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七章 女儿泪 第二节

帝俊缔结 收藏 2 8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当一架马车辘辘驶出未央宫时,刘彻领着东方朔正朝霍去病休养的偏殿走来。这东方朔年纪比汉天子刘彻小两岁,是刘彻即位初年自荐入仕途的一位奇人。他为人诙谐机智,曾以辞赋劝谏刘彻戒奢侈,又陈述农战强国之计,但均未被采用。原来在刘彻看来,东方朔名过其实,是个嘴皮子、笔杆子强过实际本领的人,虽然拜他为太中大夫,但并不重用他。平常里,只把他看作是说笑解闷的俳优之人。今天,他领着东方朔去见霍去病,便是想叫东方朔给霍去病说笑话解解闷。岂料还没到偏宫,便有宦者来报,说是骠骑将军已随平阳侯出宫散心,三四日才回来。刘彻一下子就变了脸,正待发作。东方朔却在一旁似自言自语的道:“鱼翔于水,鸟飞于天。那像鹰一般骄傲的男人,谁舍得让他在宫里折了翼呢?”


刘彻知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静心想想,便也释然。确实,乖乖如笼中之鸟的人,怎配做他的骠骑将军?于是大袖挥挥,领着东方朔回自个的寝宫说笑去了。不过,临走前不忘撂下狠话:四日之后,未央宫里若不见骠骑将军的身影,服侍他的人就等着受罚!


且说偏宫里的宫女宦者正瑟瑟惶恐,望穿秋水的盼骠骑将军快回来时,霍去病则躺在香软的马车里,朝长安南边的浣溪村驶去。按常理来说,曹襄不该让大伤初愈的霍去病单独出游,但他自霍去病荡漾的眼波里瞧出袅袅亭亭的影子,在为这个弟弟准备些生活必备品和礼物之后,便很识趣的下了车。


霍去病要去的浣溪村正是花梗的家乡,离长安约一百里,听说是个风景秀丽的好去处,只是霍去病还从未到过。一百里地,坐着马车飞快奔跑,一天也是可以到的;但当时才下过雨,路面湿润,山道打滑,马车想飞也飞不起。何况霍去病出来时,天也有些晚,兼之曹襄一再叮咛要慢赶,那马夫只得收起胆儿,小心翼翼的驾车,惟恐颠着了车内的骠骑将军。霍去病不得不耐着性子在驿站胡乱歇息一晚。


第二日早起,霍去病就催着马夫赶路。恰巧一出门就碰上了好天气,马车赶得顺顺当当;当马车驶进浣溪村的村口时,朝阳才姗姗迟来的爬上山头。


霍去病撩起车幕,往外眺望。只见一条村道,曲曲弯弯,在两列厚密的桑树林的遮掩下通达村里。从高的地势往下看,发现浣溪村并不大,约百十户人家。那低低矮矮的村舍,都挤在青山下,绿水边。这村虽小,但依山旁水,村里花围树绕,倒也清新可爱。霍去病满意的收回目光,注意力放在道路两旁绿油油的桑林上。他记得花梗曾说过,一到春天,妹妹就和村里的姑娘们到村口采桑叶喂蚕虫——不知,今天早上,她来了没有?


就在霍去病心念一转间,桑林深处传来姑娘的说笑声。霍去病忙示意马夫停车,在旁候着。姑娘们在桑林深处,看不到大路上的情况,自然就不晓得有人在边上窥听,她们只管说说笑笑的采摘桑叶。闹了一会,姑娘们大约乏了,暂时没了声音。霍去病正待考虑走还是留的问题,姑娘们却唱起了小曲,其声哀怨,完全没了刚才的那份喜悦。霍去病有些讶意,不由得走下车来,细细聆听。


“春日丽兮鸟鸣桑,姑娘来到桑树旁。柔风吹兮树摇摇,姑娘执筐手忙忙。”

“大道阔兮车马过,姑娘停住暗悲伤。姑娘悲兮有缘由,怕被公子带离乡。”


这歌的大意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它诉说的就是姑娘们内心的担忧:怕的就是忙农活时,被游猎的贵公子看中,而强行夺走。这样的事例,自古有之,六百年前的《诗经、七月》里就有云:“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说的就是一码事。若在别时,这等哀切之音在他霍去病自是过耳即忘,但由歌词联想到花蕾的绝世容貌,不由得揪心起来。他大步走进桑林,拨弄得桑叶桑枝“哗啦啦”的响。在里边采桑的姑娘们本来就满心忧虑,忽然听到这莽撞的声音,不由得如惊弓之鸟,只略略回头,才看见霍去病乳白色的绸织深衣(可惜,谁也没瞧见他俊秀非常的脸),姑娘们便一阵惨叫,慌忙扔下采桑叶用的竹筐,死命的抄近路往村里逃去。


霍去病好不扫兴,待要叫,又觉得不妥,只好黯然的退了出来。他讪讪的登上马车,心里只惦念着有没有惊着花蕾;设若惊了她,待会儿见了面,又该如何说?他全没注意到马夫正飞快的赶着车,直追着那群姑娘呢!原来,马夫会错了意,他以为骠骑将军看中了某个姑娘,便卖力的赶着,好帮骠骑将军遂其心愿。等马车追进村里,村民们一面满含怨恨,一面躲闪。就是那些自由觅食的鸡,闲话家常的狗,都被马车搞得狼狈逃窜,躲东避西。


这时,霍去病才发现马夫行为粗鲁,忙唤他停下来。待得下车,他发现自己已被村民包围,个个都恨恨的瞪着他。霍去病很是奇怪,但他还是不慌不忙的道:“请问,陈老汉家往哪里走?”


陈老汉便是花梗的继父,是浣溪村及周边几县颇有声望的土医兼兽医,霍去病以为这么一问,村民便会热心带自己去,没想到众人脸上的积怨更深。霍去病心头更奇了,看来得问问原因,然他还未开口,一个汉子便愤愤不平的嚷起来:“陈老爹就一个女儿,你们已经弄走了,现在还想要几个!”


这话不啻于当头一棒,霍去病顿时脸色煞白。马夫只道他是气不过山野村夫的无礼,忙喝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有这么对骠骑将军说话的么!还不快快跪下!”


村民们本已是同心同气,预备和眼前这个来猎艳的贵公子抗争倒底,现在忽然听说他就是威名赫赫的骠骑将军,不由得都呆了。大伙赶紧抛开有色眼光,平心细看,发现眼前这个公子虽脸色煞白,却丰神俊秀,翩翩风度里蕴藏着凛然正气,断不是什么轻薄公子。大伙便信了马夫的话,原先心头的那股憎恶之情顿时被敬畏之心取代。其实,他们知晓骠骑将军,不只是因为他在战场上的功绩,更多的内容跟花梗有关。大家想来,骠骑将军在花梗的家信里如神一般,大约也不该为个女子来为难他家人——何况花梗已为国战死,骠骑将军来此,当是来慰劳的居多。


如此一想,那个冲撞了骠骑将军的村民待要跪下,霍去病却径直走向他,还不计尊卑的一把握住他的手:“大叔,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