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九)

寂寞守林人 收藏 23 260
导读: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田胜利围着林子寻了一圈,也没见到两个目标人的踪影,他猛然想到那个暗道,两人会不会进入暗道呢?他往原路奔回,只见刚才暗道那棵中空的树前又一个越军狙击手死亡,血还在往下流,伤口带着子弹烟味,很显然这是刚被射杀死的,两个狙击手中的那个暗中人就在附近,他看了一眼中空的树洞,这旁边没有脚印证明他们没有进入里面,田胜利又望向那条河,只见河面上的那个土著还飘在那里,只是河水不远处却冒着烟,显然那里也刚经受火力攻击,而这种清黑色的烟雾不是突击步枪和机枪、手榴弹等所散发出来的,而是只有狙击枪才能发出来的烟雾,他亲眼见过暗中那人用狙击枪杀敌时枪口火焰上冒出的这种烟。

田胜利四处张望着,再没有任何踪迹,于是他认定那人和敌人刚从河边上走过,而穿过河边的只有那座桥,于是他跑向桥,桥洞上有几发子弹打穿的洞,桥是用坚石做的能打穿它的也只有狙击枪,于是他走过桥,又穿过土丘,这时已穿过了二道关通向第三关卡的路上。他在想两人是怎样绕开他的目光而出现在土丘后的呢?他想不通,这也许是普通人学不会的狙击手之技,他继续往前走,这边的丛林更深了,突然前面传来枪响,他急忙穿跑过去,枪声是不远处的一片丛林传出来的,他跑的飞快,正当他往前面跑时,突然一具尸体挡在了他的前面,这具尸体是一个解放军的,他骇然的望了一眼,又向前奔去,不远处又一具解放军的尸体,他骇然的停步了,难道就在罗锋与黄祥带着部队撤离二道关的时候,那个狙击手就跟在了后面?那个狙击手在田胜利心目中这时指的是代号血鹰。

在他的心中血鹰是个可怕的敌人,他可以杀死606个强敌,那四十个解放军战士更不再话下,可还有那个暗中人,他肯定跟着“血鹰”,他一定在暗中跟血鹰搏斗,二道关的几个狙击手尸体就能证明,但他可能没有血鹰的速度快,因为这两具解放军的尸体可以证明。

田胜利继续往前奔,前面竟然不住出现解放军的尸体,一具,两具、三具,每隔百余米就有一两具的解放军尸体倒在丛林内,田胜利骇然,这一定是血鹰干的,只有血鹰才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他怒吼一声,挺着狙击枪向丛林快速穿行。

路上还是会见到解放军的尸体,四十个解放军战士已有十三个倒在了通往三道关丛林的途中,每见到一具尸体田胜利就对血鹰惊怕一层,杀敌的欲望也多了一层,一路上走去,又走了百余米,接着发现了三具我方人的尸体,这时前面的林子已又传出了枪声,田胜利奋力向前追寻,跑到枪响的地方,只见又是一具解放军尸体,他骇然的观望着四周,前方一株树后露出一个黑枪管,田胜利猛的躲向一株后,那个枪管突然掉了下来,接着一个人直直的倒下却是一个越军,前面是三道关,越军已开始出现,刚才那越军显然是被刚刚打死。

田胜利心道罗锋和黄祥两个班长不知现在到了哪里,正想着前方又是一连串的枪响,他寻着枪声追去,绕过几个灌木丛,听出枪声是从林子北边传出的,往北边追去,只见又到了河边,这条河直延伸到林子的深处,水面上一滩红血,下面是一个解放军的尸体。

田胜利沿着河走,手中的狙击枪好象全无作用,他一个敌人没杀,反而发现的都是自己人的尸体,这种骇然情形令他急噪起来,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找到那个凶手“血鹰”,他要为他们报仇。

前边的树开始森密起来,有的树紧连在一起,看来往前走路会越来越少,树木越来越多,田胜利穿过树木,这些树如同倒影,一株株的掠过他的身前,但目标还是没有发现,这时给他的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狙击手,甚至不是一名解放军战士,而是一个惊慌失措的流浪者,在大丛林内流浪。

田胜利喃喃自语道:“不杀死血鹰我就什么都不是,不杀死血鹰我就什么都不是......”

绕过一段树林,前面横七竖八的躺着解放军和越军的尸体,双方死伤都很惨重,解放军几乎全军覆没,死了三十多人,而越军也死亡五六十人,看来这里不久发生了一场大枪战,不知落粉和黄祥二人此时在哪里?

他在林中几乎没有目标的行走着,骇怕、惊恐、无知、急噪、愧疚的心理一阵一阵的交替着,终于他发现了人影,只见一个解放军战士正和两名越军徒手搏斗,那两名越军身手敏捷,那解放军战士勇猛灵动,但双拳不好敌四手,一个越军看准时机要掏枪暗袭,田胜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手中的狙击枪已对准了那人的脑门,砰,这狙击枪没安消声器,正中那越军的额头,砰,又一枪林一个越军也倒下,那个解放军战士刚要转过身来,突然前面出现了两名越军,田胜利一枪又打死一个,另一个开枪向那解放军射击,解放军一个滚身躲开子弹,同时手中的盒子枪及时开火,那越军被击中心脏而死。

就在这时,那个解放军刚要站起身的一刹那,一发子弹从他的左胸膛射入,右胸膛穿出,打了个横穿,解放军眼一迷蒙倒在了地上,田胜利对着四周的林子连续发射了五六枪,同时大声咆哮着,他已被激怒了,像一头被猎人引弄的狮子,突然发起疯来,他口中大喝着:“滚出来!”喝一声狙击枪就射击一发,“滚出来!”这声音在林中回荡着,无数同胞的死已令他丧性,他要杀了这个强大对手,血鹰,血鹰你滚出来!

林中一片寂静,田胜利边开火边向林中奔跑着,火力扫射四周,但没有用,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出现,他啊的一声长啸,狙击枪挺起朝林子上空连续射击了起来,树叶树皮被打的漫天飞动,他大吼一声:“血鹰———”

田胜利已觉得非常疲惫,他始终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那个血鹰不知是否真的存在,还有那个暗中的人也不见了踪迹,他郁闷着,在一棵树下靠着身子缓缓向下沉,他很沮丧,他觉得自己已不配做一个狙击手,连敌人的目标都发现不了,怎么打败敌人?他暗暗骂着自己,田胜利啊田胜利,你真是无能!

这时就在他旁边只有十米的一株树后闪出一个人影出来,只一眨眼功夫这个人影已到了另一株树后,田胜利猛的跳起,托起手中的狙击枪,刚才那人似乎就是暗中一直和他在一起的那人,他心跳动了起来,突然远处的灌木丛中跳出一个人来,手中的冲锋枪对着刚才的人影一阵射击,口中大喝道:“小越鬼子我跟你们拼了!”冲锋枪的火力在林中穿射着,那个人影又一阵闪动不见在丛林中。

拿冲锋枪这人正是罗锋,田胜利一见到他真如见到了亲人,刚想喊一声“老罗班长”突然一发子弹呼啸着直直穿入了罗锋的右太阳穴,子弹从左太阳穴穿出,罗锋手中的冲锋枪落到了草地上,人整个身子软了下去,垂倒在灌木丛中。

田胜利大吼一声“老罗”这时几乎同时另一处灌木丛中站起一个人也同样喊了一声,那人一显身又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胸膛,这人却是黄祥,他口中浸出一瀑血,冷笑一声,手向老罗伸了一下,也倒在了灌木丛内。

田胜利在这一刹那间丧失了理智,他突然咆哮着从树后站了出来,手中的狙击枪子弹连连发射,火力崩击着丛林各处灌木丛和树木,正当他如同发怒的狮子胡乱的开火时,一发子弹射入了他的肩膀,这发子弹本应射入他的后心的,但狙击枪每发射一颗子弹后挫力就会带动一下他的身体,就在子弹要射入他后心的一瞬间他的身子一后退,猛的颠了一下,于是子弹打入了他的肩膀,他本来带着两把狙击枪,受伤的肩膀连着的手中的枪落了下来,但这时他猛的一转身,另有手的狙击枪猛的瞄准了身后,这次他看清楚了,一个人刚好闪向一株树后,这人是个面如僵尸的中年人,一张刀削脸,双目如同冷电,田胜利与他目光只交叉一点,就立刻认出了他就是血鹰,那双眼睛就像鹰的眼睛一般锐利,那人的双手沾满了血,血鹰,他最大的敌人,这一切电光石火只在一瞬间,他另一只手的狙击枪已开火了,同时身子自行斜飞出去,落入了旁边的灌木丛中,然后一个十八滚,身子已在十米之外。

那躲在树后的正是血鹰,他本以为一枪就能将这人击毙,不料这人右手臂受伤,左手臂竟还能开火,这是他第一次失手,他的枪法是百发百中的,刚才遇到的暗中的狙击手与他相比都占了下风,但刚才这人突发的一枪出忽他的意料,子弹在根本不可能的情况下竟打中了他躲在树后刹那间只露出一点的右肩!

他已一年多没有尝过被子弹穿射的滋味了,这时那颗子弹带给他的是一阵钻心彻骨的剧痛,同时也是一阵巨大的快感,这激发了他杀人的重生欲望,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一击杀敌,这时不顾剧痛突然闪出身子向刚才田胜利闪入的灌木丛开了一枪,他的距离判断力一向很准,但这时一时好胜的他突然忽略了一件事情,敌人不是只有一个,而是两个,躲在远处的另一个对手几乎在同时向他发出了一枪,两颗子弹呼啸着在空气中穿梭着,砰,血鹰的那个受伤的肩膀旁又中了一枪,他的半个肩膀子瞬间沉了下去,发出去的子弹打入了灌木丛却没有传出敌人的惨叫声,他的眼神突然闪出一丝失望,同时那处灌木丛中突然跃出一个人,这人左胳膊上的带着血,手中握住一把匕首向他飞掷过来,飕,飞刀划破空的声音,血鹰刚想闪避,但这飞刀来的太快了,就像他发出去的子弹,同时另一个敌人又发出了一枪,飞刀竟比子弹快先一步射入他的肩膀,子弹慢了一秒射入肩膀,两个敌人选中的目标仍然是他的右肩膀,这肩膀顷刻间连续受了四次重创,三发子弹和一把飞刀同时进入他的右胳膊,几乎连着同一处受伤的位置,他大声惨叫一声,身子猛的向右倒下,就在这时手托狙击枪的田胜利从灌木丛中蹿了出来,枪口对准他的左眼睛,砰,又放了一枪,血鹰头条件反射般的一撇,那颗子弹从他的眼皮上飞过,但带着火焰气息的子弹仍擦伤了他的眼睛,他的左眼瞬间一片血红,接着是一片黑暗,火燎般的疼痛令他的神经立刻绷紧了起来!

就在刹那间他握枪的那只手猛的一抬放了一枪,田胜利竟从子弹旁穿过,这一下穿的急快,是带着十万怒火穿过的,这一枪没打中,血鹰手中的枪已被田胜利一个扫风腿给踢到空中,但就在他的枪脱手的同时他的那只手猛的一钩,同时脚下一绊,田胜利的身子已跌飞出去,同时枪也被对方的手钩了过去,正在这时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的敌人又一发子弹射了过来,正中他拿枪的那一个方位,他的手撇,没有打中,但枪也落到了地上,他条件反射般就地一滚,对方一连串的火力又击了过来,但他在滚身的同时已拿到了一把狙击枪,没入了灌木丛中,灌木丛没有晃动,但远处的敌人似乎已知道,血鹰已不在这片灌木丛内,他至少已躲在五十米之外,于是不再放枪。

地上的田胜利猛的爬起,一滚身也从地上拣起了狙击枪,他一站起身就立刻闪到一棵树后,他知道这次血鹰虽受了重伤,但他的杀伤力还是不能忽视的,但也绝不能放过他,这次放过他就再也找不到杀他的好机会了。

于是他采取了打一枪换一个位置的方法决定打空枪引血鹰出来,这样不远处的“那人”就能趁机射杀血鹰,他从一株树后闪到另一株后,连续闪了五六次,身子已在五十米外,这时一棵树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拉住了他!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