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六章 政治学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感谢团长给我保留了一排长的职位,使我能有这一份属于自己的试验田。感谢连长和指导员对我的信任,能叫我大胆去干不加以干预。感谢三个班长对我的支持,他们无条件的执行着我的建议,即使不是命令也贯彻到底。正是因为有了像他们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能把我的理念赴诸实施。

既然这两个班长也同意了我的看法,那我还有什么犹豫的?在晚上的政治学习前我就公布了:“在正式政治学习以前,我要和大家说几件事。鉴于这次三班以及三班长战士——小狼的优异表现,所以我打算在全排推行三班的带兵方式。这第一条改革就是取消任何规定时间以外的强制性训练。”下面开始有人小声嘀咕了。

“安静,大家有什么问题一会儿可以提出来。”等底下没声音了,我继续说:“我这里说的有一个前提:你必须完成训练计划所规定的数量和质量,考核达到合格。因为你们都是军人,所以你们必须完成。这就像工厂的工人必须完成每日的工作量一样。在此条件下,如果各位认为自己练的还不够需要继续训练的话,为保证你们付出的这些额外的汗水取得最大的回报。你可以要求你们的班长和我给大家进行技术辅导,同时我也会给出合理、科学的训练计划。来达到你心目中的要求。大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了。”

“如果班长要求给我们加课呢?”

“只要是你们都达标了,班长不会这么做的。”看出他还有不信,我又加了一句:“不管哪个班长真这么做了,你可以直接来找我,事后反应也可以。要让我知道哪个班长事后敢打击报复,我绝不轻饶。还有问题吗?”

没想到狼崽子说话了;“副连长……”

我马上打断他的话:“叫排长!忘了和大家说了,以后大家都叫我排长,我听不惯副职。你继续。”

“潭排,”明显还是这样叫着顺嘴,我听着也舒服。“自由活动时间我们不训练作什么呢?”

把我给问乐了,“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一想不对这里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娱乐的项目。“我那里有些书可以借大家来看,大家也可以打打牌,踢踢球什么的。班长也可以组织一些有益的活动,班之间搞也行。”

“找您练格斗行吗?”

他转着圈原来是为了这个呀。“只要大家来训练我就欢迎。我在这里也代表班长们表个态——只要你需要找哪个班长也包括我,由你挑。当然如果训练的项目多了我们就只能合理安排了,所以请大家在自由活动开始的五分钟之内提出。不过从我的角度上讲你们随时来我都欢迎,并且还要对得起各位付出的每一滴汗水。还有问题吗。”

“既然没了,这件事就算定下了。我们开始政治学习。今天的政治学习的题目是假如明天战争来临,我们做好准备了吗?”这个题目是我特意想出来的,也是专门为了这个时候提出来的。“首先请大家说说我们需要准备哪些?”

大家开始发言,说的都是些单兵素质以及炮兵技术这类的。看大家说得差不多了,于是就问大家:“那么大家觉得自己在这些方面作的如何了呢?”

底下又沉默了。“怎么都不说话了?团里的大比武刚完,成绩大家也都清楚,大家觉得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再说了这里又没别人,都是一个排的战友。有什么不好说的?”看还没人搭岔:“那我就点名了,一班长先说。”

“我们作的不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

“哪方面具体说说。”

“我们的操炮就没有三班准,体能也没有五班好……”都是官话,简直就是比武成绩单,只要不是第一点名就进行批评说需要提高。

等他说完了,我又点了另两位班长。有了一班长的基调,另两个班长也都照着说。

我笑着说:“完了,完了,完了!如果明天就开战,我带领你们出去,我就死定了。”底下有人就开始乐了。因为都知道三个班长说的都是客套话,而我居然就当真了,再加上我夸张的语气。

三个班长有点尴尬了,一班长性子急马上就说了:“排长你放心,如果战争明天就打响了一班一定孬不了。”

二班长也赶忙表态:“二班也错不了。”三班长不喜欢话说,所以什么都没说,不过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的决绝。

我笑着说:“好了,好了。你们哪,口是心非。现在才说实话。”我这一席话,底下的人都笑了。我渐渐的严肃起来:“这里又没外人,干什么来这套虚的?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了。”我非常严肃的说:“如果战争明天就爆发,大家就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战争中的战友是什么?那是能以性命相托、敢为对方挡子弹的生死之交!干什么要弄这些花把式,给谁看呀?”这时候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除了我说话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

“既然大家都谦虚,那就从我说起吧。有时候晚上我睡不着躺在床上想,如果战争明天就爆发,我是不是有能力带领大家都活着回来。或者说带领大家选择正确的道路把损失降到最低?当然,这一切是要以圆满完成任务为前提的。为此在演习前我提出了翠鸟战术,目的就是在打击对手的同时不使对手发觉我们。即使被发现了,也不可能把我们全部消灭。”看着大家都认真听着,我语气缓和了些继续说道:“刚才我问大家说如果战争明天就爆发,我们需要作哪些准备?大家说的都很好,都能够联系到自身。但是大家却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你们的带队人是不是有能力?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值不值得大家信任?能不能把大家带上最正确的道路?”

也许是我的情绪感染了大家,这时候突然有人大喊:“排长,我信任你!”“对,我相信您能带我们走上最正确的路。”“我乐意跟您走!”……很多人都这么说。大家群情激愤。

我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不过实事求是的说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能选中最正确的路。不过,我相信不论是谁都不会打这样的保票。除非他是疯子或者傻子。”大家乐了。“所以我只能以我的水平和认知能力选择我认为的最好的路。作为一个选路人,既然我的位置这么重要,那么第一个需要做准备的就是我。为了能帮我提高能力我希望大家在绝对服从命令的前提下,给我多提提建议,帮我改缺点。这不仅对我有好处,更是为了你们自己!有问题吗?”

“没有!”声音异常的雄壮。

“那好,咱们算是说定了。我随时等你们啊!”声音兴奋起来。“你们的班长也是带队的,他们的毛病可都比我多,也别忘了给他们提呀!”知道我在开玩笑,底下又都笑了。

“好了,好了。说完最重要的了,就该说次要的了。我们是炮兵,我们的主要武器就是炮!把炮打得又快又准就是我们最本职的工作。所以我要求大家都要熟悉炮、了解炮。而且能够操作不同的炮位。假如战争明天就爆发,在战场上有一颗炸弹落到了我们身边,我们都被炸死、炸伤了,但是只要有一个人活着。我就希望他能够继续控制着炮,把炮弹打到敌方的阵地上!而且还要又快又准!”我激动的说。

“因为翠鸟战术,我们在以后将要更多的面对敌方侦察兵。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在熟练掌握操炮的前提下,更多的学习射击、格斗和定向定位等单兵技术。大比武大家都去了,侦察兵是个什么水平大家也都看见了。所以到时候真的遇上了,我希望大家即使不敌、消灭不了对手,也能逃脱。即使逃脱不了,也能在牺牲之前捎上一两个。别到时候,丢命又丢人。这跟头我可栽不起。”底下听了我的话又开始骚动,纷纷嚷嚷着,捎上一俩个;丢命不丢人。看着大家的士气不错我当然非常满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