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怎么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赢了呢?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样,原来团部的那些人在我提出的战术打击的基础上又加上了自己的计谋。一开始的炮击就是为了打草惊蛇,他们凭借着部队刚刚进驻集结地点就开炮打击了。所以那个地点根本就没有派出侦察兵,可问题是炮打得太准了!这引起了对方主将的担忧,再次亲临现场勘察阵地询问情况。当看完了弄完了,才明白遇到了怎样的新战法。又跑到了另一个坦克营察看情况,为什么这里没有遭到袭击呢?估计他也想到了有侦察兵在这里面捣乱,可他万万没想到侦察兵不在他刚才去的一营,而是大量分布到他要去的二营阵地!结果怎么样你们可以想象,我们全连都派出去了炮火直指那个营部!如果一号被打死了还打什么呀?不过不知道是炮弹的有效半径没涉及到他,还是导演部的人偏心,反正他是没死只不过他的通讯车以及二营营部被判摧毁!我们从侦察兵的口中得到的消息是一号已经被狙杀!所以我们全线出动,主攻刚才被猛烈攻击的蓝军二营。蓝军这时候系统指挥出现了问题。虽然一号还在但是联系不上团部,而团部联系不上二营的坦克。最终的结局,自然是全歼二营,突破了他们的防线,不过还没等我们打下团部,演习就被判结束了。我们开始的炮击起到了狙杀首脑的作用,虽然没实现但是叫他无法通信,也起到了实际目的。

这场演习的总结比起演习本身历时的时间可要长多了!先是军部,后来是师部,然后是团部!反正一层层的总结会议是少不了的。不过我觉得真正叫人眼前一亮的总结经验还是从军部总结报告中看到的。本来我是没资格看的,不过连长喜欢我们就叫我和王平在他的屋里看了。它提到的两点非常好,首先,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话虽然非常的老套,但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我们的战线非常脆弱,为的就是能快速插上,完全是一副进攻的姿态。由于我们的配置问题,其实这时候就算打野战蓝军只会占便宜不会吃亏的,因为我们没有强有力的火炮支援,我们的火炮全都分散了,坦克部队的位置也不好。可是蓝军当时受到思想的局限,认为蓝军就是来防守的,没有寻找战机积极进攻的想法。而我自己最后的总结是,就算是势均力敌,甚至高出一筹又如何?防守的兵力必然分散,而对手只需要像锥子一样突破一点,打破你的平衡胜负就分出来的了。所以进攻,进攻,再进攻!才是取得胜利的不二法门。

第二个亮点是对通信的重视。他的作用甚至可以和斩首相提并论!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了对信息的掌握——侦察兵的作用——如果没有他们提供的精确位置我们就像是聋子,瞎子,光有一门雄壮的大炮而不知向何方发射。如果说从什么时候起我有想改行去作侦察兵的话,我想一定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吧。蓝军的坦克二营为什么会被我们的一营如此轻易的全歼?除了有二营的火炮协助,具有兵力上的优势,还不是他们和团部、营部、联系不上,没有统一的指挥吗?同时,团部也不能从一线部队那里得知进攻的坦克的具体位置,不能进行有效的火力支援吗?

可是,什么事情真正轮到自己身上情况就不同了。团部要求每个部队都要写总结,还规定了数字,可能是因为他看了我们的东西自己写起来会方便点。我们呢?连长和指导员是没写,任务都下派给我们了。我是最看不上这种官僚主义的了,和王平分析了几点这次新战术的要点和对这场演习的两点看法,就把执笔的差事给了王平。到三班去了,我不曾忘自己法过的誓言,也不会忘记那两个班长还不像对连长和王平一样对我呢,更不会忘记自己还没有真正做出带兵成绩呢。从三班回来以后,看见王平还在奋笔疾书,我还充好人,对王平说:“你怎么不叫文书帮你写呀,本来就该是他的活儿。”

“他的?”

“是啊,如果是连长亲自写呢?还不是需要他执笔吗?”听到这里他知道我又在开玩笑,于是对我无奈的笑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听到我这里打了胜仗好友都来信、来电表示祝贺,回这些信本来就已经够叫人心烦的,没想到团部又给了我们平添了更多的压力。

一天, 我们被叫连长了来:“今天和我去团部。”

“连长,去团部作什么呀?”自从到了连里我还没去过团部呢?

“好事。”他对我笑了笑,于是我就不好在问什么了。

“可我今天还有训练任务呢,走不开呀。再说我一见领导就紧张,叫王平去不就得了吗?”我是真不想去,怕见领导。

“妈了个巴子的。团长叫我去,我都不得不去,你比我的架子还大呀?”一听他骂这句,我就知道他心情不错估计是好事,所以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回到班里和三班长交待了几句,满肚子疑惑的和连长、王平去了团部。

被团长接见这还是第一次,更过分的是连长把我们带了进去之后,敬了个礼自己就出来了。王平比我强多了,他至少还见过这位团长,讲解过战术计划。可我呢?我知道他是个什么脾气呀?我和他怎么说话呀?

团长抬起头,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那个计划就是你作的?”

起立,立正:“是,首长”就像是刚到连里,见连长、指导员一样。

“好,好。你不用这么拘谨。”示意我坐下:“年轻人思想活跃这非常好。”看了看我们,继续说:“你们的演习总结我已经看到了,很有想法。你们的情况我已经通过你们连长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了,现在我就想知道你们的想法。”

“我们的想法?”我们一头雾水。

“现在我身边有两个空缺——团部干事,如果你们干得好很快就能成为参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他向我们极力推荐,似乎十分肯定我们会接受。

我看了看王平,他似乎在等我做出决定。看到他没什么反应,我着急了。于是我赶忙立正坚定的答道:“报告首长,我没有兴趣。”这可是直接决定命运的事呀,我不能不表态,而且还必须是给对方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虽然事后想想这信号给得有点太过强烈,但是我毕竟还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显然对这个回答他也有思想准备,并没有觉得吃惊。“哦,说说理由。”

“我在军校的时候就听我们的队长说过,现在部队需要像我们这样的干部,我们还年轻,机会以后还有的是。”我绝对是不卑不亢的答道:“但我们缺少的就是带兵经验,所以我希望继续留在这里。再说了,进机关当参谋会消磨我的意志,我可不希望自己将来成为像马谡那样言过其实的人。”我知道最好的回答就是毫不隐瞒的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因为只有你坦诚待人,别人才会坦诚相待。再说了他能做到现在的位置也不是白混来的,我那点小心眼儿连连长都瞒不了,更何况是他?

他一听我这么说就笑了:“小伙子还挺有脾气的,谁告诉你当参谋就会言过其实了?你这要传出去那些参谋还不恨死你?”

我心想,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叫我做这些闲职,我才不干呢。听了他的话知道自己说的过分了些,所以笑着对团长说:“团长,您手下人才济济,您又是运筹帷幄,怎么会用得上我?我刚到部队还需要锻炼,所以您看是不是把继续留到基层连队,多摔打摔打?”

听我这么一说也笑了:“嗬!思想转变的够快的。不就是不想来嘛。干吗又是马屁又是高帽的?那你呢?”他看着王平,我也在看他,我当然是希望他能和我继续在一起,不过就算他选择进机关我也会同样表示支持。毕竟这是关乎个人命运的大事,怎么可以要求别人呢?

果然没叫我失望,他立正并且语气坚定、毫不迟疑的说:“我只希望能和潭轩在一起,并且继续作搭档。”

显然有点失望:“难道在我身边工作就这么不好?”

“报告”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讲。”

“我听说机关里干部、干事一大把,所以晋升的机会就……”说到这里我就不说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在机关干如果没有硬后台,几乎没什么机会晋升。

“呵呵,那倒也是。不过你们别以为在基层部队干就容易晋升了,要是作不出成绩照样没门儿。”他当然也知道我要说什么,可这话不能从他口中说出来,更何况是对我们说呢!

“我们对此很有信心!”我甚至是喊出来的。

“小伙子有志气,再过三个月团里就会有大比武了,到时候我不单单要看你们的成绩,还要看你们带出的兵的成绩。”

行礼,“一定不叫首长失望”我露出了孩子似的笑,不过不是顽皮的笑,而是自信的笑,就像在小时候已经得了一枚小红花一样。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