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成真之三国柔情 第一卷 第六章 兵 祸 中

马踏倭寇 收藏 2 18
导读:梦想成真之三国柔情 第一卷 第六章 兵 祸 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87/


明媚的阳光此时被乌云所遮蔽,阴冷的风中,那浓重的血腥气味刺激着正在施暴的刽子手们,更加疯狂、无情、机械的举刀、落下、再举刀、再落下。

人群中的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父母的牵扯下,向前面奔跑。父亲一手拉着孩子、一手拉着他年轻的妻子努力的跟着人群。如果是他自己逃命的话,凭借他的年轻和强健的体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却带着他两个最爱的人。他希望能活下去,一家人好好的活下去。

小男孩跌跌撞撞的跑着,他毕竟是小孩子,跑了这么久已经精疲力竭了。他不明白父母和这些大人们为什么这样奔跑,在他纯真的思想中,这个世界是多美好啊。

一块石头把他绊倒在地上,他的父亲就这样的拖着他一直奔跑,根本没察觉他可爱的儿子跌到了。就这样跑呀、跑呀...

牵着儿子的手突然紧了一下接着又轻了,冲力差一点让他和妻子也跌倒。他赶紧停了下来,以为是儿子跑不动了,跌到了。他得把儿子扶起来,那可是他的根啊。

好在自己的手里面紧握着孩子的手,并没松开,他出了口大气。

干脆还是抱着儿子跑好了,就像平时去村口抱着儿子看妻子洗衣服一样。

他回头望向身后,看到一个追兵就停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手上的长刀疯狂的砍着地上一个不知是谁家的孩子,那孩子的声声惨叫,令人有撕心裂肺的感觉。

虽然那孩子不断的凄惨叫声,有些耳熟、而且还伴随着一阵莫名的隐隐心痛。但是他已经管不了那些了,他还要带着一家人继续逃命。

他一边继续用目光防备着身后的官兵,一边用左手把孩子的冰凉的小手拽到身前,然后习惯的用右手去搂孩子的小腰。

他没有摸到儿子的身躯,再摸一下,却摸到了自己的胸膛。

他低头看着握着孩子的手,再看向身后那个仍在颤动的孩子,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愕然。表情凝固了,脸色不断的转变接着一声嚎叫,洞彻天地。

他的妻子却先他一步的反应过来,她哭叫着向儿子那跌跌撞撞的跑去。没有等待她靠近孩子的时间了,刚刚杀了她儿子的那个衣冠禽兽又把他带血的屠刀伸向了孩子的母亲。

锐利的刀尖在母亲的前胸捅进去,却从后背透了出来。她停下了脚步,那本已因为儿子的不幸而解体分裂的那点生机就此离体而去。慢慢的滑倒,伸向儿子的手却只能停留在空气中。

“老婆...”刚刚因为儿子而经受沉重打击的那个父亲,在片刻之间的呆滞后,又失去了另一个最爱的亲人。他再也不能软弱了,他要为自己的妻儿报仇。(民族的那一丝缺憾在这一刻深深的体现出来,那就是在最危险、最后无路可活的情况下,才被迫发出的最后吼声而反抗。)

俯身拣起一把锄头、咆哮着冲向那个仇人。因为在他眼中,只有杀他妻儿的那个大兵是他报仇的对象,而不是那个万恶社会和残暴的统治。

然而,他的想法被事实证明只不过是他的一相情愿。在他向前冲的时候,后面一匹马从他身边一闪而过。

一抹血光后,肩上的人头冲天而起。带着不甘心、带着愤恨只留下了一句:

“你们这帮禽兽、我操你祖宗...”

炽烈的火焰吞噬着每座房子院落,滚滚浓烟中这些燃烧着的房子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它们将随着它们的主人,一起消逝在这个世界上。

屠杀终于结束了,遍地是残缺不全的尸体,鲜血像水桶泼出的水一样流的到处都是。

只有十几个幸存的人,被围在一个院子里。

是什么原因让那些刽子手没对这些可怜人继续挥动屠刀呢?理由只有一个,因为那全部是女人,而且都是年轻漂亮的女人。

女人们在一片片血红得像要喷火似的淫邪目光中瑟瑟发抖,周围不断发出阵阵淫荡的笑声和短促而浓重的鼻息。

她们没有力量去反抗将要发生的事情,只是下意识的相互紧紧搂抱在一起,等待她们的将是屈辱的劫难和悲惨的命运。

鲜血染红了大地、火光映红了天际、一缕缕屈死的冤魂东飘西荡,久久不散。老天爷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无能为力或是根本对这一切就视而不见...

“禀告两位大人,董刺史的一支近卫小队正在前面的村子里剿杀黄巾叛党。”探马向韩宇和龙云叩报:

“什么?这有黄巾吗?可是根据我们的情报,这附近根本没有黄巾叛党啊?”龙云愕然的望向我:

“前面战事顺利否?”韩宇也是狐疑满腹。

“回禀大人,战事出奇的顺利,是一边倒的屠杀态势。董大人的围剿部队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围剿即将结束了。”探马答道:

“既然我们碰到黄巾作乱,那我等就不应该视而不见。维护国家利益,正是我辈应有之美德。儿郎们,给我冲锋,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一篇义正严词之言从龙云的口中似摸似样的蹦了出去。(也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国家这个词)

韩宇对这翻话却是大为赞赏,因为围剿就要结束了,而且黄巾毫无抵抗的能力。如此功劳怎么能任凭董卓那厮自己独得呢,怎么也得去分一杯羹,反正危险性不大,而且可以趁机大大的发一笔横财什么的也好啊。不由得向龙云投去大为激赏的目光。

刚好龙云也在望向韩宇,两人目光相交中,彼此的心思不言而喻,相互咧嘴的鬼笑。正合了那句名言——正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啊。

队伍向村子席卷而去,却一路留下两缕狼哭鬼嚎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扒光他们、抢光他们、没死的掳光他们,嗷...”从此,令敌人恐惧而无奈的“新三光政策”偶然去是流露本质的诞生了。

自从村口进来后,韩宇和龙云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原来的兴高采烈被无比的愤怒所代替。

看到的是横尸遍地的尸体,有花朵般的儿童、赤身裸体的妇女、花甲残年的老人、肢离破碎的男人。

身边不时掠过挂着写有“杀贼反朝、围剿平叛”字样旗帜官兵的马头上,和腰间挂着的一串串圆睁怒目仍在滴血的人头。

韩宇和龙云等人全无刚才的气势,他们明白了: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黄巾叛党,只不过是历史正按照原来的轨迹真实的发展着。董卓打着奉旨平乱的旗号正在大肆屠杀平民百姓,用他们那无辜的头颅冒充黄巾来堆积他自己的前程。

这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啊,跟人吃人有什么分别。为了自己在仕途上一帆风顺、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竟然干下这种灭绝人性的禽兽行为。

韩宇和龙云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手心的肉内。

在这人吃人的社会里,生命是这么的脆弱和如此的不值钱。就因为他们不姓官、心地善良、手里没有武器保护自己和家人。即使他们有武器也不一定敢奋起抵抗,因为软弱是他们绝对的致命伤。

短暂的沉默后是爆发、愤怒的爆发,冷静已经被怒火燃烧的一干二净。

“弟兄们,给我干了这帮狗娘养的禽兽,给枉死的百姓讨个公道,给我杀啊...”

韩宇、龙云、高顺、陈士平带着他们的四百名满腔愤怒的战士像出林的猛兽,发出震天的怒吼,挥动刀枪扑向洗劫村子的那群刽子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