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六十七章 真主使者

龙居士 收藏 7 56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六十七章 真主使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海鲨帮在印尼活动多年,与各方势力都有所联系,子明请求海鲨联络“自由亚齐运动”的领导人,很快就有了回复。对方传来消息说,他们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印尼国际雇佣军,本不想见面。不过,看在海鲨帮的面子上,可以破例一见。兄弟们习惯了,印尼人的自大,这口气,虽难听,但也没放到心里。不过,为了给“自由亚齐运动”一个“惊喜”省得被他瞧扁了,总得带一点有份量的礼物去。

一切准备就绪,王辉由胖子和小钢炮护送着带着一个翻译,出发了。为节省体力,海鲨帮派了一辆越野吉普车相送。不过,道路被雨水,冲毁严重,车没开多远,便被一堆泥石给挡住了。三人只好下车步行。

在热带丛林中步行,那种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体会不到。天气闷热潮湿,各类毒虫猛兽,不时袭来,令人防不胜防。没走多远,王辉全身就湿透了,豆大的汗珠,下雨似的往下流。摘下蟒蛇皮制成的帽子,当扇子使。帽子制成宽边,戴在头上,可以防树上的蛇咬。胖子见三哥摘下帽子,不免要劝上几句。王辉不听,胖子只好走到前面,睁大眼睛,警惕随时可能出来的危险。王辉跟在后面,见胖子走了这么远,还是脸不红,气不喘,汗不流,心底又埋怨起龙居士来,为什么不给他也训成铁血战士?

胖子忽然停住了,打了一个“有情况!”的特种兵手势。然后,又做了几个手势,叫小钢炮护着王辉到一边藏着。胖子则悄悄的摸了上去。

王辉没当过兵,看不懂特种兵的手语,但他知道胖子的实力,只要他主动摸上去了,必定十拿九稳,也就不着急。藏好之后,拧开水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铁血战士都有着过人的眼力,远远的胖子就发现,前方有人埋伏,而这个时候,对方,还没有发现胖子这三人。胖子上了左边的坡,借着丛林的掩护,迂回了过去。在路上,又选了几个观察点,仔细数了数,发现埋伏的人,只有七个,有二支AK,三张弩,二把砍山刀。知道这样的对手,对自己构不成威胁。便打定主意,活捉了他们。

这七人是亚齐人的一支游击队,因为拥有二支AK的原因,可以称之为游击队当中,装备精良的了。他们的任务是放哨,如果遇到小股印尼政府军,则给予歼灭,如果遇到大股,则回去报告。这些日子,亚齐迅速壮大,政府军倦在城里不敢出来。游击队也就没了猎物,相应的警惕性也就没那么高。胖子爬到他们眼皮底下,愣是没有看到。当胖子,暴吼一声,跳出来时,他们还以为是遇到了猛虎,吓得直哆嗦。胖子最先袭击的是那二个执AK的人,跳到他们中间,一手抓一支AK的枪管,再一拉,一送,两支AK就到了手。然后,左右开弓,各打了二枪,三个执弩的和一个执砍山刀的亚齐游击队员,全都右臂中弹,驽和刀掉到地上。当最后那个执刀的人,回过神来时,他发现战友们已经被制服了,在两支AK黑洞洞的枪口下,只得乖乖的弃械投降。

胖子押着七个亚齐游击队员回到王辉那儿时,王辉刚喝完水。通过翻译一审问,知道他们的身份。便押着继续上路。胖子担心,他们会对王辉不利,用他们的腰带给绑成了一串,嘴里也给塞满了烂布。

没多久,胖子就发现这七个人变得不老实起来,互相挤眉弄眼,像是打着什么主意。便提高了警惕。等过了一道山岗,胖子又发现了一支新的游击队。打手势叫小钢炮将“人串”给拉住,自己又悄悄的摸了过去。这些游击队员俘虏,似乎知道前面有自己人,变得极不老实,嘴里虽被堵了东西,还是拼命呜呜的叫着,想给自己人报信。小钢炮给了他们一人一下之后,他们终于老实了。

这次,比上回的收获更大。一共逮到八个人,可惜武器只有一支AK还看得上眼,其他的冷兵器,就地扔了。依法泡制,“人串”加长到十五个。

正应了镇压亚齐运动的刽子手巴拉莫诺(H.R.Pramono)少将所言:……“自由亚齐运动”的游击队成员的数目很难确定,似乎遍及亚齐的每个角落。去会晤的路上,不过一百多公里,却遇到了六支游击队。人数最少的三个最多的十七个。他们不但缺乏军事素质、缺乏作战经验还缺乏武器。胖子所缴获的武器,从绣迹斑斑的菜刀到老式的狙击枪,“应有尽有”,几乎可以开了一个以“从冷兵器到热兵器的武器发展史”为主题的展览会了。随着俘虏的增多,“人串”越来越长,最终多达一百二十一人。呵,一百多人连成一串,行走在山地中,犹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长蛇,好不“壮观”。

小钢炮押着这一长串人链,心中也有些发毛,一百多人啊,要是暴动起来,漫山遍野的四处乱跑,追了东追不了西。只要跑掉一个,那么雇佣军和亚齐人的会晤算是完了,今后铁定要成为敌对双方。

王辉看到小钢炮的紧张情绪,劝道:“人与人之间比的就是气势,只要你在气势上胜过对方,对方哪怕人再多,也是一群绵羊。别看我们人少,但他们见到我们,就像老鼠见到了猫。你看他们的眼神,正眼都不敢看我们一下。”

翻译听到两人对话,发出一阵得意的淫笑:“我听他们中,有人小声议论,胖子是真主的使者,是不可战胜的人,现在即使给他们松开绑,给他们逃,也不敢逃了。”

印尼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信伊斯兰教,是伊斯兰教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亚齐,则是最早传入伊斯兰教,并且接受伊斯兰教的地区。宗教观念,根深蒂固。无论是谁,只要披上了宗教的神圣外衣,在印尼就可以横着走。

在伊斯兰所有的神职人员中,地位最高的就是真主的使者。真主使者,代真主行事,在伊斯兰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任何教徒见到,都要顶礼膜拜。对使者的话,所有教徒,必须百分之百的服从,否则就是对真主的不敬。

伊斯兰教的神圣外衣,在教徒中,拥有强大的号召力,被人广泛利用。

当年伊斯兰教的创始人,默罕默德,就是披着真主使者的外衣,号召阿拉伯人进行圣战。1873年,荷兰向亚齐王国宣战时,亚齐国王,也是以圣战的名义,团结民众,反抗荷兰殖民者。本世纪50年代亚齐地方首领达乌德,贝鲁(Daud Beureueh),也是利用其伊斯兰教乌里玛(注:乌里玛,指伊斯兰教国家有名望的神学家与教法学家们〕的身份号召信徒,起来反抗爪哇人的殖民统治。

可以说,要想在印尼打仗,首先必须给自己穿上伊斯兰教的外衣,否则无法号召人民团结起来。

因为胖子一个独擒了,六支游击队,活捉一百多人。这些人迷信思想很重的亚齐人,以为胖子就是真主的使者,因为只有真主保佑的使者,才能刀枪不入、战无不胜。当然,因为胖子的真主使者的身份没有得到乌里玛的承认,尽管这些人猜测胖子是真主的使者,也就只是半信半疑。尽管只是半信半疑,也足以在心灵上,控制这些迷信思想极为严重的亚齐人。让他们不敢生出丝毫的反抗心理。

王辉弄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想起了一句成语,“作茧自缚”。亚齐人用自己的思想之茧,缚住了自己的手脚。

负责这次与神秘的印尼国际雇佣军会晤的是索夫彦,他是“自由亚齐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兼任着亚齐地方军事指挥官。由于他善于言词,又一直担任“自由亚齐运动”的发言人。子明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谈判对手。来之前,仔细研究过他的一些材料。好在他曝光率高,关于他的材料很多,不难分析出他的性格特点。并由此,制定了相关的谈判策略。

索夫彦早几天就接到了首领要求他与印尼国际雇佣军会晤的消息。但这神秘的雇佣军,从何而来?实力如何?为什么从没有听说过?索夫彦毫无头绪。他最终认为,这支所谓的雇佣军,肯定没有什么实力。再加上其一身兼多职,事务繁忙,过了些天,便将这些事,给抛到脑后去了。

当自己的营地外,出现一条长长的“人串”时,索夫彦的惊骇也就可想而知了。连同翻译在内,只有四个人的队伍,悄无声息的俘虏了自己六支游击队,人数多达一百二十一人。且无一逃跑,无一人死亡。这样的奇迹,换作世界个任何一支军队都做不到。而这支神秘的国际雇佣军却做到了。惊骇于对方战斗力之后,想到对方,假如是印尼军方派来暗杀自己的,那么现在自己必定魂归勿里洞了。

“索夫彦将军你好,”来人很和气的说道:“路上,因为贵方的游击队员不认识我们,所以发生了一点误会。”

索夫彦心里直骂对方笑里藏刀,一点误会就俘虏了自己一百多人,要是误会二点,岂不是要生擒整个“亚齐自由运动”武装?心里虽是这样想的,但嘴上可不是这样说,笑道:“那些人,刚拿起武器,没经过训练,表现太差,有劳你费心了。只是,你为什么说‘非土著语’,难道你不是印尼人?”

王辉听完翻译,心头火起,什么玩意?给你三分面子,你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不过,现在有求于对方,也只好先忍着。皮笑肉不笑的说:“我是刚获得印尼国籍的华人,还不会说印尼语。就军事索质而言,一个不会说印尼语的华人,比一百个会印尼语的土著人,更强。不管他有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索夫彦将军你说是不是?”

事实就摆在眼前,索夫彦知道自己再怎么雄辩也不可能将实事给辩没了。再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必定自取其辱,问道:“王将军,你手下,像这样的士兵有多少个?你们想要什么,又为何而来?”

王辉知道自己取得初步胜利,也就见好就收,给双方都留点余地。见对方谈到了正题,也就直截了当的说:“我们是一群背井离乡的受害者,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想生存下去。为了生存,我们不怕死亡。只要肯给我们一块地方息身,给我们合理的买命钱。我们就可以为任何人战斗!”

“王将军,我想知道你手下有多少像这样的士兵。”索夫彦指着胖子,再次问道。

“无穷无尽!”王辉进一步解释道,“北方神秘而古老的东方国度,拥有十三亿人口,像我这样,为了生存,不得不离开的人很多。只要有足够的钱,足够的土地,安抚他们。想招多少,就有多少。”

索夫彦当然不会满足于王辉故弄玄虚,进一步追问道:“如果我雇佣你们,并且给你们划出一块足以生存的土地,那么你们在一个月之内,能拿出多少人来战斗?”

王辉不会傻到将自己的家底都报给索夫彦,见他不断的逼问,也知道回避总不是办法,于是报了一个虚数,几百人。

“几百人?”这几百人当中,像胖子那样的人,只要占十分之一,也是非常强的一支作战部队。而且他们人数,并不太多,如果将来亚齐统一了苏门答腊,应该不难除掉他们。索夫彦想了片刻道:“我现在无法判断你们到底有多少战斗力,也就无法就雇佣费用,作出明确的判断。不如这样,我有大中小,三个任务可接,你看着选一个如何?”

“当然选大的。”王辉没等他将任务说完,便非常自信的回答。

“这个大任务可不容易完成。”索夫彦将手指,点向苏门答腊附近的一个小岛,道:“这里是爪哇人殖民者建筑的一个海岛监狱,一共关押了二千多人,其中有数百个亚齐政治犯,他们大都数是无辜的。如果你们能将他们解救出来。我就给你们半个县的土地,作为你们驻扎的地方。”

半个县的土地有多大?划在哪儿,如果是在丛林中,或者划在爪哇人直接控制的地方,有等于无。王辉也不是那么好愚弄的,他将手指在棉兰西面附近的海岸划了一圈道:“事成之后,我要这个地方。方圆一万平方公里!”

索夫彦看了一眼,知道这地方,位于亚齐人势力与棉兰贾拉勒少将军队势力之间。中间如果出现一个中立的势力,则更有利于亚齐的稳定。而且一旦形势有变,这块夹在中间的区域,则会成为双方共同打击的目标。肯定无法长存。当即答应了。接着就,国际雇佣军在此地享有多少特权,进行了商议。

王辉的想法简单直接,他说,这块土地自治,除了每年上交政府一亿盾外,政府不能干涉其任何的内政。印尼国际雇佣军,在此享有完全的行政权、司法权、驻军权、外交权。未经充许,其他居民不得进入。如果将来亚齐获得了独立,并且这块地在亚齐的领土范围之内。则一亿盾交给亚齐,如果亚齐未能独立,则将钱交给印尼政府。

索夫彦见王辉说得头头是道,滴水不漏,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同时也因此感觉到这背后,似乎有什么阴谋。于是又追加了一条:“自治期九十九年。且不得续期。”

王辉心道,等九十九年后,世界还不知变成什么样了,当即点头答应,然后说道:“签约吧。”说签约这二个字时,王辉感觉自己英国殖民者,而索夫彦则是印尼的李鸿章。

索夫彦摇头道:“这份协议,必须交到首脑会议上去讨论,如果首脑们一致同意,才能签订。”

到了最后,竟是无果而终,王辉想当英国殖民者的愿望破产。不禁恼怒起来,感觉自己被索夫彦给耍了。阴笑道:“兄弟们现在朝不保夕,为了生存,指不定会有人倒向爪哇人那一边。我个人能力有限,最多只能控制兄弟们三天,三天之后,如果得不到贵方的回复,那么,我将考虑接爪哇人的任务。”

听到带威胁的话,索夫彦也从心底升起了怒火:“何去何从,请自便。我们亚齐人的规矩就是这样。你等得起便等,等不起就别等。”

“嘿嘿,告辞了。”

会晤不欢而散。

出现这样的结果,也在事先子明与王辉商议的范围之类。但这并不意味着失败。因为,亚齐与印尼政府军势不二立,且势均力敌。国际雇佣军只要有实力,就可在其中,左右逢源。如果亚齐人态度强硬,则借政府军之力打击亚齐,如果政府军态度恶劣,则可借亚齐打击政府军。不论那一种情况出来,最终得利进必属国际雇佣军。

一个千古不变的真理,兄弟阋墙,必受外辱。聪明的中国人都吃过这样的亏,更何况智力不怎么样的印尼人?

王辉走后,索夫彦想给王辉一个教训,要他明白亚齐人民是多么的勇敢和坚强不屈。便叫了数十支游击队,跟在他们的后面。可惜,两人在谈话时,胖子的勇猛,被那一百多个俘虏给传开了去。胖子在亚齐游击队员心中,被当成了不可战胜的真主使者。远远吊在后面的游击队员,只要看到胖子的身影,连枪都握不稳,哪还敢打黑枪?

在数百人的“欢送”下,王辉等人,越走越远。送了几十里地,愣是没人敢出一口大气。

索夫彦将会晤结果,拿到首脑会议上去,表决结果,少数支持,多数反对。支持者认为,一块不毛之地,面积也不大,又不是割出去,而且不是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土地。拿别人的东西去换自己的利益,应该非常的划算。而反对者,有些言语激烈的人,干脆骂支持者为卖国贼。

子明得知会晤失败后,便派出二路使者,一路进棉兰城,找贾拉勒少将,商议助剿之事。一路去雅加达,找哈比比总统,及瓦希德副总统。这次汲取了,不懂印尼语的教训,以及华人身份,给对方,带来的警惕感。二路使者都是海鲨帮找来的正宗印尼人。

不料,因此引来一场战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