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 第一章 八九十年代的校园暴力 5.在水一方/准备恶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8/


前些天,本文在上传后不久,我在网络上看到同名的作品,为不侵犯他人合法著作权,我将本文现更名为<<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望大家继续支持.

-------------------------------------------------------


骑着乖女的自行车真的很舒服呢,很轻很轻,轻轻一蹬就能骑出好远,真不错!第二天早晨我比往常早二十多分钟就出发上学了,老娘还表扬我了呢。往常我都是在老爸的吹胡子蹬眼再加上老娘的唠叨声中被催着起床、吃早饭、上学的。今天我要早点走,因为我注意到乖女的自行车有些浮灰,我想在上学的路上找个河边给她洗刷一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


到了学校,我把她的自行车停到我的班分区车棚内,我看到我的自行车已停在那了,我还故意把乖女的自行车和我的自行车紧挨着放在一起。

上午第三节下课时,我还在专心做数学老师留的题,这个问题我没转过弯来,想利用间休时间解出来。这时一阵熟悉的香味飘了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停在我的桌前,我不抬头就知道是谁了,我就顾意不抬头,装作认真做题,没理她。一本书轻轻地放在我的课桌上,那个身影走了。

我抬起头,金玉花的背影向门口走去。这是一本数学练习册,这丫头给我这干嘛,我又不是没有,我拿起来一看,原来里面来着一个纸条。我靠!玩得还挺隐密呢。我打开纸条,上面娟秀的字体:“小风,(谁教她这么称呼我的?)中午我们出去玩好吗?我在放学后不走,等你。我会买一些好吃的,我们一起吃。”好象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在过家家呀。这乖女真让我没办法。

很快第四节课下课放学了,全班人都走了,教室里就我和金玉花两人,这个乖女,转过身直接走过来,我苦笑着脸一定比冻柿子还难看,她不以为然,拉起我的手就走。她那只小手好软好温,就这样我被这个小宠物牵着出去了,(你们一定见过现在街上有许多牵着小狗溜街的人,有时小狗想快点跑,或追逐目标,这时就会出现狗牵人走的情况)。

我要去打开我的自行车锁,被她制止了,她要我骑她的自行车,还要让我带着她。这时学校基本没几个人,她就直接在后座上搂上我的腰,那一刹那我差点摔下去。车子晃了两下又径直向前走了,乖女乘势又把我抱得更紧了。(可能她还以为我是顾意的呢),在我身后还轻轻地打我一小下。



我们来到一个小河旁,坐了下来,这里风景很美,虽不是很开阔,但秋天的惬意景观尽在这个小河的拐湾之处。河水清沏见底,有几条小鱼自由地游来游去,见到有人来了,一下就游到小河深处去了。河边岸堤上有几棵垂柳静静地轻抚着水面,偶尔有几片淡黄的叶子打着旋儿飘落到水面又慢慢地随着河水漂远了,树下一片无边的草地刚刚泛出些黄色来,北方清爽的九月,一个让人容易沉醉的季节。


金玉花今天穿着一个淡青色的半大衣,秀丽的脸庞下一条淡蓝淡绿相间的丝巾自然地围在衣领上,此时她轻轻地坐到柳树下的草地上,柔软的草地泛着青绿与淡黄的混合颜色,衬着正在静静地若有所思的她看着这静静的河水,这个情景让我想到当时正流行的台湾女作家的作品《在水一方》的歌词。这时一阵清风吹过,几片黄叶飘落下来,有一片正落在她柔顺垂肩的发梢上,我不由自主走近她轻轻地把那个侵犯她的黄叶拿开,她微笑地抬起头看着我,一阵淡淡的菲红色轻轻掠过她的脸庞,她的眼神就眼前这个小河水,.


我也轻轻地坐下来,坐在她身旁,她又慢慢地依偎过来,靠在我的肩头,她的发香让我沉醉,这个秋天真的很美.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知道,这个秋天惹了祸.




"你从小就喜欢打架吗?"她先打破这凝固的秋景.


"哪能有人天生就喜欢打架?"我笑这个小丫头的傻话.


那是在小学时候,我身体很不好,体质弱,虽然个子比同龄孩子高点,但没有一点力气,开始有人欺负我时我就打不过他们,后来我就放弃抵抗,总是带着伤哭泣着鼻子回家.每次这样时,妈妈都去为我报仇,去打那个打我的孩子,不由分说地把那个人痛打一顿,不管对方的父母怎样叫嚣,后来竞传开我妈在村里是个不要命的泼妇,但我知道,我妈是因爱我,一个母爱为了自己的爱子可以向全世界宣战.但那最后一次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斗士,那一次我亲眼看我妈为了给我报仇竞和一个比我妈高大得多的中学生打了起来,那个人是欺负我的一个同学的哥哥,前一天他们哥俩欺负我,妈妈虽然身材瘦小没能占到便宜,但激起我的斗志,我捡起一个大砖头从那个人的后面用尽全力砸向那人的脑袋,那人当时就倒了,鲜血直流.妈妈让我继续打他,直到把那人打得哭喊求饶为止.后来妈妈表扬了我,说我变成了男子汉,当时妈妈的脸都被那个恶少打坏了,头发也掉了不少,我把那个小流氓差点打死.自那以后,我妈给改了现在的名字,那时我发誓,我不再让妈妈保护,我应保护妈妈和我爱的人.


听了这些故事后,我感到金玉花在我的肩头轻轻地啜泣,她那柔软的双手爱抚着我那个满是伤疤的手臂.那天下午我们上课迟到了.(但没干那事,我和她从来没干过,那时我们不懂爱,当我们懂时,我们却失去了对方,就在两年后的一个鲜血淋淋的故事里)


第二天全校做完课间操时,全校师生在操场上通过广播听到一个好消息:一年三班的墙报被评为全校第一名!学校奖励我一个高级画夹。校长在给发奖时很高兴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几天还是出奇地平静,我感到有种危机来袭。那些人多势众的混子同学不可能因为看到我用铁锹劈翻一个小流氓就被吓得安分守己的。我最近的表现一定让他们极其不满,这我从那些敌视的目光中就能看出来,郑凌锋也提醒了我。但我还是装做没事的样子,心里却已做好等待下一个大战的准备,我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决出大小来,其实这也是他们要做的。


这一天终于来了,尽管我并没有作好充足的准备!


这天中午,我一个人从厕所回来,那几个从三中上来的那帮小子在学校教学楼的大门前歪歪扭扭地坐在楼前面的国旗杆下的护栏旁。这时我班的于剑刚从家里来上学,他走得很急,从那几个小子的跟前走过,那几个小在那不停地伸脚缩腿,来回好几个学生都差点被绊倒,但一看是这几个没事找事的渣子就忍气吞声地过去了。而于剑也是个十足的老实人,当他经过这几个小子时他却没有被绊着,反而把一个混小子的脚踩了一下。于剑还赶忙说了好声“对不起”。但那个小子还是站起踢了于剑两脚,于剑刚要张嘴理论,另外一个他们的人又扇了于剑一个嘴巴子,于剑的眼镜也被打飞了掉在地上摔碎了,周围的好多同学敢怒不敢言。

于剑是我班的学习委员,学习好极了,人也老实,他们这样欺负老实人我哪能忍得住,但现在我是孤身一人,怎么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