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词传写之误

爱国军阀 收藏 1 53
导读:古典诗词传写之误

王力先生1981年在湖北大学有一个讲演,谈到古音问题,强调要懂平仄,不然就会出错。王先生说:“我记得在二十多年前,有位同志在杭州图书馆里发现了岳飞的一首诗,诗发表在《人民日报》上,题目是《池州翠微亭》,是一首七绝:‘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向翠微。好山好水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按照那首诗的格律来

看,应该是‘好水好山’,如果是‘好山好水’,就不合平仄,不合诗的格律。因此我用不着到杭州去看他是不是抄错了,就能够断定他是抄错了,因为岳飞虽是一个名将,同时也是一个文人,他不会写一首七绝都不合格律的。”王力先生后来在天津一次的讲演中也举了这个例子。“好山好水”是仄平仄仄,“马蹄催趁”是仄平平仄。“山”对“蹄”,都是平声;“水”对“趁”,都是仄声。按“二四六分明”的规则,就不合律。“好水好山”中“水”与“山”对调就是“水”对“蹄”(仄对平),“山”对“趁”(平对仄),这样就合律了。“好山好水”是顺口说出来的,像山歌,不像文人写的诗。受王先生演讲的启发,我也常用平仄知识去推敲别人转引的古典诗词,也有两次收获。


周振甫先生《诗词例话》:《东皋杂录》云:“鲁直《嘲小德》有‘学语春莺啭,书窗秋雁斜’。后改曰‘学语啭春莺,涂窗行暮鸦’以是知诗文不厌改也。(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一)”(中国青年出版社,1979)按格律,修改后诗句中的“鸦”是平声,“莺”的位置应是仄声,可能有误。一查胡仔《渔隐丛话》,果然“莺”处是“鸟”,即“学语啭春鸟,涂窗行暮鸦”。再查黄庭坚《嘲小德》原诗,也是“学语啭春鸟”。“春莺”虽然比“春鸟”雅,但不合律,周先生引错了。


近日看《汪曾祺散文》(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写西南联大的一篇,名《新校舍》:“唐兰先生教词选,基本上不讲。打起无锡腔调,把词‘吟’一遍,‘双鬓隔香红啊——玉钗头上凤……好!真好!’这首词就算讲过了。”我有点疑惑。这是温庭筠《菩萨蛮》中的句子,“凤”的位置应该是个平声字啊。果然温庭筠原词作“风”。词意是双鬓蔽隔着香红的脸頬,头上插的玉钗在风中轻轻摇曳摆动。“风”在这里是名词作动词用,形容女子的头饰在微微颤动的样子。再查汪曾祺的原载刊物(《芒种》1992、10)作“风”不作“凤”。《汪曾祺全集》(北京师大出版社,1998)亦作“风”。汪先生没有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本子错了。


从上述中可以得到一点启示,就是用平仄调试一下传写的古典诗词有好处,可以避免一些失误。我们知道古人写诗填词讲究平仄相对,利用汉语声调的平衡交替来造成语言中抑扬的美,读起来琅琅上口,韵味醇厚,有一种动人的书卷气,可以陶冶人的性情。今人可别忽视了古人的苦心孤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