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血肉长城1

大伯 收藏 0 253

正文 第一章初到贵地(上)



楚原不现在应该叫程家骥或者可以称呼他的表字浩然,正与几个今天才认识的的同僚在吴镇那狭小而异常热闹的大街威风凛凛的走着,一行人时不时的谈笑风声.应当说是楚原才认识他们不足三个钟点,而这几个人与程家骥早已经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准确的说程家骥和这几个人的关系是一起盗卖军用物资的同案犯,按21世纪的流行语言说起来就是属于那种一起分过钱的铁哥们.

之所以情况会显得如此的复杂,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那只是因为小楚同志目前还有些时差就是时空差没有倒过来,脑袋还有些迷糊.


这一切还要从三个小时前说起,楚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董床上,身边还放着一大堆只在电视里见过的东西,这一切让他有些不之所措.其实说穿了也非常的简单,用21世纪的话来说就是楚原同志在不经意间不知道得罪了那路神仙,灵魂穿越时空这样老掉牙的YY小说的经典桥段居然会发生在正安心做着他的小生意,并且已经与苦恋的五年的女友定了结婚日期近日就要修成正果的楚原身上.


楚原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进入状况,这还得多谢那家叫起点的网站,平时楚原就从网上的这个全国最大的看书网站读了不少的回到过去的小说,这才不至于在发现自己穿着黄色的将校呢的国军少校军服和镜子里那张年轻而陌生的面孔吓晕的过去.


就算是对这类事的免疫力远比一般人要强得多,楚原也还是足有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还是他现在这个身份的那个老看去老实得有些过头的护兵兼勤务兵马三宝见他一直呆站在镜子前连声叫道:“程副处长.”,才将他从无法言喻有震惊中唤醒过来.


应当说楚原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这应该算是敬爱的教育部坚持不懈的执行应试教育路线的伟大成果.一向资质平平的楚原从小到大考试成绩一向不佳,优其英语成绩更是惨不忍睹,从初中到起他就没有弄明白英语字母的数量.


他上学时虽然小学生还不用学英语,但是英语成绩的好坏也足以影响一个人的前途,有了这一个成绩上的绝对软肋楚原的升学之路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一直饱受失败挫折之苦的楚原的神经自然要比一般人要大条的多,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些麻木.毕竟经过中国传统的挫折式的应试教育后能够不坚强的人本就不多。


在突逢大变几个小时之后,他就在心里接受了一个事实,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从而21世纪的一个小个体户成为了一个生活在民国二十六年拿着每月票八十元法币的国难薪的国军少校军官.当务之急并不是如何去寻找回家的道路,而是如何在这个时空想法更好的生存下去.


他本来就是一个生活在中下层社会的小市民,在明白自己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回到自己家人身边了,第一反应就是马上询问他的那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勤务兵八十元法币能够买多少东西,当弄明白自己的月薪可以买上差不多两头牛和好几亩地时,经过换算他发现自己此时的工资收入水平在这个时空中属于不折不扣的高收入阶层,比之他这几年做小生意的收入都要高上许多.若是加上其它的因素,例如刚才他的勤务兵马三宝告诉他就是上街去买一个十六七岁的俏妹子做妾,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月里也才用花不到一百圆钱,这还是从人贩子手上卖下的价格若是直接从父母手上领来只怕还要不了这个价钱的一半.


这个消息在让楚原心里有些庠庠的同时也不由得感慨万千,国军军官的收入和福利就是要比共了军的要高,就算是后世一个解放军中的少校的收入水平也远远低于这个水准.若是再加上每个五十大圆的特支费简直就可以和21私企世纪的高管人员在收入不相上下了,不要说一个人生活了就是养个一二三四五奶都足够了.


若说如此楚原就沉浸在喜悦中了,那也太小看我们新时代的青年了.初步从马三宝口了解了一下自已目前这个灵魂宿主的情况之后,楚原就迫不及待的将马三宝赶出房间,马上对已经宣告精神死亡的倒霉鬼程家骥的所有私人物品进行的一次彻底的清点和接收.


一个小时之后,楚原有些气喘吁吁的坐椅子上,他的面前的中式小方桌上摆着适才的疯狂搜索的所有战利品.共计法币现金八百三十六圆四角,美国史密斯韦森0.38英寸转轮手枪一支子弹二百发,金条四根约二十四两左右,中央银行的存折一本上有余额共计法币六千圆整,哈德门香烟半条,文件家信一大堆,至于其它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是不计其数.(看来这个程家骥也不是什么清廉的家伙,要不然如何会有这么多的钱.)


点起一支这个时代的哈德门香烟深吸一口,在吞云吐雾的同时,楚原好好的理了一下思绪.现在楚原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自己目前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了.


今天是1937年也就是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南京已经于八天前沦陷了,现在日军正在南京城中烧杀掳掠无恶不做,也就是说南京大屠杀正在进行中,千万个同胞正在日本人的刀口下挣扎,想到这里楚原心中就不由得泛起一阵深深的无力感,往日里自己在网络上还是一个十足的愤青,天天嚷嚷着要报仇雪恨,要来一次比南京大屠杀规模大十倍的东京大屠杀.


但是真得到了这个时空离开了强大的国家背景之后才明白个人的力量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想到这他不禁大骂老天,为什么别人一回到过去不是成群结队的带着大炮机枪就是带着一个装满先进技术的电脑什么的也方便为民族工业的发展做贡献不是,最不济也象杨首长他们两人那样拿着冲锋枪开着桑塔那回到过去吧,最少人家还有二个人相互之间多少有个照应,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只能眼睁的看着惨剧发生而无力阻止.就是灵魂附身好歹也要附在什么大人物身上吧,就算没有附在上将身上起码也要附在个把手握重兵的要员身上,那他此时就可以派兵去南京阻止那场人间惨剧的发生,就算是不成功,至少他可以抢救出不少无辜的南京老百姓.


楚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他时下的身份是国民革命第暂编六十六师师部军需处少校副处长兼暂六十六师师长夏维民的小舅子,只是一个靠着裙带关系吃饭的有点势力的纨绔子弟罢了那里有能力去救什么南京,总不能一个人拿着桌上那支美国造的史密斯韦森0.38英寸转轮手枪冲向南京城吧!为什么别人回去都是有枪有炮有小弟甚至还可以带一支军队回去,只有自己什么凭仗都没有,就是带个电脑笔记本也好啊,最起码可以嘘人吧!


备注一,国难薪是指九一八事变之后,何应钦主持的军令部颁布的一项政策,就是国军军官的薪水全面打折.校级军官是只发全额的七成左右.



正文 第一章初到贵地(中)



对于自己的眼下的这个身体的主人楚原可是没有什么好印象,从那些文件和家书中楚原已经对程家骥的基本情况有了大至的了解.

程家骥现年二十三岁,现任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六十六师师部军需处少校副处长,福建南安县人氏,说来与那位大名鼎鼎的国姓爷郑成功还是小同乡.可是这个程家骥可是半点都没有郑成功的豪气才华,在老家时倚仗自己家是南安县城首屈一指的豪门吃喝嫖赌样精通不说,还在县城中与一群狐朋狗友一起胡作非为虽然没有犯什么大事,但是小打小闹的惹是生非抢男霸女就没有断过.这次就在家乡与人争一个女戏子失手打死的南安县另一家富豪家的独子.


这回程家的钱可就不灵了,对方在南安县城虽然不如程家财雄势大倒也还有几分势力死了独子自然是要与程家周旋到底,这是人命关天于情于理官府都不能不究.县上的法院的传票已经发到了程家,到家中老父见这次小儿子惹的祸事不小忙让程家骥躲到他大姐夫也就是暂六十六师师长夏维民的军中避一避风头.


程家骥有三姐二哥在家中最小行六,这个大姐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姐姐,比他大上足足一轮,从小对程家骥最是溺爱,对他的到来自是欣喜若狂.夏维民虽然在军中是有名的厉害角色,但是对这个小自己六七岁的发妻却是敬畏得很.在妻子的关说下,夏维民不但收留了程家骥这个通辑犯,还给他在自己军中补了一个军需处副处长的肥缺,从此程家骥就从一个南安县府正在通辑的杀人犯摇身一变成了堂堂的国军少校.


虽是身在战争时期的军中身上又背着一桩人命案子,但是这个程家骥并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而是依然故我的我行我素.


军需处本来在军中就是一个油水十足的差事,他仗着身后有自己的姐姐撑腰,更是肆无忌惮的大把大把的捞钱,上任才不到一个就捞了不少的好处.这点方桌上的那一堆伪造的报销单据就可以证明,只怕些还只是冰山一角罢了.而这个家伙本来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在老家时家里除了一妻二妾外,还有好几个青楼里长其包下来的外室.在老家时尚有老父慈母对其稍加管教约束,有时程家骥还不得不有所顾忌,并不能事事随心所欲.自从来到吴镇后,虽然一时还不能从老家把妻妾接来,但是程家骥并没有闲着,刚才楚原清理他的物品时就发现了好几张叫吴镇上的妓女出局陪客的单子,显然这恶少在吴镇从军抗日的日子里也是风流的紧.


综上所述这个程家骥实在不是什么好鸟,用21世纪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典型的恶少,彻头彻尾的二世祖,除了有一副还算英俊的外表和有着还算不错的家世和有点钱之外简直是一无是处.但是楚原在看不起这个家伙的同时,也不得承认这个20世纪的军中太子党的日子实是过得太幸福了,甚至在内心深处还十分羡慕这个家伙,只是可怜又可敬的自尊心让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正当楚原正在思考今后何去何从的时候,马三宝进来通报军需处的几个军官来访,他忙收拾起混乱的心情起身去迎接那几位自己今后的下属,毕竟无论怎么着,这日子还得实实在在的过下去,其它的事都等自己在这个时空站稳脚跟再说.


吴镇在前清的时候就是本县首屈一指的繁华之地,因地处交通要道南北通衢是浙西南的门户,本就是人口繁密商户酒楼云集的地方,就是县城人口虽多于吴镇,但是市面的繁华这方面也多有不如的吴镇的地方.眼下暂六十六师师部驻在这里,师部机关加上直属队足有千人上下,这些人尤其是师部的官佐部的消费能力自是比一般的镇民要来的强劲的多,而整个暂六十六师的日用物资也多在这里和县城就地购卖,这一切让这个只有万余人口的江南小镇更是显得生机勃勃呈现出一种战时的畸形繁荣.镇子里不但有酒楼戏园子,还有新开了好几家妓院赌场,暂六十六师的官兵们自然是这些地方的主要客源.


此时楚原也就是程家骥正与几个师部军需处的同事在吴镇的唯一的一条满是各种各样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香烟广告的大街上晃悠.一路所见尽是军纪不整成群结队的士兵和下级军官,这些人虽然还不至于公然行抢,但是欺负些小商小贩短少些酒钱饭钱烟钱的却是大有人在.程家骥和这几个下属出来主要是为了解时局和自己这个身份现在的处境,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套着身边这几个同事兼同党的话,渐渐从他们口中了解了目前的局势和时下暂六十六师的处境.

正文 第一章初到贵地(下)



时下日本人占了苏南和杭州上海南京,时有南下攻陷浙江全境之势,第三战地区在这一带布置了好几个军的兵马,其中驻在吴镇的暂编第六十六师就是战地区新组建不久的一支新军,这支六千多人的组建不足二个月的新部队的主要任务自然就是防守吴镇及吴镇以北二十里的要地白马关,而几个主力军都在暂六十六师的防线后面布防,换句话说在战区的那些大人物心中暂六十六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充当炮灰,在被日军的战车压得粉碎的同时,也借暂六十六师这六千杂兵的血肉之躯挡一挡日军的锋芒,耗一耗日本人的锐气.

也难怪战区的长官们如此安排,在第三战区总所周知,最高统帅心照不宣的将几十万部队分成三个档次.


第一个档次自然是罗卓英统帅下的第十九集团军,这支在委员长的嫡系军团木土系的中坚力量时下正因在淞沪会战中损失过于惨重而在战线后方整补.与十九集团军一样享受一等待遇的还有一些战区直属部队例如宁波和温台守备区的部队.


第二个档次是刘建绪指挥的以湘军为主力编成的第十集团军,湘军一方面战力较强,虽一方面何健虽然已经不任湖南省主席,但是余威尚在,中央方面对作为何健嫡系的刘建绪部自然在地方军中高看一等.


第三个档次自然就是全以川军编成的第二十三集团军和第二十八集团军了.川军的装备水平训练程度战斗能力不但远远落后于中央军,相对于湘军来也是多有不如,且名义上虽是两个集团军但是实际上不过是两个军带一些直属部队罢了,加之大老板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刘湘出川抗日的途中病倒现在汉口住院,川军群龙无首成了一盘散沙,战力又较弱的自是不如湘军受中央看重.


如暂六十六师这些临时编成的部队在则是不在以上三个档次之上的,是不折不扣的超级杂鱼部队,属于那种姥姥不疼舅舅的随时可以用来替嫡系挡子弹的那种部队.在排兵布陈上战区长官部的大佬们也充分体现了最高统师的意图,暂六十六师这类杂兵自是打头陈不说,而其它部队的前后配置也让人看后对战区的用心心领神会一目了然,基本是是按部队的亲疏远近加以配置,越是亲近中央的部队的就越是放在安全的地方,而一二线的守军几乎全是地方军旅.


当然在第三战区比暂六十六师地位更低的部队也不是没有,那就要算正在组建中的新编第四军了.虽然从名义上说新四军的战区的直属部队,但是出于人尽皆知的原因,战区的大员们自是不会让委员长的宿敌们真得享有战区直属队的优厚待遇.最起码在日常经费和后勤补充上是不能与其它部队一视同仁的,至于在战斗任务上新四军倒是每次都能分配到最艰巨的任务,并美其名曰能者多劳.在分配战斗任务这个方面,战区长官部和最高统帅部倒是对新四军青睐有加极度信任在在实实是把新四军当成一个齐装满员的主力军来看待了,当然战后补充是想也不要想的.


与新四军每个月只能得到一个满员师的七成五的经费且粮弹被服兵员豪无补充相比,暂六十六师自然是要幸福得多了.虽然也被视做消耗日军的炮灰部队,属于后娘养的,但是好歹也还是国民党的部队,最起码不管如何多少还是有些补充的,每个月的五十万法币的经费也还是足额从战区发了下来.因为中新组建的部队,上上下下一水的民国二十四年式的仿德式新军装,行军的时候看起来倒是威武雄壮的很,要知道民二十四年式的新式军装眼下只有中央军的少数部队才换装完毕,若不是战区的被服仓库里只有这种新式军服了,说什么也轮不上暂六十六师来穿这身军服.不管这支由浙南保安部队扩编而成的部队实际上有多少战力,但是面上看上去暂六十六师倒是光鲜的紧.但是战区上下都明白如暂六十六师这等大部份都是新兵的部队的战力,只比新兵团的战力强上个一星半点,别说是与中央军的精锐相比,就是与向来以战力不强建制混乱著称的川军相比也差少不少,川军虽然装备差人员良萎不齐,但是好歹还是川中打了二十年的内战,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些实战经验的.于是乎暂六十六师这些抗战以来临时组建的新部队就得了一个马粪蛋的外号,意思无疑是外面光鲜里面稀松.就是暂六十六师的师长夏维民在官面上对这种说法大加驳斥的同时,在私下里也不得不承认这种说法也有它的道理在.暂六十六师眼下足有六千人马,在人数上虽不能与三十六师八十八师这些中央军的精锐相比,但是在地方军队中已经算是正儿八本的满员师了,只是这实际战力,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夏维民自己也在心里仔细计算过,时下的暂六十六师若是上战场只怕连中央军的任何一个旅也打不过,更不用与日军正面交手了.这主要是因为老兵太少,夏维民原来的部队在抗日军兴前因为多年没有得到过补充,早已经不足二千人了。这次扩编成暂六十六师,六千多人当中老兵不足三成多是上集中在师部旅部,一线战斗部队中的老兵比例更少,剩下的全是强拉来的壮丁,一旦打响能够不临阵脱逃就不错了,事实上这几个月来逃走的新兵就不下三百人,这种部队的战力自然高不到那里去。


同时,楚原也从这几人口中基本弄明白了暂六十六师的来历.自己那个便宜姐夫夏维民是浙江金华人氏,出身保定军校第七期,原是浙江督军卢永祥手下的一个旅长,北伐的时候被国民党收编成了国民革命军的一个师长.二次北伐打张宗昌时立有战功,于民国十八年底升任国民革命第五十三军军长.民国十九年中原大战时,站在反蒋联军一边,后来虽然后来又在河南投蒋,但其所部还是让中央大部遣散了,余下的三千多人跟夏维民一起被最高当局发配到浙南,成了浙江省的地方保安部队.


若不是七七事变爆发,全国抗战局面的形成,这支队伍是无论如何不会又被最高统帅想起,在成了保安部队七年后,又成了堂堂的正规国军.从一点上夏维民还真得多谢日本人,若不是他们,最高统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夏维民指挥这支杂牌部队有扩大发展的可能的.就楚原所知这也是那个时代最具有讽刺意义的一个天大黑色幽默了.正是数以百万计的地方部队的浴血奋战用硬生生的挡住了血肉之躯挡住日军在中国大地长驱直入横冲直撞不可一世的战车的车轮,而日军在中国大地上的存在却正是这些地方部队得以生存发展下去的基础和前提.理解了这一点人就不难理解那些在抗战初期与日拼死作战的地方部队在抗战的中后期为什么会大批大批的成为让国人蒙羞的伪军了.


备注一,土木系指以十一师十八军为基干力量发展起来的以陈诚为首的中央军里的一个派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