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9.毒药,味道不怎么好.

7821144 收藏 9 0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9.毒药,味道不怎么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觉得我能救你们的命?‘我漫声应着哀求,眼睛却看着手中药碗,脑子里还在研究参汤里掺地哪类毒药,多余,还用猜么,挨着死不可能,懿贵妃只敢小火儿慢炖,等她成了慈禧太后才敢逮谁爆炒谁.

咚咚......来旺和陈三喜还在那儿破坏地板砖,没结果不可能停下来,所以只有问心无愧遭无妄的张富贵答话:‘小阿哥,除非没人惦记奴才......奴才妄想了.这宫中除了您能救奴才,就是求皇......谁都要灭奴才的口.‘咚咚咚,张富贵也......哎,明儿要换几块地砖.


我站起身来,揉揉漆盖骨,忘了早点站起来了.


‘别糟贱自个儿脑袋了,起来说话.‘


‘奴才叩谢小阿哥救命之恩,定会为小阿哥效死命.‘来旺和陈三喜先表完决心.咚咚咚,接着几个响头,才起身眼巴巴望着我.


‘我说我能救你们吗?‘嘿嘿,俺的确没说.


‘请小阿哥可怜可怜奴才,您不会令奴才难做,您说什么奴才就听什么!‘还是张富贵冷静,那俩都傻了.


‘我就是帮你们点儿小忙,还不见得帮地上,因为我还不想与那人鱼死网破.至于该怎么办,你们比我这三岁小孩儿更清楚.‘


‘奴才知道一点儿宫中......规矩,还请小阿哥细细指点,奴才听着.‘


‘那好吧!你们都是皇上身边的人,只要这事儿......‘我指指天:‘没掺在其中,你们紧跟皇上身边,那人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人短时之内,还没谁能扳倒她.呵呵,这保命之道,三位不用我来教吧?‘


‘只......只有这样么?‘这些招术的确无需我多说,张富贵哪能满足呢.


‘不是我要多嘴,这是要你们有保命的勇气,认命了的人谁都保不住,可对啊?嗯,我会找找机会,第一,看看能不能把你们从皇阿玛那儿要来,对此,我一点儿把握没有.第二吗,我怎能不与那人直接交锋一次,你们说呢?‘


‘奴才叩谢主子.‘三人同时谢我,主子?嘿嘿,我高兴.不过......咚咚咚,又来啦!


‘不必了,记住,靠人更要靠己,我只能给你们点信心,自己的命要靠自己争.‘


‘奴才明白.‘


我瞄瞄这三人,一眼就看出他们还在肝儿颤.


我一点班低儿都没有,这仨人儿就是送上门儿来地铁杆手下啊,不彻底收买了他们,还不得接着单练.


咬咬牙,给自个儿壮壮胆,他妈的,赌了赌了,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我没孩子摔,摔自个儿总可以吧!


‘我就把这参汤喝喽,你等好回去交差.‘


‘小阿哥,您别开奴才玩笑了.‘面前三人懦懦着看我,都一个意思.


‘哼哼,想毒死我,我有那么容易死么?起来吧,别跪着啦!‘我亲热得拍拍几人肩膀,把人拉起来,又等他们平静一下后:‘来人.‘吼一声,很快,身边那些宫人各就各位了.


‘请小阿哥吩咐.‘领头太监凑上前来.


‘没吩咐,一边儿待着就行了.‘


赶走自己宫内领头太监,我伸头和三人低语道:‘记住,不要瞎说,我想让你们看看,神迹是不是真的.‘说着,端起参汤一饮而尽.


三人听到我提起自身神迹,俱是一楞,若有所思中,我已喝了参汤.我猜他们除了不敢有明显让人怀疑的动静外,也想看看我是不是毒不死.反正我自己愿意喝毒药,他们更是脖子上架好了钢刀,拼有机会,不拼准完.


我可不拼,没点儿把握敢喝毒药?精神病啊我.


外星老大给我防护衣时就说了,那小飞艇还能撞撞人,这玩意儿却没任何攻击性,仅仅保护自身,做为一个无伤大雅的赠品,科技含量就比较高了.只不过老大没细说,除了防御直接伤害,只告诉我能验毒滤毒,其他功能要自己体会.


看那么多小说啦电视啦,哪能不知毒药是宫廷必备法宝之一,皇帝赐死谁,不都是毒酒一杯吗!以我总是控制不住的性格,凭越来越清醒的脑子一想,不要说被谁暗害,就是被皇帝赐死也有可能啊,还不把防护衣的滤毒功能考证好喽!慧妃这儿又不是没有试销品,从中药大黄到毒药砒霜,咱全吃过,没事儿,就是味道不好.呸呸,屁话,谁家毒药像鸡汤啊!


呆呆得看着我喝完毒药参汤,来旺和陈三喜对神迹本有些信心,却一样六神无主.只有心静一点的张富贵眼尖,看到从我嘴边开始,裸露的皮肤渐渐发青,接着越来越淡,不过半分钟后,皮肤恢复正常.参汤刚入我嘴中,深入体内的制成防护衣的奇妙材料就开始过滤内含毒素,然后挥发出体外.


对张富贵微微一笑,俺觉得自己越来越有领导气质了:‘好啦,事儿完了,你等回去吧,该怎么着怎么着,别动声色.‘


‘是.‘张富贵应着,拉拉来旺和陈三喜:‘小阿哥,奴才等告退了.‘


‘好走好走,不送了.‘


扑通,没想到,陈三喜还是跪下给我磕了一个响头,倒有些实在气儿.可你不知道这是给我找麻烦吗!笨蛋.


在众人惊诧中,我随机应变:‘好了好了,不就是点药材吗!陈侍卫,不至如此.麻利儿得,咱回见.‘刚喝了碗毒药,只想到了药材一个理由.


等张富贵几人走远,我叫过管事太监:‘安和,刚才看见什么啦?‘


‘嘿嘿,回小阿哥,奴才只看见该看见地.‘安和不错,不枉我数月培养.


‘我有前途,你就有前途,你已没其他道儿可走了,明白吗?‘


‘奴才明白.‘


‘好,我回屋,你给我把门儿,娘娘回来就说我睡了.‘做为主力选手,与懿贵妃斗了那么久,慧妃现在特相信我,所以我争取到住单间儿了,她没重要事也不打搅.


进屋儿关门儿,立刻到处找工具,毒是不怕了,这抗打击力一定要试试.拿起床头烛台,拔掉蜡烛,用铁制地尖锥先在手背儿上试验,用力,再用力,没事儿,厉害.转圈儿扎,哈哈,还是抗地住.改手指捏着,尖头对手心,用力砸,再砸,还没事儿.但我人小力微,拳头不行,四处找找,摸起桌上三斤多重的砚台,哐哐哐,对杀父夺妻之仇不过如此,可......变态,真变态,我这手就是铁打地,也该有个小坑儿了,嘿,楞一点儿事儿没有.那烛台尖端照是原模原样,也没损坏.禁不住暇想:吕大和外星老大比起来,谁更牛呢?


嗯,还不能掉以轻心,掂量掂量,还是找根儿筷子试比较保险.


用筷子插鼻孔,一点七厘米左右到头儿了,怎么插也插不进去了,一样能经受住砚台帮忙.接着试眼睛,嗯,眼睛的受保护级别更高,离眼球儿还0.001毫米就滑开了.最后,抡起烛台当锤子,拼命砸小弟弟,先砸棍儿,再砸蛋儿,受保级别不如眼睛那么钻石,也算是白金级了.


忙活了个满头大汗,可咱心里爽,整个儿一头打不死得金刚猪啊!


不行,还得接着试验.我会怕什么呢?


对,不知怕不怕闷死.


倒一盆水来,一头扎进去,五分钟后,晃着水淋淋得脑袋手舞足蹈,闷都闷不死我耶,防护衣自动从空气中或水中提取氧气,通过其他方式送入我肺里.呸,问我什么原理,你不是问个废话么,我要知道,就是大科学家了,还是流氓吗!


我呆,我傻,这不是想自杀都不成吗!


呼呼呼,大喘气,兴奋得太入神,竟忘了喘气儿.哎,对了,总算给我找到防护衣的缺点了,原来自己主动闭气能闷死自个儿,只要毅力足够.哎,遗憾,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毅力,我是绝对没有,您哪?


第二天绝早,命人给找点桐油来,躲屋儿里往身上刷,想看看能不能封闭防护功能,白忙活俩钟头,桐油挨肉就往下流,怎么也沾不住.不知道把我闷一个密不透气的铁箱子了行不行,估计外星大哥的玩意儿不会不考虑这点吧?

算了,不试了,麻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