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 第一章 一夜的风情(上) 五

仪云木鱼落 收藏 1 92
导读:风流 第一章 一夜的风情(上) 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24/


等我把车开去的时候,方语已经在酒店等我了。


“你小子现在人模狗样的看起来混得不错呀。”我指了指他西装革履的样子笑道。


“哈哈,哪里,小弟我刚才在公司加班呢,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赶来了。”


“加班,那你这不是早退吗?”我把菜单递到他手中。


“你点,我说过请你的。”方语又把菜单递了回来,:“兄弟我在利用公司的电脑加班打游戏呢。”


“加班打游戏”我记得他好像是在一个食品公司当秘书呀,怎么加班游戏,随即又省悟过来,这小子拿我开刷呢:“你他奶奶的也太不地道了,拿公司的电脑以权谋私。”


“那里,那里,现在电费比较贵。”


“不会吧,这顿饭我不敢让你请了,他奶奶的就那点电费你都不舍得。”我笑着随便点了几个菜,因为刚吃过饭,本来就没有多少饿意。


“公司又不是我的,‘不贪白不贪,白贪谁不贪,’”方语笑侃到。


“看来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最近混得怎么样?”我问道。


“哎,一言难尽呢,你呢?”他回问。


“烦着呢。”我可不敢说现在给一个女老总当秘书,要不然方语这个小子还不把我取笑死。


“大哥,你也会烦,怎么变得这么正常?”他笑着说。


“靠,你才不正常呢,要不要试试?”我不怀好意的望着他的下身。


“试试?”看我的眼神不对,他猛地醒悟过来:“大哥饶命,我可是正经人,你要找玻璃我可怕呀。”


“你才是玻璃呢,思想这么龌龊。你平常不就写写画画,就像吃闲饭一样有什么烦的?”我看他虽然在说笑,脸上的忧色和我一样。


“哎,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奶奶的我们老板简直就不是个东西,前一段时间公司做个宣传广告,老板亲自策划,谁知道广告费花了十几万最后一点效果也没有,老板气的脸青了半个月,现在这块烫手的芋头放在我这里了,让我找人再做一次广告。”


“在那里做呀?”我随口问道。


“电视上做,现在谁没事看电视。真是的,老板的理念也太落后了,我当初就建议在网站上做。”


“那你还不如把广告费分给我一半的了,反正也没有效果。”


“去你的,你怎么思想这么龌龊,我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吗?”方语振振有词的说道。


“方语呀,我怎么最近老不见你呀,不会没结婚就严气管了吧?”我问到。


“许建,我准备和刘梅结婚。”谁知方语不理会我的嘲笑,认认真真地说道。


“扑哧”我刚喝进去的酒又吐出来了,用手指着着他说道:“你不是给我开玩笑吧,我记得你交第三个女朋友的时候也说得这句话。不会是看上人家女方父母的财产了吧?”


“我怎么交你这么一个卑鄙、下流、龌龊、肮脏的朋友,我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吧?”接着方语羞答答的说道:“刘梅有了。”


“不会命中率这么高吧,你们的生产速度也太快了,你以为这是流水线呀。”


“你找刺激,什么流水线?”方语听了只差敲打我的头了:“你小子别笑,说不定你哪一天也不幸命中就够你喝一壶的。”


“去,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要是不想要完全可以ok。”我用手做了一个动作。


“许建,我要和你拚命,”方语大叫道,发现酒店的人纷纷侧视,继而小声地说道:“我都快当爸爸的人了,有你这么咒我的吗?”


“你是认真的?”我发现方语说话时完全没有以前和我开玩笑的样子。


“我胡闹这些年也够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许建,你也该收收心了,什么时间让你嫂子给你介绍一个?”


“切,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吧,”我冲他竖起中指。


“对了,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借我点钱,我准备买房子。”方语说道。


“多少?”


“十万”


“没问题,过几天你朝我家里拿。”


我和方语从酒店中出来的时候,忽然一个蓝色的身影也醉步的走向一辆轿车,黑色的宝马。是王宛如吗?我心头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想继续看下去,可惜那辆车一闪而过。


被江红这个丫头灌了一肚子冰,然后又被方语这个家伙灌了与肚子的酒,马上在胃中结合成冰水混合物,难受得我直想吐,晚上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得睡不着。


我心中总藏着一个疙瘩,本以为已经完全毁掉了过去,可是却碰到了江红,过去总是像影子一样缠绕在我的周围。


最后实在无聊,我就想起以前上大学在宿舍经常干的娱乐手段,拿起手机随便在手机上摁号码。“滴滴”不一会那边有人接了,显然被我吵醒很气愤,就恶狠狠的问到:“喂,找谁呀。半夜了还不让人睡。”


我改变腔调说道:“嗯,俺找俺家二狗子接电话,俺是他爹呀。”


“神经病。”他骂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我又摁了回拨。“喂”他这次已经有点发疯,声调都变了,“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我是外地来的,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提供特殊服务呀。”我说完果断地挂断电话,偷偷自乐了一小会。又随心所欲的拨了个电话,“喂,这里是王所长家。”一个慵懒的女声打着哈欠说。


当官的,?我来了兴趣,也许十官九贪这个理论在我大脑中生根发芽,我见到当官的就有点鄙视,这也许就是葡萄酸理论把:“王所长在家吗?”


“没有,你找她有什么事?”


我装作蛮横的声调说:“你叫他小心点,以后再对周围的人动手动脚的,老子非废了他。”说完同样把手机狠狠的一摁。


看来今晚至少A市有几个人陪着我睡不着了,想到这里我就得意洋洋,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好转。


上班时我把昨晚的战果给初叶讲了一下,小丫头笑得花枝招展佩服我的词语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暂时把我时好时坏的心情调整过来,可是这丫头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她那天睡不着了也要给我打骚扰电话,我连连求饶。


王宛如今天倒是没有难为我,让我认认真真地测试游戏,不过她好像有什么心事,好几次我不经意间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她都在望着我,看见我回望她,她的眼神赶忙躲开。


我的人生信条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上司的私事也不易过问,就继续心安理得测试游戏,这活其实很轻。


虽然游戏已经投放市场了,可是毕竟设计者不是玩家,对玩家的一些想法和观点不能全部的理解,所以,每次一款新游戏投放市场后,设计者都要在后边进行一段观察,以期待第二次更新的时候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


我在游戏上,瞎转悠了一阵子后,感到口渴了,就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才发现里边早就光光的。


于是我放下头盔,走到自动饮水机旁倒了一杯开水。这时才想起自己怎么说也是个秘书,也该为领导考虑考虑,就用一旁的纸杯给王总倒了一杯。


“谢谢”当我把水端过去的时候,王宛如才从发呆中醒悟过来,冲着我淡然一笑。


我在她背后一怔,因为我发现她一上午就盯着电脑屏幕,上边处于屏保状态。


大概也看到我的眼神,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刚才在想一些事情,忘记了。呵呵。”她又是冲我淡淡一笑,但是声音中却充满了苦涩。


“哦,王总没有事我先回去了,”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座位。


“嗯”她没有看我,继续盯着屏幕。


……


总算下班了,做了一整天我骨头都做散了,现在不得不佩服日本那些鸟人,人家跪一天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可是王宛如仍然没有走的意思,一个劲地盯着屏幕,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说到:“王总,下班了,你看……”


“你先走吧,我还要再坐一会儿。”王宛如看出我的心思,然后低声说道。


“那我走了,你也早点下班,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快走到电梯口了,我才想起上次在电梯口发生的艳遇,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宁愿这件事在发生一次,呵呵。


一天没抽烟,烟瘾早就犯了,该死,我心中只骂,我是个懒人,所以只要活轻松在那里干都无所谓,可是不让我抽烟就有点受不了了,毕竟自己是个秘书,要保持一点形象,所以这一天我憋得相当难受。


迫不及待的手往口袋里掏,却发现别说烟,就连打火机也没有,差点忘了,早上我正准备逍遥呢,被王宛如一把收过去说上班时间不能抽烟,刚才忘记要了。


没有办法,只能重新折回,走到办公室门口,离老远就听到里边有咳嗽的声音,我也没有多想,就推门进去。


里边的景象让我一下子惊呆在那里,迈开的脚步也停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