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章 狼崽子

潭轩 收藏 8 0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三十章 狼崽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我有这样的自信不是没道理的。我的搏击水平不是普通炮兵能比的,就是一般侦察兵也别想赢我。张中队的高徒能有错吗?周强那个侦察系的高材生和我打不也胜少负多吗?你一个新兵蛋子想赢我简直就是自不量力。就算你会点武术底子,但是现在是格斗!格斗是没有任何规矩可以讲的,你看我和那两个排长打就以为那是我的水平了?错!我是为了给两个排长面子,不说别的就是人家的资历我也不能不这么做。虽然结果在一开始就定下来了,但是过程还是很叫人惊心动魄的。

看着我轻蔑的笑,看着我挥了挥拳头,示意他过来。小列兵显然吃不住劲儿了,猛地就把拳头打来了。隔开了他的拳头,我上前一步,拳头马上就冲他的鼻梁打过去了。他显然没有想到我的速度会这么快,头赶忙向旁边闪开了,同时左拳继续轻点我的头部,干扰我的视线。可是叫他没想到的是对他的左拳我根本就不予理睬,反正也没什么力量,一下没什么,继续前进用右拳继续攻击他的头部。他知道,如果同时打上他那一拳一定会挨得比我重不少,所以赶忙后撤。就在他刚要后撤的时候,我人却向下一矮身,一下子就勾住了他的脚踝。他应声倒地。本来倒下就已经输了,所以我也就没继续进攻。笑着,看着他。“怎么样?现在就去三班报到吧。晚上别忘了打洗脚水来。”我就是喜欢和他开玩笑。

他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就起来了,底下为他的优美动作而喝彩,我说嘛这小子一定是学过点武。我想象的出,现在三排长开始有点后悔了。小列兵对这些喝彩声毫不理会,站起身,嘴里什么都不说,接着过来和我打。我用次拳不断的点击他的头部,开始的时候他还闪躲着,后来干脆不躲了,直接出拳,完全是拼命的架势。我也开始兴奋起来了,我看到了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发红的眼睛,里面冒出了嗜血的恶狠狠的眼光。

我再也没有手下留情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巨浪不断拍打下的礁石,一次次的将巨浪的进攻化解掉,可是巨浪还是一次次的猛扑过来。渐渐的我也疲惫了,就在我一脚将他再一次踢倒以后,我双手支在膝盖上,弯下腰微微的抬起头看着躺在地下也同样喘着粗气的小列兵,冷笑着问道:“怎么样?乐意找三班长报到了吗?不想认输就他妈的给我爬起来!别在这儿趟着装死。”后面的话说起来怎么这么顺嘴呢?好像是自己以前总说似的,不对!大家都知道我是不爱骂街的。那一定是谁总对我这么说的,所以我才会说的这么溜。那个总这么骂我的人会是谁呢?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小列兵又慢慢爬起来了,不等他真的爬起来我又是一脚。你给我继续躺着吧,他就继续那么躺这了。可还没等摆出我刚才休息的动作时,他又爬起来了。这一次动作很快,猛地扑向我抱住我的腰就想把我搬倒。我一个弓步顶住了他的冲劲,用肘轻轻的砸在他的背上,怒道:“熊兵,你干什么?这还是格斗吗?你当是摔跤呢?!松开手!”他不听还在向前冲。于是我加大了肘上的力量,我知道就算是有护具这样的力量也一定很疼,更何况具护的保护重点又不再背上。一次次的加大力量,一次次强硬的命令道:“撒手!撒手!”就在我感觉他已经瘫软的向下滑的时候,我的肘击也就停止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前弓的大腿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操!这小子居然连牙都用上了!我吃疼的抽回前腿,就在我倒脚以稳定重心的时候,他喊着“啊!——冲呀!——”同时猛地一冲。我意识到不好在他的背上又重重的打了几下,可最后还是被他给冲倒了。我们俩一同倒下,他压在我的身上,就不动了。我气急败坏:“操!这他妈是个什么人呀!简直就是条狼崽子,连牙都用上了!”我一边推开他准备站起来,一边说道。没想到的是这一骂居然成了他终生的外号,别人都这么叫,我也就不用再改口了。边上的连长和王平在偷笑,好像在说叫你狂,怎么样也摔倒了吧。

这时候连长接茬儿了:“妈了个巴子的。什么人?你喜欢的人呗!”那意思好像是说你看看你喜欢的都什么人哪!我心想,难道你不喜欢?你不喜欢就不会骂那句国骂了。

站起来,弯下身用手推推他,没反应,看来短时间是爬不起来了。命令道:“小刘,你到五班报到。三班副,你去把这个狼崽子的东西给我拿来。三班长,把这条狼崽子给我托班里去,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我摘下护具扔给王平说:“怎么样,也别光看我一个练了,你也上来练练吧。”我走下来,看着三班长和另一个战士架着狼崽子往班里托,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就像是取得战利品一样。心想作了一笔好买卖,只是不知道现在再加加火还能不能赶得上这次大比武。又不是就这一次比武,以后的日子不还要过呢吗?想到这儿我的心反倒是坦然了。

王平上去以后就不像我这么锋芒毕露,他直接点一、二班士兵的名。先点好的,体力不行了再点差的,中规中矩的不会有什么波澜。我担心自己会不会把狼崽子给打坏,于是不再看他们训练直接回了三班。

到了三班看到三班长正给狼崽子上药按摩呢,便问道:“他没事吧?”

“没什么事儿,就是后背伤的比较重,会疼几天的。”

我看了看,是有好几块儿挺大的淤青,知道是药起了作用:“淤青出来就好,我还真怕把他给打坏了,没个十天半月的好不了,再耽误了比武。”

“你这么看重他,难怪小刘不高兴了呢!”

我一想是啊,虽然得了一个狼崽子不过还是把小刘送给了五班。小刘心里一定不乐意。“小刘呢?”

“五班呢。”

“我去看看。”

没走两步,三班长问了一句:“你的腿没事吧?”

果然是像王平呀,就是细心,很快就看到我的腿不舒服了。“还不是他给咬得?又不用打狂犬疫苗,没事儿。”我说完了,大家都笑了笑。

到了五班,费了半天口舌才把小刘给说安了心。其实小刘也不错,不然五班长也不会这么急着同意。主要还是一个感情和心理问题。我就许诺只要他乐意随时可以来三班,毕竟也是老战友了,而且还声明这个买卖绝对是我亏本了。就这样安抚了小刘以后回到了自己屋里才有机会看自己的伤。胳膊上的伤早就不算什么问题了,主要还是腿上的咬伤。你们要是看了一定以为是叫小狗咬的——所有的牙印上又红又紫,有的地方还渗出了血。秋裤都染红了,时间长了皮肤上扣成了血痂。看样子一定会留下终生的印记了,心里这个来气呀,自从当兵以来没受过这么重的“伤”,更没有留下什么终生印记!虽说伤疤是军人的军功章可是这伤疤得的也太……而且要是叫我那些不知情的同学和战友看到以为是被狗咬的话,我简直就只能钻到地缝里面去了。

一边用药机械的揉搓着胳膊,一边看着腿上的伤发愣。这时候王平过来了,一看就笑了。“难怪你叫他狼崽子了,看这伤有点狼的风范。”

“就差把连皮带肉给撕下来了。”我苦笑着,穿好裤子,接着揉自己的胳膊。“你就知道找自己的嫡系练,当然不会有我这样的伤了。”看来他打了半天连胳膊都没事,我于是挖苦道。

他知道我是闲着和他扯话玩,也不理我直接拿药擦了起来。原来他也受伤了,只是皮肤黑不显眼而已。这又叫我联想到了自己,长时间的书生生活叫自己长的细皮嫩肉的,再加上总喜欢在室内看书皮肤也比较白,于是一有个什么伤情便会被人家一览无余。又想到腿上一定会生成疤痕,自己一个人开始生闷气。

在我正生着闷气的时候,门外有人喊报告。心情不好不乐意搭理,王平看我不说话就喊进来。三班长没等回话就直接进来了。“越来越没规矩了,喊了报告就直接进,你当这是你的三班呢。”我开始发泄自己的不满。

三班长何等的聪明,先是一愣马上就明白了,我是心情不好。马上敬礼笑着说:“排长,您放心狼崽子没事了。都能到处跑了。”没想到我叫响的外号,他也用上了。

“他有事也是活该。你有事吗?”我是明知故问。

王平看出三班长有点莫不找头脑,于是说出了我的心思:“你别多心,他不是和你。今天他输了心里不痛快了。”

“谁说我输了?”

“反正你叫人家给打趴下了。”

“操!……”没话说了。虽然他的招数不正规,虽然他已经趴下好多次了,虽然是我有心让着他。不过也确实输了一次,要不是他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闷心的是个啥呢。被人说中心事了没办法,对他说:“走!今天你还没怎么练呢,出去再练一会儿吧。”

不一会儿,我们就回来了。不过是我把三班长给搀进来的。连王平都很吃惊,对我有点意见了:“你心情不好,也不能随便打人呀!”

我没理王平,一边脱三班长的衣服给他上药,一边对他说:“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出狠手吗?”没等他回话我继续说:“因为今天和一班长对练你居然没有尽全力。到了比武那天如果你还是像今天这样,你的结果就像现在的一样。因为一班长不会看着你把点数捞走,还继续和你打阵地战,那样就只能等着认输。所以说你给了对手一个唯一能赢的机会——打倒你。只要他有够强的求胜欲,就能打倒你。就像今天我遇到的狼崽子一样。我毫不怀疑一班长的求胜欲,否则他不会有今天的成绩。因此你给我牢牢地记住一句话‘对对手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无情。’所以只要有机会就要给我打倒他!你可以输,但只要以后还像和一班长这样的对手,这样训练我看一次就打你一次,除非你不要我教你。”显然,我的话的到了赞同——王平没再提出异议,三班长也点了点头。

就在我打算就我使用的技战术问题进行剖析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喊报告的声音。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