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征文)原创—砖拍“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渡梦河 收藏 18 178
导读:(书库征文)原创—砖拍“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写这个所谓“书评”之前,为抵挡小潭的那些“粉丝”们使用常规武器报复,俺特意戴上钢盔,穿好铠甲,并交待狗蛋他娘:不管外面多大动静,一定要把自家的窗户关好!

跟作者小潭是有缘份的,我坚持这样认为,小潭生活的那个城市,正是我当兵的地方。上次在扯淡龙魂的帖子里看到小潭的身影,嗬,一听那语气就知道是个自我感觉很不错的人,那家伙,居高临下、颐指气使,胸前那些作家勋章晃得俺眼花。之前天浪兄弟在自己的书评中称作者为潭排长,再加上书名《我错误的军旅生涯》很吸引人,所以立马对这个潭排长有了莫大的兴趣。老规矩,看书得花金金、金金得靠打劫、打劫就打有钱的、有钱的多是作家、作家就是冤大头……谁让我盯上你了?谁让我要看你的书?打定了主意,在看作品之前,随即加入了这本小说的读者QQ群。小兄弟很有意思,估计是以为我看到他的回帖心里不爽,过来兴师问罪了,一瞅见我进群,马上嚷嚷道:哥哥是不是来糙事的?

初会小潭,得知其没有军旅生涯的背景,惊为天人!更让我对这本小说充满了期待,可是咱有自己的原则,不见兔子不撒鹰,不给金子不看书!老渡至出道铁血以来,只要想打劫,就鲜有失手过,并且以“毫无技术含量,死缠烂打带抓”的风格而声名远播,这次同样事关贞节,马虎不得!小潭精得像猴,俺没来得及施展“吹棒唱颂”的神功,甫一亮招,就被他掀了个四脚朝天:又想打劫我的金子去看书?俺可没江南疯子那么好讲话!然后一挥手,呼拉拥上来一群小马仔,七嘴八舌、东拳西脚,一会功夫就把俺练得晕头转向。奶奶地,俺要是也跟李老鬼一样有张细皮嬾肉的裸照就好了,用竹杆挑起来荡几圈,丫的,谁没年轻过?干嘛欺负人?

说实话,小潭同志不仅是个正直担诚的人,而且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正在我万念俱灰,一厥不振之时,伸出了他那双友爱之手拉住我十分关切的询问道:军长,我的金子可不多了,你要多少?俺怔在当场,感动得泪花花儿流,多好的一位同志啊?多平易近人的一位大作家啊?既然如此,俺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问道:大大,你有多少金子啊?小潭同志毫不隐瞒道:我只有482个金金了!好,那就给我480个吧,不要全给我了,自己也得留两个!再来句实话:小潭同志不仅是个乐善好施的人,而且是一个非常雷厉风行的人!二话没说,一分钟不到,金子就到了我的帐户。小潭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看完作品给他弄一个书评,最好是能砸上几砖,然后再给俺不少于同等数目的金金。这等好事,俺自然是豪不犹豫就应承了下来。这年头能写小说的人都是孙子,甭管是谁,敢搞“书评”的人才是爷爷!先付定金再交货,这是市场规则,其结果一定是共创双赢,所以,君才见那些写书评的狠命拍肿了巴掌、声嘶力竭的唱颂歌、闭着眼睛放出一夜的烟花灿烂……。说到这里,顺便鄙视一下龙魂的作者江南疯子,此人先是打白条,等俺给他唱完了颂歌,做完了法事,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付款日期,最后干脆赖在地上不起来:要金子木有,要命有一条!对于这种老赖,请同志们跟我一起来唾弃他……

小潭同志很不幸,一个没有当过兵的军文作家遇上了一个老兵油子,这可不是秀才遇到兵的问题。好比套着个假军牌招摇过市偏偏又碰到军警设卡查证,一知道是个冒牌货,瞅哪里都不顺眼。从第一章开始,我就渐渐皱起眉头,耐着性子往下看,没办法啊,拿了人家的金子手短,写书评的也要有职业道德嘛?这时候是不能以个人的喜好和意志为转移的。首先是错别字,那家伙不是一般的多,一章下来随随便便就可以挑上五六个;然后是标点符号的运用,这一点我反倒感觉蛮亲切,因为我从小到大,写作文从来都不会用标点符号,为这事就没少挨语文老师的暴粟,可谓英雄惜英雄,而小潭在这一点上,明显是比我还要强悍;再来就是专业名词,最经典的就是前几章出现的所谓“大炮”和“侧踢”,我想在作者看来大炮可能就是比枪管直径大点,摆在地上,斜对着天上的那种武器吧?而“侧踢”显然是极高难度的动作,想想啊,脚尖与小腿成九十度然后向左或向右攻击对方,估计也只有周伯通这种武学奇才才会这样干的!有太多专业用词不严谨,甚至是臆想出来然后用白话描述,各位看官可以去前二十章看看后面老渡的一些评论。有代表性的两段描述是这样的“真不知道这东西是谁想出来的[color=#000000]:"两个木架子一支几根线一连就做成了一个基准线,步子抬多高,手臂举多常也就由此可以判断了。后来我从电影《大阅兵》里就发现了这东西,看来那时候就有了呀!和他们连的方法差不多,一动一动的定格是最累人的了,有兴趣的人可以试试看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前踢两臂一前一后”[/color]和“因为所要学的就是那些东西而已:队列、内务、军体操、单杠、双杠、投弹、射击等等吧”。前一个在队列训练上叫作“腿臂分开或综合练习,一步一动和一步两动……”,而后一个训练课目,当过兵的应该都知道单扛和双杠应该叫作“器械体操”吧?如果楞要分开描述,那么队列训练也可分为单兵队列和班队列、射击分为实弹射击、手枪射击、步枪射击……,另外还有什么所谓的200米障碍等,所以,我说不严谨。另外,作者甚至没搞清楚部队的基本建制,团职单位里竟然出现了一个部长,不知道是不是“士兵俱乐部”的最高长官,而陆院的高材生竟然分到同一个普通连队担任正副排长,先不管“副排长”这个职务在新的部队组织架构里有没有这个职务,但就如此分配来看,我们的部队现代化建设真是取得了令人狂喜的成就:一个排配备两个军校高材生。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所谓的陆院,貌似海陆空二炮加武警部队,什么专业都有!

再来,就是关于人物心理和动作细节的一些刻画,同样让人有一种很虚的感觉,几个学员也就是后来的正副排长包括前面出现的连队干部和班长,作者本想刻意去把他们塑造成一个个鲜活有独立性格的角色,耐何因为没有过亲身经历再加上文字功底单薄,让读者有一种看文革样版戏的感觉,前面最具代表性的一段描述是这样的“于是我就带着吃饭的家伙事儿和一把凳子挤进了三班的一张桌子。看着大家异样的眼光我赶忙笑笑:“那边太挤了,不得吃。”再看看大家:“怎么不欢迎呀?”“欢迎——!”大家笑着回答……我挥挥筷子示意他坐下:“我们现在是吃饭,不用这么拘谨……“是。”他又要起立。我夹了一筷子炒鸡蛋送到他碗里:“怎么刚说就忘了?来多吃点炒鸡蛋补补身体。”我和他打趣道。“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吃饭了,我要监督你多吃些有营养的。好叫你长的和我一样壮。”于是夸张的举起胳膊挤了挤宏二头肌。气氛很快就融洽了。新来的就是没经验。是孩子就是喜欢人来疯,是学生就是喜欢幻想,是少壮派就是喜欢冒进。所以后面的话给我带来了点小麻烦。“长壮了投弹就更有劲了,到时候一定赢得了一班长,他可是咱们团的投弹能手哪。”……我把脸一绷:“我知道你是一班长带出来的,可是不想作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更何况仅仅是用嘴说说都不行呀?!真没出息!还是个班长呢!”“是,我一定有信心。”怎么我觉得还是底气不足呢?不过我知道话还是要拉回来的。我假装生气的说:“和你们吃饭怎么就像和王平吃饭一样没意思?一点也不会开玩笑。刚才你就应该和我说,要监督我少吃肉,争取越野的时候超过二班长!”说完连我自己都笑了,没想到我把王平也给搭进去了。在大家的笑声中气氛又得到了缓解。这时候我隐约的看到了王平给我抛来的满意的微笑。而我在和大家的谈笑中也多了几分得意……”

一部小说,最重要的是要看他的宏观架构,这一点上我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因为这本书我看到第二十章就没再往下看了,但就前面二十章来看,作者将军校的生活写得太平淡,说了几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再发几通不痛不痒的感想,就匆匆收笔了。真是太遗憾了,本来军校大学生的生活是最有卖点也最有可能出彩的地方,而且所学和养成一定会直接影响到后来的军旅生涯,,不知道为何小潭就没有注意到?

批的不算少了,这本书如此受欢迎,我想一定有他的道理。作者很聪明,懂得如何包装,书名看似平实,实则大大吸引了读者的猎奇心理,特别是那些没有部队生活经历的读者,大家想看看这个主人公到底经历过哪些曲折又有过哪些忤逆的行为;最重要的是作者亮出了自己没有过行武经历的背景,这一下子把类似于我这种看似脑子好使实则一根筋,不爱看书、不爱学习的的老兵又给吸引过来了,大家就是想想看看这个作者有多大的本事敢去写自己没经历过的事!跟小潭陆续交谈过很多次,包括我在看他的书并毫不留情跟帖拍砖的期间,他都会主动找上门来,基本上不为自己辩解,说得最多的反而是:谢谢、辛苦您了、难为您了……,这一点让我非常的感动,作学问行豪文者,一定先要虚怀若谷,能听得进去批评,并且能勇于承认错误,才能不断完美,关于这些小潭做到了,一个小伙子能有这样的胸怀和胆魄,成功是指日可待的,其他的可以慢慢学习和磨砺,衷心的希望小潭笔耕不辍,终有一日在文学的殿堂里修成正果。


题外:小潭的第二部小说《蝶样人生》我有看了几章,写作水平明显有了长足的进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