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4/


听完钥的话,我想了想,这些东西我还是不太明白,但是我们昨天是怎么传到那个星球的?那不也是传送?

钥马上接着回答:“昨天的传送只在这个宇宙中传送,不需要能量太大的稳定,而空间传送因为压缩的力量过大,能量罩不可能过于稳定。它就像在大海里用手挤气球,内部没有能量来和外部的压力抵抗,很容易被压破的。”


我明白了,但是我现在必须安抚住眼前的这群人,我并没有说话,只是悄悄的给了她们一个眼神,然后拉着袁静走来饭桌前,坐在那里开始吃早餐,各位知道情况的帅哥美女们也开始各自找地方吃了起来。


那些失魂落魄的同学看了看我们,摇摇了头,拿出手机准备给家人打电话了,有几个女生向老王哭闹,让他送我们回去。


司机一大早在维护车子时听到收音机里的广播,当时就开着车往回跑了,根本就没有管我们这些还在楼上睡觉的学子。


现在马路上开始实行消禁,不时能听到警车拉着长呜开过去,宾馆空荡荡的,整个楼里就只有我们这些客人了。


这时几个男生也跑向老王,向他大喊大叫,并开始漫骂起来,大体意思我明白了,他们是要回家和父母在一起,是啊,谁现在的时刻不想和家人在一起?我想我的父母一定非常着急了“唉!无,你害人不浅啊!”


不行,我必须让无马上停下来,否则地球上的人会吓坏的,对了,怎么这么笨呢?干嘛非要让他来地球,我们去离他最近的星球不就完了嘛?


刚想到这里钥就回答了:“无在减速,可是,他一开始来的速度太快,又是全身能量宇宙化,所以当他减速到了能停下来时,也就快到地球了,我可以让他编离地球的规道,他把地球的人类吓坏了,我预计照他现在的速度,原来晚上11点到达地球的卫星月球,现在大约6点就能够到达地球”


唉,无的一次加速再减速就提前了5个小时,刚才是什么样的速度啊!如果按电视里演的,M国航天局能在两周之前发现外太空星体对地球有威胁,就能从容地按排砖井工人学会太空知识,并且上太空安装核弹。


那么就可能想像得出地球是在前天发现的无,今天无就快要到地球了,他的速度有多快!我现在都不敢想像,也许刚才在快一点,人用肉眼就眼本看不到他了,因为他已经快要到达光速了。


也幸好他是能量晶体的外形,够结实,可是,地球可不是能量晶体外形啊!这个无,他想我,也不能拿这么多人类的生命开玩笑啊!还有我的家人,爱人,朋友以及所有我认识的人。


“他想干什么?让人类吓死吗?还是让人类都体验一个恐惧的生活?”我越想越生气,钥感觉到了,她上开始安慰我,并暗暗的联系无,让他自求多福吧。


无现在是快乐无比,还管得了那么多?他才不要听钥的话呢!他只听皇的,现在无这么想皇,恨不能立刻出现在皇的身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要不是带着这么多皇的宇宙细胞,没有皇的灵魂来控制,他早就瞬移过去了。


我们匆匆吃完了饭,又都跑回了我的房间,一大早小乔和琳琳把屋子里大约收拾一下,把床上有血迹床单一分为二,不知道收到哪里去了。


大家都找地方坐下后,所有人都看向我,我只能说到:“据钥说,无想我太激动了,他刚才加速了,而且向地球冲来。”


王浩说到:“他是不是疯了?我们知道,可是不代表所有人都知道啊?一会你看着吧,那几个男生非要出去抢车不可!”


“现在这么危险,外面到处都是军人,他们这么一出去,唉!”高杰叹叹气说道。


“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那个钥是谁?无又是谁?”跟我们一起回来的袁静很奇怪。


接着我们又七拼八凑的给她解释一番,袁静吃惊的用手捂住小嘴,用眼神不住打量着我,看我现在是不是三个眼睛,八个嘴,可是怎么看都没有变,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实在是受不了她的眼神,只能可怜的看向小乔,小乔也好笑的看着我,她看我看向她,她马上就明白了,起身来到袁静身边坐下,给他细细的讲述昨天发生的事情。


我也一直在那里坐着,我要平静我的心情,现在不能在乱了。


大家好像也很有默契,都开始低声聊着天,有几个女生开始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我好像听到电话里的哭声,女生们试图安慰里面的人,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一直说着:“我们会没事,你们放心吧”这类话。


中午下楼吃饭时看到外面都是军人,可能有人从宾馆里出去惹了事,部队里来人在宾馆门口把守着,只准进来不准出去,老王想和他们说点什么,可是没敢,旁边的学校领导过去和他们交谈几句,回来后摇摇头回房去了。


我们自己到厨房作了点东西就回来了,把东西拿到各个房间给大家分了点,可是有几个房间没有人,只好拿回来自己吃了。


终于到了4点了,外面的情况是越来越紧张,我也到了要开始解封印的时候了,无的速度已经降的很底了,可是他还是面对着地球。


因为他是不会理解地球上那些微小的生物是什么样的心情的,如果他知道皇是他们中的一员,他说什么也不会冲向地球的。


我要开始解封印了,我们一群人来到食堂,钥占居了我的身体,开始作着复杂的手印,并将一个个发着金光的圆圈打在地上,好像光圈上画着什么!周围的人都一脸的惊讶。


印很复杂,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完,我曾听钥说过,按我现在的身体,全打完最快也要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这时,傍晚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声声闷雷,“咣,咣”的大地都在跟着发抖,人们细细听听好像是地里发出的声音。然后人们惊叫的冲出各自的家门,跑到外面,军人开始帮人们往空地上跑。


宾馆里的人也开始跑出房间,可是在经过食堂时一道道金光从门缝里面照射出来,很多人都跑过来看看里面的情况,门口的军人也托着枪跑了过来,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军人不管那么多,用枪托咂开了门,大家就往里冲。


可是,大家却看到了一生中从没见过的景像,一个人像神一样浮在空中,双手快速灵活的闪动着,一道道金色的光圈印入地上,冲进来的人们全都石化在那里。


越来越多的光圈扩大到一定时,整座楼房就像是河堤被冲破了一样,大块大块的向外飞去,外面经过的人们恐慌的躲避着。


可是站在原来食堂里的人们由于在光圈中,所以没有什么东西咂到他们,军人首先清醒过,立刻用对讲机向上级联系。


同时,部队干部也看到了印亮了半边天的金光,也马上又向上级汇报,一级一级的向上传去,马上到了中央,中央军委主席知道情况后,马上命令疏散人民群众,并电令驻防在附近的空军某部,马上派飞机起飞,但不准带武器,只准保护,不准打扰,侦察卫星马上飞临该地区。


M国的军用侦察卫星也同时发现了Z国辽宁省丹市的这一特殊事件,他们马上向白宫报告,可是,M国的核弹就在同一时刻发射升空了,目标向着无,高速的冲了过去。


钥控制着我的身体,一直在空中打着手印,金圈越来越大,整个天空都是一片金色。


我就像天神一样立在空中,随着金圈一步步的扩大,在宇宙中都能看到金色的一片,原本拍摄军队戒严的电视台记者们抗着摄像机,全都转向我这边,在这关键时刻中央下令,通过丹市电视台全程全球转播这一重大事件,有可能这次地球危机能得到平安解决,央视也派出拍摄直升机前来助阵。


M国,Y国,E国等国领导人下令,在丹市附近的航母编队马上前来丹市参加保架护航,同时,全世界在看电视转播的人们的心也为之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