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十八章 各方(二)

lovedxy2003 收藏 28 39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PS:感谢大家支持,如果没有意外,本书的更新定为隔天一次,大约在4000字左右!!!

重庆、蒋介石黄山官邸。


位于重庆市南岸区的黄山海拔580米,面积约1平方千米。黄山地处奇峰幽谷之间,遍山松柏簇拥,风景极佳,是炎热夏季避暑消假的好去处。此刻穿着白色长衫的蒋介S和身着绣有淡红牡丹旗袍的宋美龄正坐在“云岫”楼的楼底竹椅上看书读报。比起又闷又热的市区官邸,这里实在是要舒服上许多倍。


报纸首页上是第三次邀请毛泽D到重庆谈判的电报全文,蒋介石得意地伸手弹了弹自己的杰作,兀自点头微笑。


“达令,你说毛泽D会不会来重庆?”坐在旁边的宋美龄问道。以她对毛泽D的认识,此人做事天马行空无迹可寻,谁也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回蒋介S第一封电报的时候说:“将考虑和你会见的问题”。第二封回电说:“派刘少Q①(周恩L在东北主持对苏和谈)同志前来晋谒,到后希予接洽为恳”。两封电报都没有明说会不会来重庆,看来似乎有所顾虑,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定。


“不来最好!不过……不管他来不来,我的目的都达到了。”蒋介S说道。的确,无论毛泽D最终是来还是不来,蒋介石都已经在道义上占了上风,最起码向全世界的人表明了他蒋某人是热切期盼和平的。


闲聊的时候侍从武官来报说陈果夫来了,蒋介S夫妇立刻起身走到“云岫”楼里的客厅。不一会儿,穿着整齐中山装的陈果夫就在侍从武官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他恭恭敬敬地向坐在沙发上的蒋介石夫妇行礼,说:“委座、夫人!”


宋美龄知道陈果夫和蒋介S有要事要商谈,找了个借口转身上楼去了。


“委座,毛泽D已经答应到重庆来了。”


陈果夫递给过来一分电报,蒋介S接过来看了起来。


蒋介石先生勋鉴:


梗电诵悉,甚感盛意,鄙人极愿与先生会见,商讨和平建国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晋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晤教有期,特此奉复。


毛泽D



“真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啊!”蒋介石把电报放在桌子上站了起来回度了几步,原本以为身为中G最高领袖的毛泽D不会轻易犯险,但没料到他还是来了。看来自己制定的计划要做相应的修改了。


“委座,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关于共军将领刘云的。”


“刘云……”蒋介S一听是刘云,顿时来了兴趣。自“盘踞”在绥远的刘云时不时给自己带来意外惊喜后,蒋介S就对刘云产生了兴趣,他曾经专门吩咐过戴笠搜集与他相关的情报。这个人从绥远大青山一个地方游击队小小的营长做起,在七八年的时间里遽然升迁到一个兵团的司令官,升官的速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而且通过那些军统搜集的资料蒋介S发现刘云发现这个共党分子有点异类,这家伙在自己的根据地没有大肆宣扬共产主义,而是宣扬国家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先有国家后有政党。这与自己的军政统一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国民党中央代表国家,他蒋某人正是国家的代表啊!


“哈尔滨战役之后苏共双方的矛盾很深,东北的谈判迟迟没有结果,延安高层内部吵的厉害。迫于苏联的压力,GCD撤去了刘云党内外的一切职务,被软禁起来。结果当天晚上就叫刘云的部下的救走了。可惜他们的运气不怎么好,第二天就被地方部队围剿,刘云身受重伤。GCD也可能是怕记者说三道四,已经将他送到北平就医了。”


原本半迷着眼睛冥想的蒋介S立刻坐了起来,眼睛开始飞快地转起来。


陈果夫继续说道:“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GCD并没有对外宣称撤消刘云的一切职务,只说受伤需要到北平静养……”


“GCD如此对待这样一个为国家民族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着实在是令人心寒!要通知新闻局的人好好的宣传一下,揭露GCD的丑恶嘴脸!”


“难道老头子想招降刘云?”揣摩上意是中国谋士传统的思想,陈果夫也不例外。特别是在近几年中统势力严重削弱的时候,如果真的能为最高当局将这事办成了,中统很有可能起死回生,再不济也要与军统并驾齐驱。一天到晚看着戴立趾高气扬地压着中统着实不爽,所以在中统情报人员搜集刘云“逃跑”的情报后,陈果夫感到机会来了,立刻抢先赶在戴笠之前向老头子进言。


蒋介S的意思陈果夫明白,通过舆论向GCD施压、诋毁GCD,同时又向刘云表明了老蒋的心意。“委座,如果有人无意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GCD就会受到空前的压力,有可能不会解除刘云的职务。”


“果夫啊,你太不了解GCD的性子了,搞斗争弄运动是他们的嗜好,疑神疑鬼是他们的特长。”


“委座的意思果夫明白了。”陈果夫打蛇棍跟上,刚才之所以要表现那么一出目的就是为了显示领袖的英明睿智。“只要我们帮助他们他们一宣传,就算GCD不撤消刘云的职务也会加大对他的戒心,让他空有一身抱负而无处施展。到时候委座一出手,还不手到擒来。”


“知我这个,果夫也!”蒋介S笑了起来,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有招降刘云的想法。“不过你也太小看GCD人,他们是那种死脑筋的人,就认定了共产主义。”


蒋介S的意思陈果夫明白,GCD之所以就像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依靠着他们对共产主义无比坚定的信仰和他们强韧的意志力,硬是在陕北那个穷的鸟都不拉屎的地方茁壮起来,成了一个参天的大树。


“根据我们的人得到的情报,刘云这个人和其他GCD的死硬分子不一样。他在根据地里宣传的不尽是共产主义,而是经常把国家民主的利益挂在嘴边。在哈尔滨战役中如果不是前期把新军耗光了、紧接着内部又发生问题,估计苏联也不会那么轻易得手。”


关于哈尔滨战役后期发生的事情蒋介S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从刘云资料里蒋介S也知道这个人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不仅军事素养一流,而且在经济建设、战略布局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从潜伏在中G高层的战略特工反馈回来的情报当中都涉及到一个人,那就是刘云。这人直接影响了42年以后中G高层的战略决策,GCD在43年以年对内对外政策多半都和这个人有关联。


虽然刘云在各方面都有很深造诣,但延安也在因为他含糊不清的身份问题而对他不得不有所顾虑。收复平津以后刘云就被派去训练新军去了,一直到攻打哈尔滨可能会和苏联发生冲突才被再次推到一线。如果苏联真的决定攻打哈尔滨,与此时在东北带兵的GCD老同志相比刘云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招降GCD的人,蒋介S有一种无力感觉。凡是自己招降回来的不是在斗争中失败的人,就是经不住糖衣炮弹攻击的不坚定分子。即招降回来的不是废物就是庸才,对党国的事业根本就没有帮助,反而浪费自己不少的表情。有本事的人不是真心跟着GCD打天下,就是学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


而刘云这个GCD分子中的异类,会不会真的接受自己的招降呢?


看到蒋介S在深思,陈果夫立刻告辞了。蒋介S想了一会儿,吩咐侍从武官把陈布雷招来。


有着“文胆”之称的陈布雷是蒋介S的高级幕僚,号称“民国第一支笔”。蒋介S要想发表演说、公告,他只要口授大意,陈布雷就能写出一篇舌绽放莲花的文章来。三邀毛泽D的电报就是出自其手。


蒋介S要陈布雷写一篇以自己的名义发给刘云的慰问电报,对他在哈尔滨的英勇抵抗给予表彰。他的遭遇表示同情,对GCD的行为表示谴责。


陈布雷是何等的聪明,也立刻猜到了蒋介S的心思,原来老头子是看上了刘云。果然听见老头子在口授完电报的大意后说像刘云这样有才华而又立志为国家民族利益而奋斗的人遭到这样的待遇实在令人唏嘘。可惜自己才从北平回来,要不然一定要亲往见他一番,希望他不要心灰意冷,一切以国家民族为重才是。


“委座,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来听听。”


“最近听说大公子在研究什么联合政府的框架,委座不妨派他去北平,向傅将军学习治军之道、也顺便代表您去探望刘云……”


“好啊!”派自己的儿子前去,这可是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诚意了。


又和陈布雷闲聊了两句,在陈布雷走后不久,蒋介石立刻招来侍从武官,要他们立刻把蒋经国请过来。正在别墅休假的蒋经国听说父亲召见,自是不敢怠慢,立刻跟着蒋介石的侍从武官赶了过来。


“父亲,您找我?”


“坐,坐!瞧你满头大汗的,这几天人影子都没见到,都在忙些什么?”


“哦,我在研究关于联合政府政治框架的问题。”


“说来听听。”蒋介S顿时来了兴趣,很想听听自己这个儿子对联合政府的构想。


蒋经国说:“即将召开的联合政府中必定是国共两党两家独大的局面。GCD虽然比起国民党来要弱一些,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第二大党。这几天我看了许多的书,了解了一下西方国家的政权组织和机构,我的想法就是仿效美英等国采用分权制。”


“分权制?”蒋介S眼皮一跳,这分权制不是分他蒋某人的权么?


“在分权制的体系下,政府,法院和军队完全分开。在宪法的基础上,将三者分开、相互制约。国会拥有立法权,充分发挥国会制度监督政府;各省要组建省议会,各级领导都要经过省议会的提名、经过选民选举后才有效……最高法院拥有最终最终审判权,可以裁定下级法院判列、国会立法是否违法……GCD和国民党的军队应该统一整编,组建联合参谋部……”


蒋介S越往下听脸色越黑,照蒋经国这个设想,他蒋某人还混什么,直接下野不就成了?他大手一挥,打断了正讲的兴致勃勃的蒋经国,说:“这些课题都是和那些人研究的啊?”都说知子莫如父,对这个自己一直寄予很大期望的儿子到底有多少斤两他蒋某人还是十分清楚的。


正讲的起兴的时候被打断,蒋经国显得有点沮丧,声音顿时低了下去,说:“是和民主同盟的张主席、还有其他民主党派的人士一起研究的。一次我在路上遇见他们,发现他们正在谈联合政府构架的问题。我想到父亲在邀请毛先生到重庆和平谈判,于是就和他们一起搞了这个课题。”


“娘西皮,主意都打到我儿子头上了,民主党派这些家伙真的很可恶……”蒋介S心头暗骂道,不过脸色仍旧很和蔼,说:“这个联合政府框架的问题先放一放,我要你到北平去一趟。”


“去北平?”蒋经国很奇怪,难道父亲见不惯自己和那些民主党派的人士走的太近,所以才派自己去北平?


“对,傅刘二位将军在治军和地方建设上都很有一套,是国家不可多的的人才,我想把你派到北平去在他们手下学习学习。”


“好吧!”虽说要放弃这个联合政府框架的问题让蒋经国有点沮丧,但听说是要去见傅作Y和刘云,他又高兴起来。傅作Y和刘云的名字在整个中国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光和平收复千年古都北平,傅作Y的名字就已经注定要响彻神州;。而对于刘云,光编写《步兵战术》这本战斗小册子就足以让他名垂千古了。


“你到北平以后多和傅、刘二位将军亲近,听说刘将军受伤了,代我多多问问他。”


“是,父亲。”


“去吧!”蒋介S挥了挥手,闭上了眼睛。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