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行 第三章 力夺不义财 第三章 第二节

潮吧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3/


走了一气,朱七将帽檐支棱在额头上挡住雪,借着月光拉拉身边的孙铁子,轻声问:“这几天你一直跟熊定山在一起?”孙铁子回头瞄了雪幕里喀嚓喀嚓疾走的刘坠一眼,低声道:“我倒想问问你,你感觉熊定山这个人咋样?说实话。”朱七知道平时定山老是呵斥孙铁子,铁子肯定是一肚子冤屈,这种时候不定是怎么想的呢,随口应道:“挺好,真的,是实话。”


孙铁子唔了一声,拉着朱七躲到一棵树后:“让刘坠先过去,我有话对你说。”刘坠的嘴像是一口掀开盖的热锅,呼呼地往外冒热气,一路走一路唱:“闯关东,好悲伤,一根扁担俩箩筐。前头行李卷,后头小儿郎。左手牵妻女,右手扶爹娘。一路风雨一路盼,到了关东有钱粮。吃饱饭,找新娘,找到新娘上了炕……”歌声伴着喘气声,呼哧呼哧从树边赶了过去。


“蝎子,跟着定山你没攒下多少钱吧?”孙铁子拉着朱七转出来,继续走。

“啥钱不钱的?我就是图个热闹罢了,攒钱干啥?哎,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朱七想,你小子莫不是想挑拨我跟熊定山的关系?别费事了,我安慰他几句就走人,咱也没打谱继续跟他干胡子,这营生不是能干一辈子的。“不明白?没啥意思,”孙铁子放慢了脚步,“蝎子,实话告诉你吧,定山身上带了不少金银珠宝,那都是咱们弟兄的玩命钱。”“没啥意思你还是有个意思,”朱七站住了,“你是说咱哥儿俩从他的身上‘顺’点儿银子?”


“什么叫‘顺’?那本来就是咱爷们儿的。”孙铁子拉着他继续走,“想干就给个痛快话,不想干算我没说。”

“这雪咋就越下越大了呢?”朱七扑拉了两下帽檐,帽檐上的积雪像洒落的白面,纷纷扬扬遮住了他的视线。

“它大它的,关你什么事儿?”孙铁子将朱七拉离了那团白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

“这雪是越来越大了。”朱七倒退了两步,他想回去了,这种事情不能搀和。


“日!”孙铁子陡然提高了声音,“你傻了?熊定山现在躺在炕上像个死人,咱就是明抢,他也不会打一个‘吭哧’的。”“这雪是越下越鸡巴大了啊,”朱七越走越慢。孙铁子一把揪住朱七的袄领,俩眼瞪得像鸡蛋:“七,你就听我的吧,咱哥儿俩干他一票。”“你自己干不了吗?”朱七拉下他的手,隔着道道雪线直直地盯着他看。孙铁子用手捋下胡子上的冰坠,无奈地摊了摊手:“兄弟,说好听的是我想帮你发个财,难听的是我一个人不敢干这事儿。”朱七弯下腰抓了一把雪,在手里慢慢搓着:“先别絮叨,我问你,你是怎么见着他的?”孙铁子有点儿不耐烦了,说话像是兔子吃草:“我跟瞎山鸡去找张大腚的时候碰上他的……我就够义气的了,怕他出事儿,一口气背了他八里路。你猜咋的了?他一躺到他三舅家的炕上就跟我玩‘尿泥’!他说,铁,你是我的好兄弟,从包袱里拿俩‘大头’吧……你说他这不是操人吗?一包袱的金银财宝,就俩大头就打发我了?我说,定山我以后还跟着你干。他说,以后再说吧,谢文东那里不需要那么多人。你说我就是个废物吗?我越想越来气,钱也没拿就走了。走到半路就碰上刘坠了,后来我这么一想……”“别说啦,”朱七猛地将帽檐推了上去,“干。”


定山他三舅家的街门敞开着,定山他三舅披着件羊皮袍子站在门口直打晃,见有人来了,连忙上前打量。

孙铁子叫了声三舅,拉着朱七挤进门去,定山他三舅的嘴里直嘟囔,这俩人是谁?一个猴子一个狼。

定山躺在西间的一铺土炕上,听见人声,猛地支起身子,将一把乌黑的匣子枪对准了门口:“谁?”

朱七一步抢进门来,见定山这个样子,嗖地将双手举过头顶:“我,你兄弟朱七。”

定山放下枪,嘿嘿笑了两声:“娘的,是朱蝎子呀。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朱七回身推了刚进门的刘坠一把:“你出去看着人,我跟当家的说会儿话。”


熊定山掌上灯,定定地看着朱七:“我刚下山两天你就窜没影儿了。”朱七摘下被雪粘成一坨棉花的帽子,在炕沿上噗噗地摔了两下:“咱俩想到两茬头去了,我还以为你扔下老少爷们儿一个人跑了呢。”定山一咧嘴,将一口浓痰射到墙上,吧嗒着厚嘴唇说:“胡来嘛,‘拔香头子’也得有个规矩,我能那么干?说,这些天你都去了哪里?”孙铁子就着油灯点上一锅烟,乜了朱七一眼:“这小子贼精,跑到朱老六那里放起木头来了。”定山猛地把将枪拍到窗台上:“他奶奶的,朱老六早晚得死!我怀疑就是他们报告的郭殿臣,要不三江好的人怎么会知道我藏在三瓦窑子里?”“定山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跟我六哥他们干了一天的活儿,他们一个人也没出去。”朱七说着,殷勤地给他掖了掖被子。“我不是说今天,我是说他早就跟三江好的‘空子’有联系呢,三江好的‘溜子’跟‘空子’都他妈乱七八糟的,不照路子来,要不他们的人连我在三瓦窑子都知道?”定山的眼睛闪出狼一般的光。“那……那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朱七想,还想让朱老六死?那是我哥哥,你算什么东西。


胡乱说了一阵,定山摸出了一个包袱:“知道这是什么吗?钱!好好跟着我,早晚我让弟兄们过上好日子。”

孙铁子的眼睛刷地亮了,亮得像两盏瓦斯灯:“就是,跟着当家的一定会有好日子过。”

定山斜着眼睛瞄了朱七一会儿,轻咳一声:“蝎子,有人说卫澄海来了东北,你见着他了吗?”

朱七一怔,卫澄海来这里干什么?茫然地摇了摇头:“没见着。”

定山打个哈欠躺下了:“估计他是来找你的,罗五爷跟了抗联的赵大把子,他不会是来找罗五爷的。”

朱七说:“管他是来找谁的呢,反正我不想见他,我就跟着你。”

定山闭上了眼睛:“这话说得好。”

孙铁子的眼睛在黑暗处闪着幽蓝色的光,盯着定山枕头下面的包袱一言不发。

刘坠搓着耳朵回来,站在门口看着一声不吭的朱七问:“咋了?都哑巴了?”

孙铁子回过神来,拧着他的耳朵把他往里间拖:“睡你的觉去吧,你个半彪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