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鬼校

lidax 收藏 1 193
导读:樱花鬼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樱花鬼校



刚刚转入二中时,正是樱花烂漫的季节,二中内正好种满了繁茂的樱花树,花开得正旺,一阵风吹来,满树的花瓣飘飘洒洒的落到头上、肩上、衣服上,那感觉浪漫极了。但不知为何,老老的那句话时时的闪现在我的脑际,“底下有尸体的樱花树,会开出特别灿烂的樱花,因此樱花树又被称为亡者之树。”想到这,不禁一阵发寒,赶紧加快脚步寻找高二五班。结果在学校兜了一大圈(我是路痴),还是让一位体育老师把我带到我的目的地的,即使是有点丢脸,但是学校的大概地形已被我摸清了,至少以后不会犯类似的错误了。


刚刚加入这个集体,首先得要给同学们留下好印象,这我是知道的,因此一进班我就面带微笑向大家打招呼,“同学们好,我是新来的,我叫谢雨,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看见我这么有礼貌,大家也自发的为我鼓掌。老师把我安排到了第三排那个只有一个学生的坐位上。我走过去伸出手想和他握手,“同桌,你好。”谁知道他只是瞟了我一眼,然后爱理不理的继续看自己那本奇幻小说,这使我很不爽,然后就没在理他。


一天下来,我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一片,也结交了N多死党,却惟独没和同桌说话。


放学后,我回到宿舍,和同班又同宿舍的姐妹们收拾着自己的小窝。我们宿舍加上我也只有4个人,舍长叫小莫,老二叫吴小林,老三叫赵菲,我是最后来的又是年纪最小的,所以只能排老四,她们都叫我小雨。小莫边收拾东西边问我:“小雨,你和你同桌处的还好吧。”提起同桌我就生气,嘟着嘴说:“哼!别提他了,提起他我就来气,特臭屁。”


而小莫却见怪不怪的笑了笑说:“呵呵,他本来就是那种高傲的性子,有几个女生想和他做同桌都被他赶跑了,你可要小心点哦。”


“嗯?!啥意思?”被她这么一说,我到觉得奇怪了,“那么高傲还有女生愿意和他做同桌?”


“因为他长得帅啊。”小菲半开玩笑的说。


想想他今天的态度,我摇了摇头,满脸否定的表情说:“我不觉得他有多帅。”


小林笑了笑说:“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林羽那种冷漠的性格的确呀。”


原来同桌叫林羽,这下不用愁明天该怎么和他对抗了。我吐了吐舌头。看看墙上的挂锺,已经六点了,不知不觉一个半小时竟悄悄溜走了,学校里各个班都没多大动静,我便问小莫,“小莫,这个学校不上晚自习么?”五点放学,按道理说应该有晚自习的,可都六点了,也没半个人进教室,所以觉得有点怪。


小莫说:“对,从我来这个学校时,这个学校已经没晚自习了。”


“不是,”小林反驳道,“小莫,你说得不对,这个学校以前是有加晚自习的,只是后来又取消了。”


“哦!我怎么不知道?你听谁说的?学校为什么取消晚自习呢?”小莫与小菲一起问,这很明显,那应该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否则小莫与小菲是不会不知道的。


“我听我姐姐说的,她以前也在这个学校上学,听姐姐说好象是传闻学校闹鬼。”小林纵了纵肩说。


一听说有闹鬼,喜欢刺激的小莫和小菲就要求小林讲下去,而我则更兴奋,不管是真是假就当听故事,当然,要是真的那就更棒了。


小林挠挠头说:“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啦,只是听我姐姐说十年前这个学校有晚自习,每次都是九点半下课,可自从一个女生在路过学校的樱花林是失踪了,警方也没找到那个女生的踪影,甚至连尸体都没找到,学校也没怎么把它当回事,对外解释说是一个学生没告诉校方就径自转校了。事阁两个月,这件事的风波渐渐平息,但不幸又发生了,又有一个女生失踪了,然后接二连三的失踪了好几个女生,学校终于下令不再加晚自习。因为出事地点都是一个地方,而且时间也是相同的,还有的‘目击证人’说看到了有怪物从樱花林里奔出将那些学生卷走,所以那片樱花林就被视为禁地,学生们相传是樱花林里闹鬼,有的还把那件事与死在樱花林里的男老师结合在一起,说得神乎其神,在第二年,一直到现在那片樱花林里的樱花开得特别灿烂,因此同学们又传言,那些失踪的女生可能已经死了,而她们的尸体就在樱花树下埋着,所以樱花才会开得如此灿烂。可这个说法又不是很有根据,因为警方调查时,并没发现樱花林里的土地有任何被翻新过或是挖掘过的痕迹,这个问题就成了学校两大迷团之一。”


“你说学校两大迷团,那么另一个是什么?”小莫又问。


小林想了想说:“我记得姐姐说是樱花林,樱花林里有一道铁丝网,没人进去过,而且铁丝网上贴满了警符。”


这件事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我决定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我都打算去那片神秘的樱花林看看,那些学生都是在下晚自习后失踪的,也几哦是说是都九点半以后,“谁和我一起去冒险?”我挑起眉毛,一脸坏笑。


“我去。”


我的话刚说完,小菲就自告奋勇的举手,而小莫与小林则因为有约会,虽然他们想一起去,但没办法。


晚上九点二十分,我与小菲一起去了樱花林,当然我是有准备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万一那事是真的,没有准备的话就等于说是去送死。


躲在离樱花林不远处的矮木丛里,我们等待着九点半的到来。为了打发时间我边与小菲聊起了天。


“小菲,你有没有进去过樱花林?”我压低声音问。


“有啊,去年我和一帮同学进去过。”小菲看着樱花林回答我的问题。看来她比我还好奇这个故事的可实性。


“哦~~那你们发现了什么呢?”我追问。


小菲转过头看着我说:“没发现什么,因为我们走到一半时,被道铁丝网当住了去路,所以就返回来了。”


“哦。”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有意思了,死在樱花林的男老师,失踪的女学生,还有那个铁丝网,我想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会另我兴奋的事发生。


九点半到了,正当我要拿出变形符设诱饵时,从教学楼方向过来了一个人,我又重新藏好,与小菲躲在矮木丛里。今晚的月光不错,照得地上亮亮的,只要细心,就算细微的动静都会被发现。可我奇怪了,这么晚还有谁会来这里呢?这周围还有校警巡逻呢,我和小菲还是偷偷近来的,而哪个人却是大大方方的不躲不藏,真另我佩服。只见那人走到樱花林入口时听下了,弯下腰好象在系鞋带。


可就在这时,我感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那东西我能感觉到是流动的,仿佛是液体。那东西越来越近了,我静静的等着,小菲却好象什么也没察觉到,一直盯着樱花林看,她什么话也没说。


那个人系完鞋带站起身,突然从樱花林里涌出了一个流动的沙体,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它是一堆沙子却象液体一样的运动,它是有生命的。那个流沙体向那个人扑去,小菲由于惊恐而吓晕了,并且在晕前还大叫了一声,就因这一叫,救了哪个人,不对,应该是那个木桩。因为那个“人”正是一个诱饵,是一个木桩变的,木桩上贴着一个变形符,但我发誓那绝对不是我做的,虽然我也会。


流沙体发现那个人是个木桩,便顺着记忆中小菲叫声的方向,奔向我们所藏身的矮木丛,我并不是多么的紧张,掏出引爆符向流沙体抛出去,可又出现一个黑影,手里握着一个闪着白光的东西向流沙体砍去,流沙体如遭受惊吓一样,以流水的方式迅速退进樱花林。我与哪个出手相助的人并未退去。没想到这个学校里竟然还有高手在。我准备想那个人道谢时,全见那个人转过身来,我才看清,原来他是林羽,我一下又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可他却大声对我嚷嚷:“本来快抓到它了,你来瞎捣什么乱。”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可真是无理取闹,要不是他拿个破剑冲出来,那个怪物也许已经被我解决了呢,是谁捣乱!我还没说他呢,他道先嚷起我来了~~~


我没理他,到矮木丛里扶起小菲准备离开,他又挡在我面前说:“你知道这里很危险吗?下次最好别来。”


我瞪了他一眼说:“管你什么事。”


他的眼光落到了我腰见所佩带的一块蓝玉上,又面无表情的说:“你是到家分派的弟子?”


我上下打量打量了他,发现他腰间也佩有一块蓝玉,但花纹与我这块有所不同,我知道他是道家宗派的弟子。我没回他的话抬脚欲走,他又说:“新派弟子谢雨,我劝你还是别插手此事,否则后果自负。”


我生气了,他这话分明是瞧不起我们新派弟子,我反口:“林羽,你别太校长,新派弟子并不比你们宗派弟子查,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像你这么高傲,迟早会被杀掉的。”说完我不忘狠狠的踩他的脚一下,扶着小菲回到了宿舍早早的睡下了。


次日,我最早起床,小莫和小林可能是回来得太晚了吧,现在还赖在床上。七点半打起床铃,而现在才六点,所以我打算趁这段时间去樱花林里看看有什么线索,也许会碰到林羽,哪个自以为是的道家宗派。唉!就算是碰上了那又如何,定多是吵一架或是打一架而已。


真的如我所想,林羽果然也来到了樱花林,使我奇怪的是,他看见我来竟没说什么只是撇了我一眼而已。我们什么话也没说,一路上结伴而行,路上非常安静,树枝上的樱花一团一团的,风吹过时,樱花飘落下来,纷纷扬扬,我觉得如果现在我和林羽不是来查线索,而且我们不是道家宗派与分派弟子的话,走在这样的路上,一定是个浪漫的感觉。


也许是一路上都不说话,觉得闷了吧,林羽竟先说话了。“如果你不是道家分派的弟子而我也不是道家新派的弟子的话,我想我们可能是很合适的一对。”


他说这些话时,没有表情,也没看我,但他就是说出了这句令我不知所措的话。我放慢了脚步,他却一成不变,我故意走在他的后面,是为了不让他发现我的脸已经红了,红到了耳根。


正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林羽拉起我的手,这个动作使我很惊讶,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他没有回头看我,拉着我快速的向前跑,这下,我的脖子也红了,只觉得心跳加速。他这是干什么?是发现什么了,啊?答案马上揭晓了,只见一张巨大的白铁丝网挡在我们面前,网子上还有些警符,我伸手去触摸这面铁丝网,而林羽马上拦下了我的动作,我奇怪的看着他,他没有说话,只是找了根很长的树枝,从铁丝网的空隙间伸了进去,下来的画面着实另我不敢想象。


当树枝伸进空隙到离铁丝腽肭感一米左右的地方时,那里的空间如水面的波纹般竟一圈圈的的动荡。林羽放了说,可树枝并没掉下来,像是被某种力量支撑着似的。正当我想说什么时,又见树枝燃烧了起来,在那归依的绿色火焰中我看到了那个空间的真面目,那里全是枯植败叶,与空间碧上显现出来的完全是两个世界,那里连着空间外的这条路上,到处弥漫着烟雾,显然是一片归的领域。一只小鸟飞来,撞在铁丝网上,立刻就不见了踪影,一定是被那个空间吸进去了,我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没有撞到铁丝网。


“看见了吗?如果你刚刚碰触到这个铁丝网就会和那只鸟一样。”林羽的声音冷冷的,但我没听出他有责怪我的意思。


我低下头,一副做错了事的孩子的样子,这次如果不是林羽,我想现在我铁定没命了。我的眼睛四处游荡,等着他的训斥,但却发现铁丝网的下边有些闪着红光的东西,那种光是被折射来的光,并不是发自本身的。我蹲下身去看个仔细。


林羽也发现了,蹲在我身边,他用树枝拨了拨那闪光的东西,是堆沙子,而且是血红色的,他叹口气说:“看来它杀了不少人呢。”


“你在这个学校的时间比我长,你能告诉我,昨晚那个如流沙体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吗?”我捷着眉问他,因为从这些沙的颜色看来,没有杀掉上百个人颜色是不会这么深的,而且杀掉了那么多人,使它也一定吸取了不少厌气,所以我敢断定,以它现在的能力,完全有可能在白天出没,而且不受阳光的限制,那么,它现在的级别应该是鬼使,鬼王之下的第三大鬼职。想到这里,我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恐惧,若真是如此,仅凭我与林羽恐怕还不够当它的早点。


“说实话,我还不敢断定它到底是什么,因为这里面值得怀疑的太多了。”林羽依旧是那样冷静,而且说话慢条斯理。


铃声响了,也打断了林羽接下来的话题,我们一路小跑,跑回教师,幸好老师还没到,可同学门见我和林羽到这时候才一同进教室,对我们出现的时间都产生了怀疑,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盯着我们看。林羽一脸冰冷的走到坐位上,我底着头,来掩盖自己的紧张。


坐回坐位上,林羽像是没事似的悠哉悠哉的看着他的小说,而我却在想着昨晚所发生的事,那个流沙体到底是什么?它的样子不象是鬼,倒象是个怪物。


一节课上,我都没有怎么认真去听课,下课时,小林和小莫来到我的桌边,她们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小雨,你和小菲昨晚都去做什么了?怎么小菲今天早上发烧了呢?”


听她们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小菲没有来,她发烧了!?我与林羽相对视,然后便不约而同的向女生宿舍跑去。女生宿舍男生是不许进的,可以我们这中跑发,宿舍老师想挡住林羽都难。


当我们冲进宿舍时,小菲还躺在床上,淋浴观察了一下小菲的气色一脸严肃的说:“小菲的魂魄丢了。”


小菲的魂魄丢了!我也观察了小菲的状态,但我并不觉得小菲只是丢失了魂魄那么简单,因为小菲的脸色有些发青,而且呼吸比较急促,一般丢失魂魄的人不过是面色苍白而已。“不,没那么简单,依我看小菲的魂魄是被人控制了。”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什么?”林羽皱着眉看着我,显得是那么的无知,我接着说:“看来道家宗派还是没有改革,你仔细看看小菲的脸色,在听听她呼吸的频率。”


他完全照做了,但还是一脸迷惑的说:“我还是看不出来她的魂魄有被控制的迹象。”


我差点晕菜,调起性子耐心的对他说:“根据我们分派的最新发现,丢失灵魂的人只是面色苍白,呼吸稳定,当然也有特殊的例子,单若灵魂被控制,大部分会像小菲这样脸色发青,呼吸急促,而且液窝下会有个小红斑,一些人会把红斑当作胎记,但那确实是被控制的征兆,不信的话,你叫小莫和小林帮你看。”


林羽转过身去,我负责盯住他,小林和小莫看了一下小菲的液窝,小莫惊奇的的叫道:“唉!还真有个红斑耶!小菲的身上可从来没什么胎记,看来小雨说的很有道理哦。”


小林走到我与林羽之间,看着我们说:“你们都是道士?”


“嗯。”我和林羽点头回答。


不知林羽在想些什么,只是过了一会,却听林羽大叫一声“不好!”然后夺门而出,我紧随其后,他跑的实在是太快了,把刚刚跑上楼,还累的喘不过气的宿舍老师整个撞飞了,只喊了声“对不起。”头也不回的就向楼下冲。


见他冲到学校的那片樱花林就停了下来,我站在他的身后,小莫与小林也赶了过来,我问林羽,“怎么了?”


林羽转过身问我:“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异界气息特别重?”


我仔细探察了下,发现果然有很重的瘴气,这不象是一只鬼所发出的,而是一群!想到这我不禁汗流满面,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林羽。林羽却表现的很冷静,他叹口气,然后笑了笑对我说:“谢雨,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意抛弃道家分派的身份和我在一起,一起离开这里,不管别的事吗?”


他这话让我惊呆了,我低下头,却皱起眉头,咬着嘴唇,我很为难,我是道家弟子,降魔除妖是我的责任,我怎么可能会任由这群鬼怪作祟呢,虽然我了解自己有点喜欢林羽,是在进樱花林时喜欢上他的,但我绝不能自私的为了个人的感情而抛弃我的职责。我抬起头,避开了他期待的视线,“我不能。”


“好吧,我应该知道你会这样说,我们进去吧。”他的眼神显现出了他内心十分低落,“小莫,小林,你们谁来帮我们?”他又对小莫、小林发问了。


小林睁大眼睛问:“进,进去吗?”


“对。”林羽点点头。


“那,我,我看我还是在外面吧。”小林一脸抱歉和为难,这也不怪她,必定这片樱花林是个十分恐怖的地方,任谁都会有些害怕的,当然也包括我。


“看来,只有我去帮忙了。”小莫苦笑了一下,就跟着我与林羽进了樱花林。


一路上,气氛显得十分沉重,路两旁竟悄悄的樱花独自开放,小莫的双手环着我的胳膊,小心的看着路的两边,偶尔有鸟儿飞过,羽翼拍打的声音都会吓得她抖下身子,我觉得真是难为她了。


来到了那面铁丝网前,我们停下。林羽对我说:“谢雨,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知道该怎么做。”说着我掏出一张驱魔符,在小莫所站的地方抛去,在符咒落地前,我使用法术,驱魔符化为一团火,在小莫的周围形成一个圈,将小莫完全包围在内,“小莫,记住,在这个圈内,只要不出去就没有任何鬼怪能伤害到你。”


林羽把一条红绳递给小莫,拍了拍小莫的肩膀说:“小莫,在这片樱花林里,你不能相信任何人,因为那些鬼怪会化身成你所熟悉的人的样子来诱骗你,若他们不敢进入这个驱魔圈,你谁都别相信,包括我们。”


“嗯知道了。”小莫坚定的眼神告诉我们,让我们放心。


我和林羽将红绳的另一头系在我们的手腕上,穿过了铁丝网。


网子后面的景色,虽然我们在火焰中看到过,大概了解它的样子,然而真正置身其中却又是另一翻感受。


地上厚厚一层干枯的樱花,踩上去听得到细碎的破碎声。青石板路两旁的樱花树,只有光秃秃丑陋扭曲的枝杆,这里四处飘散着薄薄的雾霭,没有一点阳光,与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里仿佛没有尽头,让人感到绝望,但路上又多了许多荧荧的绿色,如火一样的东西,一团一团的,从身边飘过,看着它们飘向身后,我转过头,与一团“绿火”相对,正好看青它的样子,那里面有只眼睛,然而它却像没看到我似的,从我的身体穿过。


“好冷!”我打了个哆嗦,想起刚刚那只眼睛,又有一丝恐惧。


就在这时,身边那些荧荧的“绿火”都停了下来,纷纷向我们这边靠拢。林羽拉着我的手蹲下,轻声说:“别让自己产生恐惧感,否则它们会发现我们的。”


我调整自己的心态,静了静紧张的心说:“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教。”我不喜欢他处处都提醒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因为那样使我觉得我在他眼里是一个无知的孩子。


本以为他会和所有男孩子一样,诘责我一顿,然后丢下我不管,但他却没有,也许是他明白现在我们的处境有多危险吧,他拉着我继续朝前走,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在青石板路的前方出现了一团黑影。我们加快了脚步,黑影也愈加明显,再靠近点,我们才看清,原来那团黑影是一个不大的木房子,房子周围绕满了薄雾,让这原本处于黑暗之中的房子显得愈加恐怖。


我与林羽走近房子,准备伸手推开那扇破旧的木门,就在手指将要碰触到木门时,我们听到有人大叫:“小林,你怎么在也进来了?”


这声音如此清晰,仿佛就在身边,这是小莫的声音!我与林羽相互对望了一眼,又听见小莫说:“小林,来,快进来这个驱魔圈,要不,会受到鬼怪的攻击的。”


没有听见小莫所说的林羽说话,这一切好象只有小莫在自己与自己说话一般。


又通奸小莫好象非常恐惧的说:“小林,你,你干什么?不!不!你不是小林,救命!救命……”


“糟!小莫有危险!”我来不及多想,就想来时的路跑回去,小莫是我们带进来的,因此她的安全,我们必须负责。林羽跟在我身后,他拉住我说:“谢雨,先冷静,你这样跑很容易闯入鬼界,这里可不是一般的阴暗森林啊,我们跟着红线走。”


依旧是他走在前面,顺着系在我们手上的红线向外走。出去似乎比到小屋的时间要短些,很快的,我们便来到了红线伸进这个空间的地方,尽管前面还是幽深的小路,但红线在这里却如突然断掉似的悬在空中。


林羽使用法术,红线与这个空间壁交错的地方开始出现扭曲,接着便是一道门,当我正着急想出去时,四周的沙子却如受某种力量牵引似的,在我们与门之间慢慢聚集,越聚越多,越来越庞大,而且沙子是红色的,这就是昨晚的那个流沙体!!!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传入我的鼻腔,让我有种想吐的感觉,我捂住嘴,林羽也发现了我的痛苦,他对我说:“谢雨,屏住呼吸,我们穿过它,记住,千万不可以呼吸。”


“什么!穿过它?”林羽这句话,显然让我非常震惊,它可是个怪物,如果在穿过它的身体时,没有足够的力量的话,就会被它所吞噬的!!!


“快!趁它还未完全聚集起来我们快穿过它,否则,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林羽说着把他的外套挡在我和他的头上,左手撑着衣服,右手紧搂着我,我屏住了呼吸,他带着我闯进面前的怪物的体内,那感觉就象是身体被某种力量积压着,非常难受。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被针扎似的疼痛,林羽搂着我的肩膀的手也紧了紧,我能感觉到,他此刻也非常难受。我们可能要死在这个怪物的身体里了,这是我此刻的想法,但依稀间又有什么东西从我脑际划过,是……引爆符!对!引爆符,上次扔进怪物体内的引爆符我没来得及使用呢,没想到现在却派上用场了。我在心里默念,引爆符,爆!一声小小的爆鸣在怪物的体内响起,突然间,身体如释重担般,一时有些不适应,感觉到轻飘飘的,我不知道林羽是否也是这种感觉。


当我睁开眼睛时,我么已经出来了。在我们面前,是小莫,她双手紧握红绳,挡在自己的前方,与她对面的则是一个通体通亮的影子,那个影子看见我与林羽后笑了笑,然后就飞向天空不见了。


那个影子走后,小莫一下子瘫软在地,满有大汗什么话也说不出。


看着小莫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们也不能继续进去结界,只能带则小莫先出去了。小林还等在外面,见到我们出来她一把抱住我和小莫,流着泪说:“我还以为你们不会出来了呢,怎么去了那么久,急死人了。”


我们也只能微笑着安慰她:“傻瓜,我们不是出来了么。”也许这时候只能说这些吧。


离开樱花林,我们没有进教室,而是坐在林阴路两边的石椅上。小莫趴在师桌上,双手握着矿泉水瓶说:“没想到樱花林与外界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进去还没多长时间,林外已经到下午了。”


“这就是结界与真实世界的不同,我想你也知道吧。”林羽声音保持他一贯的冷淡,引得小莫对他的话一脸迷惘,她看着林羽问:“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很明白。”林羽淡淡的说完,从小莫的背上揭下了一张降魔符。


“唉!你什么时候贴在小莫背后的?”我惊奇的问,印象中,林羽并没有为小莫设防护咒一类的符咒啊!


“是刚才进结界前拍小莫肩膀时贴上去的,我担心仅凭你的驱魔咒力量不够。”林羽这些话让我不爽到了极点,他又在歧视我们分派了,这个门派歧视狂。


“小林,我曾经听你说过,你姐姐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而且你所知道的有关这所学校的事也是从你姐姐那听来的,那么你可以带我们去见见你姐姐吗?”我不想理会林羽了,在继续下去刚刚的话题,恐怕我得被他那张恶毒的嘴给攻击的体无完肤的,所以赶紧转移话题。


小林低下头,但没多久又太起头,微笑着说:“可以啊。”


“那么什么时候能去呢?我希望是越快越好。”林羽说。


“呃……那么就明天吧,明天礼拜六不上课。”小林说。


“好吧。”林羽看来对这个时间挺满意,点了点头。


小莫揉了揉肚子,吐了吐舌头说:“一天没吃等下了,好饿哦。”


我刚要点头同意却被林羽截了下来,他说:“你们去吧,我约了谢雨。”


听着他的话,我又气又羞,低下头暗暗的瞪他。小莫与小林拖着怪音说:“哦……小雨……”


“好了好了,别说她了,是我主动约她的。”林羽竟出奇的笑了,说真的,他笑起来也挺好看的。


打发走小莫与小林后,林羽让我跟着他,他带我走出校门,让我仔细看着学校。我问他:“到底做什么啊?”


“你仔细看学校,我想以你的洞察力,是很容易发现我想让你知道的东西的。”林羽双手环胸,严肃的看着我。


我照他的话做了,仔细观察了学校。是的,中如林羽所说,我看到了他想让我看到的东西——满校的薄雾,这与樱花林里的薄雾很象,这薄雾的真正名字叫瘴气,只有鬼界与极阴之地才会有。


我睁大眼睛看着林羽,林羽满脸认真的说:“这是个鬼校,学校里有多少鬼我也说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学校里是有活人的。”


“你怎么发现的?”我问。


林羽看了看学校说:“等明天见了小林的姐姐再说吧,我想你现在也饿了吧,我们去吃点东西。”


“好。”


我们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面馆里吃面,我又想起了小菲的状况,“林羽,你觉得小菲的魂魄会在哪?”


林羽说:“我想,小菲的魂魄可能在那间小屋里。”


“为什么会这么说?”


“感觉的,我也不知为何。”林羽看了我一眼说。


老板将两碗面拿放在我们面前,看了看我和林羽的校服说:“你们是学生?是这附近二中的学生?”


“是啊。”林羽微笑着点了点头又说:“大叔,听你的话,你好象知道关于的一些事吧。”


“这个……”老板的脸色有点难看,我想他可能知道些关于二中的事吧。


“大叔,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难道二中的事不寻常?”我笑着说。


林羽瞪了我一眼,又对老板说:“大叔,您一定了解二中的一些事吧,请告诉我们好吗?”


老板摇了摇头,叹口气说:“看见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也不忍心看见你们被毁在二中,好吧,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们。”说着,老板在我们对面坐了下来,继续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说白了也就是二中闹鬼。”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但还是假装不知情,“大叔,请您说具体点。”


“听说,十年前的一天,二中的人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全都没了踪迹,而第二天学校又如往常一样,人声鼎沸,人们都为这件事纳闷,后来问一些学生,可那些学生说,那一天他们都在学校的。后来有些学生进了那所学校就有意外事故发生,有些成了精神病,整天喊什么鬼啦鬼的,尽管如此,但二中的教学质量的确很好,所以还是有学生会去那里的。”老板说完不禁摇了摇头,像是在为那所学校惋惜。


“哦,是这样啊。”林羽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第二天,小莫因为要照顾小菲因此,小林只带着我与林羽去她家。她说她姐姐这些天都在家里,所以非常好找。我们乘一辆的士,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市区,下了车小林走在前面,路上的行人稀疏,小林带我们左拐右拐,进了一个小巷子。这条巷子几乎没有人,两旁有许多废气的房屋,而且堆弃着许多破铜烂铁和筐子,显得十分诡异。


我们跟着小林上了一座楼,在二楼小林停下,站在向东的一扇门说:“到了,这就是我家。”


这是一扇破旧的红色防盗门,上面还有些斑斑的纸痕,小林敲了敲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说:“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手机,等会门开了你们说是我朋友,我姐姐会让你么进去的。”说完就边接电话边下楼了。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出来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但却显得苍老和干瘦许多。她看了看我与林羽,问:“你们是谁?来这里有做什么?”那声音听起来格外沙哑,如鬼魅的声音。


我调整了下心态,面带微笑的说:“您好,我们是吴小林的朋友……”


还未等我把话说完,她就已经让开门,说:“近来吧。”


我与林羽对望了一眼,便顺从的进去了。一进门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满屋子罩着白色布罩的家具。屋里暗淡无光,窗子全被关了起来,窗帘也拉得紧紧的。靠墙的一张铺着白布的桌子上,放着几个相筐,里面的相片都是单人照,而且表情都是机械般的笑,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两个字:遗像!想到这,我打了个寒战,赶紧收回眼睛,坐在沙发上。


女人说:“我是吴小林的姐姐,吴小森,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


“我们听说你以前也是二中的学生,所以想来问你点事。”林羽开门见山的说。


吴小森捧起茶杯,然后苦笑着说:“是想问那所学校十年前学生在樱花林里失踪的事,是吗?”


“嗯,是这样的。”林羽和我并不否认此行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调查那件事。


却见吴小森一脸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说:“唉……早知道这件事总有一天会被外人知道的,我就告诉你们吧。其实那所学校里的人全死了,就是十年前的那一天死的,我是唯一的幸存者。十年前的一天,我记得是七月十四,那天我生病了,于是没有住在学校,而是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医院,挂了一夜吊针,第二天我搭着共车来到学校,发现学校里非常安静,本来还以为是同学们都去晨练了,所以也没什么怀疑,进了校门。但一进去,我就觉得这里有诡异,因为学校里一个人也没有,晨练时不可能学校里没有打扫卫生的同学与看门的大爷啊,我感觉到将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于是向宿舍区走去,走到离宿舍区不远处的教学楼时,我闻到了淡淡的腥甜的味道,我意识到,那是血的味道,当时我的腿抖得很厉害,但我还是进了宿舍楼,楼里那种血腥味非常浓重,那气息令人作呕。走到我的宿舍时,我恨不得马上进去,那种气味真的很令人难以忍受。我颤抖的手打开宿舍的门,但一幕令我至死也忘不掉的景象就那样闯入我的眼帘。”


说到这,她顿了下,眼里盛满了恐惧与悲伤,仿佛当初那副令她震惊的画面现在就活生生的浮在她的眼前。她喝了口水,继续说:“宿舍里其他三个人都死掉了,样子太可怕了,她们全身都是血,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好象她们的皮肤被人揭掉似的,太可怕了。”


她不在往下说了,而是抱着头,显得很痛苦,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林羽的呻吟此时显得非常温柔,他说:“既然这件事让你这么痛苦,那么就不想这件事了,说点别的如何?你知道关于死在樱花林里的男老师的事吗?”


只见这句话问出来,吴小森猛得抬起头,瞳孔瞬间括大,然后如发疯似的说:“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不管我的事,我不……”


她这样子着实吓了我一跳,林羽双手合十,用定神咒让她平静了下来,看者她的样子,我们也不方便再问什么了,只好先回去,明天再来拜访。



下一页: 《樱花鬼校》 下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