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四章 场下是朋友

潭轩 收藏 8 10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四章 场下是朋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原来是狼崽子,正和侦察排长说话呢,没加思索:“看把你美的,第一了?”

泄气了:“我的了第二。”

侦察排长明显不信:“你得了第二?”

倍受侮辱:“第二怎么了?你谁呀?你没听我们排长说吗,我应该的第一的!”

一拳就过去了:“放屁,我什么时候说你就该第一呀?输谁了?”那口吻好像他不该输似的。

侦察排长马上就明白我们是个什么性格了。其实说出来也不新鲜,凡是有点能耐的人都有点小个性,我保证他自己也是如此,只不过现在是在我们连里而且今天又输了牛不起来。他看我们聊得热闹就在旁边听。

“就输他了。”一指我就看到了一个在操场上被侦察连士兵们围在中央的士官。

扭回头问侦察排长:“他就是你说的,和你水平差不多的两个士兵之一吧。”

点点头,“我给你叫过来认识认识?”

点头同意赞道:“好家伙!”扭过头对狼崽子说:“没关系,你是新兵他是侦察士官。你再努努力熬上几年等他转了业,第一不就是你的吗?”侦察排长喊了句小康,那人就过来了,他继续听我们聊天。

“潭排,你又拿我开涮。人家是士官,什么时候转业还不知道呢。再说了打赢他才算是本事。”

“三班长呢?”

“他只进了前八,被另一个侦察连的给淘汰了。”听到此我就不再往下问了。

小康过来了,立正敬礼:“潭排,郑排您叫我?”

“看看人家!”我对狼崽子说:“见了面连句招呼都不知道打。一见面就是……”学着他那兴奋又愉快的口气:“潭排,你猜我得了第几?”

都笑了,郑排问小康:“你们认识?”

“没有,潭排到咱们那考核炮火诸元校对的时候来过。您那时候正好回家探亲去了。”

“你就是那个在演习以前提出火炮新战术的潭轩排长?”

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有名。狼崽子倒是抢先发言:“对,那就是我们潭排。”

“早听说炮兵连里来了两个从军校分来的排长,我以为净是些书呆子,没想到还挺厉害的。”

“再厉害还能比得了您?”小康骄傲的宣布道。

“我们潭排可不是一般人……”明显狼崽子输了不服气,就要和小康吵嘴。我知道他的脾气马上打断:“狼崽子,别瞎说!”

我们这么一闹郑排脸上挂不住了“小康,我输给潭排了。”

“什么?!你怎么能输给他呢?”他的反应好像是说明天就封他作将军一样。

狼崽子倒来了精神:“我说我们潭排不是一般人嘛!”

“还有完没完了?是人家郑排让着我才赢得。”

“人家和你不认识干吗要……”还在嘟囔我一瞪眼他就把话咽回去了。

这边,小康就那么执著的死死的看着郑排,等待着他的解释。对于一个像郑排这样的高手来说,当着对手的面说自己的惨败还真是一件不容易开口的事。我赶忙出来打圆场:“胜负乃兵家常事,你们郑排是大意失荆州。”我还是用那种一贯的开玩笑的手法,打算敷衍了事。

“我们郑排从来不会出这种错误。”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还是在开玩笑。

“我就是他带出来的,他从来没输过,我怎么会不肯定?”态度异常坚决。

我哈哈大笑起来,甚至都流出了眼泪,一边拍着郑排的肩膀一边说:“看看呀,我们别再是有病吧?看我们都调教出的都是什么样的兵呀!”

郑排先是一愣,看了一眼小康和狼崽子也哈哈大笑起来。那两个家伙傻傻的看着我们笑,不之所以。我点着狼崽子就说:“看到他了吗?因为和新兵班长有矛盾,考核的时候每项都是刚刚合格。不然像这样的人还不都给你们送去了?”

郑排对小康说:“拿了士兵组冠军,看把你给牛的。赢了个新兵就美得直吹鼻澄泡儿,到处说是我带出来的,真给我丢脸。”

我也严肃起来和他们说:“你们听我说,格斗里根本没有什么常胜将军,哪个高手不是被锤出来的?‘要想打人,先要挨打。’这是自古不变的法则。再说了,格斗本就是学无止境,他不仅要求你在技巧、意志上强于对手还要有更强的适应力,更好的判断力以及更合理的战术甚至是使用诡计。我今天之所以能赢郑排就是使用了诡计。”我简单的把我们交手的过程和他们说了。扭过头问狼崽子:“你是不是一心只想着和对方死拼来着?为什么不想想对方有什么弱点可以利用?我相信郑排的问题,小康也会存在。”

郑排点头表示同意并补充道:“除了潭排说的,从那场比赛我还得出了,要善于观察对手,总结双方的优缺点。其实在水平差不多的时候,决定胜负往往有很多因素,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

“所以说细节决定胜负,这和战争的计划的设定道理是相同的。”

“是呀,这一点我怎么没想到。大学生不简单哪!”

听着我们从格斗技巧转移到战争理论,从战争理论又谈到几次演习和实战。狼崽子和小康早就不耐烦了,可是碍于我们聊得起劲又不好插嘴或者走开。看到两个人活受罪,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你们两个走吧,在这儿带着也是活受罪。不过你们要记住,真正了解你的是你的对手。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相互帮助,共同提高。”

郑排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继续和我说:“我很同意你的对于信息重要性的论述。我们的演习有相当多的信息是通过侦察兵来完成的。可是很多科目我们都没有开,这影响了我们在敌后生存的能力。”

“所以特种部队的建立只是早晚的事。”

“你还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

“某部队已经在早些时候成立了一支特种部队了。”

“哦,这个是一件大好事呀!”

“是呀,可是他还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呢,甚至连真正意义上的大演习还都没参加过呢。”

“你的意思是……?”

“有一小道消息说,今年秋天军区将有一次师一级的演习,这会是这支特种部队的首次亮相。”

“消息可靠吗?”

“从军部大院传出来的。”

“哦,那你是希望和他们站一队呢,还是作对手?”

“嗯,”考虑了一下:“我觉得还是作对手好。”

“果然有大丈夫的勇气,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如果他们真的是你的对手话,你们侦察连面临的挑战将是前所未有的!”

“这我也想到了,他们的装备一定会优于我们,技术肯定也不差,说不定还会用些新战法。不过,与这样的对手交锋将为我的军旅生涯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再说了谁不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呀?”说到这里,他豪气顿生。

我也被他的话所感染:“说得好!痛快!只可惜这里没有酒,不然我一定会敬你三杯。”

“酒是一定要喝的,不过不是现在,等到时候我真的给了他们一点颜色,那时候再喝不迟。”

“好,那时候一定就是庆功酒了!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对酒精过敏了,发愁怎么喝。

他没注意到我的变化,痛快的回答:“一定,一定。”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