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八章 喝兵血

潭轩 收藏 7 38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八章 喝兵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自从这次事件后,导弹开始积极训练了。一班的训练风气也给带起来了。不过,一班长火爆的脾气还是给他自己和我带来了麻烦。一班有一个城镇兵,而且还是上过高中的。我不知道别的部队的情况,不过在我们部队有这样学历的兵还是不多的。我自己也是从城市来,而且我也知道有高学历的士兵学起东西来还是比较快的,特别是炮兵这个兵种有很多测量以及图上操作的部分。于是就在演戏前的集训中特别留意过他,他也给我留下了挺不错的印象。后来我重心转移到了一、二班,也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士兵所以就和他聊了几次。才知道他来参军的目的和我的初衷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比我还单纯。他就为了到时候转业回家好有个工作。我对这种当兵态度不支持但是绝对可以理解。本来嘛,政策容许、个人也有所付出了得到回报也是利索应当的。开始的时候由于有一班长的饥饿和疲劳战术,怕饿、怕累的他还是能勉强跟得上队伍的。可是自从我的新制度开始以后,这家伙就开始叫自己活在舒服当中了。本来身体素质就不怎么样,还总想着舒服成绩大家就可想而知了。他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毛病,就是总觉得自己了不起,好像高人一头似的所以不大看得起别人,这使他不太能融入到集体当中。所以就在整个一班的训练风气已经形成的大环境下,他的找舒服明显与之格格不入,也就越发的被孤立起来的。

一次操炮训练中,一班的一门炮由于几次他的缓慢从而影响了成绩。一班长毫不客气的批评后,大家就开始闲言闲语起来。而后的训练中,不知道他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速度始终托着大家的后腿。一班长急了,一把把他推离了炮位自己就要上。谁知道一班长用力太猛了,一下子居然把他推倒了。两个人为此争吵起来。我当时在别的炮台上看二班的训练,没太注意他们。等我发现,赶来的时候一班长正在气哼哼的揪着他的领子,抬起拳头跟打架似的。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帮人在拉架,一班长的胳膊就那么举着。他呢?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梗着脖子瞪着一班长等着你来打,好像在说你敢打我,我就给你告上去。

我赶到了,“你们不好好训练,再这干什么呢?”一班长松了劲儿他们就被分开了。这次不像上次似的,我喊了他也不听。不过这还是叫挺我生气的,我知道一班长脾气急,也知道这个高中生有他自己的想法,而且还很难听进别人的话,但是这种矛盾也不应该发展成这样呀。但是士官动手就是不对,我不容分说:“一班长,禁闭!”

一班长很平静的接受了,扭过头就要走。就在这个时候,班里的人不乐意了。“潭排,这是不能怨班长。”“班长根本没有打人。”“就是,班长只是不小心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倒了。”……

听他们一说我就大致知道怎么回事了,扭过头喊道:“一班长,回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点点头。

再问那个高中生。

也是点点头。

“那么说他真没打你吗?”

小声说“是。”

“那好你们跟我来”,我走在前面把他俩带到了一个背风背光的地方坐下。示意他们也坐下,我对一班长说:“我和他说话的时候,没有问到你一句话也不许说。”我就是要看看他能不能忍住。

“是。”

扭过头严肃的说:“你是高中生了,而且也算得上一个老兵了。所以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在和平年代里一个带兵的军官所能犯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他们两个一定以为我会爆训他们一顿,所以当听到我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点傻。一班长更是脸红脖子粗的以为我是在指桑骂槐,强忍着不说话。

“带不出优秀的士兵?”还很快的反应过来,并且联想到这次的事情开始揣摩我的心思来回答。

“那只能说是他能力不够,或者说他的职位选择的不好。他可以进机关、管后勤。”

“打兵?”还是在试探我的心思

“如果是我想打哪个兵的话,我可以选择叫他们和我练格斗。我用这种方法已经打了无数个兵了,这也包括你的班长,可是我连一个处分都没背。”

如果不是看到我的脸依然非常严肃,恐怕他会拿它当笑话来听。想到上次的政治学习,“是把兵带进了虎口中吗?”明显是在瞎猜,自己都不肯定。

“那是指挥战术的问题,不是带兵的问题。况且我们讨论的范围是和平时期。”

“是不服从命令。”好像觉得自己说对了。

“服从命令是每个军人的天职,我问的重点是带兵的军官。”我在无情的否定了他的每一个答案。

“……排长,我想不出来了。”

我又看了看一班长,发现他也在思考。于是揭开了谜底——“是喝兵血。”我有点激动的说。看着他们两个都不太明白似的,我解释道:“就是指军官克扣手下伙食费、军饷等钱财的行为。因为军人在以前是被看作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职业固有此名。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行为最为道德所不齿,为法律所不容。如果在以前——我只得是战时,这种行为一定会被枪毙。即使是现在也将不免国法、军法的严惩。”他显然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与今天的事有什么关联。

我把头转向他异常严肃的说:“而你今天的行为无疑是在喝兵血!”

他一下子就被我的话给说蒙了,那不是带兵的军官才能犯的错吗?自己怎么有能力犯这样的错呢?

“和你一班的战友他们为了提高哪怕零点几秒钟付出了多少血汗?你不会没看到吧!可是仅仅因为你的失误不仅把他们的心血付之一炬,甚至叫他们还不如不练!你这不是喝兵血又是什么?我知道你不相信战争明天会爆发。可是珍珠港偷袭的前夜美国人也不相信,最后的结果我想你和我一样清楚。你可以不训练,但不可以托别人的后腿;你可以不怕死,但不能托别人和你一起死!你可以想着以后的转业,但你不能忘记你现在还穿着军装;你可以想着外面的多彩世界,但你不能忘记军人必须承受寂寞,因为他要随时去准备战斗,准备去死!”我一口气把我的胸中的气都吐净了平静的说:“今天这事责任还是在一班长,他的脾气不好我是知道的,不过请你相信我他一定不会有什么恶意。事情的发生,今天只不过是个导火索,矛盾的根源还在于你的训练成绩拉了整个班的后腿。你说我分析的对吗?”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知道你有知识,知道的事情也比较多,想法也多,也许正是这些原因使你没能很好的融入到整个集体中去。再加上每个人都有惰性,你又找到了这个新制度的‘漏洞’所以训练起来就不积极了。”他有话要说,被我拦下了:“我知道你可能不服气,不过我希望你能听完再说。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会引导每个战士自己主动提出训练要求而不是被强迫?因为自己要求的训练效果更好,我尊重你们每个人的每一滴汗水。如果我的职权允许的话,我甚至想过只提出训练目标和训练参考计划,个人依自己的情况制定计划来完成。当然这显然有点太过理想化了,所以我才在自己的职能范围内提出了这样一个制度。我们是军人,在和平时期训练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可是我真没想到,有人自己不好好完成甚至会不顾别人付出的心血,只为了自己眼前的安逸。如果你觉得这里不适合你,你可以马上说出来。我可以为你想办法,把你调到训练量较少的后勤、卫戍、机关等部门。但是如果你还像现在这个样子的话,即使去了别的部队,甚至转业回了家你也照样会是个失败者,因为你吃不了苦、受不了累。在哪里不会遇到困难?依你现在这样被困难击倒只是早早晚晚的事。你对别人心血的忽视,注定了走到哪儿你也不会融入到那里的环境。……现在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想离开来找我,我绝对会帮你,而且我以人格保证在档案中不给你留下一丝的污点。如果你想留下,我欢迎,但是你必须要改正你的毛病,自觉自愿的努力训练,尽快融入到集体当中。当然我一定会尽可能的帮你,因为你毕竟还是我手底下的兵。”

看他震惊的样子,好像还没回过神来。不再理会他了,回过头对一班长说:“我知道你的个人能力好,训练刻苦。但是作为一个班长你的个性太过急躁,而且对士兵的心理掌握的也不好,不能使士兵积极自愿的投入到训练中来。所以我会另选一个班长出来,提前和你打个招呼。至于说我选谁、怎么选。到时候再说。今天的事就到这儿了,你们都回去吧。”

两个人都傻了,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处理。偷懒的是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罚,教育他的一班长却要被免职。本来以为连禁闭都省了那还能重得了?我也就会罚他打扫打扫卫生、作作值日、站站岗就完了,都没想到会解职。

高中生实在忍不住了:“今天这事儿怨我,您别免一班长的职。”

我冷冷的说:“怎么处理他不是你应该参与的,你现在应该更多的考虑怎样回复我。这很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一生,所以一定要慎重,我明天等你的消息。”说完就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