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第二十二章 瞄准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37 78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第二十二章 瞄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漫步云端


“1号狙击手分队报告,在我军阵地前沿出现大批日军将、佐级指挥官,我认为可能是日军前线的指挥官到前沿侦察地形,鹰眼分队请求攻击!”龚勇,外号鹰眼,是我数字化部队培训的狙击手中最优秀的一个。在狙击学校经过2年多的系统培训,以优异的成绩从学校毕业。此刻他正潜伏在离日军阵地800米远的草丛中,自己和20位战友在昨天深夜的时候悄悄进入预伏阵地的。应该一个晚上的等待,现在目标终于出现了。从望远镜当中龚勇隐约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穿着黄呢子军服的日本军官在我军阵地前来回的晃荡,并时不时的听下来举起望远镜观察我军的阵地。在狙击枪的光学瞄准镜里,龚勇可以清晰的辨认出,这批将、佐军官军衔最高的是一个中将,当这批日军的指挥官在光学瞄准镜中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时,龚勇暗暗地将一发子弹推入弹膛,并将光学瞄准镜上的十字牢牢的锁住一个中佐。


“鹰眼,鹰眼!我是天眼!”


“天眼!鹰眼收到!请讲!”龚勇趴在草丛中,眼睛继续贴在瞄准镜上瞄准。


“命令各狙击手,可以自由攻击,每人最大限度可以射击三发子弹!三发之后立刻撤出潜伏阵地,防止敌人炮火进行攻击。”


“鹰眼明白!”龚勇默默的关闭了通讯器,并以暗号的形式通知了埋伏在其它地方的狙击手。


龚勇慢慢的把枪端平,深吸了一口气,将日军的身影牢牢的套在光学瞄准镜里,十字准星瞄准了敌人的头部。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在空地上空回荡,一个日军中佐顿时载倒在战壕边。接着枪声此起彼伏,21名狙击手分成10个狙击小组,从各个方向对出现在视野范围的日军进行全力狙杀。在一阵沉默的枪声过后,42名日军倒在战壕里,其中12名日军的指挥官。日军总指挥官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也险些毕命,要不是一个少佐在枪声响起时,条件反射似的把他扑倒在地,那么自己现在也可能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但是自己率领的军官们却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遭到了来历不明的中国狙击手的攻击,包括骑兵28联队冈崎正一中佐、第39旅团第77步兵联队鲤登行一大佐、第11师团第10旅团第12步兵联队联队长在内的安达二十三大佐在内的三名大佐、六名中佐、三名少佐被打死,而长川岸文三郎中将本人也险些被打死,最后还是在参谋们的掩护下才退了下来。


此刻,日军师团长长川岸文三郎中将咬着牙圆睁着双眼盯着地上的12具尸体,转过身对站在身边的野战炮兵26联队炮兵指挥官细川中康大佐命令到:“细川中康大佐,我命令你的炮兵立刻向支那人的阵地给我狠狠的打,并给空军发电报,让他们马上派飞机给我炸平支那人的阵地!”


“嗨!”接到命令的细川中康大佐立刻走开了。


“我现在命令即刻起向中国支那军队进行攻击!”长川岸文三郎中将恶狠狠的喊道。


9月28日下午2点,准备多时的日军发动了到达奉天城外围以来的第一次炮火攻击。在炮火的掩护下,日军以步、骑、坦克分别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向我军阵地发动了冲锋。一时间我军阵地上浓烟滚滚,硝烟弥漫,而此时日军的50多架轰炸机也飞临到我军阵地上空对我军进行轰炸和扫射。


“营长!敌人上来了!”一名在战壕中监视敌人的战士大声的叫到。


“快!吹号!进入阵地!”


“嘀嘀哒,嘀嘀哒.....”军号就是命令,官兵们听到军号的声音,就是听到了指挥员的命令,他们从坑道和掩体中冲出来,进入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作战位置。


陈芳芝提着机枪在战壕中奔跑着,清查每个战斗位置是否有战斗人员进入。当他跑道三连的阵地上时,只见那三挺能够独挡几面的重机枪阵地上不见重机枪手和弹药手的影子。这些重机枪是临开战前,英司令特意为每个步兵营增加了20挺重机枪和40挺轻机枪,每挺配子弹5000发,同时还给每个营增派了一个排司令的嫡系部队(装备6门迫击炮、12挺轻、重机枪),陈芳芝非常的清楚,这一个排的战斗力就可以顶自己的一个连,甚至一个营。对于有这样的安排自己心里还是非常明白的,那就是司令希望自己的部队能以最小的伤亡来获得最大的胜利。为了减少伤亡,司令还提还为自己的部队供了充足的子弹和手榴弹,还调拨了几门迫击炮给自己,并安排了充足的炮火作为支援,而且还下了一条死命令,不到万不得以不允许部队与日军进行肉搏战,尽量发挥火力的优势杀伤敌人,同时可以呼叫炮火支援。司令对自己和弟兄们的安危如此在意,他知道自己这些新改编的部队武器装备差,所以特意为所有的新步兵师加强了火力和弹药,现在可以说如果不出意外,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弹药不足的问题,而且临进入阵地前司令的那番话让自己和弟兄们明白了自己现在究竟为了什么而战?那就是为能像个人一样堂堂正正的活着。可是现在他环顾四周,只见到了整齐摆放在的掩体里三挺重机枪,枪口对着敌人,可是却不见一个人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扯起嗓门大声道:“三连长,三连长在哪儿?”


没有回音,只有敌人炮火猛烈的轰击声和不慌不忙的敌迫击炮弹,打在战壕上泥土四溅,弹片横飞。


“营长!我在这呢!”三连长庞林树跑过来答到。


“三连长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的重机枪手和弹药手都不见了?”


三连长庞林树一看果然如此,他左右一看,左前方的战壕中的避弹坑被敌人的轰炸机丢下的重磅炸弹炸塌了,忙奔过去大声道:“里面有人吗?”


炸塌的洞中没有回音。


“营长,这好象重机枪手的避弹坑!”说完抓起一把挖战壕的大铁锹就掏土。陈芳芝赶忙过开帮忙。


“营长!有人!快,快点!”


终于在挥汗如雨的忙乱中,十多名重机枪手和弹药手从被炸塌的避弹坑中爬了出来。原来,刚才敌人的飞机发现了重机枪阵地后,几架日机反复轰炸阵地,为了保存机枪和自己,他们立刻躲入避弹坑中,没想到他们刚刚一进入,一架日机俯冲下来,将他们所在的避弹坑坑口炸塌了,万幸的是有四块大石头架住有气孔,才未憋死。


“快!敌人上来了!赶快进入阵地!给我狠狠的打!不要浪费子弹,狠狠的打!”陈芳芝说完向阵地的中间跑去。


我站在隐蔽的指挥所内,看到了在天上向蝗虫一样来回向我军阵地俯冲投弹、扫射的日本轰炸机,立刻拿起步话机:


“向天升!看到在我军阵地上俯冲轰炸的敌机吗?”


“回司令员的话,看到了!”


“那么你有把握将敌机消灭掉吗?”


“请司令员给我5分钟准备的时间,因为部队正在进入阵地,高射炮部队正在行进当中!”


“好!那么我给你10分钟准备时间,我希望在10分钟之后,我军的阵地上空不要再看到任何一架会飞的东西,你能办到吗?”


“能!”


“好!向团长,我就等着看了!”


“是!”


轰炸机少佐驾驶员横友布,在5000米的高空向地面注视,只见高速俯冲的轰炸机遭到地面少量轻重机枪的扫射,他明白这些武器虽然对自己飞机威胁不是很大,但是如果被击中油箱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于是,他将飞机降到3000米,通过电台告诉他左下的轰炸机:


“1046,1046,左下攻击,左下攻击!”


“1046明白!”


“1047,1048,右下攻击,右下攻击!”


“1047明白!”


“1048明白!”


横友布少佐盯住了地面的机枪阵地,当他拉起机头作高速俯冲时,一发炮弹呼啸着从飞机左侧掠过,在离飞机百米的前方爆炸,弹片像天女散花一样朝下落去。横友布中尉吃惊了,中国人有高射炮?只是听说有几挺高射机枪呀?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炮弹飞上天空。


“轰!”又一发炮弹在机身后爆炸,横友布急忙拉起机头,当飞机爬到5000米高空时,他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轰炸机都在支那地面密集的炮火中苦苦的挣扎,有几架飞机更是被高射炮打得凌空爆炸,其余的轰炸机一见情况不妙纷纷进入5000米的高空,但是还是有3架轰炸机被击中了,并拖着滚滚的浓烟向下载去。其中一架被支那地面的高炮打得解体,自己甚至可以看到飞机里的机枪手因为没有带降落伞而被抛向地面。现在自己率领的编队只剩下一多半的飞机飞到了安全空域,就听到空中飞行员们在无线电台中异口同声惊叫:“敌人有高射炮!敌人的高射炮正在向我们开炮!”


“横友布少佐,横友布少佐,1045报告!地面发现支那防空炮火!重复,地面发现支那防空炮火!”


“什么?”


“横友布少佐,地面发现支那军队的防空炮火,而且火力很猛!请求高空轰炸!”


“混蛋!高空轰炸能炸中什么?难道你想让陆军看我们的笑话吗?”横友布恶狠狠的骂道。


“可是少佐,支那军队的地面火力太猛了,低空轰炸可能会很危险,而且在那么猛烈的火力下,我们很难保证投弹的准确性!”


“混蛋,怕死鬼!”


“少佐先生,地面的高射炮火力太猛了,我机根本无法进行投弹!我看我们.....”话刚说了一半就见这架飞机被打得凌空爆炸,飞机碎片四下濒射,有几架飞机躲避不及被弹片击中,并冒出丝丝青烟。


“少佐先生,1046中弹,1046中弹,请求返航!请求返航!”


“报告!1048中弹,1048中弹,请求返航!请求返航!”


就在横友布在考虑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时,又有几发炮弹呼啸着飞了上来,并钻进了几架轰炸机的机身中,顿时与随飞机装载的炸弹一起爆炸,就像一朵美丽的礼花一样在天空中湛放。


剩余的十几架日军轰炸机,就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在天空中乱窜。横友布驾驶飞机,仔细的观察地面的高射炮,发现这些高射炮炮弹的弹点异常的准确,几乎每五发就有一发爆炸击中或者在自己飞机编队旁边爆炸,而且并不时的还有飞机中弹,拖着黑烟向地面载去。


“返航!全体返航!”横友布知道,在拖下去,自己的编队就有可能全军覆没,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自己极不情愿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听到撤退的命令,早就被高炮打怕的轰炸机,纷纷爬高编队返航。


“营长!快看天上!日本人的飞机被我们的大炮打下来了,快来看呀!”听到战士的呼喊声,陈芳芝也停下脚步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天上硝烟滚滚,炮声震天,一架架涂着红膏药的日本轰炸机在空中艰难的躲避着地上射来的炮弹,并不时的有日机被炮火击中,拖着滚滚的黑烟载到地上。看着被击落的轰炸机,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尤得欢呼起来。


与此同时,第20师团40旅团第80步兵联队联队长铃木谦二大佐也从望远镜看到了空中发生的那一目,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空军,他早看他们不顺眼了,他认为用飞机轰炸有背于大日本帝国的武士道精神,因此他一直主张依靠陆军进攻,现在看到轰炸机没有建树的撤退了,还被支那军队击落了数十架之多,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同时也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按照命令,自己的部队必须在炮兵和轰炸机对支那军队的阵地攻击的同时必须下令坦克、骑兵、步兵对支那军队的阵地进行攻击,现在看着逐渐远去的飞机,东条大佐知道该是自己出击的时候。


“命令松井中佐的坦克部队和小田少佐的步兵出击!一定要在天黑之前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我希望今天晚上就能在沈阳过夜!”


接到命令的松井中佐立刻指挥他的38辆坦克互相掩护,并让小田少佐指挥的步兵大队搭乘坦克向正面的,由中我军暂编步兵第1师3团1营阵地发起了攻击,当离中国守军阵地1000多米的距离时,冲在最前面的一辆坦克突然火光一闪......


“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坦克冒出一股黑烟,随之火焰冲天而起,顿时坦克变成了一个大火球,七、八个搭乘在坦克上的步兵浑身是火,四五个从坦克中冲出来的日军也是浑身是火,这些十几个士兵一时顾不得其他,只是嚎叫着向后方跑去。槟本大尉一看急忙大叫:“卧倒,快卧倒!快在地上打滚灭火!”但那十几个士兵谁也没有听到,还是不停的嚎叫着向后方跑去,有几个步兵想上去帮助自己的同僚,可是就在这时,我军的炮火响了。


“轰!轰!”两发迫击炮的炮弹呼啸着从中国守军的阵地上打了过来,将正在向后撤退的十个日军炸倒了。


看着十多具一动不动正在燃烧着的尸体,槟本大尉恨恨的一咬牙:“笨蛋!一群笨蛋!”


“中佐先生,在我军前方发现中国军队埋设的地雷,请求指示!”一名少尉跑过来向松井中佐报告。


“混蛋!向我报告有什么用,命令坦克车上的搭乘的步兵下车排雷,同时命令炮兵向雷区开炮,动作要快,否则的话我们就成为了中国炮兵的靶子了!命令后面的步兵和骑兵作好准备,地雷一经排出立刻命令他们全线出击。”松井中佐恶狠狠的吼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