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其实我能有这么大的信心,不仅是对我自己的,还因为我太了解一排了。一排如果是个孬部队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连长了。它能把前一任排长顶上去,同样就一定能把我们给扶上去。更何况我对自己新的带兵理论同样也非常有信心。

可是,还是发生了一些我始料不及的事情,今天说出来也给大家提个醒儿。机关里人多嘴杂,而且小道消息很多。你们不要小看这些小道消息,他们大都不是捕风捉影、空穴来风,它们的主人自然无人知晓,不过我分析大都是来自精于吏道、善于揣测领导心里的人。不然我和王平要提升的消息为什么这么快就传开了,这消息甚至早于团长的接见!幸好,里面没有我贬低参谋、干事的内容,不然我一定会怀疑放消息的人就是团长本人!原因不是很简单吗?团长的办公室可是绝对隔音的,不像我们住的地方——上次连长还没进门,我们说什么他就都听到了。王平就更不可能说了,他和我说的话都有限更何况是对别人?他与士兵们的的交流一般都是通过眼神和表情,如果叫他说话那一定就是大事、重要的事情、而且是不能用眼神和表情所表达的。再说了我贬低参谋和干事是不会有人能猜出来的,所以就只能是团长说的了。

要升迁的事情还是传到连里了——不然我怎么会知道的呢?我对此的态度也只能是假装不知。从团里回来以后,我们就商量:一、二班的水平比较高,王平管理的时间也比较长了,而且还和两个班长关系比较铁,所以就由王平直接抓。我自然还是回三班。就在回来没多长时间的一次班务会后,有一个愣头青当着全班的面兴奋地突然问我:“排长,听说你要升了是吗?”

和他们开玩笑开多了,私底下说起话来嘴都没个把门儿的了。哎!都是叫我给宠坏了,我心里暗骂,有你这么问的吗?还当着全班的面!“去,去,去。你听谁说的?别瞎说!”我明显有点不自然,言不由衷。

“得了吧,排长。全连都知道了。要不提升你们,团长干吗找你和王排。”靠,还是个认死理儿的家伙——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抬头看了看三班长,想他帮我解围。叫我来气的是他不但没有帮我解围的意思,看表情对这事儿还挺感兴趣!我又看了看大家伙,和三班长都一个表情呀!看来这关还是要我自己过,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相信只有你坦诚待人,别人才会坦诚相待的道理,所以我就交待了呗。“不错,团部是有这个想法,但是”,我着重强调:“还要看我们排包括我和王平自己在团大比武中的表现。”

没想到的是又有一个家伙:“您放心,三班到时候决不会拉稀!”“对,没错。”响应者也不少。

我就笑了:“你们哪,就会给我说好听的。谁不知道就你们那两下子,连一、二班都比不过。我看呀,王平升的可能性就比我大。”我这时候上激将法了。“早知道这样呀,我也抢着去带一、二班了。”

这下子引起众怒了,“排长,你小看人。”,“那是以前,现在比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看三班长没说话,我心想你不说话怎么行,我现在就要挤兑你一下。于是说:“你们谁还记得我们吃第一顿饭的情景吗?”大家都安静了,开始想,我便说。“当时,就和三班长说了句‘长壮了投弹就更有劲了,到时候一定赢得了一班长,他可是咱们团的投弹能手’。这小子就没声儿了——就和现在一样。”三班长脸有点红了。没等他说什么,我就继续说道:“你们也一样,当时光听我吃东西吧叽嘴了”

“那是当时我们不熟,不好意思说。”小伙子们强词夺理起来。

“停,停,停!你们先问问你们班头儿,他敢说比得了那两个班长吗?反正我敢说比武的时候一定能比王平强!你们不信到时候咱看。”我先表态了。

他们知道我不是吹的,在连里我还是小露了几次脸的——刚来的时候就和他们比赛跑步,打两个班长,偷袭计划也是我定的。当然说一定比王平强是有点夸大,因为王平内向不像我这么张扬,但是真正比起来我是不怵他的。

都不说话了,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们的班头儿——三班长。这时候的三班长张得有点像关公了——脸红脖子粗。我知道他和王平有点像,比较内向不喜欢说大话属于那种按使劲的人。看到他那样我心里又不忍起来,毕竟处的时间比较长,从感情上讲我喜欢他比那两个班长更甚。所以,我赶紧给他打圆场:“不说没关系,我知道你是那种暗使劲儿的人。在我看来,其实你的能力并不比他们差,有些时候悟性比他们还要好……”没等我说完,三班长突然爆发了:“潭排!这次比武我们三班一定超过一、二班!”在他的怒吼中我甚至看到他那眼含热泪的眼睛也变红了,我知道他胸中的那股气这时候终于冲出来了。显然,他手底下的兵被他的气势——不!应该用霸气来形容了——给镇住了,他们一定没想到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像老妈妈一样的三班长还有如此的霸气!

“好!”我重重的拍着三班长的肩膀,对大家说:“连你们班头都这么说了,你们有信心没有?”

“有!——”这声音像打雷一样冲击着我的耳膜,像空气一样装满了整个房间,像大鹏一样展翅着解脱了房屋的束缚,像闪电一样直冲云霄。

“有信心是好的,不过我们必须承认一、二班的实力也是非常强大的,我们与他们确实存在着实力上的差距。不过好在比武中很多项目是看个人单项的水平,这就给我们提供了在短时间内提高水平的可能。所以在不影响连里的训练任务的基础上,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强项上有所突破。”大家都在认真的听我讲,他们知道这是在布置战术呢。“小王,小张你们两个的小腿肌肉比较发达,适合负重越野长跑。小刘和班副你们的爆发力比较好可以一起多练习一下200米障碍,如果你们在四肢上绑上5斤左右的沙袋训练效果可能会更好。当然这个项目三班长的水平也不错。……”我给每个人分析着他们的强项,并适当的给出建议。我看着每个人,总结道:“请大家记住你们今天的努力并不是为了我,为了我升官。你们如果是那样看我的话,你们还不如不练!因为你们简直是在骂我,骂我的八辈祖宗!我潭轩再不济也不会拿自己战士的汗水,自己兄弟的鲜血来换乌纱帽!你们的努力是为了你们自己!是为了你们对我发的誓言,是为了证明给所有的人看——你们是三班,三班是最强的!”

没等大家回话就我挥挥手,示意大家都散了吧。我需要的是行动而不再是语言了。接着挨着三班长坐下,小声、平和但非常肯定地说:“你相信我的眼光。我说你的能力好,并没有恭维的意思。你爆发力好、反应快。除了200米障碍以外还可以多练习格斗术,当然这需要你先解决力量问题。你在演习前的集训中表现出来的对新知识的快速理解,说明你很适合作炮长,并且有相当的理论基础。你带兵的时候总是和蔼可亲,从不打骂、体罚新兵更使我感动……总之,你有许多优势只是你一直没有发现它们,并把它们加以强有力的利用,所以才一直没有转化成实际效果。这次我之所以依然选择了带三班,除了和三班的时间比较长有感情,还因为我很欣赏你、看重你。如果你乐意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们相互切磋对你、我都会有帮助的。我相信你也一定不会叫我失望的……”

没等我说完,他打断我,就向门口走去。没走两步又转回头,对我说:“潭排,能在您手下当兵,真是我的荣幸。您今天和我说的话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这次比武三班一定是最好的。”接着转身就冲出去了,我可以看到他的眼里竟闪着点点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