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章 礅前血仇

昨日黄花 收藏 48 227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章 礅前血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礅前疃离文海城里四十里,这个村四周连着通东西南北的官道,是个七里八乡都来赶集的大村。

日本鬼子侵占文海城以后,因为四通八达的地理位置,墩前疃就成了鬼子和抗日大队第一区中队双方活动频繁的地方。疃里有不少的壮年男人参加了地下党组织的区中队和八路军特工队。也有人在汉奸的两升苞米和当官发财的利诱下当了助纣为孽的二狗子。

38岁的云婶是疃里有名的勤快媳妇,干活风风火火,地里家里都是把好手。

今年夏天麦子收成好,打下麦子磨上面交了地租余下不少麦麸。云婶上个月烀了一瓦盆麦麸子,把烀好的麸子团成一个个的团放在坛子里捂着。这天早晨起来看看坛子里的麸团子发好了,找出存的豆酱曲引子加进水去搅和成一坛子稀酱胚子,回头招呼正搓草绳的二闺女:“对子,来帮妈把酱缸抬到院子石条上晒着好发酵上色。”

对子和她姐俊子两个是疃里一对俊闺女。20岁的俊子长的随她姑,一双大眼咋看咋水灵,那件粗布小棉袄遮不住这闺女丰满的胸脯和身子,带点微红的脸庞上那张轮廓分明的红嘴唇,不知让村里那些半桩小子在梦里惦记了多少回。

俊子勤快能干,随她爹上山下泊的,地里的活帮着干的不少。天天早起她都上村头轱辘井挑两担水回来,每回她挑着水晃着两条黑悠悠的长辫子前头走,后头总跟着几双大小光棍的眼。疃里和外村有好几家上门提亲的,俊子心里有人一直不愿应声,她爹也想再留她一年帮着干地里的活,好早还上去年歉收欠地主的地租子,就把提亲的都回了,这事就再没提起。

庄户人家盼着生个儿子好干地里的活,对子一落生,老栓给这二闺女起个名字叫对子,对子对子对个儿子,是图个下回生儿子的意思。对子模样随她妈,长着张庄户人家少见的白白净净的脸,一双细长的丹风眼。

对子从小多病,18岁的闺女咋一看象没长开的山菊花,身子瘦瘦的,看上去只有16岁的模样。

今天一大清早老栓和俊子拿着担杖绳子上远山砍柴火去了,家里这娘俩做着面酱算计着,不知开春这坛子面酱晒好了以后,上集能卖多少钱回来。

娘俩正把酱坛子放在石条上,就听见大街上乱成一团,有人喊着:“东洋鬼子又来了!”云婶赶紧跑进屋从锅底下抓了把草灰抹到对子脸上,对子慌着说:“妈,咱赶紧跑吧。”“对子,都听见街上鬼子的马蹄子声了,来不及了。”掀开炕前那块松木板:“闺女,赶紧下地瓜窖子!”说着随手把锅底灰往自己脸上也抹了抹。“妈,你也下来吧。”“听见外头砸咱门了,我得留上头挡挡东洋鬼子呀闺女。”说着盖好了木板,跑出屋外关鸡。

哐铛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了,一群鬼子凶神恶煞般的冲进院子。一时间院子里鸡飞鸭跳,西屋半袋子苞米种子、一坛子晒好的熟地瓜干被装上院外的马车,包袱里全家几件衣裳被鬼子用刺刀挑着翻着撂的乱七八糟。几个鬼子用枪把子捣破了酱缸,又掀翻了瓦罐瓦盆砸的满地碎片。

就这当口就听屋里对子一声惨叫:“妈呀!”对子被鬼子从地窖子拖了出来。“我的对子!”云婶脸色惨白转身冲向里屋,几个鬼子狞笑着挡在房门口,听着里屋对子一声不罢一声的惨叫,看着一个个鬼子边束着裤腰带边出来换几个鬼子进屋,云婶眼都红了,她拿起锅台上那把菜刀朝着刚出里屋的鬼子砍过去“畜生啊!你们真不是人哪!”

两个鬼子夺下菜刀,架住了云婶把她也拖到里间摁到炕上,一个鬼子淫笑着光着身子朝她扑过来,撕开了她的衣裳。被仇恨烧光干了眼泪的云婶扭过头看看被鬼子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闺女,喊了声:“对子!妈救不了你呀!”云婶红着眼咬着牙一把抓住趴到身上的鬼子的睾丸狠劲一握,鬼子嚎叫着捂住下身在地上打滚。

上来几个鬼子狼嚎鬼叫的把云婶从炕上拖到院子里,一群鬼子围上来用穿着反毛皮靴的脚狠命的把她踢过来踢过去,另几个鬼子揪着对子的头发把她拖到院子里来,云婶拼着命扑到对子身前抱住已经不醒人事的闺女:“对子啊对子,你睁开眼看妈一眼那!”

可怜对子嫩白的脸上挂着泪,嘴角流着血紧闭双眼,她的身下流着一滩血,云婶趴起身来要抓住一个鬼子拼命,没等她撑起身子,几个鬼子举起刺刀朝着她娘俩戳过去。一个鬼子抓起几枝松柴点着了扔到屋顶的海藻上,一股浓烟夹着明火冲天直上,扭曲的火焰贪婪的吞噬着门窗和房梁,鬼子毁了这个过着勤劳平静日子的农家。

这一天,汉奸们(当地老百姓喊他们是二鬼子)领着鬼子挨门挨户搜抢粮食,杀了十几口子人,糟蹋了村里20多个没跑出去的女人们,烧了墩前疃60多间民房。

天还没擦黑,从离村五里的山上挑着柴火回村的老栓父女俩,一进村就楞住了:街上撒落着零乱的粮食粒子和破旧衣裳,几十栋房子被烧的只剩乌黑的断墙,好几个门里传出了哭喊死去亲人的凄惨声音。父女俩三步两步走进自己家院子,三间房成了残墙和还冒着黑烟的半截梁。死在院子里的云婶和对子身上被刺刀戳了好几个洞,身下的血流出老远。眼前的惨状使老栓瘫坐在当院,俊子哭喊了一声:“妈呀!对子!”就昏了过去。

疃后坟地,十几个新起的坟前跪坐着哭干了泪的亲人们。俊子用袖子抹了抹眼搀起老栓:“爹,这仇得报哇,先找个地场安身吧。”“咱爷俩投奔你吉顺哥去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