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越军在灌木丛中躲着向河对面开枪射击,田胜利与那个暗中人不时的向对方还击,田胜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此时已靠近河边,手中的突击步枪子弹已用光,换上新的子弹,对面露出头的越军又被暗中那人一枪穿破胸膛,越军只要稍一露出踪迹都被狙击枪打死,对面土丘的机枪突突突突的不停射击,这时一处灌木丛中突然抛出一颗手榴弹,抛到了河对面,登时那一片的灌木丛轰炸起来,两个越军被炸飞出来,其它的越军纷纷撤退,那人的狙击枪射击不停,越军纷纷倒地身亡。

田胜利也在灌木丛中向未露身的越军狙击,土丘外的越军都被杀死,土丘上的枪孔突突突突的发射激光,但灌木丛和丛林都没有人影出现。那人早不知又躲到了哪里,而田胜利此时也换了一个地方,躲在一株树后。

河面上浮起了那土著人的尸体,对面的火力仍旧不停,估计土丘后还有数十个敌人,这时土丘后突然传来了枪声,只见几颗手榴弹向上翻了上来,接着是穿燃弹、手雷,土丘周围冒起了一团大火,接着是冲锋枪的声音,越军的惨叫声一轮的响起,不时有越军的尸体被抛上土丘外。

田胜利大喜趁敌人的机枪暂时失去射击的机会,从丛林后闪出换下冲锋枪穿过河桥向土丘冲来,冲锋枪的火力打开了一个缺口,几个机枪孔都被他的火力扫描爆炸,后面更是爆炸声不绝,震耳欲聋,整个土丘似乎已被我方的人拿下。

只听土丘后越军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田胜利已奔到土丘前,土丘上突然爬上一个人来,这人手举机关枪,威风凌凌,正是罗锋,身后又爬上一个人来,却是黄祥。两人正大笑着向他招手,田胜利爬上土丘,与两人站在一处,大喜道:“你们怎么从后面突围过来了?”

黄祥道:“我们发出了信号给各个同志,同时让已遇到的同志相互传递,结果路上不段遇到我们的人,我们已聚合杀伤力就大了起来,小鬼子们哪是我们的敌手,更何况我们是游击队,里面神枪手有十几个,一路上就这么聚下来,遇到几个狙击手都让我们合伙杀死了,但也牺牲了不少同时,现在分散在林中的同志还有很多,我们只聚集了四十多人,但拿下这个二道关已足够了!”

罗锋接着道:“我们有些同志为了这个二道关将敌人狙击手引了开去,结果在途中消失了,但二道关的十几个狙击手所剩不多,充其量也不到五个,光我们杀的就有三个,看来这一关是拿定了!”

田胜利狐疑道:“不对呀,赵前进和那个女兵呢,他们被俘虏了,现在在哪?”

罗锋叹气道:“我们抓住路上的敌人盘问,结果得知赵前进和六名同志已被敌人转移到了别处,听说是用来做什么实验,可能是制造武器或者迷幻药什么的,他们不用自己人而用我们的同志做实验,用心真是狠毒。”

田胜利突然想起了丛林中的那个狙击手,正想向两个班长汇报,可转头一看丛林那人根本就没有显身,心道这人不愿意显身,我又何必多事,也许真正的狙击手都喜欢暗中自由吧,他又想起了什么,向罗锋道:“老罗班长我找到了那个暗道,可惜只能通到二道关。”罗锋笑道:“我们已从越军俘虏那得知每一关都有一个通道是通向第二关的,直到最后第十道关,不过那个已没什么用了,我们不需要它,我们的目的是消灭丛林内的敌人,而不是躲避他们,所以我们要直冲森林深处,一直拿下去!”

田胜利突然又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喃喃道:“那个二道关的把关狙击手血鹰呢?怎么他始终都没有出现?”

血鹰,二道关的把关人,号称杀死过606个敌人的出色狙击高手,却至今还没有出现,田胜利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当他狐疑时,只听河对面的丛林传出两声枪响,两个人影一闪而过,似乎是一个在追踪另一个。田胜利心一动,向罗锋道:“老罗班长你带着同志们去攻三道关,我去找最后一个狙击手。”罗锋奇道:“最后一个狙击手?谁?”田胜利正色道:“一个代号叫血鹰的狙击手,曾杀死过606个强敌,这个人一出现对我们很不利,你先带同志们撤离,这里交给我!”

罗锋道:“不行,对方如此厉害,你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还是我们留下来帮你!”田胜利道:“我们暗中还有一个同志枪法了得、狙击术诡异莫测,有他和我配合就足够了,你们先撤吧!”

二道关土丘后的几十名已越军全部阵亡,罗锋一咬牙带着其余解放军向丛林内前进,进攻第三道关卡。

田胜利托着冲锋枪向河对面的丛林穿过去,循着灌木丛向“两个影子”寻去,快速走了一百多米,只见一处灌木丛中有血迹,他托枪刚要走过去,突然身后一阵风闪过,田胜利急忙转身,枪口对准身后,没有人,他又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一株树后又一个人影一闪,那灌木丛内的血迹应该是暗中帮助自己那人的,而在丛林里扰乱他的注意力的肯定是敌人。

田胜利的耳根绷紧,全身每一处神经都紧张起来,突然只听嗡的一声,他急忙一偏头,一发子弹从面前穿过,他心悸下猛的向灌木丛内跃进,身后砰的响了一枪,他正感到骇然,只见一株树后又一个人影一闪,田胜利冲锋枪猛的向那边的树扫射,激光四射,一个人从一株后跑出,田胜利猛的对他射击,子弹如雨点般打了过去,那人后心中了一枪倒在地上,田胜利心中一奇,这人被我杀死了,这人这么容易就被我杀死了?大着大胆子缓缓走上前去,站在尸体旁,枪口对准这人的脑袋,用脚将这人的尸体翻了过来,只见是一个越军打扮的人,看样子是一个狙击手,因为手中拿着狙击枪,但田胜利总感觉这人不是血鹰。

这人的确已经死了,有三发子弹打中了他的要害,一中后心,一中腰眼,一中后颈。田胜利又向灌木丛走回,用枪挑开那处留有血迹的灌木丛,只见里面躺着的竟也是一个越军的狙击手,咽喉上中了一枪。田胜利猛的一惊,这两人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灌木丛中的这个是被那个暗中帮助自己的人杀死的,而最初看到的两个影子其中一个是不是血鹰呢?他吃不准,一咬牙,扔掉冲锋枪,将突击步枪也扔掉,上前拿起了那死去越军的狙击枪,同时走到大树旁那具死尸前将那把狙击枪也拿了起来,两把狙击枪在手向丛林深处追了上去。

田胜利也不躲藏,二道关已被拿下,只剩下一个血鹰未出现,而他的敌人就是血鹰,所以这一片丛林很可能就只剩下三个人,他,暗中狙击之人和血鹰。他跑的飞快,以图能找到这两人的踪迹,也许这两人已经交上手,正激烈的搏杀。不,狙击手应该是暗中搏杀,那么他们究竟在何处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