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验的时候到了(左大培)

江上齐锋 收藏 4 68
导读:检验的时候到了(左大培)


二十多年前,当中国转向对外开放时,国内曾经流行过一句口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一直认为,遵照严格的科学精神,这句口号应当改为“事实是检验判断的标准”。


不管哪个口号更正确,反正现在检验的时候到了。


围绕着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凯雷力图收购中国国有企业徐工机械85%股权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为我们的许多判断提供了最准确的检验。


看看已经检验出哪些真理了吧:


—— 中国人爱说“改革开放”,西方的媒体特别是那些为西方的富翁们出谋划策作宣传的经济类媒体也爱说“改革开放”。左派人士一直指责说,那些为资产阶级代言的西方经济类媒体说的“改革开放”,指的是资本主义私有化,是让资本家们任意捞钱,而且是让外国资本控制中国,把中国变为外国资本家的经济殖民地。


现在,某些“著名”的西方经济媒体在凯雷的策动下发表文章或评论,声言中国政府是否准许凯雷并购徐工是中国是否继续“改革开放”的试金石。按他们的说法,只有让凯雷并购徐工,中国才能算是“继续改革开放”。这些西方经济媒体自己的言论清楚地证明了,左派人士说的完全正确:西方的媒体,特别是西方的经济媒体所说的“改革开放”,就是要让西方的私人资本控制中国的各个行业,将中国变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殖民地。


—— 美国政府历来致力于打造自己“廉洁”、“公正”的形象,宣扬自己“把政府行为与企业行为分开”。左翼人士和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们则历来强调,美国政府代表着美国大资本和大垄断企业的利益,在对外政策上尤其如此,美国政府的对外经济政策服务于美国大资本和大垄断企业的对外扩张,服务于它们控制和剥削其它国家的利益。


现在,凯雷并购徐工得到了美国高官们的眷顾,他们正为凯雷的收购而在中国进行公关和辩护。美国商务部副部长雷文凯趁在中国访问期间接受记者采访,公然表示,他不认为花旗竞购广发、凯雷收购徐工可能涉及中国的国家经济安全。他强调凯雷式的“美国对中国公司的投资”“有利于中国”,甚至表示“徐工收购案还在与中国讨论之中”。


中国的爱国义士们肯定对雷文凯的话义愤填膺:允不允许凯雷并购徐工是中国政府主权范围内的事,是我们中国人民权利范围内的事,你一个美国政府官员有什么权力来与我们“讨论”?凯雷收购徐工是否涉及中国的国家经济安全、是否有利于中国要由我们中国人民来判断,你一个美国政府的官员有什么权力来说三道四,教训我们?!这种义愤当然有道理。我们有权利要求任何一个美国政府官员在凯雷并购徐工问题上闭嘴。不过,我这里重视的还是,事实又一次作出了准确的检验,证明左翼人士和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们说的完全正确:美国政府的对外经济政策服务于美国大资本和大垄断企业的对外扩张,服务于它们控制和剥削其它国家的利益。


——左翼人士一贯强调,美国政府的要员们也与美国大资本和大企业有着私人的勾结,特别是在美国的对外政策上,这种美国式的官商勾结使美国政府成了美国资本和美国企业对外扩张的工具。


凯雷并购徐工的风波证明了这一判断完全正确。凯雷对徐工的并购在中国碰上了障碍,这立即惊动了美国政府的前高官和现任高官,他们纷纷跑到中国来为凯雷进行公关和说情。不仅现任的美国商务部副部长雷文凯为凯雷的收购辩护,凯雷不久前还请来了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来华进行政府公关。


正如财经评论家水皮先生的评论表示的,鲍威尔此举使厌恶官商勾结的中国知识分子们对他的尊敬和同情化为乌有。而在实际上,鲍威尔的这个举动在美国的政界也并不很出格:凯雷本身就是一个反常地成立于华盛顿的投资公司,它出佣金拉来作说客的人中有许多国家的前政府首脑,包括前美国总统老布什。凯雷这个财务投资者本身和它对徐工的并购活动,都是美国式的官商勾结的典型。凯雷力图并购徐工的这些活动表明,美国政府的要员们确实与美国大资本和大企业有着私人的勾结,这种美国式的官商勾结确实使美国政府的对华经济政策成了美国资本和美国企业力图控制中国的工具。


—— 前中国外经贸部(现在的商务部)下属的研究院和什么“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中有几个所谓的“研究人员”,历来致力于颂扬跨国公司、为外资向中国人民争权益。至今为止,中国的主流媒体还把他们当作“中国的外资问题专家”,我却根据他们的一贯言论,断定他们已经把自己定位成外国资本在中国的代言人,死心塌地地为外国资本和外国企业的利益服务。


这次凯雷并购徐工的事件证明我的这个判断一点不错。尽管将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卖给外资遭到了互联网上的一片声讨,这几位先生仍然敢于顶着“专家”的头衔出来说话,一会说“凯雷并购徐工不影响国家经济安全”,一会宣扬凯雷并购徐工的种种“好处”,宣扬这种并购之“不可避免”。细细品味这些人的“论述”,其含义无非是不仅应当允许凯雷并购徐工,而且应当欢迎凯雷并购徐工!当然这种“应当”都是站在外国资本家的立场上得出的结论。这些人的言论印证了我对他们早就形成的成见:他们早已心甘情愿地变成了外国资本和外国企业的代言人。


还有一个重大的判断,对它的检验还没有最终完成,但是这次凯雷并购徐工的事件能够使我们对它作出一个决定性的检验。


这个判断涉及谁在中国的商务部中最有影响力。


中国的商务部以前外经贸部为主体由不同部委的下属机构组建而成。而在前外经贸部中,外资的代言人有着极其深重的影响力。一位现在已经当了副部长的前外经贸部高官就一贯地为外资向中国政府争“权益”(实际是特权),以致在十几年前就以“跨国公司中国总代表”闻名。象这样的人在前外经贸部中绝不是一个两个。


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2001年底的一幕。那天中国社会科学院请外经贸部的一位司长作报告,他大讲中国必须为加入WTO作出伤筋动骨的让步,理由是“不这样作外资就不来了”!这样的思维逻辑表明他已经认定了外资是救世主,决心要为这个救世主主宰中国扫清障碍。我当时走上前去斥责了他几句,却遭到一批听众不满的嘘声。事后还有人传言,说我上台去抢话筒。其实我根本就不屑于作抢话筒这样的事,我站起来只不过是表达我的愤怒:中国的外经贸部官员竟然把为外资代言当成了自己的职责!


从此以后我就形成了一个判断:外经贸部是一个外资代言人占统治地位的地方。这样的判断体现在我的写作中,就形成了我在去年的文章中的一个表述:某些人在前赴后继地要把外经贸部变成一个卖国部。


现在,检验商务部的时候又到了。7月17日到19日商务部曾经举行了3天关于凯雷并购徐工的听证会,7月27日又就此举行了一次听证会。名义上,听证的目的是帮助决定是否批准凯雷对徐工的并购,而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纯粹的伪问题。早就应当禁止外资对中国任何国有企业的并购了。只是因为我们的各个、各地政府机构中有许多死心塌地的外资代理人,才让外资并购了那么多中国的国有企业。


检验的时候到了。事实会说明,中国的某些政府机构是不是由外国资本的代言人把持着;事实会说明,哪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府被听命于洋大人的官员和“学者”所左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