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一章 奖(下部)

潭轩 收藏 7 0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四十一章 奖(下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三个奖品都分完了,一切也都归于了沉静。狼崽子每天都对那个拳靶玩命,从上面的血迹以及他出拳的力量我能“身”(深)有体会。高中生用那钱买了些好吃好喝的,在周末的时候好好请了大家一次,班里的气氛更加融洽了。唯一叫我有些不满的就是三班长,他居然把那个奖章摆在了班里一个很明显的位置上,使我每次进到三班都有一种说不出得不自在。本来对它我就受之有愧,这下子居然明目张胆、吹锣打鼓般的宣传起来了。问到三班长的时候,他居然说奖章是属于大家的,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放在外面就说明这是大家共有的,也是为了鼓励大家努力训练。后来想想东西既然都不是我的了,我也就没法管了,不过看着这小东西在一堆红旗和奖状中间鹤立鸡群还是叫人说不出的别扭。看习惯可能就好了,我安慰着自己。

平静了一段日子,我埋下的那颗地雷被提前引爆了。我本来以为还会再有一段时间的,可是狼崽子的拳头越来越硬,而且热情也不能和得到它之前相比所以就提前了。他把我夹在拳靶中的团嘉奖给打出来了,而且理所应当的给打破了。当他发现这张纸与其它的不太一样的时候,它已经和它的其他兄弟一样被打穿了。他把那张纸撕了出来才发现是我的团嘉奖,于是风风火火的找来了。“潭排,对不起。我,我……”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我奇怪的问:“什么事啊?”

“您给我的拳靶里有一张团嘉奖。”他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团嘉奖抵了过来。

你们真的想象不出那张团嘉奖变成了个什么样子。本来就被我缝进了拳靶里,再加上它的拳头,后来为了把它拿出来把边儿也给撕没了。小伙子心粗撕得也不那么整齐,大家可以想象那张纸的样子了吧。反正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和普通的拳靶纸没什么区别,最多花花绿绿的可能还有点厚,会更硬一些吧。“这是一张团嘉奖?”

“您看这里写着呢。”

“哦,是就是吧。”一切都是我故意作的,有什么可吃惊的?

“可我把一张团嘉奖给打烂了!”他显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更对我的无所谓表示了愤慨。

“这张嘉奖是给谁的?”

“您的吧。”显然对我的态度表示怀疑,好像应该是别人的,我的样子才符合。

“我把它放在拳靶里就说明它就是一张拳靶纸,你把他打烂了说明你也同意我的看法。”我当然知道他不同意我的看法。“它的样子说明它很好的完成了它的使命。”

震惊!“这可是您在团大比武中拼了命才得来的呀!”冲着我大叫,甚至都有点哭声了。看来都知道我在格斗决赛时候出的苦肉计,所以才这么激动吧。

我想了想问:“你觉得这很重要吗?”我晃着那张面目全非的嘉奖。

他看我就像我马上就要离开而且以后永不相见一样。“我们这么刻苦的训练还不是为了这?”

“你这么想?”我严肃的问。

“是!”就想要完成一项命令一样坚决。

“传我的命令,一排紧急集合。”

“是!”

操场上,我拿着那张嘉奖,面对着一排:“我想大家都知道,前些日子我把一个拳靶当作奖品给了狼崽子。今天他从里面打出了一张嘉奖,拿来找我问我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我说完下面就乱了,有的人知道,可是消息还没穿的那么快,所以不知道人的属于大多数。他们早晚都要知道不如现在说来的主动:“我觉得这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我看来它仅仅是一张纸片,所以我就把它缝到拳靶里了。”我这么一说就更炸营了,底下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反应好像都和狼崽子的差不多。他们都知道这个团嘉奖来之不易,在和平年代里任何的一个嘉奖都是来之不易的。“安静!每个人对于荣誉都有他们对待的方法。班里面喜欢把它们摆在明显的位置,是为了鼓励大家,也是为了大家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用荣誉来衡量和规范自己。这是对班内士气是有积极作用的。可对于我个人来说,荣誉仅仅代表过去。当我战胜了我的对手的时候,我就取得了荣誉。特别是当那个对手非常强大的时候,战胜他,我的胜利感远远超出了对这东西的渴望。”说着我晃了晃手中的破嘉奖。“我不知道各位怎么看,不过我在战胜侦察连郑排的时候的快感或者说是和他对战时挑战的快感,远远超过了从首长手中拿到它时的快感。而且在此后的日子里这种反差更加强烈。我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那是对未来更强对手的挑战,对自己的挑战,而不是对过去这些微不足道的胜利的回忆。所以我把我的一个奖状一个奖章作为奖品送给了大家。之所以没有把它直接给狼崽子,就是考虑到这上面有我的名字,而且他自己也有一张,所以也就没什么可稀罕的了。同时我也想告诫各位,在这次比武中我们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那仅仅代表过去,如果有谁总生活在过去当中那他就不会有未来了。”听到这里有些人开始低头了,我知道一排刚刚有抬头之势的浮躁气被我用这东西给压下去了,手里的轻轻的嘉奖在微风中不断的摆动。我用你作了拳靶不算,还把他们的傲气一下子给打下去了,看来你的作用还挺大的呢,我想。东西还给了狼崽子,我又回到了自己屋里,心里挺高兴的。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的是此事居然被捅到了上面,王平作为指导员被勒令查办此事。本来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不过团政治部主任问到他的时候他马上意识到不好,想不出怎么回答就干脆来个一问三不知。就这样暂时把事情给拦了过来。从团里回来马上就找我:“潭轩!”声音一听就不对,称呼也变了,不叫小潭了。我猛地回头一看王平急吃白脸的就跑来了:“你不老老实实的抓训练,怎么总给我惹事?”

被他劈头盖脸的一骂我当时就傻了,我怎么给你惹事了?嬉皮笑脸得说:“大指导员来了!怎么发这么大脾气?也难怪升官脾气大。来来来,别着急。为我气坏了身子不值得。”我和他打哈哈。

一边拉我回屋一边和我说这个问题:“你要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你这是对组织给予的荣誉不满。是对组织的一种无声抗议!”

我最烦的就是这种政工口气,没等他说完我就开炮了:“得,得,得!我你还不了解吗?你就是不给我这些东西我也没意见。我要的就是那种挑战的快感!他们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这些政工干部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了,天天总往歪处想!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还忙着呢。”转身就要走。

他对我太了解了知道我的脾气,也知道我有口无心,听我一阵牢骚心情也就平静下来了:“等等!给你想把办法你倒来劲儿了?那你给我说说我该怎么办和主任汇报?”

我不耐烦:“该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随便他们怎么想。”

“操!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呀!”难怪都说部队是个大熔炉呢,本来我和王平都不怎么骂街的,到这里以后骂街越来越流了。明显他是着急了:“要是这么说我当时不就汇报了吗?我看可能有人想借此事整你,你还往里面钻,你傻啊你!”说这就把拳头伸过来了,推捶了我一下。

“……”真没想到这一层,我想了想:“那么说你打算给我说好话了?”

“废话!”

“那还不好说?直接和他说当时天黑,灯又都息了我不小心把嘉奖混到拳靶里给缝上了,直到狼崽子打到才被发现。”

“你以为我没想过呀!你当主任是傻子呀!这种话他也能信?再说了你在排里的那些话明显就是不打自招。”

“说你傻你还谦虚,主任不知道你我的关系啊!他干吗非要你调查呀!别以为自己是个指导员就拿自己当盘菜。如果真像你说的你们都应该回避,由团里派人下来查。”

“你的意思是?”

“团里压跟就没想要办我,只是需要给反映的人一个理由。”

“那你都不打自招了,这理由能行吗?”

“怎么不行?你就和他说当时我看到了嘉奖的时候非常痛心,可是一看已经面目全非了,连名字都找不到了就想干什么不能把坏事变好事呢?于是就想起来用这件事教育全体同志。说我这个人好面子,不好意思说因为粗心才弄成这样,故意把这件事弄得跟蓄谋已久似的,这完全是耍小聪明。准能过关。”

“好吧,我去试试看。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再这么随便了。”

“知道了。”我不耐烦的应付到,说着就出去了打算回操场。王平知道说了也是白说,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王平报上去以后就再没有什么别的消息了,不过从团里还是传来了这件事的多个版本四处流传,我就像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干我的事。一排乃至全连战士明显倾向于是这是我蓄谋已久的行动,但是谁也不再对此说什么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