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天使

lidax 收藏 4 87
导读:冷情天使

冷情天使




第一章 麻烦

半年后


宁凝霜象往常一样,早晨五点钟就醒来了。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雷打不动。简单梳洗后,她坐到窗边的书桌前,继续写她未完的研究报告。离开校园早已数年了,可是求学时养成的严谨勤勉的习惯却丝毫没有懈怠。或许,这根本已经成了她本身的一部分了吧。


她是个不可多得的医学天才,这是当今医学界对她的一致评论。十四岁破格进入世界一流的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学习,在这个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的评奖和教授机构,她如鱼得水,很快得到院长罗格教授的赏识,成为他的得意弟子,十八岁就获得博士学位,成为该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博士。更可贵的是,她不只是仅局限于纯学术性的研究,更是积极投身到临床实践中,尤其是将中医的针灸推拿与西医相接合,对治疗神经疾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毕业后,她拒绝了多家一流科研机构的邀请,回到了中国,在她的家乡,一个美丽宁静的滨海小城开始了新的生活和工作。她喜欢这里的整洁,美丽和宁静,喜欢在闲暇时独自到海边聆听浪涛的声音,更重要的是,她终于能随伺在体弱的母亲身边,以补偿自己多年来因求学而未尽的孝道。虽然母亲在她回来后的第二年就逝世了,但她最终决定留下来,因为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感觉母亲就仿佛仍在她身边。


对母亲,她有着浓烈的情感,或许,这情感里还包含了相当部分的同情。在她刚满周岁时,她的父亲,也就是那个给了她生命的男人就离家而去,和另外一个女人走了。她年轻的母亲成了弃妇,难能可贵的是并没有因此而成为怨妇,反而默默独自将她抚养成人,从此再也没有提及感情方面的事情。七岁那年,当她从别人口中得知真相后,才明白母亲为什么终日郁郁寡欢。从此,原本就性格内向的她更只剩下了沉默和孤单。长大后,她更是一心扑在学业上,拒绝了所有的风花雪月。后来,那个消失多年的父亲因得了绝症,临死前曾回来忏悔当年的过错,乞求她的原谅,她最终原谅了他。但这已经于事无补了,母亲已逝,她不会忘记,一个女人原本象花儿一样的生命都是因为男人的薄情而残败凋萎。她知道母亲生前是极力希望她能象别的女孩子那样恋爱,婚姻的,但生性清冷的她知道,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在工作中不断攻克难题,获得乐趣。这比世上任何男人所能给她的幸福更加牢靠,巨大。


“好好总结你的研究报告,我会帮你推荐,你有可能会进入世界医疗组织委员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委员。”三个月前,罗格教授从瑞典飞赴中国参加一个世界性医学大会时,这样意味深长的告诉她。这个中国姑娘的才华和刻苦早已深深的折服了他,在心底,他甚至早已把当成自己的女儿。


夏天的白昼来临的总是特别的早,当六月灿烂的朝阳透过爬满青藤的窗户,撒上她整洁的书桌时,她知道该动身去郊区的医院开始一天的工作了。踩着跟随了自己好多年的脚踏车,宁凝霜不紧不慢地沿着熟悉的街道驶向医院。一成不变的路线不但没令她厌倦,相反,她对此感到安心。沿途碰上了几个向她致意的过去的病人,她微笑着一一点头回礼。


到了医院门口,她感到一种与平时不一样的怪异气氛。平日稀稀拉拉的停车场早已被不知哪里来的大大小小的车子占满,还有不少手拿各式相机摄影机,貌似记者的人在门口探头探脑,象是在等待什么。更有一大群的各式男女手持鲜花,焦急在等待什么人。


这种怪异景象在这个小地方是非常少见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要来这里吗?好不容易找了个位子停好脚踏车,她穿过来来往往的人,来到电梯口等待电梯。医院里几个年轻的小护士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不知在说什么,说到激动处,还发出了几声尖叫。隐隐听见她办公室里的助手童樱还在说:“天啊,如果让我去护理,我会幸福得要死掉哦!”


咳,咳,一个小护士看到她站在后面,急忙咳了几声,刚刚还很热烈的讨论一下子冷落了下来,童樱回过头,尴尬的对她笑一下。大家鸦雀无声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电梯来。


对于她们的反应,宁凝霜并不放在心上。她早已习惯了众人对自己的敬畏和排斥,尽管自己比她们大不了几岁。从求学时开始,她就是同学眼中的异类。她刻板,寡言,冷漠,没有一个朋友,整日埋首于书堆,永远都是以优异的成绩将别人远远甩在身后,留给他们一个背影。直到现在,这种情况还是没有改变。在医院里,虽然她年纪轻轻就成了神经科的主治医生,可是除了面对病人,你永远别指望见她主动和人说话。甚至没人看见过她笑起来是什么模样。可能连她自己都忘了吧。


到了办公室,她换上制服,开始了早晨的例行查房。一切都很正常,包括那个名叫鼎鼎的小男孩,住院期间经过她的细心诊治,他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刚回到办公室,童樱告诉她,院长刚刚来找过她,请她到他那儿去一趟。现在的院长是母亲生前的远方亲戚,她从小就认识了。


当宁凝霜站在院长办公室里时,她在院长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兴奋和苦恼交织在一起的怪异表情。


“嗨,凝霜,你来啦!”院长搓搓手,欲言又止。


宁凝霜微微扬起眉,静静等待下文。


“今早你来时应该注意到门口的情景了吧。是这样的,今天有个病人要到我们这里接受治疗……”


“必定是个大人物吧。?”宁凝霜说。


“你还记得三个月前发生在意大利米兰郊区高速公路的车祸吧,乔查克,那个著名的足球运动员,你记得吗?”院长提醒她。


她仿佛有了点印象。这倒不是因为她是球迷,而是因为当时这件事情被世界各地的各种新闻媒体大肆渲染,连外星人也应该知道了,何况是她这个生活在地球的人。


当时好象说那个叫什么乔查克的足球天才酒后驾车狂飙,结果出了车祸,差点当场殒命,幸好被发现得早,捡回了一条命。可是终究还是下肢瘫痪,无法行走。当时每个人都似乎在哀叹从此世界上少了个足球天才,无数球迷为之潸然泪下,更有不少女人为之心碎,还差点闹出了人命。不过那个车祸事件的男主角之前在盛名之下,好象也干了不少令卫道人士为之侧目的事,据报道说他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身边美女如云,个性张狂,是非不断。不过光从他酒后驾车和不系安全带这两件这被交警当成典型反面教材的事来看,他还真不是宁凝霜赞同的那类人。


“哦,是他。”宁凝霜点点头。


“车祸后他的命是保住了。可是由于神经受损,导致下肢瘫痪,你知道对于象他那样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院长轻轻叹了口气,“唉,球场少了他,还真是缺了什么似的。”


“既然这样,他就应该珍惜自己。”宁凝霜淡淡地说。


觉察到自己的失态,院长轻咳了一下,接着说:“这半年来,世界一流的各位专家教授给他会诊过,收效甚微。最后还是你的导师罗格教授推荐你为他进行全面治疗。他说如果连你也没办法的话,那世界足坛真的要少了一个天才了。他说你一定不会拒绝的,所以,我就……”他小心地看了一下她的脸色。


“所以你连通知我一声也免了,就应了下来?”她轻挑眉毛。


院长的老脸有些涨红,支吾着说:“这个,这个我觉得对提高我们医院的知名度是很有好处的。而且,这正好是你研究的课题。现在不正是个很好的机会吗?”


“怪不得这里现在这么热闹,来了那么多记者球迷,也是你放出消息的吧?”


“不是啊,这个真的不关我事!那些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自己跑来的,真的和我无关。你也知道现在的记者无孔不入,神通广大,更何况象乔查克这么有新闻价值的人物呢,他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些记者可能会不知道吗?”他忙不迭为自己叫屈。虽然身为长辈,但从小看她长大,可也不敢真惹她生气,要不然,这丫头较真起来可麻烦呢。


哎,教授真是会替人找麻烦。什么足坛天才,对她来说毫无意义。这段时间光为论文就忙得够呛,还有医院的病人,现在再加上这个麻烦。凭直觉,她相信他是个麻烦人物,而且,是个超级麻烦人物,她几乎可以想象自己今后的生活绝无往日的平静了。


算了,就把他当成和其他一样需要她救治的病人吧。她相信自己的治疗体系应该还有待完善之处,就从他这个新病例开始好了。


“院长,你放心,我会尽到一个医生的职责的。”她终于表态。


老头子松了一口气。他笑嘻嘻地说:“我相信你一定会让他从轮椅上站起来的,甚至重新回到足球场上。”


回到办公室,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无法集中精力工作,宁凝霜干脆站起来,临窗眺望。她的办公室视野开阔,正对着医院门口。此时,那里聚集了更多的人群,几乎要将整个通道堵住了。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大房车缓缓驶了过来。人群开始涌动起来,闪光灯从各个角度围上了车子,而边上那些手持鲜花的人们更是激动得大喊大叫,连她这么远的距离也似乎感受到了这股汹涌的热浪。


车子没有停下来,只是在人群的包围中缓缓地,艰难地向前移动。十几个警察适时的出现,拦住了企图往里冲的人群,车子才得以顺利前进。而车中的人,始终没有露面。


宁凝霜摇摇头,回到桌前,继续自己的工作。她很快进入状态,忘了刚才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童樱急急忙忙地闯进办公室,脸上满是惊恐。宁凝霜抬头,用眼神询问她的失态,平日好象从未见过她如此惊慌的模样。


“宁医生,不好了,你快去看一下吧!”她叫了起来。


“怎么了?”宁凝霜问道。


不问还好,一问,只见她眼圈一红,竟快哭出来了。


“就是早上刚来的那个人,他……他竟会这么凶,这么可怕,我们都被他赶出来了,还差点被东西砸到。他怎么会这样……”边说,眼泪也似乎快掉出来了。想是千盼万盼,盼来了心中的偶像,却没想到这偶像的高大形象瞬间就被打碎了。


果不其然,是个超级大麻烦。她心中微叹口气,站起来身来,向乔查克所在的高级病房区走去。远远地看到几个男人在病房外踱来踱去,除了那个翻译模样的中国人,其余都是金发碧眼的老外。一个矮胖的男人神态焦急,见到宁凝霜的到来,他仿佛见到了救星,急忙迎了上来。


“医生,你可来了。怎么办,你要帮帮我!查克在发脾气,不让任何人进去!”他用英语飞快地说。旁边的中国男人立刻翻译给她听。事实上,她根本无须翻译,在国外生活多年,为了医学研究需要,除了英语,她还流利掌握好几门外语。


“你们没征得他的同意就将他送来的吗?”她用流利的英语问道。


那男人正色说:“没办法,我们必须要这样做。查克说不要医治了,那怎么行,他好不起来,整个俱乐部就完了,我们的损失也将会无法估量!”


宁凝霜的冷淡清澈的目光扫过他因焦躁而变得酱紫的脸。他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又补救似的说:“呃……当然,我们都希望查克早点好起来,毕竟我们大家都很爱他……医生,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他,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宁凝霜淡淡一笑:“我会尽力的。”


“砰”的一声巨响,不知什么东西被狠狠砸在门上,发出惊天动地的最后哀号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宁凝霜摇摇头,戴上她的口罩。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最糟糕的情况了。可是,当她推开门,印入眼帘的满室狼藉还是让她不禁皱起了眉。房间里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摆设是什么样,除了那张床是固定的无法移动才幸免于难外,所有够得着的东西都被摔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宁凝霜抬起眼,将目光投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现在正坐在轮椅上的狂怒的男人。


这是个很年轻的男人,身材高大,气势逼人,这一点即使坐在轮椅上也遮盖不了。从前的他应该是相当的英俊迷人,他露出的每一个笑容都曾牵动无数少女的心。可是现在,却象只刺猬,一头乱发根根竖立,满脸的胡茬,几乎遮住了半张面孔。


她对上了一双眼睛,愤怒而狰狞的眼睛。如果眼光可以杀人,她相信自己早已倒了下去。她盯着这双眼睛缓缓前进到他面前,直到他不得不稍稍抬头才能看见她的脸时才停了下来。


“滚蛋!你们这些见鬼的家伙!我不需要你们的假仁假义!滚回你来的地方!你这个让人作呕的母臭虫!”他咬牙切齿,破口大骂,紧紧抓住轮椅两侧的双手青筋毕现,仿佛极力克制住不去揍她一拳。


她望着他,居高临下。目光是冷淡而审视性的。


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露在口罩上方的一双眼睛足以显示,他刚才的暴怒和辱骂对她根本没起什么作用,相反,他竟有了种奇怪的感觉,好象自己在她眼中成了什么正待研究的物体,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种感觉令他非常地不舒服。


“该死!你是聋子吗?难道没听到我刚才的话?我叫你滚蛋,滚蛋,你们见鬼的统统都给我滚蛋!”他猛地旋动轮椅,退到三尺之外。“哼,我忘了,你根本不懂我在说什么。”


宁凝霜摘下口罩,双手抱胸,用标准的英语低沉而清晰地说道:“你好,乔查克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宁凝霜。”


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嘴巴微微张大,仿佛没听清她的话。半晌,一阵狂笑突然从他的喉咙里冒出。他越笑越厉害,仿佛碰到了他有生以来最可笑的事。


宁凝霜微微蹙眉,忍耐地等待他笑完。


终于,他停了下来,用手指着她,不可置信地怪叫起来:“你,你是我的主治医生?!该死的他们让我绕了几乎整个地球,在所有的医生都对我宣判死刑后,还是不肯放过我,继续把我折腾到这儿,就是指望你能让我站起来?哈,可笑,这真是我听过的最最可笑的笑话了。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能让我站起来?!”


她应该感谢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这个男人今天的表演太拙劣了,该彻底结束了。现在,必须是她来掌控和引导一切了。


“你已经毫无选择了,乔查克先生。在别人眼里,你或许是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但在我看来,你和我实验室的小白鼠没什么两样,甚至小白鼠都要比你有价值得多。你尽可以在你的世界里狂妄自大,为所欲为,但在这里,”她摇了摇头,“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个光会砸东西发脾气的可怜虫!你可以不相信我,不错,我确实没有完全的把握让你站起来,但我治好过象你这样的神经性瘫痪的病人。本来我还打算借你来进一步验证和完善我的治疗体系,不过听说你拒绝就医,骂跑了一大堆的医生护士。现在,我也见识你了,果然是非同一般。好吧,我也可以走,只是你,乔查克,曾经的天之骄子,准备好下半辈子永远在轮椅上继续砸东西骂人吧。”


说完,她转过身,走向门口。就在她跨出房门的一刹那,她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挣扎的声音,那声音微弱,甚至包含了一丝胆怯。


她听见他说:“我……。真的还有站起来的希望吗?”


她停住了,转过身望向他。此刻的他,早已不复刚才的狂暴和凶戾,神情茫然而无助,象个迷路的小男孩。


“我会尽力的。”她淡淡地说。正如之前她向院长许诺的那样。


下一页: 《冷情天使》 第二章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