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交换天空

lidax 收藏 19 213
导读:[转载]交换天空

交换天空



1、元神出窍?

“叮铃——”


每天早上这个闹钟都尽忠职守,可每次换来的却是主人的万般蹂躏。这不,一只小手大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架势,一抓到闹钟就往地上一扔,可怜的闹钟只能发出一声哀鸣。不过此种状况还是会有路人甲,或者路人乙来“感时钟溅泪”一番的——遇人不淑!


那只小手刚钻进被窝里,耳边就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喃呢,随之一只大手轻轻地摸着“她”的脸蛋往上爬。突然两个人都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你怎么在我床上?!”一把惊恐的女声,随即“她”双手掩住嘴巴,好像看见哥斯拉似的惊得杏目圆瞪。


“你我都是女生,怕……”“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他”就瞪直了眼睛,“我的声音怎么是把男声?!”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往被窝里看。


“啊……”两把声音,一声长嚎,玉皇大帝的假牙怕都保不住了。


“我怎么变成一个男的?!”


“我怎么变成一个女的?!”


问世间人为何物?直教人问个不休!


两人再仔细地看着对方,又是一声狼嚎——


“你怎么变成我!!!”


生命有那么一时的静止,仿佛两人都沉到了惊讶、惊惶、惊愕、惊骇的汪洋!


突然“笃笃笃”,有人敲门了。屋漏偏遭连夜雨,最不恰当的时候总会有某些人的造访。“麦哲,发生什么事了?”


“没”字一出,“她”就赶紧堵住嘴巴,转而对“他”说:“快!快穿衣服!”


“哦~”惊慌的“他”忙点头应合。


两人便忙开了,可是“他”随手拿起的是女孩的衣服——内衣和米黄的连衣裙。而“她”找来的是男孩的衣服——宽大的黑T—shirt和牛仔裤。“她”低头一看自己,脸蛋“腾”地红了,把衣服扔给“他”说:“该死!你穿上这个,你那个给我。”


“他”灰心丧气地拿起那些衣服,把自己的给“她”,带着哭腔的低沉声音又响起了,“怎么办啊?我们现在调换了,怎么办呀?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看着“他”,恨不得把“他”的皮都剥了下来,“混蛋!我是从来不哭的!你现在简直就是在糟蹋我的身体!不准哭!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


“麦哲!快开门啊!”门外又有人叫了。


“快穿衣服!”


一声令下,不到三分钟他们两就穿好了,真的是军人都自叹不如啊!“她”凑到“他”跟前,恶狠狠地说:“记住现在你是我麦哲,我是你裘安琪。先过了这一关我们再想办法搞明白这是什么回事!说不定这就是神话小说里的‘元神出窍’呢!”见“他”六神无主地点点头,“她”就去开门了。


“你们这些小子,吵死了!”门一开“她”就大发雷霆了,指着一个矮矮的人说:“你!李小强,是你在敲门吗?”


“这——”门外的人都呆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裘安琪”竟然在里面,更没有想到“裘安琪”竟然能发这么大的火!真奇怪呀!


钱少华有点生气了,“你这是干嘛?平常就是温温顺顺的,还以为你多女人呢!想不到还不是母老虎一个!”麦哲这才想起现在自己的身份是“裘安琪”。却听朱岳镇定地说:“裘安琪,快九点了,你已经迟到了!不是挺爱学习的吗?还不走?!”


没见“她”有什么反应,倒是里面传来了一声鬼嚎——“什么?我已经迟到了!天啊!我都没有迟到过!”接着门口就出现了一个身穿悠闲服装的高个子,“他”手里还拎着一个紫色的背包呢!


门外的人更加惊讶了!这个只爱篮球不爱“学球”的“麦哲”竟然说要去上课!还拿着一个超级女生的紫色背包!


“裘安琪”看是这样马上对“麦哲”打眼色,咬牙切齿地说:“唔,这个是我的背包!女生的背包!你的在那边!”她指了指外面的沙发。


“麦哲”还没反应过来,已被“裘安琪”拉着往外走,顺便把“他”的背包也带上。这一切在朱岳他们眼中就是娇小的“裘安琪”拉着毫无招架之力的大个子“麦哲”走了!而“麦哲”还一个劲地说,“我闹钟忘记拿了!”


“反了!反了!”李小强还沉浸在刚才的惊骇大浪中,突然发现朱岳他们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见了。


“喂!等等我……”


裘安琪,一个只爱学习的大二女生,凭着勤奋与学习的灵性,从初中到现在,每个学期的考试都是稳拿第一,如果不经意拿了个第二,那评卷老师就有了眼睛被狗屎遮住的嫌疑。那是绝无仅有的偶然中的偶然。现在已经是大二的第一学期,她还准备好好应对GRE,托福之类的,因为她的志愿就是出国留学。从小到大她那个可爱的妈妈都会教她,“安琪,你要好好学习,要留学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哦!不要像你妈妈我,只会围着厨房和你爸爸转!连个出国旅游的机会都没有。”而这个时候那个高高地瘦瘦的爸爸就会走过来抱着她说:“我亲爱的老婆,不能这样教孩子啊!我们上个月明明就到了巴黎圣母院的!”“可是,那个澳大利亚那边的风景我都没看过呢!”……唉,他们老是这样卿卿我我,即使到了现在,裘安琪19岁了,他们还是一如故我,美其名曰“调调情,保保温”,裘安琪真没辙了。


麦哲,187CM的男生,对篮球可谓“酷爱”与“精通”齐名,是川安大学 篮球队的队长。川安大学位于四川成都,是四川的名校。而麦哲这个对学习一点也不感冒的人竟然能在“川安”立足却一点也不出奇,因为他父亲是某一高官,加之麦哲篮球确实好,便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招进来了,与裘安琪一个班,国商(3)班。可事实上他还真是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以这个名义进来的学生,因为这个学校真的是以学习为重,而且是以课本知识为重。所以他爸爸在背后也得努力一把——“捐赠”资助学校。名为“捐赠”,实则在公家钱上贴上“麦哲他爸”就可以了。麦哲讨厌这样,可是又没有办法,只能变本加厉地讨厌学习了。


而在昨天麦哲他们院的篮球队在校篮球联谊赛中取得了进攻总冠军的资格,而那五个正选队员里面就有三个是他们班的,为此他们班到校外搞了一个Party.酒足饭饱的人们总是有点懒洋洋的,有点闪闪的(傻傻的)。很多人歪歪斜斜地回学校了,可是麦哲他们寝室的人——李小强、朱岳、钱少华都留了下来。麦哲可能太累了就到包厢里的房间睡了,而那张床上早已躺了一头睡猪——不胜酒力昏昏沉沉的裘安琪!麦哲迷迷糊糊地脱了衣服就一头栽在床上了。


“轰隆隆——”10月11日的成都竟然打雷了,还下起了大雨,连猫猫狗狗也下来了,有话为证——It rains cats and dogs!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跟他调换身体了呢?难道真有灵魂之说?我的灵魂跑到麦哲身体上,而麦哲的就跑到我的身体上?麦哲是裘安琪,裘安琪是麦哲!妈咪啊!怎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啊?”裘安琪欲哭无泪,拼命地跟着麦哲跑。虽然现在麦哲的身体是裘安琪的,但是他仍然跑得非常快,跟从前一样的矫健,裘安琪虽然有麦哲的身体,但是跑起来还是没有真正的麦哲快,即使“他”腿长。现在为了把他们区分开来,真正的裘安琪就是假的麦哲,称为“麦哲”,而真正的麦哲就是假的裘安琪,称为“裘安琪”。


“不好意思,老师!我们迟到了!”“麦哲”可怜兮兮地说。


“裘安琪”白了他一眼,嘀咕道:“简直就是有毁我的形象。”也不等老师说话就独自走到最后一排,把那个紫色小背包往桌上一扔,岔开两脚坐了下来。旁边那个染着金发的女生有点意外地看着她,嘴角一歪,“切”了一声。看到这里的“麦哲”也生气了: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还穿裙子呢!太可恶了!一点也不顾及我的形象!想着他也气呼呼地走到一个女生旁边坐下,低声说:“温妮,老师讲到哪里了?”


时间再一次静止!又一层“惊”字巨浪涌过来,失控的末梢神经如蜘蛛丝般网住了全班。台上的英语老师更是花容失色:我的得意门生裘安琪竟然跑到最后一排去,还做出那么不雅的动作!一向在后排的麦哲竟然坐到前排来了!反了!这世界反了!


“麦哲”有点奇怪地又扯了扯温妮的衣角轻轻说:“温妮?温妮?”看着他一脸疑狐,再看他扯自己衣角的亲昵动作,温妮害羞地低下了头。麦哲乃是他们班的“班草”:富有棱角的俊脸,两道剑眉下嵌着一双蕴籍神采的深邃瞳眸,高挺的鼻梁下勾着一弯笑月,加之身材高大,此种样貌都不知气死了多少男生。不知咋的,女生们都觉得会弹吉他和会打篮球的男生最帅,而且女的好像都有那么一种受虐的倾向,男的对她冷一点她竟然还痴迷不悔!于是得天独厚的他就不知又“杀死了”多少无知少女。而裘安琪的室友兼好朋友温妮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时李小强他们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也没跟老师说什么就走到最后一排去。可一看到“裘安琪”叉着脚坐着那里,钱少华就慌了,忙环视教室:天杀的!“麦哲”竟然坐在第一排,而且还跟一个女生!“香香肯定气死了!太过分了!”他赶紧瞟了一眼“裘安琪”身边的裴香香,果然她的眼睛朝向“麦哲”身边的女的闪着光,仿佛几千伏的高压电流马上要发射,恨不得把那个“狐狸精”给电死!“裘安琪”看了看裴香香,有看了看自己,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骂了声“该死!”就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麦哲”旁边,抓起他的手就往外跑,留下仍淹没在“惊海”中的人们,独自挣扎。


“放开我!麦哲,放开我!”“麦哲”用力地甩,虽然个子大,却怎么也甩不开抓住他的小手,无法想象!而“裘安琪”什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拉着他向操场跑。“麦哲”终于忍无可忍了,大声喊:“你把我的手弄痛了!”“已经到了!”“裘安琪”放开了他,背对着他两手交叉在胸前说:“你看看你现在是谁!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现在是麦哲,而我才是你这个该死的裘安琪!你刚才干嘛做得那么恶心?”


“麦哲”低头看了看自己,忽地依着围墙慢慢地坐了下来,紧紧地环抱着自己,埋着头“呜呜”地哭了,“怎么办?我们怎么会变成对方了?叫我怎么办啊?叫我怎么回去见我爸妈啊?呜呜呜……”


一听到“爸妈”两个子,“裘安琪”猛地转过身来,大吼:“我怎么知道是这样?!如果知道就不会这么烦了!哭,哭什么啊?!不准哭!”


谁知道“麦哲”哭得更厉害——“哇哇哇……”


“裘安琪”听得心烦,事实上是麦哲听得烦了!他讨厌别人哭,他讨厌女人哭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她才不哭!一个字:“烦”!他讨厌男人哭,是因为男儿本来就应该流汗流血不流泪,要不怎么才算个男人啊?所以他也讨厌刘德华那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他更讨厌自己哭!自从妈妈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决定以后都不能哭了!而那时候他才十岁。


“不要哭了!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以为我想穿成像一个小丑那样吗?你以为我想变成你那样吗?难看得要死!”真正的麦哲在咆哮了!但是那把声音明明就是真正的裘安琪的声音!一听到这把声音,麦哲真想去杀人了!


可是这边的“麦哲”也发火了!唉,麦哲也有些过分了,裘安琪起码也是一个女生,女生就忌讳的就是别人说她丑了!再说裘安琪虽然不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无与伦比,但是人家也是眼耳口鼻全都有,好歹也是一个人样不至于影响市容啊!而且可贵的是走到大街上回头率刚好比一般人高一点,就是因为她长了165CM的高度,也让她可以比一般的女生都多呼吸了那么一丁点的新鲜空气。有时候甚至还有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虽然她本人相信那是因为他们刚好在她面前踩了香蕉皮,“滑倒”了。


真的是“老虎不发威你就当我是病猫!”,只见“麦哲”“腾”地站了起来,站在“裘安琪”跟前,差不多都高了两个头了!嘿嘿,“麦哲”心里暗喜,仗着个子高,叉着腰,睁大眼睛说:“是!我丑,我承认了!哪有怎样啊?难道像你这样才好吗?长得不也是个人样吗?有什么好稀奇的?就仗着那么多花痴垂青于你,你就高兴成这样了?简直就是脑袋空空的silly boy!”“麦哲”心里暗暗称赞道:吹雪啊!你的这些理论实在是太好了!跟他这种人就应该这样说!


“什么?什么势利什么?我不是那种势利的男生!”麦哲竟有点急了!他最讨厌英语了!记得以前小时候他不喜欢吃汤圆,反正看到那种圆圆的甜甜的东西他就不喜欢,但是他的一位英语很好的叔叔竟然说:“汤圆有粘性,吃了汤圆就可以把英语单词都粘在脑袋里了!”天真的麦哲很高兴地问道:“那叔叔英文这么好就是因为吃了好多汤圆罗?”他叔叔笑着点点头。结果他吃了他有史以来吃得最多的汤圆——3大碗!撑得他快不行了!但那个学期的英语成绩他还是不及格!这让他更痛恨英语,痛恨汤圆,痛恨那个可恶的叔叔!并且最后还下定决心——把英语送上断头台。唉,真是可悲的误人子弟啊!


“麦哲”掩嘴一笑,心中暗喜:我就知道你英语超烂!本来脑袋就空空的,还摆什么酷啊?不就是篮球打得很棒吗?我就看看你能拽到什么时候!想到这里“他”更觉得高兴了,又是一阵“嘻嘻”笑。


“裘安琪”瞅了“他”一眼,好端端的脸上多了两道泪痕,他讨厌流泪的自己,冷冷地说:“以后你不准哭!我讨厌看到自己哭!因为你现在是麦哲的身分,我才是你,裘安琪!”


“喂!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嘛!我们女生哭了本来就是生理的宣泄,你们男的也可以哭啊!不是有首歌叫‘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吗?”


“不要说了,我讨厌那首歌!你只要照做就可以了。”说完“腾腾”地走了。任由“麦哲”在那里大喊特喊,气呼呼的高大个子最后只好独自跺脚了。


再次回到教室时已经是上“管理学”了。可能是因为是国际商务这样的专业对英语的要求比较高,他们的“管理学”课本是英文版的,那个胖胖的老师,大家叫他胖老头,上课也用英文,生怕对不起那本书似的,叽里咕噜地说一堆中国式的外语,搞得大家天天哀叹。更可恶的是他那赘肉一票一票地抖动!上他的课一般都是虐待自己的耳朵兼苦毒自己的胃。所以麦哲一般都不去。可是今天“麦哲”竟出现在课室门口说:“对不起,我迟到了!”


“惊”字再一次轮番袭击!他竟然会说“对不起!”胖老头心里暗喜:哈哈,想不到你也有今日了!平常都不来上课!我第一次来上的时候就给我起名字‘胖老头’搞得我非常没面子!今天我肯定要好好惩罚你!“嗯,嗯”他清了清喉咙说:“既然你迟到了,就得回答问题,回答不了就要受到惩罚!这可不能怪我,我可是给你机会的哦!好了,what characteristics do effective teams exhibit?”


李小强他们都为“麦哲”捏了一把汗,裴香香更是愤怒地瞪着胖老头,摆明了胖老头就是要“麦哲”难堪!大家心里清楚得很,麦哲学习不好,英语更是烂得要命!怎么可能还用英文来回答问题呢?只听那个胖老头又说:“唉,我看你就是不会,你也不可能会的!我还是叫裘安琪来回答吧!裘安琪!”


话一落下,却没有人站起来!


静!


胖老头环视了教室,没有裘安琪的身影!“麦哲”更是有口难言:我在这里呢!可恶的麦哲竟然没来!老师一定会责怪我了!“麦哲”叹了口气,谁能想象他们俩现在竟然换了身体呢?他深吸一口气说:“There are nine characteristics: clear goals, relevant skills, mutual trust, unified commitment, good communication, negotiating skills, appropriate leadership, internal support and external support.”


死寂般的静!


每个人都目瞪口呆!


“麦哲”咬了咬嘴唇又说:“Sir, I have already answer your question, could I take a seat?”


“Oh, oh! Yes, yes, yes!”胖老头第一个反应过来了。


“麦哲”很自然地又坐在了温妮旁边。后排的李小强不可置信道:“又是第一排又是温妮旁边!”钱少华很担忧地看着裴香香,她已经在咬牙切齿了!朱岳呆呆地望着天花板道:“今天太阳会在东边落下去吗?”


下一页: 《交换天空》 2、无规矩不成方圆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