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鲁迅的笔像一把手术刀

lkwz007 收藏 6 86
导读:[原创]鲁迅的笔像一把手术刀

题记:还原历史上的鲁迅,触摸鲜活着的鲁迅,寻找“鲁迅是谁?”这一答案,目的是还原鲁迅的独立人格和精神的灵魂,即还原一个真实的鲁迅。不能因为鲁迅曾经被“革命化”与“意识形态化”而否定鲁迅的思想与精神在今天社会存在的价值。若是从“中国现代文学精粹”中抽去鲁迅,结果将会如何?恐怕就像[清]王士祯编写的《唐贤三味集》中,只剩下王维和孟浩然的“清幽淡雅”,而缺少了李太白的“飘逸古调”和杜少陵的“沉郁变调”。


鲁迅的笔像一把手术刀


见之于今日文坛,刊物给作家排序时,总是把鲁迅的名字放在首位,以突出其在我国文坛上的显著地位,以及对我国社会的影响力与深远作用。


如今社会的进步与多元化,促使人们对各种事物的看法产生一些改变。对鲁迅的评价一直以来就是社会各界争论的焦点,褒扬者居多,但也有否定、批评者。不可否认的是时代变迁不能改变我们对社会所遗留下问题的基本看法。


曾说过“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北京作家王朔认为鲁迅不具备撑起国家门面的大文豪风范,理由是鲁迅没有出版过长篇小说,只写过几篇短篇小说。文笔犀利的幽默讽刺大师、短篇小说的巨匠------俄国作家契可夫不也只创作了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么?但这并不影响其在俄国文坛上的地位,其代表作《变色龙》、《套中人》堪称俄国文学史上精湛而完美的艺术珍品。


鲁迅的思想与精神的价值在于颠覆了我国长期以来,包括沿用至今的价值体系与思维方式,他是我国现代史上不可或缺的精神标本和象征。现代许多作家每每提起鲁迅,心中仍感望其项背,自叹其精神的精深与曼妙。


鲁迅是一个思想极其丰富且难以描述的独立的人,胡适也是一个思想独立的人,鲁迅与胡适可以说是现代文学史上两位突出的代表人物,他们从分到合,再从合转向对立,分分合合,今天重新审视,也许比较明朗化。两人都是不安分守己的人,鲁迅倾向于左翼,也可说是海归派,但他的笔端更深入的触及农民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的作品在台湾的书店仍未露脸,而胡适归属于右翼,他更关注城市化,在大陆被冷落的时间更久远,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胡适的作品才迟迟的浮现在大陆书店的柜台上。鲁迅与胡适所走的路似两条不可交接的平行线,但不可否认迄今为止还未出现超越他俩对我国新文化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鲁迅的作品不乏幽默之处,但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对社会问题的前瞻与透彻,从他的杂文与小说中我们可以一层层感受到他骨子里所散发出那种对社会问题的解剖精神,宛如捏着一把锋利无比的手术刀,似庖丁解牛一般,恢恢乎,其肌肉与骨骼便完全分离开来,不曾连带丝毫的杂质,并将中国的社会弊端彻底给暴露于笔端。


鲁迅的小说《阿Q正传》描写了一个土不拉几的阿Q闹革命的情形,阿Q死到临头了,竟然还为自己在死刑签纸上画押的圆圈不够圆而苦恼不已。愚昧落后的阿Q令人啼笑皆非,但笑过之后,鲁迅却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严肃的大问题,即中国农民革命的理想问题。中国的农民革命从秦代的陈胜吴广揭竿而起,进而出现许许多多的农民起义,再到明末的李自成农民起义,推翻明王朝,刚坐定江山,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八旗军入关侵吞了胜利的果实。几千年以来所有发生的农民起义雄起之后,最终都归于功败垂成,其根本点在于鲁迅所说的农民意识问题。在农民占绝大多数的中国,农民问题是我国历朝历代都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整个中国就像一只瘸脚的人,一拐一瘸,必然会走不少弯路,甚至达不到目的地。如今,依然如此,无论城市建设得多么豪华与进步,若农民问题仍然不能从根本上得以解决,则终将无法掩饰我国社会发展的严重弊端,或许可以用当前最热门的词语描述,即不和谐。


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从不奴颜和媚俗,绝不会向压迫者低头,他具有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人格。鲁迅对帮闲文人和帮忙文人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和批评,为的就是唤醒中国文人不断摆脱寄生依附的恶习,走上一条思想独立的道路。人必须不断与命运抗争,这个社会本身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一条预先设定好的坦途。社会既然是由人组成,那么,社会发展前进的道路就需要依靠自己不断探索,在荆棘布满的地方开辟出一条适合自己行走的道路。当然,选择是要付出代价的,选择也是痛苦的。这正如鲁迅所说的“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鲁迅的有一句名言:“横眉冷对千夫指,附首甘为孺子牛。”体现了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他除了关心深爱着的正气耿直的柔石与冯铿等四位年轻学生之外,其他熟识的朋友多半都带些匪气,个个蛮劲十足,好斗难缠,不喜欢正襟危坐。譬如我们熟悉的作家郁达夫个性极强,还有萧军也很粗蛮,但鲁迅却一直喜爱他们的性格。当萧军向鲁迅请教是否该改变自己的性格,鲁迅直截了当的告诉他,既然这是你自己的真性子,那就不必强求改变。


鲁迅从来不把自己当名人看待,鲁迅与沈从文是我国文坛上距离偌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最近的两位作家,在偌贝尔奖组织者将提名鲁迅为获奖候选人时,他却主动提笔书写了一封信寄到瑞典偌贝尔评奖委员会,婉言拒绝,并自言,自己不配获得这一殊荣。


鲁迅的生活不拘小节,狂傲不羁,但他也十分看重个体的人格尊严。他早期的许多朋友都与他翻脸远离而去,他认为这是假正经。鲁迅的杂文像骂人,犹如一把犀利匕首,扎进别人的心窝里,令人痛心疾首,但人家也骂他,他对此无所谓,泰然处之。


鲁迅是一个有着操守刚正不阿的人,他的一生总是把弊端刺向文人墨客,但他从不骂通缉犯人和柔弱病残之人,他痛恨那些达观贵人与市侩无耻小人。他认为,必要时候,应该采取学者的良知与市侩的手段,对善良的人用善良的办法,对恶毒之人要用恶毒的手段。


陈丹青说,鲁迅的慈悲怜悯可与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相蓖美;鲁迅的阴暗可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等闲视之。我认同这种看法。鲁迅在生命随将弥留之际,遗留下最后一篇文章,即《死》,最令我难忘的一句话,也是至今不能完全搞懂的一句话:让他们怨恨去吧,我一个都不宽恕。在鲁迅说着这句话,仅仅过了一个月之后,他便与世长辞了。


曹雪芹笔下的小说《红楼梦》里,宝玉和金陵十二钗以及贾家儿孙,没有一个完人,既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人,也没有十恶不赦的坏人。这就是人性,犹如同一块硬币有正反之分。


注:此帖几日前已写成,本只愿对鲁迅童年谈些感受,不敢轻易对鲁迅后期做评说,不过现在还是发出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