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三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0 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米-17在兵们上空盘旋了一圈渐渐远去,谷地重新恢复了宁静。鸿飞指了指右前方的树林,司马跃出环形防线窜了进去。兵们神色紧张,据枪做好射击准备,枪口随着他们的视线微微移动着。半晌,司马在树林边缘探出头,微微一招手。

“走!”鸿飞低喝一声,兵们站起来举枪瞄准四周,组成双路纵队缓缓走进树林。

派出警戒哨,鸿飞把兵们集合起来低声说:“弟兄们,情况有些不对头!X地区山高林密人迹罕至,交通极为不便。按正常情况,指挥所一般选在便于机动交通便利的地区,红军的前指放在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增加了我们行进上的困难,但只要被我们发现踪迹,他们连撤退的希望都没有!”

兵们赞同的点点头,鸿飞接着说道:“红军绝对不会犯常识性的错误,我怀疑这是老B对我们进行的一次考核,并且他们有可能在某个地方等着伏击我们!”

“说的不错,我也这么认为!”司马大大咧咧的说:“老B不会轻易放过修理我们的机会!”

老B所谓的详细任务通报就是一张X地区的地图,上面划出了红军指挥所的大致活动区域。鸿飞把地图拿出来铺在地上说:“大家看,到达红军前指活动区域的捷径,是沿着755、329、651、822高地一线走下去,全程只有不足40公里。但这条路线,山势陡峭谷地众多而且植被丰富,如果老B想伏击我们这条路线也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陈志军抱着一支85式狙击步枪充当狙击手,他盯着地图看了一会,抬头说:“鸿飞,你是大伙的头儿,说你的决定吧,我们绝对服从!”

兵们赞同的点点头,鸿飞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还担心大家有不同意见呢!”

“说吧,我们执行就是,你带队的时候我们没有被扣过分!”兵们又给鸿飞鼓了鼓劲儿。

“那好!我们从755至822高地一线的右翼走弓背绕过去!”鸿飞在地图上指出路线说:“这条路线山势虽然也很陡峭,但前进路线上几乎没有必须经过的谷地。老B即使判断出我们走这条路线,但要想伏击我们,只能在山坡或者山脊上与我们短兵相接。以我们现在的素质,相同兵力下他们的胜算不会超过五成,至少他们不会全身而退。谁还有补充?”

兵们摇摇头,鸿飞接着说道:“我们队内无线通讯的呼号也要变一下防止老B监听,我的代号连长、司马副连长、武登屹指导员、陈老兵一排长、吕任东二排长、程振伟三排长、蔡德平司务长,咱们给他搞出一个连来!让老B抓瞎去吧!”

兵们哄笑起来,鸿飞说:“披上伪装网,司马尖兵,程振伟断后,成一路纵队准备出发!”

兵们立刻散开,掏出刺刀割取杂草、树枝插附在伪装网上增加隐蔽性。鸿飞拉住准备出发的司马说:“哥们儿,千万小心,大伙的命可全在你身上挂着呢!”

“知道了!”司马有些不耐烦,但鸿飞还是拉住他说:“尽量走山脊的右翼,为干队指示出良好的隐蔽点,在继续前进!”

“知道了,知道了!”司马不耐烦的说:“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常识性的问题不用你嘱咐!”

“行了,走吧!”鸿飞又笑着说一句:“注意200米修正一次方向!”

“唐僧!”司马像赶苍蝇似的在耳边挥挥手,扭头跑走了。

五分钟后,鸿飞的耳机里想起微微的叩击声,接着就是司马压低声音的歌声:“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走……”

“我靠!”鸿飞摆摆手,兵们低笑着出发了。

时值深秋,山上的植物已经变黄了,硬硬的山风掠过山头微微的带来一丝寒意。兵们沿着司马留下的路标隐蔽行进,一路走下来,鸿飞他们很少有失去隐蔽的时候,司马尽到了一个尖兵的职责。

一口气走了三个小时,鸿飞带队刚刚走进一丛乱石中隐蔽,耳机里传来司马的呼叫声:“连长,上来一下!”

“三排长对图修正方向!”鸿飞嘱咐了一句,从乱石后探头举着望远镜观察了一番后,提着枪向司马隐蔽的方向走去。

司马听见脚步声,在草丛里抬抬手,正眯着眼睛四处寻找他的鸿飞连忙弯腰跑过去。

“老大,过不去了!”司马指指眼前一道刀劈般的峡谷说:“必须架索桥过去,要是老B半渡而击,我们只能是全军覆没了!”

“三排、司务长警戒后方!”这道峡谷宽不过二三十米,在一比五万的地图上只是一条细线,鸿飞把这个问题忽视了。他拿着地图看了一通,这条峡谷是典型的两山夹一谷,如果绕行至少需要多走十几公里的路。

鸿飞看了一眼时间,打开单兵电台问:“三排,情况!”

“正常,视野清晰!”

“一排长,带大伙上来!”鸿飞拍拍司马的肩膀说:“寻找着力点,准备架索桥!”

司马惊讶的问:“横渡?”

“横渡!架好索桥后,我们全力掩护你过去搜索!

“怎么又是我?”

“你过去我才放心,谁让你的技术好!”鸿飞两句奉承话就让司马变得雄心勃勃:“没问题,这种活儿也就是我能干好!”

陈志军带着兵们悄无声息的运动上来,鸿飞轻声说:“一排、二排,在我两翼对峡谷对面进行目视搜索,三排、司务长警戒侧后,防止打响后老B偷袭。如果交火不要恋战,尽快脱离接触向651高地撤退。明白?”

“明白?”兵们应声散开,鸿飞对武登屹招招手:“过来帮忙架桥!”

三个人分工合作。司马举着望远镜寻找桥桩,鸿飞把抛绳器拧在81式自动步枪枪口上,武登屹把绳子打了个“8”字结拴在锚爪上。

峡谷对岸,树木茂盛但大都只有胳膊粗细,不能用来当作桥桩,远处倒是有几个看起来很大的树冠,但被近处的树木所当看不见树干。司马举着望远镜找了半天,对面只有一块看起来很稳固的岩石可以利用,他指了指岩石的方向:“那儿!”

鸿飞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说:“直径过大,无法环绕挂钩,勉强通过会有危险!”

“试试再说!”司马爬起来,抓起锚钩绳呜呜的轮了两圈,嗖一声扔过峡谷。锚爪落在岩石上面,跳了两下蹦到岩石后面不见了。司马用力拽了拽绳子,扭头说:“差不多!”

鸿飞问明两翼的情况,两眼盯着对面小心翼翼的弯腰走到峡谷边向下看去。峡谷直上直下的足有七八十米深,谷地一片昏暗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能隐约听见有微弱的流水声。

鸿飞的脸色有些发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儿,一个不小心掉下去,百分之百会成为革命烈士!

司马在一颗大树上拴好绳子,从背囊里拿出短绳在腰胯间拴成一个滑降索套用“D”型环连接好,卸下所有装备带了把手枪就要过去。鸿飞一把拉住司马,把一条长绳拴在他的腰间,另一端在大树上缠了一圈让武登屹拉着,然后,用空包弹把另一个抛绳器发射过峡谷,挂在对面一棵小树树干上,抖动绳子让锚爪滑到树干底部增强拉力,把这条绳子也缠在司马腰部。低声说:“报情况!”

“正常!”耳机里的报平安声,让鸿飞绷紧的面孔微微一松。

司马笑道:“老大,你想把我拴成粽子啊!”

“但愿索桥不会塌,如果塌了,这两条绳子的其中一条会救你一命!”鸿飞正色问道:“行吗?不行,我来!”

“我靠!”司马不满的嘟囔着爬上索桥,右腿屈膝脚面搭在索桥上,左腿垂在桥下掌握平衡,双手拉着绳子快速向对面爬去。

正面的兵们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峡谷对面,这个时候如果老B出现,司马只有被乖乖被俘了。鸿飞据枪瞄准对面的树林,眼睛余光盯着承载重量的锚爪。司马前进的速度非常快,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已经过了索桥的一半。

鸿飞的心提起来,过了半程意味着对面并不牢靠的锚爪要承受大部分的重量。司马也知道危险的存在小心翼翼的加快了速度,这时峡谷对面传来一阵锚爪摩擦岩石尖锐的吱吱声,索桥猛地一沉,鸿飞和武登屹同时跳了起来。

“不要拉保险绳,我能过去!”司马头也不回的大喊,伴着他的喊声索桥又是一沉,雪亮的锚爪在岩石上面露头了。武登屹毫不犹豫的拉绳,缠在司马腰间的保险绳一下子绷紧了。

“他妈的放手,你想摔死我呀!”司马破口大骂,鸿飞连忙抢过绳子松了一圈。

“大松,我要跃进!”司马边喊边把右腿蜷缩到腹下,鸿飞刚把绳子从大树上绕下来,司马右腿使劲一蹬索桥,猛地跃起来扑上光秃秃的崖边。锚爪带在风声从他腹下飞过,跌进峡谷撞在崖壁上一阵叮当乱响。司马单手抠住一块半埋入地面的石头借力想把身体全部拉上去,但足球大小的石头无法承受他的重量,慢慢的拔出地面接着整个滚出来,司马马上向峡谷里滑下去。他双手扒紧地面半身悬空,双腿连连空蹬,鸿飞着急的大喊起来:“绳子,小树上的绳子!”

仅靠双手的摩擦力,司马无法控制身体的下滑,根本无法腾出一只手去抓保险绳。他急得啊啊大叫,拼尽全身之力猛地向上一纵,左腿搭上崖顶,他猛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垂下崖边的保险绳,接着整个人掉了下去,小树被巨大的冲力撞的一阵剧烈的摇晃。

“司马!”鸿飞的喊声未落,司马已经拉着绳子爬上崖顶,翻身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吓死我了!他妈的,鸿飞你差点害死老子!”

鸿飞不怒反喜,哈哈大笑起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