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十二)

royf22 收藏 41 14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涞阳县城北门。

在响彻全城的警报声中,似乎漫长无比地等待之后,林水生和柱子终于迎来了第一批撤退的攻击小组——攻击供电站的赵杰小组。

对供电站的攻击可以说非常顺利!因为鬼子从来就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把主意打到处于自己绝对控制下的涞阳城!何况供电站本身也不大,平时也只有十几个鬼子驻守。

驻守的十几个鬼子大多还在睡梦中就被赵杰等三人一一摸掉,剩下的两个哨兵也毫无意外地被队员们用弩射杀!

当赵杰等三人冲进机房后,供电站的职员们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争着告诉他们供电站的各处要害!在这些职员的配合下,赵杰这个小组仅仅使用了三十公斤的梯恩梯炸药,就使得全城的供电彻底瘫痪!

最后在赵杰等人撤走时,有个电工还壮着胆子向这三个蒙着面的人问道:“你们是八路还是国军?”

赵杰想了想,回答道:“我们是中国军人!”


没过多久,派去攻击通信站、宪兵队的两个小组也都安全撤至预定会合地点。

唯有攻击鬼子兵营的刘三小组,到现在还没任何消息!

倒是兵营所在的城西方向,枪声一阵紧似一阵,间或伴随着一两声爆炸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过了预定的会合时间,刘三小组还是没有出现!

此时,城里其他地方的枪声已渐渐小了下去。按照计划,这时负责骚扰鬼子搜捕的地下党也应该和鬼子脱离了接触。他们为制造混乱而点起的十几处火头也已经有好几处被组织起来的伪军或强行抓来的城里百姓扑灭。部分街道的秩序已经恢复,个别地方甚至已经重新出现了鬼子巡逻队。

时间越来越紧迫!

虽然北门因为相对不被鬼子重视,而且负责北门防守的警备队也因为种种原因迟迟没有派来大队人马,但每一名队员都明白,留给他们撤退的时间不多了!

队员们都看向赵杰,等着他拿主意。

赵杰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城西,咬牙说道:“我们再等五分钟!”

没有人说话!

虽然每个队员都明白这五分钟意味着什么!

那很有可能是赌上了特战队撤退的所有时间!

但是,没有人反对!

因为现在城西还有枪声!还有爆炸声!那里还有自己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还在战斗!

一分钟,两分钟……

时间毫不留情的逝去。

赵杰的双拳早已因为紧握而发白,更有些颤抖。

这时,从城西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随后,枪声就小了下来,再往后,甚至连零星的枪声也没了!

所有队员的眼中都有了泪光,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但是,没有人提出要撤退,因为现在还不到五分钟!

随着表盘上秒针的走动,队员们的希望也在一点一滴地流逝!

终于,五分钟到了!

刘三小组还是没有出现!

赵杰最后看了眼城西方向,深吸口气,低声命令道:“撤!”

钟祥一把抓住赵杰的手,几乎是哭着说:“队长,刘三他们……”

赵杰冷静地说道:“服从命令!”

见钟祥还想说什么,赵杰又一字一句说道:“我们是特战队!”

钟祥浑身一震,终于松开了赵杰的手。


由林水生和柱子断后,特战队终于在鬼子和伪军大队赶到北门之前两分钟通过勾索撤出了涞阳县城!

撤退的路上,没有一个队员再说话。这一次,特战队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完成了任务,但却第一次出现了严重伤亡,而且一下子就损失了三名队员!剩下的十一名队员心情都很沉重。


涞阳县城里的纷乱直到第二天天亮后才因为火头都被扑灭再加上全面戒严而平息下来。

昨晚,涞阳县城共有大小十一处地方发生爆炸,其中,又以供电站、通信站、兵营、宪兵队损失最大。

供电站和通信站的所有设备都被炸毁或砸毁。通信还好,通过通信兵临时架设的军用专线,还能勉强在某种程度上得到维持,但是,在新的设备运到之前,对涞阳县城的供电却是无论如何无法恢复了!现在,整个涞阳县城,就只有兵营里那台备用的小电机还能对旅团部短时供电!宪兵队经过这次爆炸,也变得面目全非!可以想像,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平素对涞阳县城老百姓极具震慑力的部门都要成为支那老百姓的笑柄!而发生在兵营的爆炸,更是直接造成了数十名帝国军人的伤亡!如果加上之后在兵营围捕袭击者的混战中伤亡的人数,恐怕至少一个小队的建制就这样没了!更糟糕的是,在爆炸平息之后,近卫文还从士兵们的脸上看到了恐惧!是啊,就连自己的兵营都不再是安全的地方,他们能不感到恐惧吗?

现在,就连近卫文都不得不承认,无论昨晚的袭击者来自国共哪一方,从他们对袭击目标的选择和袭击的具体执行来看,他们都堪称专业军人的楷模!

而昨晚袭击者对兵营的袭击更是让近卫文到现在还感到后怕!要知道,昨晚在兵营里发生的一系列爆炸,最近的地点离他的旅团部只有不到五十米!只要想想袭击者昨晚竟然差点就攻到了自己的旅团部,近卫文就是一阵心悸!当然,心悸过后,更是一肚子火!

所以天一亮,在大概恢复城里秩序之后,对昨晚遭到的袭击的调查也立刻展开。此次调查组的组成人员,有军医,有专业知识丰富的工兵、军火专家,有参加过无数次实战的老兵……

这样一支队伍的工作是高效的,所以,在当天下午,近卫文就得到了一份有关本次发生在戒备森严的涞阳县城的“事故”的详细报告!

调查的结果表明,在供电站、通信站、兵营和宪兵队发生爆炸的地方都找到了梯恩梯炸药的残留物!在兵营里甚至还找到了两具袭击者的尸体!可惜这两具尸体都已被不知是爆炸还是大火的火焰烧焦!他们携带的武器也遭到了明显是人为的惊人程度的破坏!从残留的零件看,应该是支那产的“中正式”步枪和德国毛瑟原厂生产的毛瑟1932!

既然袭击者装备了像毛瑟1932这种即使对支那正规军队来说也显得极为高级的武器,那么袭击者就有很大可能是来自清源的那支支那军队!更不用说数量不小货真价实的梯恩梯炸药了!可是,清源的支那军队近卫文自信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绝对不相信这样一支指挥无能、战斗力低下、战术死板的支那军队还有胆子来涞阳闹事!不过调查组在另外一些地方找到的爆炸后明显的黑火药残留倒颇像“虎头山”土八路的手笔!更奇怪的是,昨晚四个城门都没有遭到攻击或有人逃走的汇报,就连今天的全城大搜捕也没有多大收获!昨晚的袭击者除了两名死者竟然彻底消失了!

综合起来的这一切资料似乎都很详实,可这一切又都让近卫文有些吃不准。

其实李得久倒是隐隐约约猜到了昨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可能和他放行的马车有关,但这种想法又怎么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他李得久就算再笨也不会笨到自己找不自在吧?

于是,这一晚发生在涞阳的混乱,就只好含糊地以“遭支那军队攻击”这样的结论而不了了之了!

只是这次涞阳城遭到大规模袭击的事也让近卫文痛感防守兵力的不足,现在回头再看看此次对虎头山八路军“扫荡”作战的前线指挥官加藤贺少佐的求援电报,似乎也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看样子,虎头山的八路军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从巩固后方的角度考虑,尽快结束对虎头山八路军的“扫荡”应该加以考虑了!


特战队从涞阳城撤出后,在天亮之前就进入了清源方向刘志辉的防区,所以路上倒也没有再遇到大的波折。刘志辉在得知一支八路军的小部队经过自己防区后,亲自接待了他们。在见到脸熟的赵杰证实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刘志辉甚至提出要派人护送他们返回虎头山,但却被赵杰婉拒。对此,刘志辉倒没什么不快。

特战队是在下午回到上洞村的。

得到消息的周卫国和李勇早已等在村口。

见到周卫国,在立正敬礼后,赵杰大声汇报道:“报告支队长,直属队胜利完成任务!……”

说完,却是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其他队员也都跟着哭了。

见队伍中少了三名队员,周卫国顿时明白,心中也不由难过起来,对于这支由自己一手组建亲自训练又共同战斗过的特战队,他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

但很快,周卫国就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轻轻拍了拍赵杰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牺牲的三名队员都是好样的!”

赵杰点头哽咽着说:“支队长,我明白!可是,他们……突然就这样……没了,我心里……实在难受啊!”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扫视了所有特战队员一眼,大声说道:“我明白大家的心情!战友牺牲了我跟你们一样难过!但是,我们都是军人,我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为了国家,为了百姓流血牺牲是我们的本分!尤其是像我们这样正被外敌入侵的国家的军人!更是随时要准备好为国家为人民献出自己的生命!相信我,你们的牺牲,历史会记住!人民会记住的!”

队员们眼里虽然都含着泪,但心中的热血却渐渐沸腾!

周卫国继续说道:“这次行动,你们虽然失去了三名战友,但是,你们很快将会有更多的战友!他们将与你们一起,为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和一切敌人战斗!”

周卫国转向赵杰,说:“赵杰,等这次反扫荡结束之后,直属队将进行扩充,我允许你在我们整个虎头山挑选新队员!人数和装备都由你定!”

赵杰含泪点了点头。

李勇这才对队员们说道:“赵杰跟我们回支队部,其他人都休息去吧!支队长还有重要的任务留给你们!”

听到还有任务,队员们都是精神一振,只要想起牺牲的战友,就没有什么比执行新的任务更能让他们觉得安慰了!


回到支队部后,赵杰将此次行动的详情一一汇报,之后才在周卫国的强烈要求下休息去了。

对于赵杰的汇报,周卫国因为知道整个计划,所以还能保持平和的心态,但李勇听完,就有些后怕了。

在赵杰走后,李勇忍不住对周卫国埋怨道:“老周,你这个险冒得太大了!你的目的不就是攻击鬼子的供电站、通信站、兵营和宪兵队吗?既然特战队自己能带着炸药潜进涞阳城,你为什么还要扯上个李得久?万一李得久反悔,不但用马车运送的那批武器弹药都打了水漂,朱老大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心安!”

周卫国平静地说:“要赌就赌大的!输了,赔上朱老大的一条命和一车武器弹药!赢了,不但武装了涞阳城里的地下抗日武装,更重要的是把李得久和我们拴在了一根绳子上!我们也就相当于在涞阳插上了一根钉子!这个安排事先我就和朱老大商量过,他也认为值得赌这一把!”

李勇苦笑,说:“这回是你赌赢了,那么下回呢?你的运气总能这么好吗?”

周卫国正色说:“没有下回!这种事一次就已足够!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我周卫国再也不会拿朋友的命来赌了!即使要赌,我也会用自己的命来赌!”

李勇怒道:“你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自己的命就不是命了?你要再这么说,这个政委我不当了!我还当我的班长去!”

周卫国赶紧说道:“老李,别生气。是我不对!我一定改!”

李勇忿忿不平地说:“改个屁!你老周要是能改,我跟你姓!”

周卫国嘿嘿笑道:“周勇倒也是个好名字!”

李勇一愣,随即骂道:“不厚道!”


又一个漫长的黑夜过去了!

筋疲力尽的加藤贺终于得到了旅团部“撤退”的命令!

接到这个命令后,指挥部的所有参谋军官表情竟然出奇地一致——大家都是松了口气。

命令传达下去后,下面的士兵更是满脸喜色,就差欢呼出声了!

加藤贺苦笑,可以想像,这次对虎头山八路军的“扫荡”给了这些忠勇的帝国军人多么坏的记忆!如果可以选择,相信这些活下来的士兵再也不愿参加对虎头山八路军的“扫荡”了!

警备队对于这个命令,反应倒是没有加藤贺预期的强烈,因为他们对于这种地狱般的生活早已麻木了!从进山的第二天起,警备队就开始担任外围警戒和先头部队的任务,承担的损失也最大!陈运来直到撤退时整理部队才发现,自己进山时两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连的兵力,到现在把剩下的所有人加起来,竟然还凑不齐一个完整的营!

站在院子里的陈运来狠狠地吐出一口口水,忍不住大声骂道:“妈的土八路!老子跟你们没完!”

刚说完这句话,陈运来就听见一声枪响,随后觉得胸口一痛。

陈运来低头看下去,赫然发现自己的左胸正在往外冒血!

我中弹了?

陈运来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可能是子弹射来的方向,想要大骂,但全身的力气却突然之间消失无踪,很快就无力地瘫倒在地!

陈运来最后想的是,土八路竟然在白天也敢开枪?!

与此同时,隐蔽在狙击阵地的林水生也拉动枪栓,退出弹壳,随后用弹壳在自己短刀的刀柄上刻上了一道新的划痕。

“第一百个!算你还有点运气!”

林水生喃喃道。


阳村的鬼子和伪军终于开始撤退了!

只不过,很快他们就意识到,撤退的路,也并不比来时要好走多少!

在撤退的队伍中,不断有鬼子和伪军遭到冷枪的射击,就连警备队剩下的两个营长和几个连长也无一例外都死于冷枪!但是,没有人理会被击中倒地的人,他们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个鬼地方!越快越好!

直到撤至骑风口,这些鬼子伪军才来得及停下休息喘口气,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没有人愿意去回想这些天的可怕经历!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些天噩梦般的经历自己永远都无法忘记!

涞阳鬼子此次对虎头山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就以这种很不名誉的方式结束!


此时,在上洞村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的临时指挥部,李勇却想不明白一件事,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老周,你为什么要专门下命令让水生和柱子把警备队的团长和剩下的营长、连长都干掉?你不是说过对这些伪军可以给一次机会吗?怎么这次你对他们下这么狠的手?”

周卫国淡淡地说:“我不想和一个仇恨我们的警备队团长打交道!”

李勇一愣,说:“你的意思是?”

周卫国说:“从警备队那个连被我们烧死在山顶,他们和我们的仇就结下了!再加上警备队这次在虎头山的损失这么惨重,他们的军官也肯定会记恨我们!而这将影响到我们今后可能的策反工作!把他们干掉,也是给李得久扫清障碍!现在涞阳警备队只有他的官阶最高,手中的部队又最齐整,而且,他还和我们打过交道,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和我们合作过!让他当上这个警备队的团长,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接下来,就看李得久的了!我想,他不是笨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李勇愣了半天,才叹道:“老周,幸亏我们不是敌人!要不然,我恐怕晚上连觉都睡不踏实!”

周卫国哼了一声,说:“如果你是我的敌人,你还想睡觉吗?”

李勇立刻笑骂道:“不厚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