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七章 揉心

潭轩 收藏 6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新制度定下来以后还是有一些副作用的。先是像狼崽子这些有格斗爱好的人天天缠着我练,叫我有点体力不支了。我本想利用这个机会大家在比武以后能有个缓冲,恢复一下体力。可是狼崽子在比武的时候输了,明显很不服气,而那两个班长知道我的水平高也想跟着练,再加上本来已经跟我练的三班长。还有受几个班长的带动,受到我取得了比武第一成绩的影响,一大群的兵都来了。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了别的排的战士!他们既然都来了,你总不好把他们都推出去吧。于是硬着头皮和他们训练,弄的我晚上胳膊腿就是再疼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把王平也给叫来了,还叫三个班长轮流带那些水平低的。弄的一班长还有意见,最后我不得不答应他们等他们带完了我单独和他们再练一会儿。这时候狼崽子的水平已经很高了,我不能叫王平为了排里的工作而受伤,所以只能自己硬着头皮的陪他练。既然答应了那三个班长,我也只能在最后单独和他们练。他们有的灵活,有的凶猛,有的兼而有之。虽然都打不赢我,不过我要想一下不挨,那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这些人都绝对属于那种精力过剩、有劲儿没出使、没事儿还想找点事儿的家伙。现在他们又都不用单兵训练那些落后的,所以我自然就成了他们发泄剩余精力的活靶子,所以到了晚上我的悲惨命运大家就可想而知了吧。开始的时候还好说,我用重拳没几下就能把他们打趴下。可是慢慢的他们的抗击打能力也被我练出来了,而且练的多了身体也更灵活了,拳脚也更有力了。所以练到最后受罪的还是我。

如果这些仅仅是皮肉之苦的话,那么有些人因此偷懒就叫我累心了。三班的情况最好,他们水到渠成般的完成了这一过渡。二班的情况也还过得去,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也出现了训练不积极、成绩下滑的情况。不过,二班长这个人挺聪明的,他很快转变思想以身作则带着大家训练,手底下的兵们也不好自己看着。再加上我把工作重心从三班转移到一、二班,看到有人偷懒我就会对他说:“你这个动作做的不好,你先仔细看我怎么做的,你再作。”作完了还要问:“怎么样看清楚了吗?没看清吗?那我再作一遍你看看。”他很快就学会了这套客气的要求增加训练的方法:给别人加训练量之前先罚自己。

最叫我操心的就要属一班了。一班长的性子比较急,再加上此前绝对属于那种靠体罚来训兵的典型。就拿5公里跑吧,如果不合格别人吃饭你加练。去晚了菜就剩不下什么了,要是再晚这顿饭你就甭吃了,因为炊事班已经把炊具洗干净、剩的也都处理掉了。于是他们班的士兵都是这样被练出来的,可是现在一班长最有力的加罚手段被砍掉了。一班的训练积极性也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泻千里,甚至出现了小团体的反弹现象。就连我一贯的自我惩罚都失效了。坐下来慢慢思量、分析原因,我不由得感慨起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人心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你伤了别人的心,难道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抹平吗?一班长的这份人情债看来还是需要一点点的还呀!没想到很快就有了还的机会了。

在一次一班训练200米障碍的时候,一个捣蛋鬼就开始耍滑了:为了偷懒,硬是说自己在过独木桥跳下来的时候崴了脚,就是不想继续训练了。一班长对他早就有意见,要不是我一直在边上盯着马上就开炮了。就是这样,他也是脖子憋的梗梗的,脸红红的、青筋跳起多高。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个兵练训练都不好好的还能干什么?捣蛋鬼一看他那样就有点害怕了,更不敢说是装的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真的演起了戏。这时候全班都围过来了,有的还问:“没事吧,怎么都站不起来了?”我心想:得,就你那样子,就你那狗熊脾气,这事怎么解决?赶忙跑过来,对一班长说:“好!看看我们的战士训练多投入——不怕吃苦、不怕受伤。”回过头对那枚“导弹”说:“你这么投入很好,看来你是站不起来了,来我扶着你。”把他扶出了训练跑道说:“一班长你去我屋子里把红花油拿来。一班副你带班继续训练完成今天的计划。”跪下一条腿,就要给他脱鞋:“来,我给你看看。我在军校的时候经常练格斗,受伤是常有的事,要是不会治还不崴泥了?”

他忙把交给收回去:“排长别,我是汗脚,特臭。”

轻轻的把他的脚拉了过来:“崴脚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要是不及时治的话会疼十天半月的,更严重的情况也有可能出现!再说了,都是大小伙子有几个脚不臭的?我自己就是汗脚,难道还有自己嫌自己的?”说着,脱下他的鞋子、袜子,把他的裤腿往上翻了翻。“还不错没肿。”我安慰道。“是这里疼吗?是这里吗?这里呢?”一班长回来了,拿着药在边上傻傻的看着我们俩。导弹模糊地告诉我那里“疼”,我就要过了药开始给他按摩,继续安慰:“我的药好,手法好。一会儿准保能叫你站起来。”

看到一班长还在那里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的脚也崴了吗?”

“没,没。”显然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那还不给我去训练?你完成今天的训练计划了吗?”

立正“是!”,恍然大悟般的跑了回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头问他:“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热了?”

尴尬的笑:“热了。”我笑着点点头心里想,你心就是块冰我今儿也要给你揉热了。于是我们都沉默了。

终于他开口了:“排长,我觉得好多了。您叫我活动活动吧。”

“好,那你活动活动吧。小心开始别太使劲儿了。”我诚恳的说。

他活动了活动脚腕儿,还蹦蹦跳跳:“我没事儿了。”

“还是小心点好,今天的训练就别……”

我没说完,他就抢着说:“我一定完成。”说完就去训练了。比刚才动作敏捷多了,有劲儿多了。只是眼睛红红的总在揉,就像进了沙子。

训练完的战士们解散了,三三两两的往营房走去。一班长也完成了,跑到我的跟前赞道:“潭排,您真行,这么快就给治好了。”

我恨铁不成钢的说:“其实你也的行。只要你会揉战士的心。”

看着他傻傻的样子,我没再说什么,独自往营房走去。留下傻愣着的三班长和一边揉眼睛一边刻苦训练的“导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