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二十五章 千呼万唤始出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该来的终于来了,我们为之付出无数汗水的演习终于来了!如果说这个演习给我个人带来了什么荣誉的话,莫过于开始时候的这个决定。每当演习开始前,每个单位都需要给自己定一个演习的呼号,这个呼号应该是随机的,但同时也应该表达这个单位在战争中的特点、气质或是地位。当被问到我们的呼号时,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翠鸟!

翠鸟?!对于一个部队呼号来说怎么显得这么没有气势呢?看看人家,不是虎啊,豹啊,狼啊,狮啊的。就是黄河,长江,泰山之类的,总之感觉我起的这个名字有点怪。

不过当我说出了这个名字真正含义的时候大家也都赞同了。翠鸟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鸟,他一般的时候是站在靠近水面的树枝上,观看着周围的环境,像是一个被四周美景所吸引的观光者。但是当他一旦发现水下有鱼可以猎食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冲下去,他们的猎食成功率据说高达80%以上。更特别的是,它们虽然要扑到水里猎食,但是它们的羽毛没有油性非常怕水。所以他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捕猎行为,不论成功与否都要迅速从水中飞出来。否则将不可避免的葬身鱼腹。我们这次行动的手法,不正是和翠鸟一样吗?冲到前些,一击必中,迅速撤回。有趣的是这个呼号不但没有别人用,而且领导还同意了我们使用这个呼号,所以在这次演习中我们无疑将成为真正的翠鸟。

演习的紧张和复杂我没办法说的十分的清楚。因为我们只是计划的施行者,而不是制定者甚至连参与者都不是。演习一开始,我们一排被分在了右翼阵地,随时等候翠鸟——连长——的命令。现在我的呼号叫做翠鸟A管辖着六门炮——从翠鸟01到06,王平还是我的副手。我们驻扎在坦克营的营区内,随时等待着命令的下达。从营部里的消息中我们已经得知,蓝军一上来就摆开了肉头阵:两边是坦克营,中间是机步营,预计跑阵地会在防线后凹的机步营的后方。应该说没什么防御漏洞,凭借有利地形防守三天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一个白天二排和三排没少动作,本来放在中央的坦克营也没少左右穿插,但是我就是看不出来这是要干什么。不过侦察部队估计是都派出去了,不然二、三排会打得这么热闹?听说他们没损失什么就打掉了对方两个排个兵力,战果还是可观的。我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计划是我作的。也有说不出的失落,怎么我这里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了?

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在营部里坐的住,听到好消息以后我就还是闹心了。没办法——总不能在这里面显得不安呀,毕竟不是在自己连里,有兄弟部队的人在看着呢。于是回到自己的帐篷,和王平说:“你下去看看他们,叫他们抓紧时间睡一会儿,我估计今天晚上可能有行动。回来以后你也抓紧睡一会儿吧。”王平出去了,我就在自己帐篷里来回打转,想着现在战局的发展:虽然开始的时候占了点小便宜,不过这点便宜根本算不上什么。要是真打起来,对方的火炮也不是吃素的。对方故意把机部营拉后,就是为了好叫坦克作穿插,便于防御。中间的火炮起到了马踏八方的协助作用——不论你从哪面攻过来都无法逃离他火炮的覆盖。我们应该怎么攻呢?我们的头儿再想什么呢?

“你怎么不休息呢?”王平回来了看到我还在帐篷里,像是个被圈养的野兽般不停地打转,问道。

“怎么休息?二、三排那里打得多热闹?这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你叫我怎么休息?”

“别忘了,我们训练的重点可都在夜间。”

这个道理我不是不知道,就是心里面急的慌。于是强迫自己躺下来数绵羊。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睡着了——我能听到王平的呼吸声,也能知道四周的动静。但是我又知道自己是在像睡觉一样的休息状态。就这样清醒的睡着,直到吃饭的时候我和王平一起去叫大家吃饭。看来王平也没睡好,不然我一动他不会就起来了。吃过晚饭稍微的散了散步,我们又组织大家休息。我和王平都知道,现在越不找你晚上用到你的机会就越大。所以最好现在就赶紧休息养精蓄锐,晚上一定有事干。

天彻底黑下来以后,行动真的来了。夜晚对于技术的要求是最高的,我们训练的最高的目标就是夜晚的精确。我和王平各带一队,跟了一个小组出去了,司机的驾驶技术真的没话说,不开车前灯还能把车开的如此迅捷、稳当。后来才知道年年在这里演习,每次演习还都有机会来回踩点你想不熟悉都难了。像他们这样的运输兵基本上跑个两三回道就能平趟了,更何况是重点路段、多次行走?一路上平安无事,顺利的达到了预定地点。寻找塑料袋还是花了些时间的,好在我的定点定位是和张中队学的,加上白色在一个光秃秃的黄土地上还是比较明显的,几个人兜了一圈就找到了。放心了,把塑料兜打开,炮拉到指定位置,就等命令了。现在回想起来,作炮兵真的没意思,特别是运用这个战术就更没意思了——比狙击手吧,人家还能看到目标倒地,我们就连这个都看不到。无边的等待、没有炮阵出炮时的气势、就为了这两炮,打完了就走,结果都不告诉我们直接汇报给团部。

“翠鸟呼叫翠鸟A,翠鸟呼叫翠鸟A。”

“翠鸟A受到,翠鸟A受到。”排旁边的司机一听居然笑了,他肯定像想不到翠鸟居然指的就是我们。

“翠鸟A,翠鸟命令你们进攻目标。受到请回复。”

“翠鸟A受到,完毕。”

“收到”

换频道“我是翠鸟A各小组,各小组受到请讲。”

“翠鸟4号收到。”,“翠鸟5号收到。”我带的就是6号

“各小组攻击准备。”

“翠鸟5号完毕”,“翠鸟4号准备完毕”

“开炮!”

“偏东13,偏南15”侦察兵传来了信号。调整好了又是一炮,听声音好像不止我们三门炮开了火,距离不同,又有回音安静的夜晚传出了很多的炮声。

刚要准备回去,无线电就又出声音了“翠鸟呼叫翠鸟A,收到请回话”

“翠鸟A收到,完毕”

“我命令你部进入11点,12点,15点进攻23号区域,收到请回复”

赶快纪录“收到,完毕。”

“完毕。”

打开地图,居然这几个位置离我们都不远,难道我们这一轮的攻击没有起到作用?应该不会吧。我是事前准备好的纪录点呀。通过无线电迅速通知了另两门炮。就这样,我们不停的开火不停的转移,这一晚上都没少折腾。当我们托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营房的时候,才得知我们已经打赢这场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