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 第一章 八九十年代的校园暴力 4.护花使者

wh0440 收藏 1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88/


<!!!!就在昨天,我的那个受伤的朋友死了,死的很惨,我进去看他时,到处是血,人会有那么多血可流?他的双臂被打断了,手指也少了两根,仰躺在病床上,全身赤裸,到处是血瘀和伤口,腹部有多处象小孩的嘴一样的刀伤,死时还往外渗着乌血,家人和朋友哭得让从想到地狱......这个真实情节我会在以后的内容中加入的,祝这位哥们儿的在天之灵安息.>



我磨磨蹭蹭地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心里很快想出了怎样对付他的办法。办公室里还有几位其它科任老师。这么多人,唉,有点不太好意思呢(有点脸皮薄)

“你坐下。”老肥狼指着他身旁的一个椅子,但我没敢坐。

“老师,我还是站着吧,我喜欢站着。”(真他妈的虚伪!)

“听说,校长很喜欢你?”老肥狼竞没有提今天的打架的事,可能是在几个科任老师面前给我留面子吧。

“啊,我和校长都喜欢书法,有点共同爱好而已。”我故意把话说得轻松些,其实心里想:我有面子吧,才来学校,校长就喜欢我。

“班级的讲台是你修的吧,不错,有班长的榜样,这样吧,你这两天把咱班的墙报出了吧,班级后墙一面,咱班走廊一面,利用放学和午休时间整吧”。我靠,我说怎么跟我和风细雨的呢,要我干活呀!那我还有选择“不”的权力吗?这个老肥狼,你可真够狼的了,我大打一场,他一个字没批我,是要让干活呀,干就干吧,没话说。

“放学后,你到我这拿彩粉笔啊”。老肥狼嘱咐了一句,啊?这老精鬼的埋伏在这呢,到时还不得趁没有别的老师再狠收拾我呀。行啊,给我面子就应领情嘛。

放学后,我准时去领批评和彩色粉笔。

进了老师的办公室,这时所有老师都下班了,这回他没有让坐下来,脸拉得老长,跟个驴似的,是肥驴。

“今天下午劳动时打架是怎么回事?说说吧,当着全学年的面,真有你的,你差点没把人劈死,你知道吗?!”看得出肥驴脸在强压着怒火。

“老师,今天这个事,我承认是我做得过份一些,但不这样也不行啊,要不流血的可能就是我......”我把杜宇强在上代数课时跳窗户,我又教训他,他又找社会上的流氓来打架经过全说了一遍,面且还绞尽辞令把我自己说得很无辜很仗义,把他们说得一无是处。

认真听我说完后,老肥狼沉默片刻又说话了,“那你也不用那么狠呀,你差点打死人你知道吗?如果他们死了你会没事儿?他们的命没你的命值钱!”

“我------”我还想申辨,但显然没话说了。

“这次事能过去就过去了,我担心他们还会再找你的,唉,你也太狠了,小小的教训一下他就行了,唉!”老肥狼唉声叹气,充满爱心。

“老师,他们可是十足的混子!如果不一次把他们打服了,下次他们会当我们是软蛋总来捏的。”我没说我要杀鸡骇猴的想法,我不想破坏我在他心目中的好形象。

“总之,你们小心就是了,别单独出校,我再给我公安局的朋友打个电话,要他们盯一下你说的那个什么柱子的团伙。”老肥狼无奈地替我想着办法。这还差不多,谁家老母鸡不护自己的小鸡呢,嘿!


我拿着彩色粉笔回到教室,准备画板报,这事我在初中没少干过,轻车熟路,抬手就来。郑凌锋走过来,笑呵呵地说,“我帮你吧,”他也拿了几根彩色粉笔开始帮我画了起来,还真看不出来,他的美术字真是那么回事呢,两个人连画带写,边说话边干活,他说今天看我打人太吓人了,还说以后我们要互相关照之类的,我也表示了诚意,我们真的很合得来的呢,通过这几天的的接触,我们都感觉到我们是同一类的人,讲义气,有立场,脾气也很倔,特别是疾恶如仇这一点让我们都有侠士相逢恨晚的感觉。就这样说着想说的话,边说边干,很快一个漂亮的黑板报就出来了,主题突出,色彩鲜艳。完事了,我们俩对自己的杰作都很满意,互相击了一下掌,表示祝贺。说实话,这比共同打败小流氓更有成就感。

“真漂亮!太好了!”这时一个动听的女声在身后赞叹着,我俩一直面对着黑板画墙报还没有注意还有一个女生没有在放学后回家或回宿舍,那是个挺白净清秀女生,虽不算漂亮,但有点气质,她好象还是朝鲜族呢。

“哦?金玉花?你还没走呢?一会天黑了,你就不方便走了。”班长嘛就应多多关心同学的嘛。呵呵。(后来这个女生就做了我在高一至高二的有名无实的女友,朝族人还有韩国人取女名就喜欢用什么花、香、玉、善、姬之类的字)

“不方便?那你送我吧!”啊,这么直接!还有一个黑板没画呢。

“那个黑板我帮你们,我会画花边的呀。”嘿,就这个,女孩子全会的,不过人家好心嘛,领情吧。

就这样,我和郑凌锋开始写画中间的文字和图画,金香花用花边分栏,分栏当然轻松多了,这个小女孩又抽空出去了一下,我们以为去厕所了呢,回来竟拿了一袋好吃的零食,是夜宵啊,那时我最喜欢吃夹心饼干,她也买了一大袋,吃完了,有劲了,很快三个人又很快把第二个黑板报画完了。一看表,我靠!哪是很快呀,快十点了!赶紧回家吧,我家可是在十多里外的郊区呢,但着急也不行了,还得当护花使者。说实话,我不想送金玉花回家的,想让郑凌锋送,但郑凌锋说,他有事,临走还给我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美女呀,多好的机会,人家可是主动的哟,好好把握。他哪里知道我喜欢是的那个我想同桌但没安排上的那个女孩。唉!没办法,送就送吧,我是班长嘛。

出了校门,郑凌锋蹬上自行车一溜烟儿地没了,我和金玉花没有骑上自行车马上回家,美女邀请要共同散步。真是愁死我了,她竟要我陪她散步,要知道,那个叫柱子的和他的兄弟们到处在找我呢,现在万一碰上了,我可就他妈的惨了,有这个小妞在这儿,你说我打不过他们的话,我跑还是不跑呀?跑的话,扔下个美女别让那帮畜牲给祸害了,不跑,估计我也就死定了。我低着头,树起衣领,默不作声。金玉花还以为我不好意思呢,其实我是怕仇家认出我来,现在是晚上,我再低着头,不是太熟悉的人很难一下认出来的。

“你怎么不说话?”走了好久,金玉花终于张开玉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很轻柔,是那种典型的朝鲜族女孩。朝鲜、韩国和日本的女人都是以温柔娴淑闻名的。我们这的朝鲜族也是一样的,虽然从小受了汉族的教育,在家中老一辈的影响下还是保留了优良传统。所以我们这有的汉族人专娶朝族女人做老婆,一般会很幸福的哟。

“哦,我在想刚才出的板报,走廊里的那个好象有点乱,没有教室里的好看。”我在胡乱地找着理由搪塞。

“啊?是吗?是不是我的花边分栏不太好啊。”这个女孩有点敏感。

“不是,很好的。”我忙照顾她的情绪,“是内容太多分版快太多了。”

“哦,”女孩放心了,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话了,“下午你们打架真吓人,你不怕吗?”

“我不怕,如果你怕他们的话,他们就会总欺负人。这一次把他们打服了,以后他就不敢小看你了,他们就是软欺硬怕的。”我介绍了下我的经验和看法。

“是啊,他们的确该打,他们是我们学校上两届的,我在初三时,他们就总来我们三中,有时打我们的男生,有时还调戏我们的女同学,有一次他们还在放学路上截过我,要和我交朋友,后来我连喊带哭他们才不敢无礼的。”金香玉说这话时眼睛里还带着仇恨呢,不过那撅起的小嘴还挺可爱的呢。

“真的?!妈的,早知道,我今天就应用他的刀把他鸡巴割下来!”我突然来了火气,脏话也冒了出来。

“你不说脏话行吗?至少跟我不说,好吗?”她的请求好可爱呀。

“对不起,我这是气的,以后再他妈的也不说了。”又说了一句。我也意识到了,然后又给了自己不轻不重一个嘴巴。

“这次不算了,以后不说了就行,啊。”他说话的声音象哄小孩,还停下脚步,用一只手摸了一下我自己刚自责的脸。她的手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迷人呢。

于是我感动地说了一句在未来两年都没有权力追别的女孩的话,“以后谁再敢欺负你,你就说,你是我朋友,看我不销死他!”说完这话话音没落,我就后悔了,许这么大的愿干嘛呀!

我有点慌乱了,提出骑车快走,因为我的家太远了,她只好答应。

但我骑上自行车没多远,自行车突然只蹬不走了,还特别轻,就听“哗啦”一声,我靠!车链子断了,你说倒霉不?本来就着急,这下不用骑了。还掉链子了,不,不是掉链子,是断链子了,比掉链子严重多了!(我们东北话把没做成事丢人了叫掉链了,这断链子可比掉链子太.......)

“没事的,一会到我家,你骑我的自行车回家,你的车我会让我爸明早给你修好的。”乖女安慰我。我把断的车链子扔到前车篮里,我们又一起散步了。

终于到她家门口了,他家好象很大,有个院子,是个不错的大平房,还有个好大的门。“你家是大地主呀,这么大!”我故意找话荐揶揄她。

“去你的,我爸是木器总厂的副厂长,还是保卫科长呢,有手枪的呀,你小心点哟!”我靠,真她妈的牛B!当时,我们市的木器总厂的确是我们边城市最大的企业,效益也很好,好多人想进都进不去呢。后来这个国企到九十年代后期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没能站住,只在二三的时间就破产了。

她站到大门前用手按了一下我咋看也看不到的门铃按纽,里面有铃声响了一阵。这时我们在她家门口换了自行车,趁两个人身体接近时,我的脸被她突然亲了一下,天哪,我差点没晕过去!

我晃忽地看到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出现,乖女又介绍说:“这是我爸爸,这是我班班长,今晚我们画墙报,所以回来晚了,是班长送我回来的。”

中年人道了声谢,我本能地礼貌应着,“叔叔好!”就这一句。

乖女她爸还让我进去吃饭,但我说我家很远,家里人会着急的。说了声“叔叔再见”就象逃命似的骑着她的自行车飞快地消失了。

各位读者哥们儿,你知道我那时是什么感觉吗?你被温柔偷袭过吗?如果有过的就和我一起再回忆体会一下;没有过的就去想象吧.嘿嘿!很美的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