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当官好 第二部 击杀倭酋逞英豪 第十二章 诛杀倭酋

一木人 收藏 1 27
导读:还是当官好 第二部 击杀倭酋逞英豪 第十二章 诛杀倭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9/



冰城匪患在此短的时间内,被神秘人物给剿灭,是设计、策划,这件事的贰仁和犬仁没有想到的。

面对忍者工会、黑龙会、山口组,向皇室的抗议,贰仁和犬仁都有剖腹自杀的心情。可天皇却套用了一句华夏古语安抚各方:吃一堑,长一智。以及失败乃成功之母等等。

天皇永远是圣明的。所以忍者工会、山口组、黑龙会等,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

谁遭罪谁知道,可怜那些狱中的忍者、浪人、武士,每天必须戴满十八小时的刑俱。

因为是重刑犯不许探视,所以琵琶骨和手筋的伤,无药可治,差位导致身体变形。

而君王丹的危害更大,得不到渲泄的分身,在连续肿胀数日后,分身已经变紫。血液的不流通,使分身形成息肉死状态,就连倭国专家也无能为力。

因而形成了狱中啥样,现实生活中也啥样。

三十多名倭国忍者、浪人、武士,因忍受不了这种耻辱,没几天后,下线就剖腹自杀了。

竞管日方严密封锁消息,但还是由于他们长时间不上线,不服刑,而露了原形。

当然这个结果,既非我所愿,又亦是我所愿。

可是因为这事,彩霞姐狠狠地批评了我:“你呀,真是缺老德了。”

当这一事迹传遍大江南北,整个华夏时,更有好事者,将这事与诛杀龟田熊联系在一起,认定是一个人所为,并给起了个外号叫:“幻影魔神”。

意思是说:我要想杀人,如魔鬼一般,决不放过;如果不想杀,就象神仙一样,有好生之德,一个也不动,全部活捉。

这真是一入江湖深似海,刀锋剑影不由人呀。

在那个岛国上的行业工会等机构里,曾有不少人提出过,劫官、救人、炸狱,但他们经过最后的辩论后,结论是不行。

因为不管是劫狱、劫官,都要面临华夏朝廷的全面围剿,如果硬性逃回国去,辑捕他们的行动,搞不好就会成为国战,这个结局是天皇不愿意看到的。

自杀的三十多名二百多级忍者、浪人、武士的经验,被系统判给我10%,因为二百级以上的高手功力相当于大POSS。

越级杀怪:怪经验×所差级别数÷人数=每人得10%。

但由于网上不少人,也包括日方的反对说:人又不是什么怪物,所以后来主智系统又撤消了这一决定,要不然的话我就成了天下第一高手了。

说实在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和彩霞姐过得十分惬意。无论是围剿冰城外围的日寇、倭匪,还是亲日派,还是闺房生活,彩霞姐都很投入。

正是由于我俩逾越了岁月的鸿沟,所以她更倍加珍惜和疼爰我,几乎是把我喂养在蜜罐中。

当然,这不是说吴敏芝和孤独芳、刘天惠她们仨对我不好,只是在她们仨个面前,不象在彩霞姐那放得开。

她们仨也都在玩游戏,可从来没有告诉我,她们仨在游戏中是干什么的,在那个城市,当然我也没有问。

她们仨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是将军,如果我不是亿万富翁,她们仨会如此自动献身吗?

从我去过检察院到现在,她们仨的父母怎么就不过问一下,她们的女儿在干什么?想多了也没用,反正虚拟和现实中的性福生活,使我其乐融融。

这一天和彩霞姐大战三百回和后,彩霞姐突然问我道:“林郎,这么长时间里,你就从来没用泄过身吗?”

“没有哇,彩霞姐,怎么了?”我回道。

“难道这天罡正气真的有如传说吗,要是这样的话、、、、、、”彩霞姐没有将话说完。

“姐,这样下去的话会怎样?你说吗?”我央求她。

“林郎,过几天你就会知道了,对了,你说你媳妇们练的都是纯阴玄功?”彩霞姐问道。

“对呀,吴妹练的是姹女神功;芳妹练的是九天玄女神功;惠妹练的是天香如意大法。她们的师付说我的神功,有助于她们的练成,而且还真的贯通了任督二脉。”我说道。

“林郎,我可以见她们仨吗?”彩霞姐问道.

“这应该没有问道吗?”我回答道.

“她们仨看见我这个老妖婆,会能没有想法吗?傻弟弟,”彩霞姐问道.

“可她们仨的师付年令和姐一样大呀?”我糊涂了.

“你能管我叫姐,可你能管你媳妇的师付叫姐吗?”彩霞姐接着问道.

“彩霞姐,你究竞想干什么?”我问道.

“这样吧,林郎,你问一下她们的师付叫什么,仙乡何处,姐想见她们动员她们,出来共同抗日.你看好吗?”彩霞姐骗我道.

“那当然好了,”我非常高兴地下线去了.

下得线后冲个澡,出屋一看才下午三点多,吴妹她们一个也没回来,就从冰箱里拿出来一些食品,准备好好表现一下,给她们个惊喜---做晚饭.

把该炖的炖上,该准备的准备好,等她们仨一回来,就开炒.说实在的:我的大众菜,都是跟马俊学的,没啥特殊的.

打开电视一看,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现在正是各级首长慰问忙的时候,自元旦回家看了一次父母外,这段时间里有点陷入温柔乡了,顾不上爹娘了。

忙拿起电话一打,没人接,就又打了一遍, “您好,请问您找那位?”是一个陌生的女人接电话,但挺职业化的.

“找那位,我是林雪,请问您是谁?”我很客气的反问道.

“啊,您是林将军呀,我是省军区干部疗养院的护士长,您父母从上星期起,就在我这儿疗养了,养养身体而已,没有什么病,您别担心.现在俩位老人去理疗了,要不我去给您叫一下?”这女人说道.

“不用了麻烦你们了,过两天我去看他们,”我说道.

放下电话又给杜凌云他们打电话,”凌云吗?我是林雪,部队的情况怎么样?”

“报告首长:一句话,嗷嗷叫.”杜凌云自豪地说道.

“告诉干部战士,虚拟和现实的技术训练都很重要,一定要形成战斗力.不要光耍花架子,这一点你比我清楚,明白吗?”我耐心的嘱咐道.

“首长请放心,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杜凌云坚定地答道.

“具体工作你和安民俩抓,同时一定要搞好班子的团结.”我又叮嘱道.

“郭威在你身边吗?”我问道他.

“在您的小区里,现在他们己经接管了小区的一切管理.”杜凌云道.

“好吧,我和他联系,”和杜凌云说完就放下了电话.

门铃恰在响了,一看是郭威,就开门让他进来.

“首长好,”进门后郭威就敬了个礼.

“在自己家中,就随便一点,”我把郭威让到沙发上座.

“首长,向您汇报一下直属队,最近的工作情况,”郭威说着掏出了个掌上通.

”首先是小区,我们己经全经全部接管了,但是有几家可疑户正在监控中;我们的意见是首长还是驻到军营里去.二那些人质我们也问了,还有您说的那几个人,但是没有太多有用的线索,就是仍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三和主楼我们无法接近,但知道里面有不少日寇,而且还是高级首脑.经常进出主楼的有李天,李兴,李心忠,但也只能到七层.八至十二层是干什么的,不算太清楚.从红外和声波探测得知,里面也有不少人在玩游戏;三,嫂夫人的安全,每人二组是没问题的;四,首长的父母由司马特派员接到了军区特别疗养院,安全也没问题.”郭威汇报道.

“一定要严密监视大楼的一切,”我命令道.

“是,”郭威道,“另外,首长您别上阳台,出门告诉我们一声,您现在窗户上所显示的,外人能看见的,全是王磊编的小电影。”

“这个王磊,还是很有一套吗,你们给他个什么军衔?”我问道。

“上尉,”郭威答道。

“少校吧,外加技术补助,如果安政委能给他办下技术职称,就按中校工程师定吧,”我说道。

“首长,我替王磊谢谢您。”郭威道。

我和郭威正说着那三位MM推门进来了,郭威忙立正敬礼、告辞。

三位MM非得让郭威留下吃饭,郭威说怕时间长了对面怀疑,所以我就让他走了。

看到我能下厨房给她们做饭,三位MM高兴极了,立即进厨房帮忙,很快就没我事了。

但我也不出去,而是在厨房里东摸西揩,忙个不亦乐乎,到后来她们几乎光着身体在炒菜。

看到我张牙舞爪的分身,刘天惠道:“正好缺肉炒菜,就它了。”

“行,芳妹,你把住了,我来剁,”吴妹举着刀道。

“饶命呵,”我跑出了厨房,她们一阵大笑。

晚饭真的是酒足饭饱,不愿动弹,可她们说这样会长胖的,得运动运动,去涮碗了,还好有芳妹陪我。

“芳妹,你师付是干什么的?我是说在游戏里,”我问她。

“她在当阳城紫云庵,客居二十多年了,” 芳妹道.

“那吴妹,惠妹的师付呢?”我又问.

“吴姐的师付在皇城修安堂,是俗家首座;惠妹的师付在武当太清观,是俗家长老;相公,你问这个干什么?”芳妹问我.

“我想联络一些高手,共同抗日,”我没说实话.

“可我们三个的师付,都有二十多游戏年不问外事了,就连我,有时都很难见到师付.要不我们三个先回去,给你探探路?’芳妹说道.

“先不忙,让我再筹划筹划,’我答道.

回到房间,我先和她们练了一会儿合籍双修,然后就开始了盘肠大战,直到三位妹妹彻底爽歪歪了,我才抽出分身去洗澡,吴妹觉得不好意思,想陪我,我让她好好休息,我自己来.

洗完澡出来,三位妹妹都己入睡,但我却没有一丝睡意,好象每当吸入处子元阴的那一夜,睡得最好.

嗨,不管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没路咱就卸毂镥.还是回到游戏里去吧,看了一眼留言,没有人找我,又问了一下师爷,也没人找我,就信步上街去看看热闹.

溜溜达达的就来到了行会大楼,在里面转了一圈,管事的NPC就来了,“令主,您有什么吩咐?”

“没事,过来看看,有什么奇怪事,说来听听,”我说道。

“这个、这个、、、、、、”他吱唔着,我细一看,这己不是原来的NPC,而是换成真人了。

连我都想敲一笔,看来这任务是很有油水了,我想到。“百分之五,怎么样?”我说道。

‘行、行、行、、、、、、“他一溜小跑,将所有百万以上的任务,都拿来了,捧到我面前,让我随便选。

我随手翻了翻,没有关于日寇和三和公司方面的消息,也没有我感兴趣的事。就看了看高佣金的任务,谁这么无聊龙尿一滴一亿,朱雀羽一平方寸一千万,没有时间限制。

一想反正最近没啥干的,还不如找点刺激。刚准备要接,许贵忠、扬玉亮紧急密我,要求见面,于是忙告辞管事返回府中。

进门一看,许贵忠、扬玉亮都在,见我回来马上起立敬礼,我忙让他俩坐下,让人上茶。

“什么事这么急?”我问道。

“大人,还记得上回您用牛兵战士,阻杀三和押运队的事吧?可牛兵战士杀死的押运队员,是在那里复活的呢?并没有在省城、日本,或其它城市,而是在三和公司院内的小三楼。”许贵忠道。

“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忙问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三和公司院内就最少得有四百多日寇倭匪高手,要是他们准备劫狱,或洗城的话,现有的官兵力量是绝对难以应付的。

“大人,三和公司上次吃进官仓的米粮,不是不见其外销吗,我们就注重调查,结果发现他们分多渠道,分批购进大量的肉蛋菜,从几个门往里运。送货的人员只能到门口,价钱不讲,不欠,态度还好,所以目前有不少人想做这个生意。”许贵忠道。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我说道。

“一是三和公司采购大量的物品,却严格控制人员进出;二是王磊查了一下整个理想中的,可移动式的传送站和复活点,咱们帝国有十三个,现都己核实完毕,没有在咱这儿,而日本方面却有七套,可知可查的就五套;三省城的日寇上了传送站,并没有出现在冰城官站,却从三和公司院内出来;所以应该肯定他们有个传送站。”许贵忠坚持地说道。

“贵忠,一个传送站和复活点要建的话,需要多少钱?”我只关心钱。

“传送站和复活点原则上是归系统所有,但为了方便某些大型和特殊任务的开展,如攻城,国战,探险等,所以系统批了一些可移动式的复活点和传送站,一套五亿,单个三亿,”许贵忠补充道。

“那国外的这些东西来到华夏,是不是也要交费呀?{”我又问。

“原则上是交费,然后每人次抽20%佣金,”扬玉亮道。

“但社团邀请、探险、和帮战之类,免关税,”许贵忠道。

“那这两样东西可不可以被毁坏?”我又问道。

“人类毁坏的没听说,不过有被怪物毁坏的记录,”扬玉亮道。

“这就好办,”我站起来说道。

“大人,不会又去找牛兵战士吧?”扬玉亮道。

“本将军自有妙计,不过从现在起,必须全力盯着三和公司院内进出的人员去向,告诉凌云他们全力配合狂蜂堂的狙杀行动。让这些匪寇以零级的身份,到新手村去玩吧!”我自信的说道。

我们三个分手后,我立即去了“花之都”,光明正大的进了甲A级,但没见到彩霞姐,就把有些事情交待给了雨彤去办,然后给彩霞姐留了封信,戴上面具,变幻官服,穿上幽灵衣,翻墙出了“花之都”,直奔三和公司而去。

还是从老地方进入后,直奔小三楼,小三楼上回被炸塌后,又进行了重建,比以前大了不少,但还是三层楼。

为防止有诈,我还是小心翼翼的向前,慢慢探索。

杀气,这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如此强烈的杀气。

悄悄地转到小楼拐角处,探头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来,小楼门前站立着,足有四.五百全付武装的黑衣人,而且还有人员从小楼里出来站队、集合。

大事不好,我迅速密了许贵忠、扬玉亮和彩霞姐,可是她没在线,便将情况通知了包括雨彤在内的所有人员。

事急便宜行事。我纵上三楼浴室的窗台,撬开窗户慢慢地溜了进去,运功倾听了一会儿,确定三楼里头没有人,来到楼梯口,便能听到有人用日语说道:快快的,快快的,集合,集合。

天罡正气告诉我,二楼也没人。也是,这里有几百高手,谁会没事前来送死呀。

下到二楼,我看到一个门楼样东西,上写着“复活点”三字,呵,原来复活点就是这东西呀。

从装天镯里拿出六颗,五十斤的轰天雷,这些是原来准备对付牛魔王的,我特地做了二十五颗。耗费了不少炸药才制成,说实在的这家伙的威力,我都害怕。我又往里加了不少铁珠、毒药、牛油、磷粉之类的东西,威力是原来的三倍。

摆放完毕,下好拌线,因为刚复活的人,必须在复活点僵直三十秒,要不然帮战什么的,都愿意守着对方的复活点杀人呢,那时他们不能动呀。

可一楼的传送站怎么办?楼上先炸,就把楼下埋上了;楼下先炸,就把楼上的复活点炸飞了,受到危害不大。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又拿六枚五十斤的轰天雷插上二分钟导火线,放在传送站周围,同时点着火后,我一个云龙三现到了三楼,一个浮光掠影到了浴室门口,然后从浴室窗户出去,再向大楼奔去。

看到大楼角吊檐下藏匿着一黑人,一个手刃甩去,当场秒杀,然后我躲在他的位置上。

还没等我躲好,“轰、轰”几乎是同时炸响声传来,小三楼不见了.

巨大的炸响,几乎把我从吊檐处震落下来,系统传来一系列乱糟的声音:”什么故意破坏他人物品,扣除声望多少呀,什么故意杀人,扣除声望多少呀,什么击杀杀人犯XX,XXX,XXX,XX等,完成什么什么工会任务,奖励金币多少,多少声望,多少,多少”,懒得理你们,关了。

巨大的爆炸,也同样危及到那一群黑衣人,尤其是站在台阶上正在讲话的三个黑衣人,几乎同时被当场秒杀。

而碎砖乱瓦和冲击波,对这群黑衣人也造成了绝对的伤害,半天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自己站起来的。

三和公司院内的人们,都被这爆炸惊呆了,他们的感觉就是大难临头了。

这时从大楼里迅速跑出几个人来,向着惊惶的人们说了几句,太远没听清,跟着这群人就向爆炸现场奔去。

他们是什么人?怎么没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我在吊檐下想着,就随手打开录像功能,回去好让许贵忠、扬玉亮辩认。

随着阵阵白光闪过,大批黑衣人纷纷到复活点报道去了,有的则去了新手村,当不到二百人的黑衣伤员被抬进大楼,进行抢救后,那几个人才从爆炸现场返回来。

“你们看,是不是那个姓猫的干的?”一个象头的人问。

“这个,目前只有找到第一个回到复活点的人,才知道系统是怎么通知的,”一个象助手的人答道。

“这个‘幻影魔神’,难道你们连一点线索也搞不到吗?花了那么多的钱,养的全实废物,”这个象头的人发着火。

“滕野,去把那几个婊子拉出来,把所有三和公司的支那人,都集合到这儿来观看,”这个头说道。

“咳,”这个叫滕野的人走了。

不大一会儿,三和公司的华夏员工,大概都是汉奸吧,战战兢兢地站在院子中,面对着这几个日本人。

这时不远处传来吵骂声,只见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妖艳怪异的华夏女子,被带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日本、浪人。

“天哥,”其中一个女子跑向三和公司的一名员工。

“八嗄”滕野一把扯过这名女子,拽到那个象头的日寇面前。

“吆西、吆西,”这个象头的日寇说着,来这名女子跟前,“嘶”的一声,撕破了这女子的胸衣,露出雪白有点下垂的乳房。

“大大地好,大大地好,”这个象头的日本人,边用手抚摸着这女子的乳房边说道。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女子胸前一片血迹,己经痛昏过去了,而乳房却抓在这个象头的日本人手中,场面十分残忍,人群立即出现了骚动,一群浪人、武士挥刀阻吓着三和的员工。

“静一静,支那人听着:这位是大日本帝国的国舅爷,龟孙太君,”滕野高声介绍道,人群慢慢地安静下来。

“要说生吃,我们大和民族是这方面的专家,人肉要在离开身体三分钟内,沾以佐料吃,才是最鲜美的,”龟孙在人群前来走着说道,几个女子走过去,给那名受伤的女子上药。

“你的,过来,”满嘴是血的龟孙,指着一名看上去年令小不少的,象女孩的小姑娘道,吓得她摇着头,直往人群里躲,几名武士如狼似虎地分开人群,拖出小女孩。

滕野在一旁高叫着:“我告诉你,别想强制下线,强制下线,虚影也会留此十五分钟,那国舅爷也什么都做了,”说完得意地大笑着。

“叔叔、大伯们、天哥、救救我,”这女孩喊叫着,可人群中却无一人出面。

“放手,姑奶奶自己走,”这女孩挣脱武士,象是下定了决心,自己走向龟孙。

“三和公司的老少爷们,我小菊花鄙视你们,你们只能在家里掏出鸡鸡,吹嘘自己怎么怎么强,你们怎么不敢在日本娘们面叫嚣呢?你们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姐妹,被日本人遭遢,却连屁都不敢放,你们还配拥有裤裆里的玩意吗?我小菊花是出来卖的,但决不卖给日本人!”小菊花喊叫着,可三和公司的那群人,依无动于终。

“叭、叭、叭”的掌声响起,龟孙鼓着掌说:“很好,我最敬佩小菊花这样的女英雄,至于那帮人,”说着龟孙一指三和公司的那群人,“只不过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养的一群狗,所以菊花小姐,你也不要生气。”

“连日本人都瞧不起你们,你们还有脸活着吗?”小菊花奋然地问三和公司这群人。

我刚要张弓,“啊”的一声惨叫传来,小菊花被滕野一刀从背后劈死。

小菊花是我害了你,我内心狂喊,如果我早点动手,她就不会死得这样惨,我飞快的滑到地面,把剩下的所有大小近百颗轰天雷,沿大楼墙根一溜摆放,并全部点燃然后,浮光掠影,飞快的一个暴射来到龟孙背后。

“绝杀“,我狂吼一声,玲珑剑幻化成数十道血影,划过龟孙的肢体,跟着滕野和龟孙的身旁另外几名日本人,也都被玲珑剑划过后,我闪人了。

“轰、轰、轰、轰、轰、轰”响声连成了片,整个冰城再一次被震动了,三和公司的高楼在地平线上彻底的消失了,留下了一条大深沟,而我也正好被气浪推出了大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