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一章 木兰从军(2)

点灯子 收藏 4 84
导读: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一章 木兰从军(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4/


隋文帝开皇八年,即公元五百八十八年十月的大雨中,化名花木立的木兰终于追上了那个不知其名的男子。

“冒昧地请教,您的名字是……”

木兰喘息着问,为自己这迟来的问候而暗自惭愧。受了人家很多恩情后,若还不去请教恩人的大名,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那个男子却没有回答,反而问起木兰家乡的情况。

“哦,是阌乡吗?和张须陀是同乡呢!”

“张须陀?”

这个陌生的名字令木兰有些茫然。

“不知道吗?”男子的谈性并未因木兰的茫然而减弱分毫,“你早晚会知道这个人的!虽然他现在不过是一介地方小吏,但我认为他有着古之循吏的宝贵品格。因这种品格,他迟早会成为大隋的栋梁!”

在男子侃侃而谈的时候,木兰又开始怀念起自家那面水背山的家园。在从军之前,自己每天出门进门,并不感觉眼中的那座大山有多么苍茫巍峨,流过脚下的小溪又如何潺缓清澈,空气应该和其他的地方也没什么不同。总之,在过去的十七年岁月之中,仿佛没有太多值得纪念的东西。然而,此时此刻,在异乡的冷雨之中,这些场景竟然产生出一些小小的触角,柔软而又清晰地从各种方位探出来,骚扰着木兰的心,让那里又酸又痛又复几许沉重。

“阌乡是女娲炼石补天,黄帝铸鼎乘龙的神圣之地!”

男子用抑扬顿挫的声调称赞着木兰的家乡。随着他的叙述,那些上古先人们在那被秦岭与黄河所包容的土地上披荆斩棘,建功立业的风采超越了雨的界限,从遥远的时空中走出,在木兰的眼前熠熠生辉。

“哈哈,你和王士治是同乡呢!这样对我们征服南陈的战争是个好兆头呢!”

王士治的名字叫做王濬,士治是他的表字。史书上记载他是弘浓郡湖县的人。湖是阌乡的古称。当王濬出现在中国历史舞台之上的时候,著名的三国鼎立时代已经进入了尾声。北方曹魏的权臣司马昭发动了吞蜀之战并彻底灭掉了蜀国后死去,他的儿子司马炎就废黜曹魏的末代皇帝,并决心灭掉东吴,统一中国。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善于指挥水军的王濬担任了从蜀国故地出兵的西路军主将。他制造了巨大的名叫楼船的斗舰,沿长江顺流东下,突破了敌人设下的横江铁锁,率先逼进都城建业,迫使东吴的皇帝出降。大约是联想到现在隋军的对手南陈的都城建康就是当年的建业,而如今隋与陈直接的位置也大致相当于晋与东吴,因此引发了男子的一番快意。

当然,这些事情对于木兰而言,属于久远的过去。眼前的战争会以怎样的形式来展开,木兰也不关心。她只是希望能够早点取得胜利,而自己也不要战死,这样就可以早点回家和父母团聚了。除此之外,如果说还有什么心愿的话,那就是这位对自己有恩的男子也能在战场上平安无事。

现在,这个人在木兰的眼中不仅是应该感激的恩人,更是一个必须尊敬的奇人。他的见闻和口才都是自己前所未见的。在与他相遇之前,木兰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故乡还有如此精彩的人物和故事。出现在冷雨寒雾之中的他,竟似有拨云见日之能。

“阌乡啊,豪杰辈出之乡,英雄用武之地!”

不知其名的男子用高亢清越,可裂金石的长啸结束了自己的一番评论。随着尾音的余韵消失于嘈切的雨声之中,木兰的心却彷佛失落了什么似的。她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声音竟然产生了一种依恋之意。

如果能够就这样一直听着他的声音,那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事情啊。

数滴冷雨从斗笠沿上溅开,打在木兰的脸上,使她骤然惊觉到自己又在想入非非了。脸红是难免的,心情却更加复杂。如果真的喜欢上另一个世界的人,无异于是在为自己导演一场悲剧。

“你是阌乡人,姓花?”

木兰不知男子为何突然重复起之前的问题来,唯有点头。

“哦,那花弧是你什么人?父亲吗?”

“正是。”木兰心中微微一惊,“您认识家父?”

“不认识。但是若问谁是当年韦孝宽大将军麾下首屈一指的勇将,大隋朝却无人不知。”

对方的回答令木兰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了下来。在木兰的记忆之中,父亲不过是一个平常的老人,虽然也隐约知道他曾经有过一段军旅生涯,但对于木兰而言,却是一些经常令他在阴雨天里全身痛如刀割的内外伤。每当看到父亲脸色惨白,全身颤抖的样子,木兰就会十分难过,更加痛恨战争。因为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维持全家生计的重担几乎全部落在母亲的身上。刚刚六十岁的父亲,看上去比七十岁还要苍老;五十出头的母亲,已是满头白发,双鬓花白。在木兰看来,战争的全部意义就是父亲的痛苦,母亲的操劳,全家的困苦。战争,是个吞噬全家幸福的大恶魔。

“你父亲是个大英雄呢。”男子快活的说着,“当年跟着韦大将军死守玉璧,活活气死了奸雄高欢。”

虽然对战争充满了厌恶,但是能够从别人口中知道父亲的过去,这对木兰而言,却又别具一番吸引力了。

那场大战发生在四十二年前(公元546年),那时,隋朝还未建立。在中国北方的大地上,有两个彼此敌对的国家。它们都是从曾经统一北方的北魏帝国之中分裂出来的,又各自宣称自己是北魏的正统继承人,都不肯放弃魏的国号,因此后人根据各自所处的地理位置,分别称之为东魏和西魏。然而,无论东魏还是西魏,虽然皇帝都是北魏的帝胄,但真正的权力却操控在权臣的手中。高欢,就是东魏的实际执政者。而韦孝宽所追随的则是主宰西魏国事的宇文泰。

当时,韦孝宽三十七岁,官拜并州的刺史,玉璧的城堡正是官署所在地。他到任未久,高欢就率领着几十万大军气势汹汹地杀过来。当城里的守军听说西魏武名轰传的大丞相亲自来战的时候,无不面色骤变,人心惶惶。只有一个刚刚入伍不久的少年勇敢地站出来,声称愿打头阵。他,就是木兰的父亲花弧,时年十五岁,比此时的木兰还要小上两岁。

“哦,很有勇气嘛。”

对花弧露出的和善笑容还未敛尽,韦孝宽却突然对着部将生气的喝斥起来:

“怎么能把这么小的孩子送上战场?”

“可是,他已经满十五岁啦……”

部将怯生生的回答。按照那时的军法,从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子都是壮丁。有时,打起大战来,这个上限会放宽到六十岁。

“不行!决不行!”韦孝宽怒气不息,“快把他送走,趁敌军还未到来。”

听到这番对话,花弧的脸上涌起一团殷红的血色。他二话没说,气乎乎的跑出刺史大堂,直接走到院子里的军旗下面,猛然将它从地面上拔起,用单手高举着,在庭院之中疾走了一大圈,又迅速的左右挥舞了几圈。

那面军旗高有三丈,红木的旗杆加上镔铁铸就的旗顶,足有二百斤左右的分量,在花弧的手中却轻若无物。这一幕场景,直看的在场众人咋舌不已,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花弧猛然将大旗重新顿在地面上,始终空着的另一只手插在腰部,对堂上的韦孝宽大声问道:

“刺史大人,请问在下是否可以留下了?”

至此,韦孝宽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富于勇力的战士。一边点头,一边笑着说道:

“是我不好,小看了你。以后,这面大旗就由你来执掌,好不好?我还要把自己的铠甲送给你。”

“玉璧之战”开始了!这是南北朝时代一次重要的战斗,以高欢大军展开壮盛的阵容,对城壁发起攻击而展开!

这座位于今天山西省西南部的要塞,历来是东西两魏之间的必争之地。因此,高欢才不惜动用大军来攻打它。在他看来,自己身经百战,军队又多于对方几十倍,即使不能一蹴而就,只需连续不断的发动强攻,微薄的守军也支持不了多久。因此,当他伫马于本阵之前,看着自己麾下的士兵们推动高大的楼车与云梯,如潮水般涌向城壁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只有胜利者才会拥有的微笑。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的军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抵抗。玉璧的守军彷佛与城壁融为了一体,面对东魏军如潮的攻势,竟然一步不退。那面绣着守将姓氏的“韦”字大旗从开战的一刻,就始终不曾离开城壁的最前沿。

西魏的士兵们一看到那面大旗,就会联想到那位名叫花弧的豪勇少年,身体上因连番恶战而产生的疲倦和伤痛就会一扫而空,再度精神百倍的投入战斗之中。在韦孝宽高明的指挥下,无论高欢使用怎样的战法来发动攻击,都被一一化解。双方激战五十天,东魏军死伤七万,硬是寸步难进。进入十一月末,北方的冬天降临了,眼见士气低蘼的部队在严寒中发抖,高欢急怒攻心,终于病倒了。至此,东魏无力再战,只得撤兵。作为胜利者,韦孝宽和花弧也因此一战而威名大盛。

“你父亲真是少年英雄啊!”

在一声感叹之中,男子结束了他的讲述。听的出,他的人虽在此,心却已飞向了那个充满华丽血色的乱世。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