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二十九章 大比武前奏

潭轩 收藏 1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日子过的越充实,时间走得就越快。不知不觉中大比武就要开始了。我的训练计划也从一天大训练量,一天稍小训练量的高强度、高密度的集训中解放出来。毕竟要正式比武了,必须要让肌肉有一个恢复的过程,但是还不能叫它冷下来、硬下来。让它始终处在一个相对放松的状态,同时疲劳和疼痛感要每天有所减轻。为此,我教大家睡前做操放松肌肉,并且最好是相互按摩一下。为此我的红花油大幅度的减少,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个以前不知道的好处——它居然能驱蚊。有了睡眠保证小伙子们恢复起来就更快了,遗憾的是这个我以前不知道,要是知道了早就用上了。

趁着他们开始小运动量恢复训练,我才有时间自己练了起来。我当然知道现在才为自己加码有点亡羊补牢的味道,弄不好甚至会适得其反,所以只能严格控制运动量不叫自己过于疲劳。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才有能力履行和三班长的承诺,单独教他些东西。着重上的搏击和炮火测量。其实炮火测量真没什么好说的,测试题目就是标出一个目标点,然后进行炮击。只要在范围内就算有效,成绩看发射有效炮弹的用时。出这题目的参谋当然也不是傻子,他一定不会叫你提前知道目标的位置,但是他忽视了一个问题——这地区树木就那么几种,所以他们的高度是固定的——这就成为了最好的参照物。于是我把一把小尺子给了他,叫他放到大拇指上,伸长胳膊看着尺子测量树木的长度,然后再用专用测距仪器测距以修正。这样练了不长时间就可以把尺子拿下来了。不过我还是提醒他,到时候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带上它毕竟这样更有把握。不过最后到底他用没用我就不知道了。

真正累心又费力的还是搏击,三班长身体条件真的很不错!比我和王平都强,这点我不能不承认。比那两个自命不凡的班长就更好了,他们还不如我呢,至少我当时是这么看的。所以我怎么能不倾囊相授呢?我甚至是叫他看我和王平单练。王平在学院的时候就不如我。不过我为了多叫三班长观看王平的腿法、速度和灵活,还是甘愿为王平喂招的,要是真打起来我一定没这么软。王平好像也明白我的意思,所以后来干脆把全排的人都叫来了。其实也不用叫,我和王平单练的时间比较固定,没多长时间就被大家掌握规律了。我也不能说不叫人家看,所以他们除了得不到我的单独讲解和专门陪练外和三班长的课程是一样的。这个本来是专门为三班长开的课,后来甚至发展到连连长、指导员和排长们都一起来看的程度。哎!连队小呀,有什么事都能给你传出去,更何况是在比武前的敏感时期。不过,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连长来了难道大家就真的都能这么安心看下去?

我招呼着:“一班长,我累了你也别光看着,和三班长也练练。毕竟他还是你带出来的嘛,看看现在有进步没有。”一箭双雕——即了解了敌情,又可以让三班长放下心理包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号他能不上来吗?更何况连长还在呢!于是他就上去,打上了。你们能怨我总夸三班长吗?他把王平对付我的招数都使在了一班长身上。虽然始终没能给一班长致命的一击,不过如果按点数算他是赢了。可是我对此并不满意,为什么不使用我教他的重拳打击呢?如果是在真正的大比武上这种打法很有可能会遭到一班长不要命的反击,我敢确定他一定会这么做,因为谁都不会眼看着自己失败而不去挣扎,更何况是一向骄傲不服输的一班长!为此,在最后大家都散了,我还是狠狠的用实际教训了一下三班长,并且明确的告诉他,到了大比武的时候他将面对的就是我这样的一班长。所以对对手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无情。

实事求是的说我对三班长是有点苛求了,至少在这点上是这样。因为是刚刚开始对练,又是在连长面前的第一场,对手还是曾带出过自己的一班长。双方都有点拘谨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对三班长而言,但我还是用我的拳头说了话。当然回去以后,我还是亲手为他擦了红花油,并作了放松按摩。可怜的是我自己呢?每次都是王平帮我上药,我除了感激的眼神什么都没有了,有时候甚至是在他给我上药的时候睡着了。我知道,在他面前我有时候真挺熊的,但这仅限于在他面前而已。

他们的拘谨我是看得出来的,我适时的叫停,把他们两个给轰下去了。自己走上来,一边带护具一边看着连长的脸和大家说:“你们看他俩出功不出力像格斗的样子吗?”

“不像——”底下起哄,尤其以了解我的三班喊的最凶。他们知道下面一定有好戏看了。

“就是,练习就要当实战来练不然怎么提高?”看着连长的脸没什么变化。继续说道:“我上来就是想抛砖引玉一下,大家有什么劲儿尽管上来使,把我打趴下了我们排还有王平呢!谁乐意上来?”

明显是在和别的排叫号,心想反正有连长看着,就算出了什么事也有领导担着,没我什么责任。连长还是没表态,明显是默许的态度。可我连叫了好几声都无人响应。

“这样把领导干部以身作则,连长要不您就上来作个表率作用吧。”两个拳击手套相互一碰,就像是那天晚上揍两个班长一样。

底下先是一愣,马上就开始起哄了。“对,连长先来!”“连长,来一个。连长,来一个……”

连长一定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手,不过他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了。我喊不动那两个资历老的排长,也不好意思点他们手底下班长的名,所以就只好用他的嘴来叫了。挥挥手,叫大家安静,笑着和大家打趣道:“妈了个巴子的,大家听我说。潭排长叫我上是和我开玩笑呢,我他妈的要真上去了,他还敢和我动手?借他两胆子。”顿了顿等底下安静了,继续说:“他就不怕把我这身老骨头给弄散了架?”底下一片哄笑。我心想姜还是老的辣,连长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围给解了。

他转过头,冲三排长笑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他要拆我的老骨头了,你就打算这么干看着?”三排长一愣。他佯怒道:“他妈的,上去打他小兔崽子呀!”三排长一听就明白了。我暗笑着想你现在才明白呀,这就是我找连长演得一出戏,目的就是作一次大比武前的摸底。

三排长上来了,我先冲下面的三班长看一眼意思是说,认真看着!我知道我的任何举动都不过那些有心人的眼睛,特别是王平的,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在前面作战,把分析对手情况的任务交给他。

回过头,冲着三排长一抱拳:“三排长,拳脚无情,如有得罪还望多担待。”看!年轻气盛、书生意气这就是当时的我。

三排长回礼道:“小潭,多礼了。在下学艺不精还望手下留情。”这就是老成呀,对手再嚣张自己也能体现出大将风度,我很羡慕这种老成,但自己总也学不来。所以以后干脆就不学了,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弄得自己越来越疯。

话讲得虽然客气,但是我知道说话越谦虚的人越有可能有本事。再加上我喜欢这种老成,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还是以试探为主的。渐渐得我俩就进入状态了。三排长对我使用的战术有点像王平,不过他可没有王平技术那么好,而且和没有训练前的三班长的力量差不多。所以和我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我想还是别叫他难看就结束了吧。于是使用了一半的坦克战术,当接近的时候假意出重拳吸引他的眼光实际上脚下用了绊子,把他绊倒以后并没有追击,向后一退抱拳什么都没说,示意结束了。估计三排长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也没说什么就下去了。我看着连长,看他有什么反应。连长好像在安慰三排长,扭过头又和二排长嘀咕了一会儿,二排长就被派上来了。简单的礼过以后,我们就交上了手。二排长比三排长可强得不少了,甚至比我的那两个班长都要强一些。所以,我要想让他也和三排长一样知难而退,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所以我一改惯用的坦克战术,改用侧踢控制他的移动位置——叫他始终处在我的前方,同时出拳逼他到死角。就在他没别的办法只能和我拚拳的时候,我用了擒拿的手法——两个拳套夹住了他的回收迟了的小臂把他给摔了出去。要是就这么被摔出去也会很疼的,我故意早早的撒了手,叫他好有一个在空中翻身的机会所以没摔重他。把他请下去了,我继续看连长。他显然没发现我的腿法也这么厉害,坦克战术是不怎么用腿的,更何况我比较壮,下盘就一定要稳,不然很容易被人乘虚而入。很少用腿所以他没发现也在情理之中。这下他傻了,派谁上去好呢?说好了自己不能上的,那也不能叫指导员上呀——不过指导员上了也是白给,所以就和两个排长商议派谁上去。

就在他们不知道派谁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出来了一个新兵说了句:“我来试试。”就那么大模大样得上来了,没有一丝的紧张,上来以后还活动了一下四肢。我暗叫了一声好!在两个排长都败了的情况下还能站出来,而且还是个新兵——他的列兵军衔明确告诉了我,更重要的是他格斗前的活动姿势明显是有一定功底的,不像我这样半路出家。

“小列兵,你的排长刚都下去了,你怎么还敢上来?”我和他开玩笑,我知道他是二排五班的,所以才这么说的。三班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开玩笑的个性,更何况现在是休息时间,大家都比较放松。于是开始起哄。

听着他们起哄,看着我一脸调皮的微笑,小列兵脸上挂不住了:“那是我们排长让着你。”一边说着,一边拳头就到了。我用拳头把他的攻势封住,向后一退说:“等等!甭管让不让,我已经赢了两场了,你是第三上来的了。无利不起早,干什么都讲究有个彩头。更何况你又是个小列兵呢!”

虽然不服气我总是叫他小列兵,可是听我说要有个彩头觉得有“道理”就随口问了句:“你要什么彩头?”

“看见他了吗?”我指了指三班长,“他总是要和我练,可每次都是输,所以我叫他只要是哪天输了就给我打盆洗脚水。”三班长晚上倒是总到我和王平的屋里去,不过不是给我打洗脚水是听我给他总结搏击经验、问一些我给他看的书没看懂得地方。

小列兵当然不知道他总到我屋里作什么,只是知道三班长没事的时候晚上总到我们屋去。一听我这么说便信以为真:“有他给你打了,还叫我作什么?”

我心里想真是个孩子呀,于是继续逗他说:“我们屋不还有王排呢吗?他看我总有洗脚水,早就有意见了。怎么你不敢了?”

“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打回洗脚水吗?”

“可不是一回啊!”指了指三班长:“他打几回,你就跟着打几回。”

“那我要是赢了呢?”他不服气道。

“到我屋里洗脚来。三班长打的洗脚水就是你的了。”我有绝对的自信赢他。

“说话可要算话呀。”

“那当然!”看到他又要出手我马上又说道:“等等。”对着在一起的连长和二班长说:“我们的话领导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

“我要是赢了,二排长或者五班长不放人怎么办?”我看着连长和二排长说。

“我们一定放人”二排长说话了

“那不行,就算你们放我用着还不硬克呢!”

“你要怎么样?”连长知道我又要耍心眼儿了。

我对二排长说:“如果我赢了,我吃点亏——拿三班的小刘和你换这个人。”

“没问题。”没想到五班长先同意了。也难怪,像这个小列兵这样的一定都是刺儿头兵。没几个班长会喜欢这样的。更何况我们排的新兵都是连长有意无意中挑的好的,所以五班长自然会同意。

“你说了不算,要连长和二排长说了才行。”

“我没问题,只要连长同意。”二排长倒挺大放的。

“妈了个巴子的,你们都乐意我还能说什么?反正换到哪都是我的兵。”得!他倒是没有吃亏的理由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