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炮声隆隆,枪声阵阵。

燃烧着的房屋从缺口窗门处冒着烈火浓烟,中弹的战车发出“霹雳扒拉”的弹药爆炸声。

火光中,奔跑冲突的人影在废墟间跳跃着,手中的武器喷吐着火焰和钢铁弹丸;手榴弹和燃烧瓶炸出团团的火焰和纷飞的弹片,枪榴弹和火箭弹布下死亡的罗网。

核心工事里燃烧起熊熊大火,把周围的废墟照亮。

已经利用沙包和各种建材将厂区变成一个布满通道、壕沟、枪堡、陷阱的核心工事,在敌人的强攻下,终于失陷了他的外围工事,被敌人冲进了厂区。

守卫者已经死伤累累;在短短的时间里,敌人倚仗其强大的火力和不断投入的新的作战单位的高强度攻击,使得防守的民兵和一个加强连的正规军战士失去的众多的战友。

虽然他们战斗的非常顽强,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武器进行了抵抗,但在敌人优势的火力和兵力的攻击下,在付出巨大伤亡的代价下,还是没能保住核心阵地;唯一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的坚守让平民和受伤的弟兄撤了出去。

披挂着反应装甲的战车撞开墙壁和半塌的房屋,对着一切可能存在抵抗的地方抵近射击,35MM的高爆弹将沙袋工事和各种障碍物炸的四处乱飞。

穿戴着防弹衣和钢盔的敌人猫着腰,在炮火已经开辟的通道里前进,在每个拐弯的地方都投掷着手榴弹,然后是猛烈的扫射或用火焰喷射器一通乱烧:他们在每个被他们攻占的废墟中都遇到了从尸体和火焰中发出的突然袭击,那些没了子弹的狂怒的中国人用刺刀,枪托甚至是木棍和工兵锹对他们进行近身的攻击。更可怕的是那些还有着手榴弹或者是燃烧瓶的中国伤兵:先进的防弹衣可以不怕刀刺,但面对着冒烟的手榴弹和抱着自己的燃烧着的人,再先进的装备也在这近乎于原始的攻击中失去的效用。

仿佛是在外围的战斗中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兵力,工事中的美国大兵们并没遇到什么太多的抵抗,只有被火焰炸弹引爆的地雷带来一些不大的伤亡。

渐渐突入了阵地的核心,远离了被各种杂物所阻挡在外面的装甲车。

尤如三月惊雷滚滚,一连串的爆炸在敌人的脚下响起,翻滚而起的烟雾和灰尘伴着残缺的人体和各种垃圾在映红了小城夜空的大火中飞舞。在黑暗中的角落和被猛然掀开的,上面盖着燃烧着的杂物的钢板下面,无数的火力点一起开了腔。

几枚火箭弹从废墟的高处射下,碎甲弹将正在开火的战车的顶装甲撕裂,炮塔在爆炸声里飞了起来。

燃烧着的大火让空气灼热,四飞的燃烧瓶还在点燃更多的火头,强烈的红外辐射使得敌人的红外仪器的保护系统自动启动,先进的夜视装置成了沉重的累赘。滚滚的浓烟和被故意用各种机器和杂物弄的复杂的通道让他们团团打转;混杂在一起的近身战斗使得他们的强大的支援火力无从发挥。几架匆匆赶到的武装直升飞机也被地面上飞起的火箭弹和单兵导弹攻击,虽然没有把他们打下来,也使得他们被远远的驱赶开去。

激烈的战斗吸引着敌人的注意,像一块蜜糖一样吸引着更多的敌人。

在它的掩护下,黑暗中的安全通道中,分散撤退的民兵带着受伤的战友悄悄的消失在城外的树林里。

就在敌人的支援即将到达的时候,轰鸣的发动机推动着十几吨重战车的钢铁身躯,撞开半倒塌的砖墙,从掩蔽着它们的厂房里露出了他们的炮塔,75MM火炮和平射的30MM自行高炮,还有25MM机关炮的炮弹封锁了落入陷阱的敌人的退路,12.7MM机枪和火力点里的各种轻重火力一起,在火海和浓烟中收割着人类脆弱的生命。

急急赶来的敌人的装甲战车队刚刚转过路口,看到了沐浴在弹雨烈火下的战场时,闷雷样的爆炸响起,临时安装的超量的炸药炸碎了临街大楼的底楼,高大的建筑废墟在烟尘中倒塌,将沉重的混凝土块和飞舞着的砖石砸落在敌人头上。

远远的,高地的背后飞出成群的迫击炮弹,和战车的炮火一起在核心工事外围布起一道密集的火力网。

在炮火的掩护下,担任阻击任务的战士们撤出了火力点,乘坐上前来接应的装甲车冲出了阵地。

几辆自行高炮一边后退,一边对着空中已经发现了撤退行动的敌机开着火,密集的弹雨拖弋着长长的光芒,编织出死亡的网。

敌机闪避着,成串的火箭弹和20MM的炮弹追杀着后退的战车,应他们的呼唤而来的敌人的炮火也在战车驶过的道路上炸起一条烟与火的走廊。

依靠着先进的电子地图,被倒塌下来的楼房阻挡的敌人战车部队,也迅速找到新的路线,斜斜的从侧面包抄过来。

几枚单兵防空导弹从远远的黑暗中飞来,敌机抛洒着红外干扰器做着机动,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从海岸的废墟里跳出许多黑影:那是埋伏在废墟里的担任掩护的战士,他们跳上战车,但在道路上留下许多的反坦克地雷。

几团爆炸的烟云腾起,碾上了威力巨大的反坦克地雷的敌人轻型战车翻滚着撞向路边的废墟。更多的导弹和火箭弹飞起,跟踪的敌机在爆炸声中跌落在燃烧着的地面上。猛然的,地面上的炮火停息了,升腾起来的浓密的烟雾掩蔽了车队的去向;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失去了红外夜视能力的敌人找不到了自己的目标。

奥吐.卡兹中将看着已经控制了全城的报告,一点也感不到高兴:“蛙跳基地”的失去,小城守卫者的顽强,巨大的伤亡和物质的损耗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发冷,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敌人在还有能力的情况下,放弃了本来还可以坚守的阵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紧接着收到的消息让他的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北部阻击部队遭中国军队的突击,一线阵地突破,请求紧急增援。”

他走到正在紧张的处理情报信息的情报官身边:“少校,给我最新的情报。”

“抱歉长官,内部网络现在非常繁忙,好象我们很多地方都在战斗;和我们有关的信息现在还没有……不,长官,有新的信息了。”情报官在自己的专用电脑上一阵敲击:“好消息长官,骑兵一师和日本仙台师团已经冲破了中国人的防线,正在向我们靠拢。”

“太好了,立即和他们联络,问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到达?”

“是,长官!”

奥吐.卡兹中将转过身,刚要走,心底突然一动:“你可以得到多少整个战局的情报?”

“对不起长官,我只能告诉您和我们有关的情报……”

“我知道,我是说,你知道的,我想要的是现在的战局形势,不会要你告诉我别的什么。做为情报官,难道你没感到我们对面的敌人有些不妥吗?”

“可是长官……”

“见鬼,我不是中国间谍,我没要求你给我最机密的东西,我要的是现在的战局形势。我知道你和战区的情报系统有联系,可以得到这些东西的。”

“对不起长官,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我真的得不到别的东西,就是知道的也是些大概的东西。”

“我不需要知道每个细节,我现在要求你给我一个战局形势分析。”

“好的长官,是的,我会立即为您整理一个出来。”

“长官,和骑兵一师的通讯叫通了”

……

放下电话的奥吐.卡兹中将,坐在桌子前边看着情报官刚刚送到的战局形势图表,心一下子落到了谷底:中国军队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发动了无数的小规模的袭击。虽然盟军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但军事集结的速度被大大的降低,许多的后勤运输路线也遭到了破坏。也就是说,预定的一旦与骑兵一师会合就固守小城,吸引中国军队的注意,然后利用已经集结起来的盟军部队对中国军队发动毁灭性打击的计划,要拖后实施。但是,上帝啊,谁知道的中国军队什么时候开始攻击?他现在非常怀疑,就凭自己损失巨大的部队,以及也同样损失巨大的两个已经不满员的,已经成了疲兵的装甲师,能经受中国军队多久的攻击。

当然,如果空军可以保证制空权的完全掌握,他还是有信心守上一段时间的。

他站了起来,走到帐篷外面。

东方已经有了淡淡的晨蔼,灰白的天幕上还有几点微微的星星。笼罩正小城许久的硝烟黑云正在渐渐散去。

望着依旧笼罩着另外半个城市的黑色烟雾,奥吐.卡兹中将下达了增援北部防线和在小城修筑工事的命令。

就在战斗了一夜的美国大兵们抄起工兵锹开始修筑工事的同时,635高地上,一群满面硝烟的军人来到了指挥部:师部带着从前线下撤的部队也和小城的守卫者们会合了。他们的身后,是正和雷区和狙击分队纠缠的敌人的装甲集群。

装甲部队即将到达的消息没能让奥吐.卡兹中将高兴多少,来自与北方的报告让他心急如焚:昨天夜里被中国人炸掉的那个不起眼的小水库不但将他的被炸的一塌糊涂的"蛙跳“基地冲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残余物资让他搜集,还将一座通向北方的大桥冲垮;前去增援的部队被依然还汹涌的洪水拦在了河的这边。

作为快速的空降部队,他部队没有架桥装备。部队也企图利用当地的物资架设临时的水上通道,但严重缺乏经验和专用设备的他们在几次失败后无奈的停止了这种无用的实验。

奥吐.卡兹中将只得联系布列斯中将,了解到他携带有舟桥装备后请求他的援助,布列斯中将满口的答应:“OK!全是为了我们美国勇敢的士兵,我的部队一到达就立即派出工兵部队,我还可以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去支援那些孩子们。”

奥吐.卡兹中将感谢了他的无私支援,但在放下电话后却叹口气:“命令:支援部队沿河设置新的防线,警戒敌人的特种部队和空中打击,等待友军的支援的到来;命令北方阵地:坚持,援军即将到达。”他小声说:“愿上帝保佑你们!”

他真的对北方的部队不抱什么希望了,在他看来。中国军队的攻击一方面是因为城区的失陷,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在己方的装甲部队赶到以前可以占据一个能有效展开他们的部队的出发阵地。在这种情况下,他真的担心已经苦战两夜一天的士兵在没有了重火力和空中掩护下,还可以坚持多久。

天就要亮了,他必须转移自己的指挥部:白天是中国人的飞机活动最频繁的时间。昨天已经有中国的飞机在这里盘旋了。好在城区现在是在盟军的控制下,建立新的指挥部非常容易。

但虽然城区已经控制,但城边的高地还有两个在中国人的手中;那里还有数量不明的中国军队,不是守城的民兵,是中国的正规军,还有同样是数量不明的坦克和装甲车,以及迫击炮。他们对城区还有着巨大的威胁。尤其是635高地,距离公路不足2公里,对正在赶来的装甲部队也有着可怕的威胁:任何一种反坦克导弹在这个距离上都可以有效击穿坦克装甲。

但奥吐.卡兹中将现在已经难以在发动新的攻击,在大半夜的高强度的巷战中,不但他的士兵已经非常疲惫,而且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和给养。原本为了解决弹药补充问题的“午夜特快”行动也在眼看就要完全成功的时候被几个中国特种兵破坏掉了。同时,在一夜高强度的攻击和运输行动后,盟军的空军也通告说不能给予小城长时间的空中掩护,但同意根据情况随时提供紧急支援。

幸运的是,从635高地到公路上是一片片的水田,只有几条土路和一条不宽的沥青公路和城区与主干公路相同;奥吐.卡兹中将派出了携带着反坦克导弹的步兵分队和依然还有战斗里的十多辆装备着105大炮的轻型“步兵火力支援系统”,在路旁房屋的掩护下封锁了所有道路的出口。

他等待着骑兵一师和日本装甲师团的到来;那时,在盟军的优势火力、兵力的攻击下,守卫高地的中国残余部队只有在投降和战死之间选择一条路:他从缴获的中国文件中已经知道,守卫小城的主力是一支中国的装甲步兵团和号称是民兵师的中国预备役部队,而不是像中国公开宣传的那样是一个预备役团和民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