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三章 胜之不武

潭轩 收藏 7 46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三章 胜之不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到了大比武那天,团部特意安排了好几辆大卡车把连里所有的官兵都接了去。这就体现出直属的优势了,那三个营只能派代表出来观看。不过我还不忘和王平私下里打哈哈,硬是要他承认这次的优待是团里看我上次演习立了功才特意开恩的。王平这家伙真是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居然向连长努努嘴,意思是说有本事你和他说去,让他给你表表功。看到和他也碰撞不出什么乐趣,还是找别人说笑话去吧。

到了团部大家整队,到预定的位置坐好。什么升旗仪式、领导讲话等开场白我就不在这里熬述了。第一个项目是队列,出场顺序是之前就安排好了的。这个项目表演意味重于竞技,除了整齐划一的标准动作,更多的是看人员的一股子精气神儿。笔挺的衣服,威武的帽子,干净而又略显土气的胶鞋,全身上下一种和谐的绿色加上一张张极有生气的脸。刀裁斧剁般的个头,从高到低依次排列,虽然没有阅兵式般的整齐,但也不失动感。威武雄壮、虎虎有生不由得叫我想到了茅盾的《风景谈》。心想文人就是文人,你笔下的人虽有生气,但又如何能与眼前的人物相比?同样的黄土地,同样的白杨树,不同的是这里的人有着统一的颜色。同样的眼睛,同样的心,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丰富多彩的生活,有的只是整齐划一的动作。虽然仅仅是一个个队列,谈不上方阵的雄浑,可是战士们的气势足以震慑每一个对手,叫人不敢小觑。我并不想说哪个更好,哪个更差,因为在我的眼中他们都是最好的。这些品评优劣的旁枝末节还是留给那些打分的人来计算吧。我所作的只是欣赏,欣赏每一张有生气的脸,欣赏每一个规范的动作,欣赏每一句气势满满的口令,就像欣赏西方大师的油画。你不应该离得很近去挑剔他们的微细笔划,你要像我一样,跳出来从整体去欣赏,只有这样你才会被他的思想内涵所感动,也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体会到,我为什么会说胜负对我来讲已经毫无意义了。事后我回到连里写了一篇散文,名字就叫《没有失败者的比赛——观某团队列大比武有感》居然被登载到了军报里。事后还听说,编辑曾经感慨为什么手下的记者写不出如此感人的散文。我想不是他们写不出,而是他们不可能有我当时的感情,他们不可能知道为了这次比武我们的战士付出了多少。所以他们自然会跳进胜负的怪圈中而不能自拔,殊不知真正的美并不在此,而在于你如何去欣赏和体味美的过程。

队列比武结束以后,我就没有时间再去欣赏这美了。原因很简单,我也要融入到这美丽的风景中了,成为这风景的一部分了。我比赛的第一个项目居然就是我最没有信心的射击。在我入选的项目中,射击是我唯一一项通过拿第二张入场券而进入大比武的项目。也许是我对成绩的淡漠,反而使我打出不错的结果,虽然出现奇迹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还是觉得能进入团里的大比武自己是可以满意的。毕竟,全团上千人我打进20名以内这个成绩我很满意了,更何况其中还有那些用弹药堆起来的侦察兵?狼崽子在这项比赛中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居然超了一个侦察兵的成绩从而取得了射击比武第三得好成绩,拿到了团嘉奖。我也很为他高兴。

背着狼崽子不在我就开始给那些将要参赛的兵们鼓劲儿:“看到了吗?我们的新兵都有可能战胜侦察连里出来的,你们可都是班长、老兵了,别到时候叫新兵看笑话。”

这话本来是叫那几个该上场的班长们出力的,没想到却提前在王平身上起了作用。在200米障碍的比武中王平展现出了华丽的技术,轻松的取得了第二的好成绩。三班长也有点超常发挥,居然排名第六,看着他们的成绩都比我好,我也暗暗的铆足了劲儿。

最后的压轴好戏自然是格斗了。对手开始都不强,那些久疏战阵的参谋、干事们仗着在团部占了一些名额。我知道我们的比赛一定会有那些侦察兵来看的,搜集情报可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之一。因此我迟迟不用拿手好戏,反倒是学着王平的样子,闪转腾挪、频频出腿。没想到的是对手实力太弱,有几个居然被我踢飞弄得我实在过意不去。这下好了,更成为大家关注的目标了。王平可没我这么多心眼儿,照例使他的华彩技术,像一只美丽蝴蝶在你身边飞舞可你就是打不到他。机步营和坦克营的干部们水平也不错,只是和侦察系的有一定差距所以自然不在我和王平的话下。真正到了4强的时候才有了点意思,我的对手是团警卫连的排长,王平的对手是侦察连的一个排长。怎么样不错吧,都是排长对排长。只不过他们可都是侦察系的。如果把侦察连比作一把利刃,那么警卫连的就是一张硬盾。所以你能够想象我的对手也不是个等闲之辈吧。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份儿上了我也就没什么保留的了,一上来使用腿术控制他的走位。他一定以为我的功夫主要在是在腿上,所以并没有很在意的就被我轻松的逼到了角上。于是我大威力的拳头就像炮弹一样的重重地向对面的警卫排长砸过去了。他一定没想到我会凶相毕露,开始的时候还能和我勉强得对攻,不过没多长时间就被我打倒了。赢得还算轻松吧。估计是现在演习对手能打到团部和指挥所的机会太小了,他们没有别的部队的锤打渐渐的有点退化了吧。当然这和我的水平也有关系,在军校的时候就连那个牛烘烘的张中队都被我捶过——虽然次数有限——但还是说明些问题吧。

真正精彩的比武是从王平和那个侦察排长开始的,这个侦察排长能从自己的部队选拔出来本身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再加上能打到四强我们谁都不会小瞧。他的打法和我很相类似,不过脚步比我更灵活,王平在技术上有一定优势,不过很难造成决定性打击。就这样他的点数始终领先一点,可是他的闪转腾挪、频繁出腿还是给体能带来了负担。渐渐的动作有点拖沓了,我暗叫不好,对方等的就是你先疲劳。果然,侦察排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猛地发起了进攻,这时候正巧王平的腿已经踢出来了,他迅速的隔开,一整套的组合拳很快就把王平给捶倒了。哎,体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要是他的腿能再硬一些的话,要是前些场比赛体能消耗没这么大的话……突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我和王平经常对练相互很熟悉,所以我发现他最后踢出的那一脚好像根本不构成威胁。那侦察排长为什么还要隔挡呢?他不是早发现了王平已经没有力气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个多余的动作呢?带着这个问题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们的决赛开始了。我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觉得那里不对劲——对于一个高手来讲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会是致命的!我相信他是个高手这样简单的道理他也应该明白。我就这么想着,所以频频用次拳开始试探。我相信他也看了我和警卫排长的对决,对我也有所了解了。于是他避免被我挤进死角。我发现有时候他逃出我的封锁的时候,对我力量比较轻的拳还是不回避的。我一下子明白了,侦察连和警卫连的格斗是不用护具的,难怪我和警卫排长对打会轻松胜出呢。狭路相逢勇者胜,我有很多部位已经习惯不保护了,而他恰恰相反,这样我的攻势就更猛了,所以才赢的。真是胜之不武呀!现在这个人明显和警卫排长一样,他没有考虑到护具的因素,或者说考虑到了可是长时间的训练已经养成了下意识的保护动作。而且此时他接受了警卫排长的教训,避免和我正面冲突,他凭借速度和灵活上的优势开始多赢点数。我该怎么办?用坦克战术明显他不会和我正面决战,不用吧,我的速度没他快。我一狠心——舍不得孩子套不会狼——我要使用苦肉计了。打着打着我开始加强攻势了,不过拳法有点散乱了,明显是因为心浮气燥的原因。就在这时我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由于急于进攻,身体前冲肝部没有保护了。高手就是这样,对方一有什么破绽,立刻就像看到腐肉的秃鹫钻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脚就过来了。我本来就是要挨你这一下的!不过这一点他肯定没有想到。肝这个部位由于表皮神经细胞非常丰富,所以一旦被重击人马上就会失去反击能力。这有点像男人的裆部,非常敏感、脆弱,一旦受到重击那你就完了。所以我们经常在电视中看到一个小孩子打击一个强壮男人的裆部,那个男人马上就倒下了。这不是夸张,这是有理论和现实依据的!不同的是肝部还有一层肌肉组织,所以还能有一点抗击打能力但要是全指望这,我恐怕就连普通小伙子的一拳都挨不住,更不用说对方是一个侦察排长了!看到他的腿过来了,我赶忙收回自己的双拳,但是这明显为时已经晚了。侦察排长的心真是好,他没有用脚尖踢我,而是选择了伤害度相对较低的前脚掌。我早就意识到了会挨着一下,所以也运足了气。幸好有这个护具,不过还是挺疼的,咬咬牙坚持住!收回的双拳夹住了他的脚踝,后腿踢出,用脚尖直蹬他的裆部。他意识到自己的脚踝被控制住了,就知道不好了。赶忙下意识收腿。可发现我的脚已经过来了,他的腿还是那么劈着,用拳挡,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就那么愣住了。我们都清楚,我没有犯规这是格斗,你的所有部位都在对方进攻的范围以内。我们都知道,那个部位不仅没有护具的保护,更没有一丝的肌肉用来防御。我们都知道,他的脚已经在我的控制之中,他不可能有任何的回旋余地。我们都知道,我伸出的是脚尖,而且我还是一个力量型选手。所以,我的脚自然就停在半空中了。我松开了手,收回了脚,弯下腰,开始揉着自己的肝部,真疼呀!刚才紧张没注意到,现在赢了居然就疼得不行了。很快我跪在地上,蜷着身子,大汗滴滴达达地从我的头上、脸上落下来了。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有无边的疼痛。王平、我们连长、好几个班排长,还有好多人都围过来了。我顺势就那么倒在了地上起不来了,我好像还看到了我的对手焦急的眼神。

大家都看到我赢了,可是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这样。只有我和侦察排长知道,这其中的奥妙。他赶忙帮我脱护具,帮我揉肝部。没一会儿,我就好了。站起身的地一句话就是冲着裁判喊:“你怎么不判谁赢了呀!”

裁判恍然大悟:“我宣布,潭轩获胜。”

我没有太多的喜悦,我知道我赢的太过侥幸了。从那个警卫排长就是侥幸,一直到这个侦察排长就更侥幸了。扭过头对他说:“其实如果你用脚尖的话,我就输了。”

他显然对我没出什么大事更关心。露出欣慰的笑:“你应该知道,疼痛反映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如果你那一脚真踢过来了我就废了。”

“如果是真的格斗,我一定挨不过你那一脚。”,我真诚的说。

“这就是规矩,只要是比武就有规矩。再说以智取胜,我输的心服口服。不过下次我可不会再输了。”他的话也很真诚。

我立刻有了一种悻悻相惜的感觉。拉着他就往自己的部队里走,也不管人家乐不乐意。一边走一边问,“你这水平在你们连里还有多少?”

“没有比我高的了,不过有两个战士和我水平差不多。我听说你是炮连的?”他有点疑惑。

我点点头:“是呀,怎么了?”

“炮连的能有这样的水平可不一般。”

“呵呵,我这点东西也是跟陆院侦察系的同学学的。”

“就和他们学?”明显的有些轻蔑。

把他拉进连里,拉了个马扎和他坐下。突然有个人蹦了出来了大叫道:“潭排,你猜我得了第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