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 正文 第九章 传信

夕阳古道 收藏 3 45
导读:激战 正文 第九章 传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几天之后消息传来,田虎、傅博闻还有谢老三他们都没有死,而是被倭军俘虏了,关在松山县城。

腊月十八,快过年了,松山县城热闹起来了。大街两侧做小买卖的多了起来,小地摊一个挨着一个。一个穿黑制服,腰挂木棒的警察,像凶煞神似地挨个审问摆摊人,稍不如意,轻则大骂,重刚拳脚相加,小贩们只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纷纷给警察奉上茶水钱。

一身猎人打扮的张大勇,扛着猎枪,腰后掖着山鸡、野兔向野味斋走去。饭馆内,只有零零星星几个食客在用餐,见一猎人扛猎枪进来,都把目光投向张大勇。

肩搭抹布的瘦掌柜忙笑脸迎上:“老客,请吃点什么?”

张大勇放下猎枪,望着瘦掌柜问:“收兔子吗?”

瘦掌柜并不去看张大勇身后掖的山兔,拍手往张大勇面前一伸,笑笑:“那得见货论价。”

“我这杆枪,”张大勇指着猎枪瞅着光脑袋的瘦掌柜说,“打公不打母,有一根杂色毛的不打。”

“不纯的我也不要。”瘦掌柜眼睛瞅着枪,手却去摸摸自己的耳朵。摸耳朵的意思是我是一个耳目。

“我也看出来了,你识货。”张大勇见瘦掌柜摸耳朵,则用指头捅捅自己的鼻子。这暗语是我来打探一下消息。

“里面请!”瘦掌柜对张大勇很有礼貌地朝厨房方向伸手。

“老板先走。”张大勇又很客气地把瘦掌柜推到前面。

瘦掌柜领着张大勇走进厨房,一股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让人咽口水。瘦掌柜越过灶房推开一个别人不太容易发现的小门,把张大勇计进屋。屋内狭小,但十分洁净。瘦掌柜门关门后说:“我说兄弟,大事不好啦”

张大勇说:“咋的”

“腊月二十三,谢大当家的,还有团河镇的傅博闻,青松岭的田虎,在十字街头摆铡刀!”瘦掌柜低声说,用手做个切菜的动作。

“准吗?”

“警察局里传出来的信。”

张大勇思忖一下说:“看来我得马上走。”

“别着急,我去整点儿酒菜。你吃饱了,热乎乎赶路。”瘦掌柜从炕上站起来要走。

“等等。”张大勇把死兔子拿到茶桌上,又从自己的大腿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划开兔子腹部,拿出两根金条,递给瘦掌柜:“这是赏你的。”

“不要不要。”瘦掌柜连摆双手,“你把我看成啥人了!”他说着把腰一猫,把嘴伸到张大勇耳边,小声地:“谢当家的救过我的命,我不是不知道报恩的人。”

“这我知道。”张大勇站起,拍拍瘦掌柜的肩膀头,把两根金条往他手上一塞,“你收下,我走了。”

“你就走吗?不喝两口酒?”瘦掌柜问。

“有酒留着,下次来再喝。我得到十字街儿踩踩点儿。”张大勇说着背起猎枪,走出门去。

几天前,松山县城的倭军警备队部,山田次郎一手摸着狼狗的脑袋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坐在转椅里寻思着什么。

“报告!”门外一声喊。

“进来!”山田次郎从椅子上直直身子。

门被拉开,遍体是伤的田虎和谢老三,还有傅博闻被捆绑着推进屋来。他俩的身后是警察局长和翻译官,还有几个持枪的日本鬼子。

鹰嘴鹞目的山田次郎望望这三个毫不畏惧的人,冲翻译官递了一个眼色。

“走!”翻译官和警察局长把田虎和谢老三,还有傅博闻推到有铁栅栏的窗前站住。

翻译官一指窗外:“看!”

三人顺着翻译官的手指望去,窗外的狗圈有七八条凶恶的狼狗。

两个持枪的倭国兵,正把一个五花大绑的男青年推进狗圈,立时,那七八条狼狗凶猛地扑上去。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那男青年在瞬间被狼狗撕得血肉模糊,四分五裂。

“田虎,”翻译官指着嘴叼一只胳膊,抬头往屋里望的狼狗,“你看是喂狼狗好呢?还是效忠皇军好呢?”

“爷爷杀过不少倭国杂种,但还嫌杀得少,想杀光你们这帮狗娘养的”田虎转过身子,他看倭国兵惨绝人寰地残杀华龙国的人,浑身骨头嘎嘎响,恨不能一下挣脱身上的绳索,将这些杀人如麻的衣冠禽兽杀个干干净净。

“你不怕喂狼狗?”翻译官走到田虎面前,阴阳怪气地问。

“怕,老子从来就不知道怕!”

山田次郎从转椅上站起身子,双眼像狼狗一样地盯着这三人,“你们真的不怕死?”

田虎哈哈大笑:“老子怕死就不干这个!”

“妈的?”警察局长见田虎死到临头还如此狂妄和放肆,上前扇田虎两耳光,来取悦山田次郎。

“我操你祖宗!”田虎抬腿照警察局长的下身用力踹去。

“哎哟!”警察局长倒地,手捂裤裆嚎叫起来。”太君,杀了这个土匪,替我报仇呀!”

“起来!”山田次郎不满意地瞪一眼警察局长。警察局长马上像夹尾巴狗似的,忍痛站在一边。

“小心老二化了。”翻译官嘲弄一句警察局长后,走到皮祆被血染红的谢老三面前问:“谢老三,你也不怕喂狼狗吗?”

“呸!狗奴才!”谢老三怒视着翻译官,把一口唾沫啐到他脸上,“要杀便杀,要砍便砍,好汉做事好汉当。等到来世,非把你们这群畜牲砍尽杀绝不可!”

“现在就把你喂狗!”翻译官抹了把脸上的唾沫冲谢老三喝道。

“你的过来。”山田次郎冲翻译官一招手,他感到再问下去也是徒劳的。

翻译官忙走到山田次郎面前伸过耳朵。他一边听主子的话一边“哈依哈依”地点这头。

“吆西,去吧。”山田次郎说完,瞟着田虎等三人,回到自己的转椅上。

翻译官又走到田虎、谢老三以及傅博闻面前,笑笑:“太君说了,你们都是大土匪,不能悄悄地喂狗,得上十字街儿,铡掉头,高挂在松山县城的城门楼儿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