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外国记者谈中国:最反感堵车和随地吐痰

maxmany 收藏 4 181
导读:4位外国记者谈中国:最反感堵车和随地吐痰

环球时报讯 10月30日,本报举办的“环球圆桌论坛”迎来了4位特别的客人:美国《新闻周刊》驻京记者安思乔、德国《中国之窗》主编狄沛、俄通—塔斯社驻京记者邱尔金和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驻京记者艾瑞克(美国人)。4个人都是记者,并在中国生活、工作过一段时间。在这4位外国记者的眼中,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在两个小时的座谈中,他们就中国的社会文明、城市化、生活水平、环境污染等各种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中国的生活很舒适


狄沛:这20年来,我常常来中国。我对中国最深的感受是:变化太快,到处都是乐观的态度,我在德国、在欧洲都没有这样的印象。就我个人来说,我在中国的生活比在德国的生活好得多。西方一直强调服务,我到了中国才知道,中国真正是一个服务型社会。我在中国享受到各种各样的服务,价格非常便宜。当然,由于工资水平不一样,可能外国人觉得便宜,中国人还是觉得不便宜。


邱尔金:我身边的许多俄罗斯人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们不觉得自己在外国,还感觉是在俄罗斯,尽管很多人不会汉语。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因为我们的文化和传统完全不一样。最近,莫斯科成为世界最昂贵的城市。在莫斯科,我们就不能像在北京一样随便下馆子。


安思乔:在中国的所有外国人都不能否认,我们在这儿过的生活要比在本国的生活好很多。就连很多可以选择在海外生活的中国人也都选择了回国,成为海归,因为他们觉得在中国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这也表明他们对未来的信心。中国现在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提高了很多。不过,还是有贫富差距、地区差距、教育和医疗等许多问题。这里面有个分配的问题。


艾瑞克:我曾经把中国和美国的生活水平作一个比较。如果以房屋价格为标准来比较的话,在中国1万元人民币的生活,大概相当于美国1万美元的生活。


狄沛:有一件事情说起来可能有点好笑。我觉得在这里生活,呼吸没有问题。我夏天回德国休假,夜里却睡不着了。有人就开玩笑说,你可以到北京的卫生局去为北京的空气做宣传。其实可能是德国的空气很干净,反而不适应了。


安思乔:很多外国人都开玩笑说,到了中国才开始吸烟,是为了把自己的身体跟外面的环境配合一致。因为吸外面的空气就跟吸烟一样,需要通过吸烟来调节自己的身体状态。


艾瑞克:我第一次从中国回美国的时候,当时我已在中国生活了一年半,回国之后,感觉像戒烟一样,经常咳嗽,每天起床都很不舒服,就是想吸烟。过了一两个星期之后才觉得好多了,但这时要回北京了。回到北京之后,又觉得空气太不好了,要不了多久又会习惯了。


堵车是因为开车的人太笨


安思乔:我觉得住在北京这个城市,有个最大的问题是不确定性。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有的时候特别堵车,有的时候又特别顺畅。


艾瑞克:很多城市都很堵车,北京堵车不是因为车太多,而是因为开车的人太笨。比如一个十字路口,每个人只管自己,别人一概不管。结果,大家都挤在一块,到什么方向的车都有,挤在中间的车一动也不能动。这种情况在美国,在西方国家我没有看见过。


邱尔金:造成堵车的一个很大原因还是开车的人没有互相尊重,不考虑别人是否方便。喇叭都很响亮,与行人抢道都很常见。


艾瑞克:我在美国的时候过马路没有闯过红灯,到了中国就经常闯红灯,因为闯红灯比等绿灯更安全。很多人往右拐,往左拐,根本不关心你。好几次我等绿灯时,就觉得差点要被撞死了。


安思乔:如果在美国右拐,先必须停一下,然后再拐。但是中国人开车都是一下子就拐过去了。


狄沛:比起堵车来,我更不习惯中国人随地吐痰。现在好像随地吐痰的人越来越多。我记得1985年来北京的时候,中国当时正在控制随地吐痰的现象,如果随地吐痰就会被罚款。于是,随地吐痰的人就少了,可是现在又开始多了。


评价中国不能用外国的标准


安思乔:作为外国人,我们不太方便谈中国人的这些行为,因为每个民族都有不同的特点。比如公共汽车站,车一来,人都冲上去,很多人加塞儿。在外国人看来,这应该排队啊。但我们老觉得这只能是本国的人可以去谈,外国人总是去谈你们的文明有点不礼貌。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中国的硬件建设现在很多都到位了,可很多软件都没有到位。北京有很多五星级饭店以及高档次的各种餐厅,人不少,服务态度也不错,但服务员不够灵活,无论发生什么样的问题,只能听上面的,这导致很多误会产生,给客人带来很多不方便。


狄沛:在中国办手续还是不太方便。我要去采访人,必须通过外办,他们要问很多问题,需要采访提纲,手续非常复杂。如果我要采访政府部门的人,就更麻烦了。其实,我的这本杂志是宣传中国的,所以我有时候不能理解,为什么必须这么复杂。


艾瑞克:我的感觉是中国的好多事情都是没办法。我不知道你是否看过北京电视台的一个节目,里面谈了很多北京老百姓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很多的结果就是没办法。我们单位要派一个新的记者到北京,需要改一下签证。我去找北京市公安局,人家说不行。后来,一位外交部的官员帮我打了一个电话,事情就解决了。如果没有外交部的人帮忙,那也只能是没办法。现在我的感觉是,在中国,在北京,如果你不认识人,太多的事情都是没办法。


安思乔:在常驻中国的外国人看来,这是挺有意思的一点。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比较自由的社会,因为有的时候不受法制的制约,有的时候可以越位,寻找自己的办法,整个社会就像一个谜团一样,有一种神秘感。


狄沛:这种没办法的现状不是中国的特点,哪个国家都有,德国也有。在德国,你要解决什么问题,他就说没办法。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中国的特点,评价中国不能用外国的标准,而是要看中国有什么特点,有什么历史,有什么文化。外国人喜欢犯一个错误:总认为别人不走我们的道路就是不对的。


邱尔金:我同意这个观点,在中国确实有很多问题没有办法。不过,如果一个中国人到了俄罗斯,他遇到的问题会更多。


喜欢中国速度


艾瑞克:我喜欢中国,是因为这儿改变很快。拿我在美国的家乡来说,如果我离开那儿4年,一切都还是差不多,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在北京,除了故宫和中南海,其他一切都在改变。昨天,我还听到有人说,要把天安门广场改成公园。


狄沛:在中国的外国人对中国的发展速度印象很深。柏林15年前就在讨论要建一个新的机场,现在还在讨论,可能还需要15年的时间才能决定下来。没有这个机场,也没有到北京的直航。关于商店开门时间的问题,在德国也讨论了很长时间。在中国,这种问题不会存在,不管什么问题都会很快解决。修机场、盖房子很短时间就完成了。


安思乔:我最享受的一点,还是在人际关系上,在中国交朋友比较容易,没有什么顾虑,都敞开了心交往。美国是一个比较寂寞的国家,太强调个体化。


邱尔金:我比较喜欢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态度,很友好。


艾瑞克:我希望中国在发展的过程中能够重视保护一些老房子。如果去英国,他们会带你去很多老房子,他们会说,你看这个楼,现在是一个商店,不过有500年的历史。而现在北京要找一些老胡同,可能只有在后海有了。第二要保护环境,美国等很多西方国家也是在30年前才开始意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