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1/


回去的时候将近中午一点,一点半出操,下午五点收操。手脸都顾不上洗,马上就打饭吃饭。刚吃完饭尿完尿,你还没有搞清是怎么回事出操哨又响了。

我们的精神高度紧张,生怕哪里不如意又被挨练,卢超边扎着腰带边戴帽子说:“我这一百来斤就交给他了撒,折腾人老子以后也会,我就不相信他会把我弄死!”

胡铁飞很是懂事的样子,开导道:“这是为以后打基础,你现在练不好,以后拿着个枪去打兔子哩,林光你说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瞧这小子自美的,我不耐烦的说:“道理,部队是跟你讲道理的地方?”

“那是那是!”胡铁飞憨笑了,“不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不练以后能出去执行任务么!”

莫天柱看了一眼胡铁飞的后背,开始说话了:“别介,你以为练这一些不相干的玩艺儿就能成一个好狙击手,先天比后天要重要得多。打个比方,现在这基地就好比一个独木桥,大家都挤着过,想做最好的狙击手,你往前挤有个什么劲,你要真是那块料,你挤都不用挤,往那里一坐,立地成佛,人家都来朝拜你,你还大鱼大肉的吃着,那就是最好的,凭你的枪杆子说话!”这小子知道的还挺多,总有一些新东西,说话还不乏有种冷幽默,你听着好笑吧但他说得不动声色,这几天来我不禁多打量了他两眼,但毕竟前两天和他有那档子事,心中对他的印象一时半会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家都知道这小子挺古怪,就连卢超也没有搭他的茬,扎好了腰带站在那里等着集合。

队伍带到了操场上,区队长没有讲什么,叫班长先带着活动身体——他所说的活动身体其实就是练体能,班长深领其意,带着我们先跑了个十公里热身,跑完后一会儿蛙跳一会儿又是折返跑,直差没把刚才吃的那点东西都给折腾出来。

练完体能刚停下来,卢超却慢慢蹲在地上了,在那里干呕,一个劲的卡着脖子,样子就像抽了筋的大虾一样浑身颤抖,赵恒忙过来问他:“怎么样,没事吧?”现在谁也好不到哪里去,都不是凭着那口气撑着,卢超抬起青筋暴涨的头颅说道:“没事,就是想吐!”

赵恒帮他拍了拍后背,说到:“好些了没有!”卢超直起了腰,深呼了一口气说:“一口气差点叫我背过去罗,个瓜娃子啷个这样练撒,搞得我脚粑手软(手脚无力)的!”

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是面子上硬撑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以此来显示自己身体素质好。

刚停了有两分钟,各班又带开训练,还是上午那一套,不过在训练之前,班长又做了一番动员,什么不怕苦累苦练精兵啊——班长刚转过身站在远处下口令,莫天柱小声整了一句:“精兵,练成神经兵!”

这小子还真他妈叛逆,好像看啥都不顺眼的样子,脾性也怪得不得了。我们站在队列里听到了也不好理会他,班长站在前面又命令道:“卧倒,互相将小石头放在背上!”莫天柱开始趴在地上又小声“嘟嘟”了:“你这不是闹着玩吗,这是小石头,小石头你丫来试试!”

我想笑都没那个心情,哪知胡铁飞他就愣是能笑出声来,班长看到了,马上从远处跑过来问道:“胡铁飞,碰到什么高兴的事了,说来大家都听听!”

胡铁飞四脚八叉的倒在地上,脸稍稍往上昂着,有些可怜的样子说:“我、我、班长我想到训练就高兴!”

这话他愣是能想得出来,我们都侧着脸看他,惟独莫天柱在那里低着头,可能是怕胡铁飞愣着把他说的话给招了出来。

班长也不跟他计较,笑着却满是高深的说道:“哦,喜欢训练啊,好说好说,准备好了没有,开始——前进!”

又是一阵艰难的爬行,我们的身体紧紧的磨擦着地面,与地面吻合得简直是纹丝不透,前进的枪托把沙石打得四处飞溅。

下午过了一半的时候,二班长吴忠、三班长郭朋海兴冲的跑了过来,满是自信的说:“练得差不多了吧,怎么样一班长,搞个观摩看看?”

这观摩其实就是体现各个班训练成绩的时候,说是观摩也是几个班的比较,班长都自认为练得差不多了,就想搞个观摩什么的,让莫天柱说就是“又得被人当猴耍了!”,几个班长将人都集合过来,当然是我们一班先上,班长带着我们吼了一嗓子“一二三四”就上场了,我们刚爬下早有热心的观众将石板搁了上来,这个时候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体现集体荣誉感的时候来了,平时你可以熊些,但这个时候不行,兵当到这个份上咱这点觉悟还没有么,我看到连莫天柱那小子都是一本正经的,谁这个时候还敢含糊,下面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班长刚下完口令,我们的士气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拼了,哪管压在背上的“小石块”——这个时候也只能这么想了,只见操场上狼烟四起,我他妈肚皮都和地面亲密接触了,但硬是没将身子抬起来,背上的“小石块”也稳稳当当的在睡着觉,那动作简直是一气呵气,其实心里知道,自己也没少吃亏,背上早就染透了,再加上灰土一掺和简直像洒了辣椒面一样。动作演示完,班长满意的笑着将我们带下场,表扬了两句叫我们坐下来当起了观众。

这当观众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卢超开始对别人的动作指指点点起来,一会儿说这个不好一会儿说那个不行,我阻挡他说:“就你行!”

他争辩道:“你看他们都没有用劲做动作哟,我们刚才上去绝对没人像这样拉稀摆带(丢人)的!”

胡铁飞也挑起了眉头,用带点总结性的口吻说:“要我说他们这动作也真是不如我们,你看里面总有打尖冒泡(出错)的,看看我们的动作,多好!谁冒泡了,赵恒你没有冒泡吧!”

赵恒笑着说:“没有!”

“我就是说嘛,肯定没有,你看看前面,整个人不在训练场上似的,你看你看又反应迟钝了不是!”

这小子整个就像是一评论家,和着卢超两人把二班从排头到排尾都给点评了一遍,后面三班的新兵们不满了,小声说道:“你们班的动作也不怎样嘛,你把人家说得一文不是!”

胡铁飞突然一扭头小声斥道:“谁说我们班动作不怎么样,你到底看没看见!”他这突然激动的向后一扭头,在队列里非常明显,班长看到了过来问他:“胡铁飞你在嘀咕啥呢?”

“班、班长,我在交流动作要领!”

“用心看!”

“是!”

胡铁飞和卢超两人老实了,坐那里带着满是挑剔的眼神看,三个班都过了一遍,但谁都不服谁的势头很明显,区队长见这架势,过来说:“这只是观摩,你们现在犟这个劲有吊用,各班带过去再练练,收操之前会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