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二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潭轩 收藏 7 19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二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人的进步不仅仅是需要个人的努力,还有领导的培养,适合的环境以及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从这些方面讲我真的是太幸运了。当一切都步入正轨的时候连长把我叫了过去,“怎么样?你做好副连长的准备了吗?”

我不太懂他说的话:“连长,您的意思是……?”我不已经是副连长了吗?

“自从你成了副连中尉以后,你好像还从来没有作过连里的工作。”

“连长,不还有您的吗?怎么会用得着我呢?再说了我来队晚、资历浅,怎么能做的来呢?”我真诚的说。

“噢!原来嫌我占着地方碍你的事了!你已经是副连了,你看看人家王平,在指导员的位置上不早就干得有声有色了吗?如果连里真有什么事,我和王平意见不统一了,还不是你小子说了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王平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上次你犯事,王平立刻就拦下来了,回来就和你研究对策。团长早就看出来这主意一定是你小子出的。你呀,算是摸准了领导的脉了,料定团里不会[克刂]你是不是?”

“哪有呀?”我挠着头说。

“还说没有?就你们说的那理由!傻子都知道是编的!还想拿出来骗领导?!”

“那不是叫王平给逼的吗?他说什么都要叫我想理由,这本就是他的工作范围……”

还想再说,马上就被连长野蛮的打断了:“放屁!你他妈的真不识好赖人!人家王平为了谁呀!现在事情解决了就他妈的跟我在这里放轻巧屁!”

看到他真急了,赶忙站得笔直,不敢再说什么了。看到我不说话,动作也还算规范,就算是认错态度良好吧,他的气也就消了:“团长也看出来了,你压根儿就不是安分种儿。所以把我叫去,让我把连里的训练都交给你。”

看他气消了,我便又和他开玩笑:“那活儿都交给我了,您干什么去?”

话到拳到:“你小子找踹是怎么着?我,你都要管了?告诉你,如果你真做得好我就去休探亲假了。我都好几年没回家了!”

“连长您放心,保证让您安心回家探亲。”我立正敬礼,宣誓道。“您什么收走啊?”

听了前半句还挺高兴,没想到后半句居然是轰他走,笑骂道:“你小子。”

连里面的工作一多半是和训练有关的,再加上王平心细,文书也是老同志了,所以订计划、组织训练、安排训练时间和地点等工作都很顺利。王平自己的本职工作也作得有声有色的。连长闲得没事就和战士们一起训练,一起玩扑克甚至还和狼崽子练起了格斗。当我听说了这个消息马上就跑出去了。狼崽子和谁打都一个样——绝不手下留情,而且我看他的水平已经很高了,所以就叫他把拳套摘了练起了真正的格斗。这个训练方法还是我从侦察连那里学的。没有了拳套的束缚手指可以灵活的扣住手腕、脚踝甚至是哽嗓咽喉,攻击双眼。这万一要把连长伤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到了训练场我就笑了,亏连长想得出来——他居然不叫狼崽子带护具。狼崽子明显顾及连长的拳头不能全力进攻,连长呢?他除了拳套没带以外,全身上下全副武装,甚至把保护小腿迎面骨的护板都用上了。真是老辣呀,先把自己至于不败的境地。他看到我来了,就招呼我:“怎么样?”那意思好像说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也不错了吧,还好像是在说你着力培养的也不过如此嘛。“你也上来练练吧。”说着就开始摘起了护具。

“好,我也活动活动。”我可不像他,打就不带护具了。这和侦察连的训练是一样的。

下面看着我们认真的打,连长笑了。

几周以后,连长探亲假被团里批了。多年没回家的连长终于有机会回家看看了,也能和老婆亲热亲热了。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似的,叫我们几个几句话说的脸通红的离开了。

一个多星期以后,我和王平去到团里开会。会上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又要演习了!又要演习了?这个消息我好像从那里听过,对了,是在比武以后侦察连的郑排和我说的。可是在团里的通知中却没有说什么特种部队、研究战法、军区也要建特种部队这些小道消息。只是说这次演习是师一级规模的,我们团归蓝军,然后就是介绍演习地点和时间等问题了。会后,我和王平被团长叫了去:“你们连长现在正在休假,用不用我拍个电报把他给叫回来啊?”

“报告首长,不用。”我毫不犹豫得抢先答道。

“是吗?你就这么有信心?你知道对手是谁吗?”

“报告首长,对手是S军区的特种部队。”我是听他的口气瞎猜的。

有点吃惊:“消息还听灵通的啊!听谁说的?”

“我侦察出来的。”我又在耍小聪明了。

“你侦察出来的?”

“在团比武的时候我就听到消息说,S军区要派出特种部队来参演。您对对手又如此重视所以我猜对手应该是特种部队。”

微笑,“那你们还坚持不叫你们连长回来吗?”

“是!”

“说说理由。”

“您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实话了。”

“如果我说了实话您可不能生气。”

“哪那么多条件好讲?实话要说,说的不对,该生气还是要生气。”得,遇上这种精明的领导我真没话说。

“我觉得我们不会赢,所以也就没有连长回来的必要了。”我实话实说。

团长和王平都没想到我的答案居然是这样,团长的脸眼看就要变色了,没等他开口,我抢先说道:“您先别生气,我话还没说完呢。”听我这么说了,他才渐渐把火气强压下去。不过看得出如果我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一会儿就不仅仅是暴风雨强度的问题了。“团长,我们这次演习的目的是什么?”我小心翼翼的说。

他知道我们掌握了一些情况,也不打算瞒我们了:“试验特种部队,并加以推广。”

“您认为如果我们赢了,还特种部队还有被推广的必要吗?所以这肯定不会是一场公平的演习。”

“你这明显事汪精卫的论调,打不赢就不打了?要真在战场上像你这样的……”

我不礼貌的打断他:“团长,请您相信我对于作为一个军人的责任感。所以请您放心在演习中我不会有任何的手软。不过,您怎么看特种部队?是否认为特种部队的建立势在必行呢?”

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的确认为特种部队的建立势在必行。如果因为这次演习而减缓了建立特种部队的速度,是不是反而对我们军队建设不利了呢?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放水呢?”

我笑了笑,“团长,您能想到此事势在必行,军区首长又怎么会想不到呢?所以我说这场演习不公平是因为演习的结果在没开始以前就定下来了。不过,我们不仅不能放水还应该更加积极的准备,这不仅体现我们团的优良作风,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叫我们的特种部队建设少走弯路。”说到这里我起立、立正:“在此次演习中,我炮兵连一定完成团部的命令,叫兄弟部队看看咱们团的作风。即使输,能和这样的对手过过招,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放过这样一个学习磨练自己机会。”

团长拍着我的肩膀:“好!这些话咱们就到演习的时候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