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三章 力夺不义财 第四章 第二节

潮吧 收藏 0 0
导读:虎狼行 第三章 力夺不义财 第四章 第二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小七,是我,卫澄海!”那个黑影伏在墙头上低声喊。

“卫澄海?”朱七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老天,他果然来了这里!难道他真的是来找我的?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吧?

“是我,”卫澄海的身子飘到院墙外面,冲墙根一个黑暗处打了个呼哨,仰头道,“小七,下来说话。”


黑影里站起一个人来,那个人也不搭话,猛一抖手,朱七手腕子上的绳索立时不见了。

朱七从树上跳下来,拉着卫澄海贴到了墙根的一堆木头旁边:“卫哥,你咋来了?”


卫澄海不回话,点着旁边的那条汉子笑道:“和尚,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刚才不是你出手,我这条命今晚就搁在这里了,”手里掂着朱七的撸子,借着月光来回瞄,“不错不错,是条不错的家伙,可惜小巧了点儿,”反手将撸子递给朱七,慢慢收起了笑容,“兄弟,找你可真不容易啊……”朱七打断他道:“你还没回我的话呢,你咋来了?”卫澄海扳着朱七的肩膀,慢悠悠地蹲下了:“我在青岛犯了点事儿,没办法,先来找你躲一躲……别插话,先听我说。刚才你在人家屋子外面鬼鬼祟祟地听什么?不是我拦着你,你小子又要‘作’什么‘业’吧?”朱七的脸红了一下:“没什么,以后再跟你说。”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卫澄海笑道,“你六哥都告诉我了,你小子啊。”

“胡咧咧,”朱七知道刚才站在朱老六后面的两个人是卫澄海他们,脸上有些挂不住,岔话道,“你不会是杀了人吧?”

“比那个厉害,我惹了日本人。”

“我就知道你早晚有这么一出,”朱七哼了一声,把脸转向郑沂,“这位大哥是?”

“山和尚,以前跟着熊定山跑过码头,”卫澄海拉起了朱七,“别在这里藏猫了,先找个地方住下。”


朱七不敢提熊定山这个名字,故作没听清楚,站起来,怏怏地说:“这位大哥好利落的手段,我第一次见识还有这么使绳子的,”贴着墙根边走边说,“我没地方你们住,你们去朱老六那里先凑合一宿,我明天再过去找你们。”卫澄海拉了他一把:“你小子想回山东是吧?”朱七回了回头:“有这个打算。”卫澄海赶到朱七的前面,倒退着走:“看来你已经打算好了,那我就不麻烦你了,刚才我们找过老六,老六的意思也是让你先回去……小七,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你四哥,你四哥他死了。”


朱七的身子猛地打了一个晃,脚下一软,差点儿跪到地上:“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卫澄海站住了:“别慌小七,你听我慢慢对你说……”

朱七把双手摸到脖子上,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你说你说,不许糊弄我,不然我杀了你。”


“这事儿有几天的时间了,”卫澄海用力攥着朱七的手,生怕他冷不丁掏出枪来发神经,“还记得三年前你跟我一起在盐滩晒盐的时候经常有个白面书生去找我吗?”“记得,他叫巴光龙,是他害了我四哥?”朱七不由自主地反手扣住了卫澄海的手腕子。卫澄海就势将朱七的身子带到自己的怀里,轻轻搂了他一下:“不是他,你听我好好对你讲……巴光龙的家住在‘街里’,很久以前他就在捞偏门。跟着他的一个兄弟见过我开枪打德国盐警……这么说吧,因为他知道我的枪法好,所以一有难‘别’的‘堂子’就找我,当然,钱他不少给……我就那么跟他熟悉了。年前他成立了一个帮会,叫龙虎会,纠集了不少三教九流的哥们儿在身边,大部分也是跟咱们一样的穷哥们儿,现在还没混成什么气候……”“卫大哥,我不想听你唠叨这些事情,你就说我四哥是怎么死的吧。”朱七打断卫澄海道。卫澄海又抱了朱七一把:“那好,我直接说你四哥的事情……”


卫澄海沉下心来,将巴光龙是如何找到他,又是如何联络到朱四等人,大家一起劫日本军械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对朱七说了一遍。说到朱四的死,卫澄海长叹一声,颓然道:“天妒英才啊。你四哥是条汉子!他走得很从容,临走还笑了一声。”


风蓦然大了起来,山洼处腾起一堆砂雪,没头没脸地砸了过来,朱七打个哆嗦,抱着膝盖蹲下了。

卫澄海把手伸向郑沂,郑沂摸出一个铁烟盒,卫澄海从里面捏出一根烟,划根火柴点上,插到朱七的嘴里。

朱七猛吸一口烟,忽地站了起来:“卫哥,这事儿我必须弄清楚了,我四哥……”


朱七说不下去了,身子像风中的枯草一般打晃,慢慢蜷缩在地上,吹唢呐似的哭了起来。卫澄海皱皱眉头,冲郑沂使了个眼色,郑沂勒着朱七的胳肢窝将他抱了起来:“兄弟你听我说,不光你跟小日本儿有仇,全中国人都跟小日本儿有仇。别哭了,我跟你家四哥是多年的铁哥们儿,这事儿我想好了,你哥的仇我来给他报……”“你们都别管!”朱七猛地从郑沂的怀里挣脱出来,“我这就回山东,我谁都不需要,从今往后我就算是跟小鬼子‘卯’上了!卫哥,我四哥的后事办了没有?”


“办了,”郑沂插话道,“我把他扛出来送到龙虎会,当天晚上巴光龙就把后事办了。”

“那好……”朱七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两只眼睛空洞得犹如煤窑。

“对了,”卫澄海摸了摸朱七的肩头,“这么多年了,乔虾米一直在找熊定山,你在这里没见着他?”


一提定山,朱七猛然打了一个激灵,脑子里面仿佛搁了一块冰坨,一下子清醒起来:“没见着,满洲国这么大。”

卫澄海抽回手,盯着朱七看了一会儿,冷冷地笑了:“哈,小七跟我打马虎眼呢,你没在定山的堂口上呆过?”

朱七把心一横:“你听哪个混蛋胡咧咧了?没有的事儿,我一直跟我六哥在山里挖棒槌、放木头呢。”


卫澄海抽出一直抄在袖管里的手想要捶朱七,一怔,笑了:“哈,我兄弟这是防备着我呢。没什么,我跟定山的关系还没到提着脑袋磕头的地步。我只是想,熊定山杀日本是把好手,这次如果能在关东遇见他,我一定要动员他回山东跟我一起杀鬼子……算了,看样子你跟定山有什么过节,我不问了,你们的事情是你们的事情,外人管不着。如果我在这里找不着他,麻烦你转告他一声,当然,前提是你有机会碰上他……碰上他就告诉他,这阵子加点儿小心,最好先别回老家,乔虾米的侦缉队不是吃素的,闻到一点味儿就可能‘失风’。知道乔虾米为什么对他这么‘上急’吗?前几年打死一个日本人那还是小事儿,这家伙在崂山投靠董传德的时候‘插’了初善友,初善友是乔虾米的亲姥爷,这算是血海深仇呢……”


“哈哈,卫哥‘血海深仇’这个词用得好,”朱七没来由地笑了,“我跟小日本也算是血海深仇了。”

“打从鬼子来了,咱们中国人都有一本血泪帐,”卫澄海推了朱七一把,“走吧,你那个叫刘坠的兄弟还在等着你呢。”

“什么?”朱七吃了一惊,“你见过刘坠了?咳,他把什么话都对你说了吧?”


“紧张什么?”卫澄海搂着朱七的肩膀往前走,话说得棉里藏针,“放心,我不会去问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哈,不过有时候做事情得好好酌量着,不然会叫江湖中人嗤笑啊。”朱七横了一下脖子,索性装糊涂:“卫哥说话在理,我也是这么想的,杀日本鬼儿也不能莽撞,应该好好酌量酌量……”转回头冲郑沂一歪嘴,“大哥我得谢谢你把我四哥扛出来,不然连个全尸都没有,”猛一咬牙,“小鬼子,走着瞧吧!”一阵风当口灌进朱七的嗓子,朱七咯地打了一声嗝,像公鸡叫。


三个人迎着风走到山凹处,那匹拉着爬犁的马还站在那里,月光下像是冰溜做的。

看着空荡荡的爬犁,朱七不好意思地瞥了卫澄海一眼:“卫哥,你没把我兄弟藏起来吧?”

卫澄海走到爬犁边,用脚一勾爬犁:“兄弟,委屈你了,出来吧。”脚一掀,刘坠一骨碌滚了出来。

郑沂边给刘坠松绑边对朱七解释道:“你的这位兄弟怕我们伤害你,刚才跟我们打了一架,可惜功夫不到家。”

刘坠跳两下脚,一把拽出嘴巴里的一只棉手套:“憋死我了……我哪知道你们也是山东过来的爷们儿?”


卫澄海稳步踱过来,双手按住朱七的肩膀,沉声道:“我们走了,你好好保重,也许明年开春兄弟们又见面了。”

朱七退后两步,冲卫澄海和郑沂猛一抱拳:“哥哥们,我这就走,咱们后会有期!”

风忽然停了,雪又飘飘摇摇地下了起来,天边的那轮月亮被雪花包围着,像碾盘那么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