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崛起的前夜 谍影重重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1 124
导读:怒吼---中国 崛起的前夜 谍影重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帝国参谋本部门口,林浩然和每天一样正常的以每天早上7:30分准时来到这里上班。

今天不同的是大楼周围布满了日本宪兵守卫,几辆装甲车也停在参谋本部的门口。


一田长官早!林浩然拿出身份卡交给一边的警卫冲警卫点点头。


出什么事了?


哦,一田长官昨天晚上有一名中国间谍秘密潜入了我们参谋本部的情报档案室里企图偷取一份重要的情报结果被我们发现了,他还想逃跑结果被我们打伤了。所以今天早上这里是戒严的。警卫非常恭敬的把证件交还给林浩然然后敬个军礼。


现在那个间谍的人在什么地方?林浩然若无其事的问了句。


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


好谢谢,真疯狂。林浩然装作无奈的摇摇头走进去。


这个人是谁?他怎么进的大楼里?是不是原来就在这里工作的?边上楼林浩然的大脑里飞快的运转着。他在拼命的想这个人到底是谁。


一田君,一个中等个子的日本男人从后面叫住了林浩然。


哦,川本君。林浩然和后边跑上来的川本菊树打了声招呼。


一田君听说了吗,昨天晚上有个中国间谍被我们抓获了。川本菊树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恩。林浩然正在思考问题所以只轻轻的应喏了声。


对了,他是什么人查出来了吗?


这怎么可能让我们知道,据说这件事情复杂的很,连在京都的帝国反间谍局局长乃美宗胜那个老家伙都来了。林浩然心中一惊,乃美如果来了的话那么事情就远远超过了一份情报的范畴了,每每乃美宗胜出现必然会抓住一个间谍,他曾经抓住过美国、英国、法国、中国、朝鲜以及韩国的高级间谍人员,所以林浩然难免会担心。


两个人边说边上楼很快就到了办公室,一田长官早、川本长官早。办公室里的下属们纷纷起立跟两人打招呼。


帮我和一田长官倒杯咖啡。川本菊树对一旁的秘书吩咐了句。


不大工夫秘书将两杯香浓的咖啡端上来,林浩然脱下厚重的大衣然后伸伸腰坐回了椅子上。


当、当!


请进。


一田长官这是今天的工作安排计划请您过目。


恩,没问题辛苦你们了。哦对了麻烦你们把第二科室的科长真田幸之叫过来。林浩然挂上电话拿起杯子品尝起浓香的咖啡。


一田长官找我?很快真田幸之就来到林浩然的办公室。


恩,听说最近第二科正在调查一桩大案子,可能会牵涉到我们帝国参谋本部内的高级人员是这样吗?


真田幸之张大嘴巴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一田长官这个您是怎么知道的?


林浩然知道不能操之过急所以徐徐渐进的问真田幸之,别忘记了我是你的长官。林浩然完尔一笑。


可是这件事情是非常秘密状态下进行的他怎么会知道?真田幸之心中不免思考起来。


林浩然微微一笑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子放到桌面上,把它打开看看,看了就知道了。


真田幸之半信半疑的拿过袋子打开,里面是几份最高级别的情报文件,上面写的很清楚了你们的秘密计划已经被上面知道了而且正在着手派人下来调查。林浩然准备再进一步。


什、什么调查?真田幸之心中“咯噔”一下。


对,因为你们第二科室是负责调查人士档案,而你们这次受帝国反间谍局的要求来调查我们帝国参谋本部情报局和特种情报科的内部人员你不觉得你是在胳膊肘往外拐吗?


这!真田幸之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心中也有些慌了手脚。


林浩然见真田幸之有些惊慌心中暗暗高兴表面上却装作非常愤怒的样子,突然林浩然站起来大声的咆哮着,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调查起我们自己人来你们第二科室真是能耐啊,怎么平时交代给你们一点点小任务都完成不好,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如果有什么意见那就尽管的说出来。


林浩然大声的咆哮连外边办公室的人都能听的见,平时这些人还是很少看见他们相貌堂堂才华横溢的长官发这么大的脾气。


副机关长川本菊树从隔壁办公室闻讯急忙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田君怎么了干吗发这么大的脾气?川本菊树看了看旁边不住发抖和有些惊慌的真田幸之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川本君你来的正好,你看看这些资料,看看我们的好部下都在干什么?哼。林浩然把椅子踢到了一边。


川本菊树拿起资料看起来,真田你?川本以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一向老实听话的真田幸之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对不起,一田长官我、我以为事情没这么复杂。真田幸之现在真是后悔当初答应了乃美宗胜,如果不是当时乃美宗胜给了他五万美金作为酬劳他也是不会这么干的。


你以为,以为什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吃里爬外的东西!林浩然装出的异常愤怒的表情让川本菊树知道这次他的上司是动了真怒了。


哎,真田你也是真糊涂怎么能随便的答应帝国反间谍局的人呢,要知道我们平日里躲他们都来不及你、你怎么还主动找上门去。川本一脸的无奈。


一田长官都是我的错,请惩罚我吧!真田幸之把心一横大不了就送军法处所以这时凭口气说出了平日里不敢说的话。


见真田幸之已经入圈后,林浩然故做怒气未消的样子转过身来快步走到真田幸之的身边指着他的胸口问道:你说,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


这时的真田幸之哪里还敢隐瞒半句便一五一十的将全部的细节都说了出,原来嗅觉灵敏的乃美宗胜早就对林浩然所领导的情报部和特种情报科有所怀疑了,几次指定的作战情报和国家政策很快就会被中国方面截获,所以心声疑虑的乃美宗胜决定从他们内部找到一个人来替他们做调查,而这个人要不引人注意和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所以他们经过曾曾的筛选最终他们选择了各方面来说对他们是最合适的真田幸之。


之所以选择真田幸之不光是他符合条件而且乃美宗胜认为真田很喜欢钱,这点就很重要,所以他以五万美金作为诱饵诱使真田幸之为他们服务,不过由于真田有限的交际圈和他所能涉及到的情报内容的有限,到现在乃美也没有获得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有价值情报。


一田长官我都已经全部说了,如果要送我去军法处我也无话可说了。真田痛苦的说道。


此时林浩然已经知道了全部细节,对于怎么处罚真田幸之已经不重要了,所以他表面上仍然一副气冲冲的样子还让真田滚出去,并且信誓旦旦的说要给最高长官打电话投诉乃美宗胜这种卑鄙手段。


川本菊树知道虽然一田余气未消不过刚才说的话也是气话,一向对属下感怀有佳的上司是不会对他的手下这么无情的,甚至戏剧性的川本还在换位思考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甚至会拔枪出来杀了真田,一田长官被气成这个样子也就不奇怪了。


等两个人出去后,林浩然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太疲劳神经绷的太紧了,一方面他要保护好自己和安插在参谋本部内的其他同志和日本共产党的同僚,另一方面他现在开始有些害怕回家了,每天看着加美子他总有种负罪的感觉。


开始他还能以国家利益和复仇的心态来安慰自己,后来当逐渐的和加美子接触和生活过一端时间后林浩然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加美子,人非草木熟能无情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即便是块石头也能捂热了。


他现在是有些不敢面对每天加美子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作为一名贤惠的妻子所做的一切。再想想自己的弟弟居然背叛了他的国家而为敌人效力的时候林浩然的心情一下子便跌入了谷地,可以用糟透了来形容。


这次毛利新助(林浩若的日本名字)作为谈判团的一员到中国,林浩然虽然内心在痛苦在挣扎不过最终国家利益战胜了个人感情,他把林浩若就是整容之后的毛利新助的事情告诉局长汤光亚是,汤光亚只是微微叹口气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对不起你爸爸更对不起你和你的弟弟然后黯然神伤的瘫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了。


就在林浩然内心痛苦挣扎的时候,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发过来一个邮件,林浩然戴上眼镜看起来。


看完后林浩然习惯的把邮件扔进了垃圾箱中然后删除掉,林浩然靠在椅子上思索着,到底这份文件是什么内容呢,要这么神秘的。


****************************


当第二次会议从新开始的时候,很快双方便在停战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中国方面在停战协定签署后停止交火并且逐步从占领的领土上撤军,并且监督朝鲜、越南、韩国三国部队的撤退。


协议中日本方面将要给战胜国巨额的战争赔偿款以换取日本的生存空间。虽然日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对于已经没有什么可用于抵抗之兵的日本来说停战投降不失为一个好的喘息机会,当然中国方面也是因为国家经济能力限制没有再对日本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日本的诸岛以及冲绳诸岛将不能被用于军事目的,不得将两处租借给任何第三国用做军事基地如果违反规定中国方面有权对两处进行占领。


再有就是国际武器核查小组问题上,迫于盟国的压力,俄罗斯与日本最终同意了将俄罗斯出售给日本的武器全部封存等待小组检查的条件。


丝毫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的俄罗斯方面怒气冲冲的踏上了回国的班机,可以说俄罗斯这次除了陪了夫人又折兵外几乎没有什么好处,也就是日本购买俄罗斯武器时所赚到的外快罢了。但是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却因此遭到了很大的打击。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俄罗斯感觉到了来自西方和东方双从的压力感,不得不放慢了对其他几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蚕食速度专心对付来自与远东西伯利亚以及西方北约集团的东扩。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日本代表团的专机,谈判代表团的成员开始准备登机了。这次的《北京协定》的签署让日本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外汇储备、以及断绝了日本再次使用核能的权利,国家内部的核电站和在建的核电站要全部统统的拆掉。


一藤效意闭上眼睛,他现在的心情可以用心乱如麻来形容。日本被打败了,败的这么惨,参的比第二次大战时还要厉害,本土被炸的千疮百孔满目创痍,几乎所有的造船、化工、钢铁、轻工基地都遭到了中国方面猛烈的导弹攻击和轰炸机的轰炸,长崎和福冈、广岛等几个城市几乎被中国轰炸机投掷下的燃烧弹和高爆炸弹痍为平地。平民伤亡数十万之多。


想着年轻的日本青年用落后的武器朝中国军队的阵地冲去并且被密集的枪弹和炮火成片的打倒的时候一藤效意心脏一阵绞痛。


团长先生飞机将在十分钟后起飞有什么需要的吗?空乘人员走过来轻轻的问道。


哦,不需要什么就给我倒杯水来就可以了。一藤效意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小瓶治疗心脏的药来。


飞机上的其他人则显得有些轻松许多了,至少回国后再也不用担心哪天在工作时被中国的导弹给炸死了,而且仗不打了这些人自然就可以生活的好些。说不定那些被炸死的政府官员的空缺位置将由他们来顶替呢。


而这一仗也使的日本国内极右翼势力几乎没有了市场,日本军政府的威信也大大的减少了日本国民对政府的不信任示威游行几乎是在停战协定签字生效后便涌了出来。他们高喊着西泽朗云下台,美国的买办走狗军国主义分子下台的口号。当然等待他们的是成群的军警用高压水枪以及催泪瓦斯弹的斥候。


我是日本爱信国际航空公司JY8903号航班请求起飞!这架是载着日本代表团的飞机。


JY8903号准许起飞,一路顺风!机场塔台指挥管制批准了起飞请求。


突然4辆红旗CK高级面包车旋风一般的从跑道的另一侧拐上跑道直接冲飞机驶来。


机长不敢怠慢赶紧向塔台报告这一重要情报。


JY8903号,这里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请马上关闭发动机有紧急情况出现。


说时迟那时快4辆面包车迅速的开到了飞机的两边,车门哗啦的就被打开,从里面冲出了十多名特种部队士兵,一辆登机车也靠拢到了JY8903号上接着几名特种部队成员手脚麻利的跑到上面来到舱门前示意里面有些惊慌失措的乘务人员打开舱门。


随着舱门的缓缓打开,六、七名特种部队成员鱼贯而入他们迅速的来到毛利新助的座位边上,机上其他日本代表团成员有些惊慌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你是毛利新助先生吗?一名少校问道。


毛利新助摘下戴在耳朵上的随身听耳机,哦,你们说什么我刚才没有听见?其实毛利新助心里最清楚这些人为什么找他,所以他的右手下意识的朝宽大的风衣侧面摸去。


不许动,把右手慢慢的从腰间拿出来!瞬间数支97-1式突击步枪哗啦哗啦的上膛声音传来。


别想抵抗,因为这是徒劳的,我的手下都是神枪手和快枪手他们能轻松的用手枪打中200米外一个玻璃瓶。少校丝毫不紧张的说道,而且还戴着有些嘲弄和讥笑的神情看着脸色铁青的毛利新助。


毛利新助无力的把手从风衣的口袋里拿出来,随手还拿出了一把贝雷塔92F手枪。


不错的好枪,可惜给你这狗杂种用了。少校轻蔑的看了毛利新助一眼。


你们为什么抓人?几个日本代表团成员一涌而上。


突突突突!都不想活了吗?一阵冲锋枪朝机舱的顶部扫射机舱内部死一样的寂静。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的!来人!少校示意门口的那个特工走过来。


这个特工年岁大约在三十四、五之间,一副文弱书生气。只见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上面的名头分明写着“逮捕令”。


毛利新助先生这是对您的逮捕令,内容还要我重复一遍吗。特工头也不抬的问了句。


还有这必要吗?已经放弃了抵抗的林浩若苦笑着用中文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毛利新助先生的国语说的这么流利?少校一脸轻松的说道。


一藤效意走过来一脸茫然的问了句:“到底毛利犯了什么罪?”


少校接过逮捕令,林浩若36岁,日本名毛利新助,此人潜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局内参与多起窃取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政治、经济最高秘密的行为并且参与和策划了2次政变未遂。经调查取证,林浩若实属罪大恶极之叛国罪。现在以叛国罪,窃取国家最高机密以及策划颠覆国家政权等102项罪名正式逮捕你。还有什么疑意吗?少校收拾起逮捕令交给特工。


毛利君你说话这是真的吗?一藤效意瞪大了眼睛说道。


他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干吗这样一副死德行。林浩若惨然而笑的样子有点绝望的样子。


你、你毛利,八嘎呀鲁!一藤效意充血的眼睛和张大的嘴巴几乎要生吞了林浩若。


好了都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把人带走,你们也可以回家了。少校说完一歪头,两名士兵左右一架把林浩若径直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扯出了机舱。


**************************


国家安全局的审讯室里,林浩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对所有问题一律不做回答。从镜子另一面看的汤光亚面色严峻。他心理在想这是他自己在放弃求生的可能又想起他父亲临终的托付,汤光亚眼角有些湿润了。


当时局长是林军也就是林浩然和林浩若的父亲,汤光亚只是一个科长,汤光亚是林军一手提拔起来的,平日里汤光亚从林军的身上学到许多的工作经验和知识。


一次车祸却改变了他们几个人的命运,林军在一天的上班途中突然遭到了车祸,司机和一名保卫人员当场死亡。当几乎是奄奄一息的林军被抬进医院手术室时,林军用全身的力量用力抓住汤光亚的手在他的耳边嘱咐他要照顾好两个年幼的孩子和妻子后便撒手人寰。


不久十年戡乱,林浩若与林浩然以及母亲小林戴子失去了音训,千难万苦的寻找,冒着被打成左派的危险汤光亚找到了林浩若但是很可惜他没有找到林浩然和他的母亲。汤妻对林浩若很是疼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孩子,但是腻爱不能代表能让一个弱小的孩子心灵中扶平创伤。林浩若经常的被临家的孩子欺负,骂他是野种,小反革命。在弱小的心灵中便留下了灰暗的一面。林浩若变的少言寡语爱发脾气动不动就拿家里的玩具和汤小军煞气。


79年,林浩若被送到日本去留学读书,而此时汤光亚也因工作出色被提升为了局长。也就是这个时候内心世界极度畸形的林浩若扭曲变态的加入了日本情报组织,他要报复,报复这个社会,这个让他憎恨的社会和国家。


87年学成归来在汤妻一在的要求下汤光亚将林浩若带进了国家安全局的大门也是从那开始林浩若开始出卖自己国家的情报来换取内心对国家和社会的报复满足感。


好了停止这样的审讯吧,我亲自来!汤光亚用手帕擦擦眼角的泪痕。


嘎吱,审讯室的门被退开了,汤光亚木然的走进去然后坐到了林浩若的对面,心如刀绞的汤光亚不知道从什么说起,林浩若想起小时候在汤光亚家里汤妻对他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疼爱心中一阵酸楚。


浩若!汤光亚用小时侯唤他的名字轻声叫了声。


别在叫我林浩若,我恨这个名字,恨这个名字,而且我更恨你们,恨整个社会!两眼通红的林浩若发疯了般的叫嚷着。汤光亚心中一阵刺痛,眼睛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哎,是我不好,我没照顾好你们母子,让你受到了委屈和伤害,是我的错。年近七十的汤光亚已经是老泪纵横。


照顾,谢谢你们的照顾,正是你们的照顾让我更加坚定了报复的信念。林浩若歇斯底里一般。


汤光亚心中知道,这个眼前的林浩若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小浩若了,想到小时侯林浩若天真的眼睛和样子,又想到老局长的临终托付汤光亚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一切。这可能就是当初林军对他语重心长的说的“干我们这一行的既然选择了就要无条件的去服从组织命令,哪怕是牺牲家庭、朋友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你这么做值得吗,如果你的哥哥和母亲知道的话他们会多么的伤心。


母亲?哥哥?他们都已经被你们这些人给害死了。所以我要报仇!报仇!报仇!


他们没有死,你的哥哥在为我们工作,你的母亲现在还在北京。汤光亚突然怒吼起来随手抽了林浩若一个耳光。


什么,他们还活着,母亲和哥哥还活着?林浩若的大脑嗡的一声。


你、你们骗我,骗我,对是在骗我,我不会相信你们的不会!林浩若癫狂般的说道。


一田君夫你的上司,他便是你的哥哥,为我们工作的林浩然,你的哥哥!汤光亚摇摇头。


你看看这个!汤光亚递过去一张照片。


看过照片的林浩若有点撑不住了,这、这,不可能、不可能!


这是事实!


不是!不、不是!


醒悟吧,孩子,你就忍心看着关心你的人,爱你的人就这样的因为你而受到痛苦吗。


可我内心的痛苦谁来扶平,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们都到哪里去了?


要怎么样你才能醒悟过来,孩子!汤光亚心中伤心已经到了极点。


你们干脆杀了我吧!


若若!林浩若猛的朝门口看去。


汤光亚的老伴翟雪泪流满面的推开了门。


翟姨!林浩若内心中的那点童年记忆再次被勾起来,在他幼小的心灵记忆中翟雪是除了他的妈妈外对他最好的人了。林浩若忘不了翟雪在那个冬天站在学校门口冻的瑟瑟发抖的等着他放学。


若若呀,你这是怎么了?


林浩若心中一酸,翟姨,我?


孩子,都是翟姨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孩子。翟雪边哭边说道。可见翟雪对林浩若的喜爱。


翟姨,不、不是您的错,是、是我不好。林浩若失声痛苦。


孩子,觉醒吧,别在执迷不悟了回头是岸啊!


翟姨我现在是有罪之人,太晚了,太晚了!


如果你现在觉醒还不晚,接受人民对你的公正判决吧。汤光亚说的时候心中像是刀割一样难受。


伯父,翟姨,太晚了,你们别管我了,让我死了算了。林浩若痛苦的看着两位年近花甲的老人。


孩子,坦白交代吧,人民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的。


伯父、翟姨,林浩若抱头痛哭起来,他现在醒悟过来了,可惜的是太晚了。等待他的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