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 第一章 八九十年代的校园暴力 35.少年维特的烦恼

wh0440 收藏 2 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8/


自从那天起,陈锋每天准时上课,专心听讲,并尽量远离陈彤,王彤几次约他去玩,他娓婉拒绝了,放学时王彤故意等齐锋一起走,陈锋就是不给她机会,总是叫几个小哥们儿一起走。


这一切仿佛是做给安老师看一样。


英语课上,安老师看上去和以往一样平静,照常提问所有的同学,包括陈锋,但陈锋总是有种失落的感觉,好象少了一种很好的存在感,但又不知那是什么。陈锋除了认真学习外好象什么也做不好,也不想去做。好好学习也是为了能让安老师多关注一下他。最后他真的确信,安老师真的不再关注他了,而且是刻意的。


陈锋好难过。


男孩有时是最虚荣的。是那种被爱的虚荣,他可以不要别的,但不能没有自己在乎的人的关注和欣赏,否则再多成就也是虚空。陈锋多想安老师走近身边轻拍一下自己的肩膀或用比友好更友好的目光来看着他。齐锋确信,那种深切的目光安老师从不会用在别的男生上的。那种眼神来自那一瞬间,别人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更无法看到,陈锋曾几次在一刹那捕捉到过。


陈锋努力地回想着那曾经的眼神:那有如黑蜻蜓的薄翼一样低垂的眼睫,随着眼神轻轻颤动,如水的明眸在每一刻轻轻地看着她所真正关注的,当你注意到想捕捉并想要清晰记忆时,在下一个十分之一秒就转瞬离开了……


那种久违的关注真的没有了。这真的不是错觉。


有时陈锋甚至想再去打桌球,想用这种方法再次让安老师的关注回到他这来。但又想那是既愚蠢又无聊的做法,而且这样可能还会让安老师瞧不起他。


不知过了多少天,陈锋耐心地过着,毕竟学习成绩已在这种状态下直线上升了。陈锋等着那个真正关注的眼神到来的一刻。


这天晚自习课快放学时,安老走进教室总结了一下近一段时间班级的学习和纪律,并郑重其事地提到齐锋最近的进步,但表扬陈锋时,安老师居然没有看陈锋一眼。宣布放学后,安老师走出班级,正好看到王彤站在门口,她一定是来找陈锋的,可能是让陈锋送她回家,现在女孩和男孩恋爱以这种方式开始是司空见惯的了。


当陈锋和几个哥们儿走出班级时正看到王彤在门口等他。


“今天你送我回家行吗?我的自行车丢了。”王彤恳切地说。


“我------”陈锋有点不愿意,但女孩的车子丢了,这可不太好办。这时那几个小哥们儿打岔道:“行,锋哥哥是最好的保镖,锋哥哥我们先走了,白白。”他们边说边起哄着走了。


没办法,陈锋只好和王彤一起走了。齐锋的家离学校不太远,平时他都是走着上学放学的,今天王彤的自行车丢了,他只好陪她走了。


快走出学校大门时,王彤主动把胳膊挎到陈锋的胳膊上,但陈锋又轻轻地拿下了。这时陈锋注意到,安老师也走出校门,直接朝停在校门口的一辆高级轿车走去,这时车门开了,一个潇洒的男士走下车,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迎了过来把鲜花送到安老师手里,还给安老师开了右前方的车门,“Ohmydear,goodevenningAnny.”


“你怎么到学校来了?”安老师带着责备的口气和那个男人一边说话一边直接坐上了车,在上车转身时安老师也看到了陈锋和王彤,她的表情在十分之一秒迟疑了一下,这十分之一秒的变化只有齐锋能看到。那辆车轻轻地开走了,漂亮的尾灯闪烁着红橙色的光,渐渐远去、模糊,最后消失在人流和车流中。


陈锋呆呆站在那老半天,眼睛还直直地看着刚才那辆轿车消失的方向。


王彤拉了齐锋的胳膊一下,陈锋才从木然中反应过来。


“安老师有男朋友了,还挺帅的,好象还挺有钱。”王彤说。


“帅个屁!有个破车有什么了不起!”陈锋哼道。王彤不敢吱声了。


出了校门走出去好远,王彤再次想挎齐锋的胳膊,这次陈锋没有拒绝,看到陈锋没有拒绝,王彤高兴地把头也靠到齐锋的肩头上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陈锋看着身边这个开心的女孩,又抬起头看看深蓝的夜空,一个半圆的月亮挂在天上,他苦笑了一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晨,早自习时间安老师来到教室,全班同学都坐在那练习早读英语,咦?陈锋的座位又空了。


安老师的心里也空了。


第一节课又是安老师的英语,整整一节课陈锋也没来,为什么?真的如她第六感所感知的那样吗?那第六感暗示着自己,这个小伙子真的爱上了自己?爱上比他大三四岁的姐姐模样的老师?


第二节课是王彤班的课,安老师进了她班不知为什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王彤。她仍熟练地上着课,并偷偷地认真打量起王彤来。


这个王彤长得有点单薄瘦小,大大的眼睛清彻得能见到心里,瘦瘦的瓜子脸清秀异常,能够说出标准英语的薄薄嘴唇,一双细长白皙的手,一副认真投入的神态。安老师今天才发现,这个王彤居然是个让好人看了会倍加疼爱的宝贝、让不太好的人看了心生嫉妒的可人儿。


安老师心里居然也有点嫉妒起这个小女孩了,可能是因为陈锋。


直到上中间体操,陈锋仍没动静,安老师有些不安了。


全校师生做完体操要回到教室时,安老师的电话响了,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喂?是张主任,”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局促,“你们班的陈锋同学出事了,现在在医院抢救呢,我们一起快点去吧!”


“什么?”安老师的头“翁”的一下空白一阵。她的手也抖了,连呼吸都急促了,甚至能听到太阳穴的嗵嗵跳声。


张主任和安老师万分火急地打个出租车就直奔医院而去,一种极不好的预感袭上安老师的心头,她都快急出泪来了。


来到医院,急救室的门紧闭着,门口有几个警察在焦急地等待着。


来到来了两个神色焦急的人,警察迎过来。


“你们是……?”警察问。


“我们是陈锋的老师,他怎么了?”安老师问。


“你不要着急,是这样的,我们联系不到他的家人,从他的书包里的书本上才知道是你们学校的,于是就通知了你们。今早,一伙流氓在路上要殴打你们这个学生,于是这个学生就和他们厮打起来,他们还用了刀子、木棒、砖头……”


“那我们的学生现在怎么样了,”安老师心急如火。


“医生现在正在抢救,还没脱离危险,他被刺伤了腹部,不过你们这个学生可真够厉害的,七个人打他,他就不跑,还空手硬和他们打,有一流氓当场被你们的学生打死了,是被踢断了脖子,有个流氓用刀刺伤了你的学生,你的学生夺过刀又把他那个人当场刺死。其它的流氓都被我们控制起来了。初步判断,你的学生是正当防卫。”


这时抢救室的门开了,一个护士神色焦急地问:“伤者的家属来了吗?”


“我刚通知了他父亲,应马上就来,”安老师说,“现在他怎么样?”


“伤者的肝脏受伤,我们的血快用光了,请问谁是B型血?”护士问道。


“我是,输我的吧,我是他老师。你们一定救活他!”安老师都快哭了。


“我们会努力的,请跟我来吧,”安老师跟着护士去输血了。


不一会陈锋的爸爸也来了,一个高大威武的老体育老师。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抢救,陈锋终于脱离了危险。安老师为他输了近四百毫升的鲜血,此刻脸色惨白。但看到齐锋转危为安,他心理又高兴又安慰。医生不让任何人打扰,安老师、张主任、齐锋的爸爸,还有在得知陈锋安全后才通知到的陈锋妈妈,他们在观察室的门外静静看着这个倔犟的少年此刻安静地睡着,他的脸上还有外伤和血瘀的印记。


陈锋的父母在得知安老师为自己的儿子献血后的心情不言而喻。


安老师这时放松下来忽然感觉有些头晕,于是她想给男友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她。但又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安老师只好自己静静地走出了医院,其它人仍等着陈锋醒来。安老师提着陈锋的书包叫了一辆出租车,径自回家了,今天的课已上完了,她想休息一下,更想静一下。


回到家中,他看到陈锋的书包很脏还有血迹,这一定是早晨厮打时弄的。她索性把书本都拿出来,想给他洗洗。当她拿出书本时注意到一本书,是课外书。她随意翻了起来,是德国作家歌德的日记体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英文版,看得出陈锋把这本书看得很认真也很辛苦,书上到处都是手写注解,这本书对于只有高三的齐锋来说的确是很难。这本小说安老师曾在大学读过,是描写一个叫维特的少年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得多的而且马就要结婚的美丽的女青年绿蒂,但这种爱无法开始更无法结束,这种暗恋使维特无法自拔,最终少年维特用自己深爱的人的男友的枪自杀了,彻底结束了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的痛苦。


这是个让任何人无法接受的恋爱悲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