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五章 打靶比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炮击过后的阵地上静悄悄的。守军紧张地拿着自己的武器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李德明忽然有些不安。他总觉得这个阵地上守军,尤其是他带来增援的一排,经过刚才的炮击,士气已经没有那么高了。

阵地上先他们而到的364旅的守军,早就见识过日军的强大,那种双方武器极其悬殊的差异,让他们充满了绝望感。刚上阵地时看到的,这些兵连掩体、战壕都不愿意挖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这种深深的绝望感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兵?就是刚才的炮击,实际上造成的伤亡人员中,就有一个就是他们一排的。

敌人都没有见到就被炸死,这是最悲哀的事情;而没有士气的兵,是最弱的兵。

“李排长,我去看看其他兄弟。”李德明还在想是否需要去巡视的时候,柴万红已经看出不对,跟着他们来的晋绥军冲动过后,现在是脸色最绝望的一群兵,他们旁边的川军也在慢慢受到这种气氛的影响。

“明娃子,别只顾着自己痛快,你是排长,去看看兄弟们,打打气。”一边的孙和也感觉异样,提醒李德明。

李德明的脸有些发红,自己这是根本没有尽到排长的职责,幸亏孙和提醒了自己。

带着孙和,两个人沿着阵地走了一圈,李德明心里真的是很感激孙和。阵地上有一小半人并没有进入阵地,还有不少人抱着头蹲在战壕里,似乎刚才的炮击还在继续。即使是上了阵地的人,也是把头埋在地上,没有看前方。一个新兵因为害怕,手抖得连枪得保险还没有打开,气得孙和当时就是一脚踢过去。

如此一个一个的提醒根本不是办法,阵地上除了原来留下的十来个老兵以外,增援的川军基本上都是些新兵,跟他们来的晋绥军更不用说,听听柴万红极为粗鲁的骂声就知道比这边好不了那里去。

李德明深知哀兵必胜的道理。现在的他们,就是哀兵,只要能鼓起他们的士气,他们将是不可战胜的。他必须抢在鬼子冲锋以前说点话以鼓动整个阵地的士气。

“一排的兄弟们听到,莫忘了和二排的比赛!”李德明还没开口,孙和已经大声提醒自己的兵打赌的事情,人,尤其是军人,那是最怕激将的。这句话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人家364旅的兄弟没有丢失一寸阵地,我们独立团的兄弟未必然还虚过哪个?”

孙和的话显然起了作用,守军也不再那么慌乱。

“兄弟们,”李德明趁热打铁,高声喊道:“都给老子雄起(雄起――打起精神),鸡巴日本人有求怕头,该死求朝天(该死求朝天――仰面躺着死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排长,你放心,我们懂得起(懂得起――明白你的意思),保证全排的兄弟都给你扎起(扎起――最大的支持)。”蒋玉适时地跟着喊起来:“364旅的兄弟们,你们已经尽力了,想走现在还来得及,这里交给我们独立团就可以了。”

谁都知道他是在用激将法,但是依旧引起了364旅士兵的愤怒:“龟儿子,求毛都还没有长成展(成展――整齐),就学到逛窑子。”

“狗日的现在闹得凶,等哈而脚杆莫打讪讪(脚杆――腿肚子;打讪讪――发抖)。”

“虾子嘴子娃儿一个(嘴子娃儿――说大话的人),有本事比一下。”

两边的川军还在斗嘴,晋绥军都偏过头看,逐渐高涨的斗志也在缓慢地影响着他们。趁此机会,柴万红跟着大喊了一句。“晋绥军的好儿郎们,自古燕赵多豪杰,让川军兄弟看看,到底谁有卵子,谁是好汉。”果然这一声,没等晋绥军士兵说话,阵地那边的川军,不服气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

“求,一群逃兵还在这里摆谱,丢死个先人了。”

“本来就没鸡巴,还要充好汉。”

侮辱性的话,象针一样深深地刺痛了晋绥军士兵的自尊,一个士兵忍不住大声回敬道:“是骡子是马骝出来看看,你们四川人不要欺人太甚,老子今天要是后退一步,就不是爹妈养的。”

一人带头,众人响应,在相互叫阵的声音此起彼伏中,不仅是一排,阵地上所有的人斗志已经被激发出来。

李德明和柴万红走到一起,看着积极备战的士兵,心里一阵欣慰,这样的状态,才是打胜仗的基本保证。

“柴老哥,谢谢你。”李德明感激地看了柴万红一眼。

“不客气。”柴万红轻轻一笑。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年轻人了,炮击后短短的时间,不仅自己调整好了心态,好思维敏捷地鼓动了所有人的斗志。要不是自己曾经亲自救了他的命,真无法相信他是第一次上战场。

“哒哒哒。。。。。。”

说话间,鬼子的机枪叫唤起来。阵地上顿时没了声音。

“啪!”一声枪响把李德明吓了一跳。不知道是谁慌乱之中率先开枪,一些人也跟着开枪,完全忘了长官还没有发出命令。而他们射出的子弹一个鬼子也没有打中。对面的鬼子甚至都没有理会,继续保持散兵线前进。

“停止射击!”李德明一阵火大:“瓜皮,哪个虾子在乱放枪?龟儿子撇火药(撇火药――很差劲的意思),这么多子弹连个鸡巴毛都没有好到。丢脸啊。”阵地上开枪的声音没有了,反而响起一阵大笑。

没等笑声停止,李德明又大声说道:“兄弟们看到,我和晋绥军的柴老哥比试一下枪法,觉得自己枪法可以的,也跟到我们一起打。妈逼,我看那些鬼子瓜求得很,也不晓得找个隐蔽的地方前进,和打靶场的靶子一求个样。”

“排长,你莫摆些玄龙门阵,这么求远,你打一枪我们看看。”阵地上一个兵大声喊道。

“老子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看老子是如何打靶的。”李德明同样大声回敬道。说完对柴万红说道:“老哥,我们开始?”

“没问题。我让你先来。”柴万红一笑,把脸贴近步枪枪托。

李德明没有再说什么了。就刚才那一会,鬼子又前进了不少,一百多鬼子的散兵线,让阵地前到处都是土黄色。

他现在真的是很兴奋,刚才的炮击已经把他的血性炸出来了,怕死的念头在第一发炮弹落下来以后就没有了。准星圈里,哪里还是人,在他眼中,就是靶子,而且是人形靶。是指微微用力,几乎感觉不到后座力,子弹已经飞向了目标。

这枪就是好,即使是仿制的,也比四川造的枪好。扣动扳机一点不费力,不仅打得远,打得准,后座力也轻,

“好枪法!”看着一个土黄色的身影胸口绽出一朵血花,往后仰着倒下去,柴万红夸奖了一句,随即瞄准目标也是一枪。

李德明取得自己的第一个战果,裂开嘴笑了,刚笑了一半,就不笑了,他打中的鬼子部位是胸口,柴万红打中的,却是鬼子的脑袋。如此,却是李德明输了。

能够准确地打爆鬼子的脑袋,这位年轻的,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开枪杀人的排长,并没有多大的把握。既然射击精度不行,那就比速度。

“啪、啪、啪、啪。”四声脆响,远处四个鬼子应声而倒,此时,柴万红的第二枪才刚打完。李德明感到有些不过瘾。这仿三八枪和鬼子的一样,虽然射程、精度都很不错,就是打一枪要拉一下扳机,很是不方便。

“还是小兄弟厉害些。我就没有这个速度。”柴万红夸了一句。手起枪响,第三个鬼子头上一蓬血雾,像根木头一样栽倒在地。

在两个谈笑间已经打死八个鬼子的长官的影响下,阵地上的士兵们也冷静下来,一些射击技术也不差的士兵跟着瞄准了打。尚未开始跑动的日军一下子就丢下十来具尸体。

突如其来的精确打击让日军有些慌乱,一个鬼子军官刚站直身子,抽出指挥刀说了一句话,脑门上和胸口上同时溅出血雾,身子摆动了一个正常人极难做出的动作,倒在了这片他根本不该来的土地上。

鬼子的机枪开始疯狂射击,原本有些乱的日军,在这个军官的死亡刺激下,竟不再犹豫,而是端着枪开始了冲锋。

“瓜皮。”李德明心里轻蔑的骂了一声。日军的散兵线距离这里至少还有两百多米,从下往上攻,不要说守军的子弹,就是跑近了,也没有力气了。

再打死一个鬼子,看看日军已经一百米不到了,李德明和柴万红几乎同时喊:“手榴弹准备,机枪准备。”

两个人相互笑了一下。刚才的“比赛”,以李德明17:13获得了胜利。但是柴万红有11个是打爆了鬼子的头,这一点上李德明又算输了。

看着守军都拿起了手榴弹,李德明想起什么,急忙大声说:“都听到,手榴弹拉线以后数一二三再甩。听到没有?”

“听到了。”

“虾子过场多。”

回答的声音千奇百怪,李德明没顾不了那么多。柴万红先开始一愣,随即便明白这是想让手榴弹在空中爆炸,不留死角。这可是需要高度配合才能做的事。因为任何一个兵,拉了导火索,出于本能的恐惧,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手榴弹扔出去。川军有这么好的训练?

“手榴弹准备!”李德明大喊一声。一排的士兵半蹲着身子,一手拿木柄,一手握住弦,其他的士兵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学。

看着日军距离阵地还有三十多米了,李德明大喊一声:

“拉线!”

“一,二,三,甩!”

上百个手榴弹冒着烟飞临了鬼子的头上。和往常一样,日军寻找着可以掩护的东西或者趴在地上,等待这一阵爆炸过去。

可这一次和往常完全不一样,手榴弹竟然会临空爆炸,肆虐的破片带着欢歌向下狠狠地飞过去,横扫着阻挡的物体。

阵地上守军的机枪这个时候也响了,躲过这一劫的日军残余官兵再也没有勇气前进一步,纷纷连滚带爬地撤了下去。

这一次打退鬼子进攻的战斗,从=守军竟然没有一个伤亡,巨大的胜利风一般地吹遍了整个阵地。

“明娃子,老子这回是真服了你,你娃硬是带兵打仗的料”孙和点上烟杆,边吸边说。

“还不是你老人家指导有方。”李德明也是说不出的得意。一仗下来,这个年轻人已经开始成熟了。他立刻命令抓紧时间修复战壕。刚才的指挥,让他在守军心目中有了新的地位,再也没有人不遵守他的命令了。

“龟儿子说你娃胖,你就喘气,给你跟杆杆,你就往上爬。”孙和笑着把布满唾沫星子的烟杆递过去:“来一口?”

“算求了,又在陷害我。”李德明笑着不肯上当,拿出自己的香烟,和柴万红一起点上:“老哥,你们行,都是有种的。”

“要不是当官的跑了,那个兵不是有种的?”柴万红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彻底赢得了这些川军的认同,想起旧事,心里一痛,无可奈何地说道。

李德明想了想说道:“那我们这么说,我们四川当官的比你们山西当官的有种。你看,我们四川的刘湘刘主席,7。7事变一爆发,就通电全国,坚决支持抗日。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组织我们步行出川抗战。一路是我们北上,一路从重庆水路东进。

你们那个阎主席就不行,听说他一开始拒绝委员长派出的援兵,后来顶不住了,有天天,甚至一天几次要求委员长派援军。

我们这些援军来了,他虾子又当了回铁公鸡,明明看到我们手里的武器跟烧火棍差求不多,偏偏宁愿好武器藏起来也不给我们换。你们山西的官不地道,帮了你们还得不到好。怪不得一路上我们看到的尽是些山西的逃兵哦。”

“明娃子,你张起嘴巴乱说啥子?”李德明正说得高兴,冷不防孙和捅了他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只顾说,完全没有看见柴万红的脸色都变了,右手手指死死地把烟头摁在土里。

心里吓了一跳,赶紧安慰道:“老哥,我说的是当官的你可别介意。。。。。。”

“算了。”柴万红摇摇头:“10月初我们军长李服膺因为在大同战役中,守卫天镇盘山这一道重要防线,和你们一样,也是用简陋的武器和鬼子拼,做国防工事,长官又不给材料工具,还一味克扣工资津贴。这明明是拿上肉弹顶铁弹。就是这样,日军还是屡屡不能得逞,到最后士兵伤亡惨重,各团均不足一半的人马,盘山防线就这样被攻破了。

长官不体恤我们,还把军长李服膺在这个月4号枪毙了,我们的军心一下子就散了。说实话,我们军长其他各方面不行,这一回打鬼子,还是很卖命的。可是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的阎主席是不如你们刘主席。”

“别丧气,跟到我们川军,一样的打鬼子。”想不到柴万红也是经历过和日本人的血战的,这让李德明相当的吃惊,楞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废话。

“隐蔽!要打炮了。”远远的传来一声叫喊,好像是郭营长的声音。几个人利索地躲进弹坑,双手抱头,倦缩着身子,准备承受雨点般的炮弹。

或许是刚才的受到的打击和前一阵子不一样,鬼子这次的炮弹足足打了有十分钟。当然这一次李德明不像刚上阵地那会了。

“日他先人板板,鸡巴炮弹硬是多。”孙和一边咒骂着,一边掏出手榴弹把盖子拧开。李德明有样学样,也跟着把身边的手榴弹拧开。

炮声一停,士兵们就伸出脑袋往外边准备着。阵地前面一片硝烟,什么都看不见。不用提醒,个人也紧张地睁大眼睛看着。

在山风的吹动下,那股硝烟很快就淡了,令官兵们惊奇的是,这一回阵地前面空空如野,日军并没有向以往那样在炮击后展开进攻。

“上当了!隐蔽!”李德明忽然明白过来,用力大声喊了一声。随着喊声,第二批炮弹已经带着怪叫落了下来。

“上刺刀!”柴万红大声喊道。

“侒?”炮声掩盖住了柴万红的声音,等李德明听见的时候,炮声已经停了。几个人当中,就他没有上刺刀。

这一次炮击时间很短,还没等李德明他们起身,旁边的阵地上已经传来激烈的枪声。一声“鬼子上来了”的喊声在爆炸声过后的天空中回荡。

“妈逼!龟儿子老子看你有好狡猾。”孙和看都不看,嘴里边骂边把手榴弹扔出去。他明白,一定是靠着炮击的诡计,部分日军提前潜伏下来,再趁机冲上了守军的阵地。随着爆炸声传来几声惨叫,让李德明很是佩服孙和,老兵的经验就是多。

等他们跳出阵地,阵地上已经开始了白刃战。不远处四个鬼子兵端着刺刀向他们冲了过来。再上刺刀已经来不及了,李德明大吼一声,向一个鬼子扑过去。

身后传来孙和焦急的声音:“明娃子,快回来,你娃没上刺刀。。。。。。”但是李德明已经被兴奋包围,他已经听不见孙和的话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