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 正文 第十一章 做官

夕阳古道 收藏 3 0
导读:激战 正文 第十一章 做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一路走来,吴汉对华龙国有了更多地了解,原来华龙国是君主制的国家,语言文字与中国无异,民风民俗也一般无二,文明程度与地球上二十世纪的二三十年代相当。

春暖花开的时候,吴汉来到了龙华国的国都金城。金城中车水马龙,来往行人川流不息,非常的热闹繁华。景色也十分优美。

吴汉漫无目的地沿着一条繁华大街向前独行,流览着街边各种店面的奇形异样的招字牌,细心观察着这里人的言语举止,恍惚觉得时光倒流,置身于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场景。

忽见前面围着一圈人,正不断鼓掌叫好。吴汉心生好奇,不由快步走过去,挤入人群一看,方知是一个街头小戏班在摆摊卖唱。领唱的是一位眉清目秀,肤色很白的十六、七岁的姑娘。她正一边敲着八角鼓,一边跟着身后的三弦琴,轻语吟唱,声似银铃,调若泉水,非常地好听。

忽然,一阵喝骂声传来。吴汉急忙警觉地寻声望去,只见七八个地痞骂骂咧咧地推开围观的人群,闯进场子中。其中一名身形高大的地痞朝戏班子猛喝道:“哪里来的?竟敢到这来卖,班头的是谁,还不快滚出来给我们哥几个的磕头赔罪!”

吴汉暗暗生气,心想这伙流氓无赖看来平时欺负人惯了,难道不怕激起民愤。转眼巡视四周,发觉竟无一人敢上前指责劝阻,不由得感叹起来。

这时有位五十来岁的老者点头哈腰地迎上前来,边笑边作揖:“各位大爷,各位大爷,小的是班主,如今关外闹兵灾,才来到贵宝地求口吃食,还请大爷们高抬贵手……”

“啪!”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打在他的脸上,将老者打得转了一个圈。

“放屁!”紧接着又是一声喝骂。

“让大爷高抬贵手,抬你妈的头,大爷先抬你一个耳光。”那位老者又被一个重耳光掴得眼冒金星,昏然倒地。

众人一阵啼嘘却无人上前。

“爹…”一声啼哭,那个唱歌的女孩扑了上去。

吴汉看得不禁有点心头冒火。若不是自己初来乍到,他早就一脚踢飞那个地痞的大门牙。

其余地痞则哈哈大笑起来。

忽然,其中一名地痞用淫色的目光瞟了瞟地上抽泣着的姑娘,邪笑道:“大哥,你看这小妞可真不错!”

那个姑娘闻言不禁浑身一颤,止住了哭声。

那名地痞走近她,抓住姑娘的一只手,淫笑道:“大哥,细皮嫩肉的,还蛮水灵的呢!哈哈…”

姑娘吓得直打哆嗦,挣脱了手,竟然躲到了吴汉的身后。吴汉也有心保护这个姑娘,不由得握紧了怀中暗藏的二十响盒子炮。如果这帮地痞敢对他动手,他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帮地痞。

这时猛听一声大喝,从人群中冲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农民模样的汉子,不由分说就和这帮地痞打了起来。吴汉见有人见义勇为,也就没有拔出盒子炮,而是静观其变。

这汉子虽孔武有力,但双拳难敌四手,他尽管打倒了两个地痞,却被另外几个地痞掀翻在地,眼看就要吃亏。这时候,吴汉冲了上去,他经过达纳亚人的身体提升,又受过多年的军事训练,擒拿格斗自然不在话下,三下五除二将这几个地痞全部打倒在地。

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声,“警察来了!”人群立时一片惊呼,四散奔逃。那汉子已从地上爬起来,见吴汉帮了自己,急忙拉着吴汉逃跑。

两个人到了安全的地方,那汉子已是气喘吁吁,而吴汉依旧是气定神闲。两个人互通了姓名,原来这汉子姓魏名雄,察绥人,来京城贩马。魏雄对吴汉十分感激,执意邀请吴汉吃饭,吴汉也有心结交这个朋友。两个人找了一家酒楼,点了菜,推杯换盏,谈得十分投机。直到天黑的时候,两个人才分了手。

吴汉在金城中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在金城的这段日子,吴汉对华龙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思前想后,他决定到华龙国的军队中工作。离开莫云山的时候,田家兄妹给他准备了三十根金条,吴汉决定用这笔钱去疏通关系,让华龙国的政府委任自己在军队中的官职,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掌握军权。

又过了一个多月,吴汉以二十根金条的代价,被任命为察绥省第三营的营长。察绥省位于华龙国的北方偏东,是连接东北地区与中部大平原的地带,面积广阔,但省内多山。自从东北地区被倭军占领以后,这里就成了缓冲地带。按照华龙国与倭国签订的停战协议,倭军可以在察绥省驻军,华龙国也可以在察绥省驻军,但双方驻军的数量均不能超过十个营。由于察绥省的情况十分复杂,稍有不慎便可引来杀身之祸,因此华龙国的军官们,谁也不愿意趟这浑水。正好吴汉走关系要进军队工作,他便被派到了察绥省。

华龙国驻扎在察绥省的十个营受察绥将军的节制,每个营各有一段防区。第三营的驻地在新安县城,全营编制一千二百人,下辖四个步兵队。吴汉先到省城向察绥将军报到,察绥将军说了一些勉励的话,派人将吴汉送到第三营的驻地。察绥省的情况十分特殊,因此各营均有较大的自主权。吴汉来到第三营才发现,编制一千二百人,实际上全营七百余人,缺编达百分之四十。不用说,这百分之四十的空编,被前任营长吃了空额。

吴汉下定决心改造这支军队,上任以后,吴汉按兵不动,而是明察暗访,逐一了解每名军官和士兵的情况,同时他去找了魏雄,将他请进了自己的第三营,帮自己的忙,并托人给田虎等人捎去一封信。他知道,田虎等人在东北的日子一定不好过,他让他们到自己这里来,帮助自己。

两个月后,一切在暗中准备就绪,吴汉一声令下,全营大换血。原先的队长、副队长一个不留,一律开除出军队,提拔这两月自己培养的人担任队长、副队长。并公布几条纪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爱护老百姓和官兵平等。士兵们都是穷苦人出身,纪律已经公布,受到热烈拥护。吴汉任命魏雄为后勤队长,着手补充兵员,魏雄是本地人,人头熟。第三营经过吴汉的整顿,面貌一新,与老百姓的关系也十分融洽,报名参军的人很多,兵员很快得到了补充。又过了几日,田虎、田妮、胡大海还有张大勇都来投奔吴汉,吴汉为此十分高兴。经众人提议,吴汉、田虎、胡大海、张大勇、魏雄等十人结为了异性兄弟,按照年岁,吴汉排名在三,大哥是魏雄、二哥田虎,张大勇的年纪最小,是老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