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七)

寂寞守林人 收藏 18 75
导读:丛林狙击手 9.反狙击 (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这株大树正离河边有三十余米,那地道的入口是直往下再往右拐的,从上面可以看得很清楚,因为下坠的斜度很大,下面并不深,看来只够一个人缩身下去,然后往右边钻,田胜利毫不犹豫的就钻了下去,身子在泥土中缩进,双腿合并着往右下方倾斜,然后上半身往下缩,正在这时一个人抓住了他的脚,这人是在地道下面,田胜利猛的一个瞪腿,那人似乎闪了开去,他猛的一挫身子,落了下去,只见下面一片漆黑,他往下跌了一下,下面也不深,双脚倾斜着站立起,用手摸右边还有一个洞口,一个人似乎在往那洞里爬,田胜利顺着声音一把抓住那人的脚,那人也一蹬腿,田胜利一松手已探出这人是光着脚丫子,脚底板有很厚的一层老茧,已猜出是那个土著人。

那土著人的脚一收回就钻了过去,田胜利心道这地道真奇怪往下拐右又拐右,不知弄什么名堂,想了一下那条河是在左边,往右去离河床越来越远,正好顺着逆河而挖地道的原理,他心下一定,知道钻入右边的那个洞就是直达第二道关卡的通道,待那土著人爬了过去,他探起身子也钻了进去,往前钻了三米左右,头部露出在一可空间内,双手一撑,身子向蚕一样往前涌,然后双脚突然一蹬,身子已坠了下去,下面竟然很深,而且是个斜坡,田胜利身子一沾地就直滚了下去,他用手往旁边一扶,已摸到一层阶梯,用手探了探坡下,心下骇然顺着坡落下去竟然是一排尖竹子,他的手已触到一根竹尖,幸好扶住了阶梯,不然只差半米就会竹箭穿身而死。

田胜利的身子已能站起,前面的空间渐渐大了起来,脚下的阶梯一直向下方延伸下去,看来这暗道里还有敌人设下的机关,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要当心才是,心一定往下缓缓行走着,由于周围全是泥土,那阶梯也是用泥土排成的,所以人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回音,下面潮湿之极,散发着浑浊的臭草味,田胜利直走出约五十余米,前面突然有火光闪了一下,一闪而灭,但他已看清前面是个右拐角,当才的火光是那土著人弄出的,看来那土著人也在向前摸索着,田胜利拐过右边,脚下已是泥土的平道,看来前面是一条直道,不会再向下了,他放心的往前走去,前面的火光又亮了一下,田胜利看得清楚那土著人正慌张的在前面快步走,前面漆黑一片,显然这通道很长。

田胜利也不去追那土著人,只是缓缓跟在后面,小心警惕着,以防通道内设有什么机关陷阱,直走了很长时间,还没有走到头,田胜利心道在上面的话应该已走出五百米了,那土著人的火光又亮了一下,向后面往来,田胜利看到了那土著人害怕的神情,于是向他打手势示意自己没有要危害的意思,那土著人一怔,也许一直以为是敌人再后面跟着他,这时感到奇怪后面的人会是谁?

那土著人手上用的是古代的那种火石,这时火光还没有灭,田胜利快步跟了上来,那土著人骇然的望着他,田胜利用越南话道:“这暗道里应该有火把,越军不会都摸黑前进。”那土著人用越南话紧张的回了一句:“你......你是谁?”声音有些沙哑。

田胜利温和的声音道:“我是中国解放军,只要你不是越军,我们不会伤害无辜的人的。”那土著人怔了一下道:“这战争什么时候停止?”田胜利笑道:“很快就会停止了,只要你们越军不对我们国家边境造成什么危害,战争很快会结束的。”

土著人有感道:“只怕这战争一时结束不了,这丛林里面有大古怪,里面的人很可怕,你们国家是打胜不了的,因为丛林里面的人太强大了!”田胜利一动道:“老人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土著人摇手道:“我不希望你们国家打败我们,但也不想我国杀害你们的人,如果能停止这场战争该多好,丛林已被罪恶笼罩,可怕的丛林神会降咒给残忍的恶魔的!”

“恶魔?”田胜利不解,“老人家你不会以为我们中国人是恶魔吧?我们从不杀害无辜的异国人民的,我们只打与我们作对的敌人。”土著人叹气道:“这是我们这里内部的事,你们是外人是管不了的,但那些恶魔会对你们造成很大的危害,你们还是撤出丛林吧,让丛林神自去惩罚那些罪恶的魔鬼!”

田胜利坚定道:“不达到胜利我们不会退的,那些恶魔是谁?是越军吗?越军对你们这些人民产生罪恶了吗?”土著人摇头道:“那些越军只是被利用的虫子,真正的主人可怕的很,他们再进行一场实验,要制造出一批杀人的魔鬼出来,这些魔鬼是无敌的,你们都会被他们吞噬的!”

田胜利知道土著人的语言都是带有喻意的,那“魔鬼”什么的只是比喻,也许指的是越军的最高指挥者,他还想询问,但那土著人已闭口不愿说什么,灭了火径直向前走去,田胜利跟着他一起走,这空间并排可以走五个人,的确是打游击战的好地方,不知暗道里是否还有敌人。

又走了约半个时辰,前面的通道竟然透出了一些亮光,显然再走几十米就是出口了,那土著人先走到入口,向上行了上去,原来又是一排土阶梯,土著人小心的向上走着,不住的抬头张望,走到那个透射阳光的洞口,身子探了上去,钻入洞内爬了出去,田胜利待他完全出了洞才探身上爬,在洞内钻动着,眼睛被外面的白光刺耀着,显然外面已是没有什么遮掩的地方,他的身子一钻出洞,立刻撑起了身子,只见周围的丛林一片寂静,他回头一看,惊奇了起来,原来刚才钻出的那个洞竟然是一棵中空的大树,这树很矮,只有四、五米,因此能抵受住下面的空部。

田胜利发现那个土著人已向不远处的河边走去,他正要跟上去,突然发现河上架起一座石桥,河的对岸是一排土丘,约有百米长,土丘上是密密麻麻的机枪孔,那土著显然是想到河边喝水,田胜利急忙躲到树后,想阻止那个土著已来不及,因为那土丘的枪口已有三把机枪头在往河边移动,田胜利的心扑扑乱跳,出了暗道果然就是二道关,敌人的防御比第一道关卡多了数倍。

他正奇怪这暗道怎么到二道关就没路了,按理说应该通往丛林深处才是,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机枪扫射声夹杂着一声老人的惨叫,田胜利一探头,一屡屡激光向他扫射过来,他急忙躲了开去,只听扑通一声,似乎那土著人已落入河内,他闪身向另一株后躲去,河对面的机关枪如雨点横飞般向这边扫射过来,泥土被打的泥点乱飞,田胜利已闪身在一处灌木丛中,突然旁边的灌木丛一阵晃动,对面的机枪向这边扫射过来,那灌木丛内的一个人电光石火般向另一处丛林植物中钻去,那边的树被打的稀巴烂,可树下的植物一动不动。

田胜利突然想起背上的冲锋枪,赶紧解下,将突击步枪挂在背上,心道冲锋枪的射程不一定能打到河对面,我要离土丘近些才是,他托起冲锋枪猛的钻出丛林,在一连串的激光射击下向一株大树后闪去,那大树被子弹崩的树叶乱飞,田胜利已钻入了树下的草种植物内,这一招他是跟那人学的,刚才他只看清那人的背影,隐约觉得那人的身材很苗条。

越军的机枪在灌木丛、树后不住射击着,打的泥土草根树皮树叶石子纷飞,田胜利躲在那株大树下的植物内占了好处,那植物的根部极硬,就算是子弹打过来也会受到阻力,不至于被一击至死,灌木丛内却能把丛草打穿射击到人身。

越军的机枪扫射几圈,见没人出来,一队越军从土丘后绕过,刚跑到河边还未过桥,就有一个人突然中弹身亡,其它的人向灌木丛和树后躲去。

田胜利心道那人用的是狙击枪射程极远,而自己是用步枪,应该换把狙击枪来使一使,正想着河对面又有一个人中弹死亡。敌人一时不敢出来,土丘上的机枪又连续不断的发射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