮兵。三比二我们赔了。况且这是我准备给那帮子特种兵的,现在戏法演完了,他们有了准备也就不可能再上当了。”我不无遗憾。

团长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你今天多大了?”

“二十三。”

“二十三,二十三。”团长叨念着。最后说了句叫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你怎么才23呢?”

“……”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不明白他的意思,问:“您的意思是?”

“我看你像32的。我32的时候在作什么呢?哦,对了。我在作团参谋长,那时候我考虑的多是计划的可行性,可没你这么多鬼点子。”

“团长您过奖了,其实您说的不对。”

“不对?”

“您应该说我更大胆,有更强的求胜欲。”

释然的笑了,“是呀,年轻人敢想、敢作。为了达到目标可以采取多种手段。这也许就是你不愿意来机关的原因吧。”和我一起散步、聊天:“我听说你们连里有好多人都有外号?而且好多是你给起的。”

我笑了,算是承认了。

“哦,那都有什么外号呀。我好像听说你给个战士叫狼崽子,这个外号可不太好。”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把他那天咬我的情况说了。还说了他成心不好好测试,故意和新兵营的班长作对,当然也说了他单兵成绩好的特点。

“看样子你挺喜欢他的。”

毫不避讳的点头承认。

“难怪,这个鸟个性有点像你。”团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像我?”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这个感觉呢?

团长不以为然的说:“这股子韧性就很像,还有就是都不是个安分的主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把那个奖证缝到拳靶里,弄坏的。对不对?”

虽然早知道瞒不了团长,不过他这么说出来我还是很不好意思。挠着头笑:“给您添麻烦了。”

很不在乎的挥了挥手:“有本事的人都不太安分。只不过你的野心可不小呢,比狼可大多了,简直就是蛇,贪心不足蛇吞象。”

“我那有呀?”

“还说没有?你看看你的那个翠鸟计划,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不过也真的够绝的,也够狠。两次演习我们都用它占了便宜,到现在对手好像也没什么对应的好方法呢!要不是对炮兵技术要求高,我估计这次对手也会用上。不过这也就是早晚的事。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制约一下?”

想了想,摇了摇头:“除了使用侦察兵打击,我暂时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不过您放心等演习结束了,我回去一定好好攻关。”

点了点头:“对了你有什么外号吗?”

笑了:“他们叫我坦克。”

听了之后也笑了:“这个我知道,一定是在你格斗时候得的吧。”

点了点头。

“看了上次你在团里比武我就能猜到这个外号是怎么的得了。你也真够狠的,居然想到先挨一下,要是没有护具你的肝可能会被踢破的。郑排的腿可是很有名的。”

“他手下留情了,没用脚尖踢我。”

“所以你也就没踢他?”

“他先让了我,我怎么还好意思下手?”

“你们还真惺惺相惜。”

就这样我们又走回了团部,一个参谋走过来:“报告!接到师部通知,刚刚师部受袭幸好师侦察连及时回救,没有造成重大损失。特种部队损失了三个人,师警卫营损失了一个排。”

“三个人换了一个排,而且还有侦察连回救?!”我吃惊的问,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是狼子野心呀。我们能成功转移到这儿说不定是因为他们盯上了师部没空搭理我们。”

“团长,我觉得我们还应该把侦察连撒出去。继续实施翠鸟战术。这样即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减轻我们后方的压力挽回被动挨打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可以叫他们更注意到我们。”

想了想对一个参谋:“你们去作一个计划,分析一下去哪些地点进行渗透。”

“我们即使决定把团部固定下来,那么也要作迷惑一下敌人的动作。不如我们把装甲指挥车开出去,叫侦察兵埋伏在里面。”

“你打算破釜沉舟了?到时候我们就是想撤退也没办法了。”看到了犹豫的表情笑了,“我已经这么做了,现在指挥车还在这儿呢。”说着指了指地图,那是团部前些日子驻扎过的地点。

我笑了,不过笑着半截一种隐隐的不安,猛地袭来:“我总觉得我们的这个计划好像还不完美。我总觉得对手应该有办法突破我们的防线,但是我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说出了自己的不安,看着团长希望他能解答我的不安。

团长看着我,想着我说的话,也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