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三章 初露锋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一切好像都和上一次演习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我们不用战前写什么新战术,不同的是上一次是在春天,这一次是在秋天。有一点沙场秋点兵的味道。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的对手中多了一个特种部队。而我对它的了解也仅仅是从书本上以外军为参考而推想出来的。面对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敌人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知道对手强大又会有一种挑战的快感。兴奋和快感,恐惧与刺激相互交融我感觉自己有无穷的力量但无处宣泄,彻夜难眠地度过了战前的最后一晚。

我们团安排在整个师的右翼,我作为团直属部队的最高军事主管参加了团里的碰头会。会上团长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了敌人的情况,对方是进攻方——红军,他们是S军区的一个师。使用的主战坦克是现在我国最新型的,具体参数我不很清楚,他们坦克营的人知道,好像是爬坡能力、速度、火炮的精度和远度都比我们的要好。作为攻方这种火力优势在我们看来还是可以接受的,至少玩坦克的那帮家伙认为势力差距不大。最主要的焦点还在于那个神秘的特种部队,按照我从书上看到的外军特种部队的情况,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他们的单兵技术非常优秀加上使用的都是非常精良的武器,所以攻击力超强,机动能力强、可以适应各种地形情况,一般把攻击目标选定为敌方防御薄弱的指挥部门、通信部门和后勤保障部门。一旦发现目标立刻集结,集中优势兵力摧毁目标。……本来这些东西应该是侦察连或者侦察参谋来作的,可是这些资料都是最新的团里面都不容易得到,而且大都是外文资料。如果不是我们在军校的时候帮着张中队他们写毕业论文、找资料,也不可能把这些东西了解的这么详细。更重要的是我有一个好习惯——不论是自己写的什么东西一概保留,所以我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些材料整理出来写成报告。听完了我的报告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他们会不会攻击我们得团部?”

“从我的资料看,特种部队的主攻目标就是各级指挥部”

“他们就那么几个人,怎么可能摧毁我们的团部?”

“具体的方法有很多,我的报告里写了一些成功或失败进攻案例。不过我相信他们不会仅仅照搬这些的,毕竟装备不同况且他们也才刚组建,潜水之类项目恐怕还没开。”

“我们掌握对手的材料太少了。”

“是呀,尤其是那个特种部队,就连用的是什么武器我们都不了解,更不用说它们的参数了。”

我鼓起勇气说:“团长,我建议我们这次还是以进攻为主,依然使用翠鸟战术,先把侦察连给撒出去一部分,趁他立足未稳之际先给它当头一棒。油料是由师里统一调度的我们管不了,我们备有多种通信系统,也不太怕他来破坏。就是团部会受到一定压力,不过我们可以经常转移,叫他摸不着我们。”

参谋长笑了:“小潭呀,你是不是团长的肚子里的蛔虫啊?团长早就把侦察连全都撒出去了。”

“呵呵。”大家都笑了。

我接着说,“都撒出去了?团长!您这也太冒险了。现在团部就靠一个警卫排怎么行?”

机械化步兵营的营长笑了:“小潭,我们的一连现在已经到这里帮着警卫排警戒了。”

“原来团长早就准备好了。看来我是多余了。”我挠着头笑着说。

大家听到这儿都笑了,只有团长没有笑:“一点都不多余!我们的对手很强大,如果我们有一点想不到,作不到都会给对手以可乘之机!”

大家这下都肃静了,我站起身敬礼道:“炮兵连已经最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击!”紧接着,坦克营、机步营、侦察连等部队主管也都立正行礼讲着相同的话,因为我们有着同一个目标,同一个信念,所以我们能够讲出同一个话。那就是我们要取胜!

回去以后没多久任务就来了,我分派完任务就跑到团里等消息,想第一时间听到战报。哎!官越作越大,可越来越没意思了。连和战士们一起打炮都不成了。要不是因为我们炮连现在也在后方,离着团部还算近,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战报。回想起上一次演习就好笑,居然是仗打完了才得到战报。消息很快就报来了,初战的效果还算不错,由于有了侦察兵的渗透,对方的一个油料补给点被侦察兵摧毁。导致一个营的坦克爬在了原地晒了半天的太阳。我们炮兵连得到了坦克的准确位置迅速插上,利用翠鸟战术进行精确打击消灭了两个连。还没等对方弄清楚我们的炮位就撤回来了。真的是一次完美的翠鸟攻击。

“就为这真应该开瓶香槟祝贺祝贺。仗刚开打我们就消灭了对手两个连!”我兴奋的说。

“看把你给美的。还不赶紧回去搬家?”团长笑着说。

“搬家?”我不解。

“得了别人的便宜还不赶快挪挪窝?等人家找上门来就不好了。”我真佩服团长的冷静,要不然怎么人家是团长呢?我敬了个礼,迅速跑了出去打算回自己部队。屋里传来了团长的声音:“快点我们也赶紧转移。”

事情果然如团长预料的一样,就在进攻结束没多长时间团部就被盯上了。具体它们是怎么闻着味儿找来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团部被盯上了这是肯定的。我们的反步兵雷区有被破坏的迹象,青蛙眼原理的动感雷达在夜间有反映,甚至起警卫作用的机步营一连在外出上哨的时候发现了压缩干粮的包装!很明显对方这是在挑衅,不然怎么会连包装这么简单的细节都会放掉?

我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这天晚上我们在团部开会,大家都等着团长从师里回来部署下一阶段的作战命令。团长到了会场明显脸色不对,一进门就把帽子给甩在了桌子上:“他妈的欺人太甚!”

看着团长发火我们都坐得笔直不敢说话,面面相觑不知道发什么了。骂了半天等气也消了,他才言归正传:“特种部队的头儿居然通过导演部放话出来。说他们可不是普通的侦察兵,目标不是什么炮阵地、油料补给要的就是团部和师部。听他那意思连营部都不在考虑范围,你们说他们狂不狂?更可气的是他们居然说今天晚上就要端一个团部!”

半天我们都不敢说什么,会议室里空气异常的压抑,我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我鼓足勇气打破了这寂静:“团长您看……我们是不是现在先转移?”看团长没反应我继续说:“特种部队已经知道我们的位置了,如果我们的防御有什么漏洞的话……”我不敢再说了。

有个参谋不乐意了:“潭副连长,你今天是怎么了?这可不像是坦克的作风啊!他说端团部就能端的了呀?”

“小心一万次不多,大意一次足矣。”我不想说得太多,大家都知道我们已经被盯上了,只是不知道这个神秘的特种部队到底有多厉害。我可不想成为他们第一个试验品。

这时候大家开始争吵起来,团长冷静下来、当机立断:“马上转移!”就在这个命令刚刚下达,我们还没有时间执行的时候电话铃像催命鬼一样大声得叫了起来。一个参谋去接,我们就听到他的声音开始还能镇静,到了后来明显成了震惊。“什么?什么??怎么会这样?!是!是!!是!!!”

怎么了?我们的眼睛无声的发问。“师里通知我们刚到的消息,B团团部刚才被特种部队给端了。B团侦察连赶回救援的时候遭到重创,损失了两个排,团长因为去师里开会所以无恙,对方全身而退伤亡不明。师部命令我们加紧警戒,频繁转移小心再被偷袭……”

这下大家都安静了,显然被这个消息所震惊。猛地一声巨响打破了屋里安静,原来是团长用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桌上的水杯有好几个被震得溅出了水。“什么他妈的伤亡不明,对方根本就没有伤亡!我们的一个团部和两个排的侦察兵就这样完了!?”团长先爆发了

这时候我反倒安静了。我联想到倒在特种部队枪口下的战友们,怒气裹着恐惧冲上了脑门。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呀!绕过层层警戒线端了团部不说,居然还搂草打兔子般的把侦察连消去一多半最后全身而退!这是什么样的对手呀!一种挑战的冲动迅捷而又猛烈的冲击着我的全身、我的灵魂。我一定要消灭它,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我暗自发誓。想到这里我的心又回归了平静,也许是物极必反的原理吧。我需要平静下来,我需要冷静下来,我要成为一个猎手,我要给我的这个最牙锋爪利、最聪明机智的猎物设一个完美的陷阱。

既然知道特种部队已经出手了至少今晚他们不会再出击了,大家都安坐在会议室里热烈讨论如何转移、如何增强警戒、甚至是如果迅速撤离。这个时候我什么都听不到,一心只想着那个完美的陷阱。渐渐的声音慢慢的小了,最后都安静下来了,我还是没有察觉。甚至到最后我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的时候,我还没有从我设计的陷阱中走出来。是的,这个计划必须完美、必须万无一失我要把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全都想到。我来设局,他们来跳怎么就不能把他们消灭?我坚定的思考着,这时候团长的大吼打破了安静的局面、打破了众人眼神的聚焦,也打破了我的沉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